复星锐正资本刘方未:跨境淘金热过后,“新”出海何去何从?

报道 1周前 (08-01)

去年五月,席卷整个跨境电商圈的亚马逊关店潮还历历在目,随之而来的还有苹果对ATT的调整对Facebook的影响、Paypal封号潮、多家亚马逊大卖备战创业板中止、头部站群撤站。资本市场上,疫情、地缘政治博弈、康波周期、通胀等多因素叠加,加剧了二级市场的剧烈调整,让火热的一级市场迅速降温。

在一代贸易商、大卖退出历史舞台的同时,我们也看到有一小撮“新”出海的势力,在暗搓搓地涌动着。土壤方面,新的世界格局,新的流量渠道,叠加不可逆的线上化率和A股资本化通路逐渐清晰和通畅。

对于大多数中国企业来说,“机会型贸易公司”的时代即将完全翻篇,出海的课题已从野蛮增长的一片蓝海变为比拼长足发展的复杂图景。

复星锐正资本刘方未:跨境淘金热过后,“新”出海何去何从?

一、新出海新定义

在复星锐正资本看来,新出海的“新”主要来自三个方面的变革。

• 战争、疫情、地缘政治博弈等多因素叠加,一个新的时代已然到来,孕育着新的生产关系。

• 新技术变革带来产业方向的革新,从单纯的贸易走向数字化全链条打通,生产力和生产工具产生矛盾时,通常是借助科技力量来改良工具。新的革新包括:商品全球化、数字供应链全球化、软件服务全球化、硬科技全球化。

• 中国创造经验的全球复制,包含人、模式、运营能力的出海。

用中国创造资源对接全球动力,是不同产业如何全球化,而不仅是把国内的成型产品用贸易方式倾销出去。过去,出海、跨境是一个模糊的、大一统的、同质化的概念,只要走出国门就是global,通过跨境电商把产品卖出去就叫全球化。

而现在,改革进入深水区,国际局势变幻,不可逆的趋势是世界发展中心的“东移”。中国占世界每年GDP发展增速的30%,中国GDP占世界的比重超过16%,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大背景下,和世界等比例要慢一起慢,快的时候,世界的东方总是展现出更强的问题解决能力和更快的复苏能力。“新出海”更要求准确的战略选择和定位:去到哪里,与谁合作,找准自己的产品定位,以及在全球价值链当中的价值——才能够远交近攻,合纵连横。

中国本身也到了优化产业结构、供应链产业升级的关键时间点。一方面对内做工业自动化,减少人力在工业生产中的占比;另一方面,中国也需要脱离廉价世界工厂的概念,将仅是代工生产货,逐步变为中国产品、中国品牌走向世界,毕竟性价比和赚取品牌溢价并不矛盾。

二、出海热潮背后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中国的创新动力和发展势头引领全球的创业创新,同时还诞生一批全球化布局的数字公司。基于移动互联网的优势,中国企业在智能化方面优势明显。例如,中国的扫地机器人借助于自主路径规划导航弯道超车海外公司,接下来中国会逐步诞生一批基于智能化的企业带领全球的创业进入一个新阶段。

国内战场消费疲软、竞争激烈,亟需出海寻求新的增量。对于国内而言,基于手机移动互联网带来的流量红利和消费方式的改变带来的系统性红利逐步消失,在除了尖端科技以外的领域,国内市场更多的是进入了存量搏杀的“白银黑铁时代”。

但放眼全球市场,世界的发展是极为不平均的。在国内搏杀中胜出、或部分失败的品牌有动力和能力在海外市场寻找新的增量。

此外,中国拥有全球化运营人才厚度和储备深度,包含数千万数字化人才、数千万的外企员工、数百万归国留学生等。截至2021年,中国网民达8.29亿,头部数字经济企业从业人员1677万人,外资企业在华占市场主体2%的比重,超过4000万人有国际化企业工作经验。且上述的管理人才和运营人才,大都在30-40岁的当打之年。

而A股资本化通路逐渐清晰和通畅,结束借壳上市时代,也让新出海方向的企业合规资本化之路逐渐清晰。例如,赛维在屡次冲刺IPO后,终于正式过会,由此成为跨境电商第一股。安可增长动力强劲,致欧本月过会。

