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加辞职,33岁再创业,他想造一款手机替代苹果

报道 3周前 (07-28)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创业邦(ID:ichuangyebang)

作者丨赵晓晓

编辑丨及轶嵘

从一加辞职,33岁再创业,他想造一款手机替代苹果

没有观众,没有媒体,甚至连PPT都没有,7月12日晚,裴宇坐在伦敦的一个剧院里,发布了一台有点儿不一样的新手机——Nothing Phone(1)。

Nothing很神秘,公司成立于2020年,去年发布的首款产品是耳机。没有宣传,没有铺垫,今年3月宣布了第二款产品——智能手机。

裴宇想做一个能替代苹果的手机品牌。

Nothing手机是直角边框、机身厚8.3mm,拥有黑白两种配色,芯片合作商是高通,最有特点的是透明背面和灯条的设计,这是从未有人尝试过的,也让这款手机在海外一下子就火了。

一同火起来的还有背后的神秘人物裴宇。他在手机行业有丰富的从业史,曾在诺基亚、魅族、OPPO任职。9年前,他和刘作虎一起创立了一加。2020年,裴宇从一加辞职,随后在英国伦敦创办了Nothing。

成立至今,Nothing一共完成了4轮融资,筹集到了1.4亿美金,投资方包括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风险投资、高榕资本、苹果前高管Tony Fadell、著名YouTuber Casey Neistat、Reddit CEO Steve Huffman和Twitch联合创始人Kevin Lin等一众大佬。

裴宇很会玩儿营销。Nothing手机还未正式预售就先来了一波拍卖,与潮牌销售平台StockX合作拍卖100部,且只有注册了StockX账户的人才能参加,一部手机最高炒到了20915元人民币,有超过20万人预订。

目前,Nothing手机已在欧洲和印度首发,正式进入市场。但在国内买不到。

一、独一无二的Nothing

“真的太美了。”已经买到Nothing手机的李阳在小红书账号上分享到。对于李阳来说,她买的是产品的稀缺性,“毕竟其他的大手机品牌也不会专门搞这种产品。”
小红书上,和李阳有一样想法的消费者不在少数,在他们看来,Nothing的技术是一种美学。

最吸引人的是Nothing手机背面的透明材质和可发光灯条的设计,灯条由900多个单独的LED灯珠组成,显示效果干净时尚。在千篇一律的智能手机里,Nothing显得特立独行。

从一加辞职,33岁再创业,他想造一款手机替代苹果
图源小红书博主

灯条也有一定的功能性。

创业邦(ID:ichuangyebang)从一名已经购买了Nothing手机的消费者处了解到,有通知、无线充电或反向无线充电时,灯条会亮起;用数据线充电时,底部灯条会亮起,充当进度显示条;整个背光的灯亮起,可作为相机补光灯;背面小红灯,可以作为记录指示器;可以通过软件精准控制灯光显示方式:点亮了什么,目的是什么。

“Nothing很符合当代年轻人的审美需求,足够小众、时尚,”一位通信业知名观察家对创业邦说,“欧洲消费者本就喜欢追求个性。”

也有不少国内消费者买到这款手机,他们的评价多是“够酷”“真的好看”“好的设计,我总是拒绝不了的”。小米也出过透明款手机,但Nothing在技术上更成熟一些。有消费者说,“透明要做到简洁好看,对配件、排列、技术上要求都很高。”

特别之处还有铃声。Nothing手机内置了10种铃声,每一种都是独一无二的,灵感来自摩斯电码,搭配了各不相同的灯条闪烁和马达震动,以此区分不同的推送、消息以及通知。这意味着,消费者可以给联系人设置特定的铃声和灯条组合。
设计之外,很多消费者认为Nothing的配置过于普通了。核心处理器是高通骁龙778G+,“+”代表了高通为其定制的版本。内存有8G / 12G可选,以及45W快充。但并没有着重强调性能和拍照功能。

价格上,Nothing Phone(1)是一台定位中端的手机,售价399-499英镑(约3200元-3965人民币),印度市场的价格相对再低一些,具体根据内存大小来定价。但因为国内买不到,创业邦了解到,闲鱼上这款手机已经卖到了5000元左右。

“但不能用国内消费者选择标准,来衡量这款手机的配置和设计,毕竟国内可选的手机品牌和价格区间很多,海外尤其是欧洲,可选择性很少,”前述通信业观察家说,“消费者的体验感也是不一样的。”

在他看来,选择相对低规格的芯片,跟它在价格、性能、发热量和功耗方面正好是匹配的,原本的定位也是中端手机,并没有想在性能方面去跟其他手机竞争,亮点就是设计,消费者更多的是为设计买单,“不一样的消费价值观”。

总的来说,Nothing Phone(1)的配置虽中规中矩,但所有这些,都是裴宇精心选择和设计后的结果。

从一加辞职,33岁再创业,他想造一款手机替代苹果
图源小红书博主

二、裴宇想改变乏味的手机市场

在创办Nothing之前,裴宇在一加科技待了7年。

成绩足够瞩目。不仅协助创始人刘作虎建立了海外市场,还主导了在欧洲和印度市场发布的Nord系列,产品首销时,Nord拿下了意大利、法国、德国和英国亚马逊智能手机销售冠军。“邀请购买制”也让一加手机在印度市场迅速出圈。

但他有点儿不满,30岁之前,他一直在帮别人做事情,但30岁之后,他觉得要做点儿自己的事情才行。2020年,在31岁生日那天,裴宇从一加离职,同年创办了Nothing,再次成为一个创业者。

Nothing的第一款产品是TWS耳机ear(1),和多数品牌白色纤长的耳机不同,Nothing ear(2)是透明外壳,黑色主色调,售价99美元,上市两个多月已经出货22万套,预计这款产品能卖40万套,这对于一个初生品牌来说是个很不错的成绩。

手机的事情,他们是故意一直保持神秘的。裴宇在今年3月的“The Truth”发布会上分享过这么做的原因:刚辞职,没有团队、没有技术、没有融资、没有供应商,他得一个个去跑,团队建立起来了,资金已经到位,供应商也有了,是时候可以公开了。

北京时间7月12日晚上23点,裴宇选择了一个很特别的方式,发布了Nothing首款手机,主要发售市场是欧洲和印度。裴宇公开的解释是,他对这两个市场比较熟悉。在美国,他们还没有和运营商达成合作,而中国市场的竞争又很激烈。等品牌做好了,再回国内。

Nothing的发展空间是有的。海外市场足够大,欧洲手机可选择的品牌少,印度本土手机难做起来,但互联网还在发展完善,中端手机空间大。而裴宇本身就对消费电子领域很熟悉,有优势。另外,很多消费电子产品都在中国生产,这为他们培养出了工程师队伍和足够成熟的供应链。

根据IDC公布的数据,尽管智能手机市场在近一年内增长有所下滑,但在未来几年仍将保持增长