三、全球化可能震荡,终会盘旋而上

近年来,有部分更关注全球化安全与价值观问题的国家官员强调,全球化已经放缓。而在复星锐正看来,全球化趋势不会改变,可能短期有震荡,但是会盘旋而上。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中国的生产力,让我们有机会定多生产关系。未来40万亿的市场增量产值,世界哪个国家都不会不要。

全球发展路径是水平分工与基于产业链的垂直整合一体化,所以更高维度的全球化是投入产出。资源配置、规模效益成本、约束和引导下,由市场规则推动形成。出海本质溢出的是供应链过剩、优质产能以及优秀人才。

中国作为世界前三的超大规模的单一市场,所形成的规模效应优势可以影响到整个制造业成本的30%~40%。加之中国政府不断优化营商环境,对跨国公司而言,不管是“产地销”还是“销地产”不同模式下,全球化分工还将是未来的大趋势,且中国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年初,全球规模最大的自由贸易规定RECP于2022年1月1日正式生效。其将有利于在东盟十国及中、日、韩等15国间形成统一规则,降低关税,简化通关程序,促进贸易开放及商品流动,降低跨境电商运营的风险。这也为合规资本化从根本上铺平了道路,东盟发展可期。

复星锐正资本刘方未:跨境淘金热过后,“新”出海何去何从?

四、新出海创业机会

新出海赛道的投资策略,按照动态变迁和中国目前所在位置,分为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具体来说,以复星锐正为例,“发达国家做链接”——其投资了以色列的Holisto(纳斯达克: MACA),Intramirror/识季, Voila。“发展中国家修基建”——其投资了来赞宝,Urbanic,Delhivery(印度NSE:DELH),Desty,着重于商品全球化与企业服务消费化布局。

复星锐正资本刘方未:跨境淘金热过后,“新”出海何去何从?

复星锐正认为,新出海分为四个阶段:平台出海、铺货出海、IT能力出海,以及品牌溢出。不同的市场处于不同阶段。

在发达国家,需要本地化备货和精细精品运营是重资产模式,风险是很高的,如果失败,库存损失很大,是高壁垒的模式,每个细分的领域只能是有限玩家参与,在每一个垂直细分的版块里面,只能容纳有限玩家。发展中国家则反之,从蓝海到红海加速,smb加快新陈代谢。在发达国家这样信息化、基础设施完备的区域,投资“链接型创业”。而在发展中国家,信息化快于工业化和城镇化进展,基础设施落后,投资的企业一定要做“重”,适合做“商流+基建型创业”。

在具体选择和判断市场方面,复星锐正主要考虑6个因素:交通枢纽条件、制造业产业链配套、劳动力供应(不仅是廉价劳动力,更重要的是工人和技能),生产要素(水电能源),营商环境(政府效率)。资本市场的退出通路,也包含本地的财团带来的并购退出机会。

纯粹产能溢出带来的红利,必须走向自动化/智能化,或者品牌化两个方向。

在“商品全球化”方面,复星锐正已投资独角兽企业Intramirror/识季、来赞宝和Urbanic。Urbanic的数字化供给配置能力,让可以管理的sku数呈指数级别增长,本土化的强大运营能力和Omni-channel的渠道策略,使得其在新兴市场得到时尚商业品牌头啖汤的心智。

复星锐正资本刘方未:跨境淘金热过后,“新”出海何去何从?

在“企业服务消费化”赛道,复星锐正投资了Voila、快牛CEP、desty、Kakaclo。“企业服务消费化”的趋势逐渐显露出来。这些代表性企业的产品直接接触终端用户,掌握第一手数据,一方面为了产品的更新迭代和行业最佳实践做好准备,另一方面也为延展2C交易做好准备。

此外,越来越多国家并不愿将自身的通信及运转建立在美国的互联网跨国公司上,中国硬科技领域出海企业将有更多商机。不管市场信心如何低迷,周围人如何“躺平”,复星锐正积极出击,推动全球优质企业向中国、海外双向迁徙。

结语:变化的世界与不变的梦想

世界和出海的格局也许每年一变,投资的主题也一样,但人类社会追求更加先进生产力和美好生活的愿景不会变。对中国来说,出海是类似大航海时代寻找新的增量;对于他国来说,是效率提升和各司其职的一种再分配。相信属于中国的大航海时代正在重启。未来,出海企业可以沿着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指引,在欧亚大陆上有所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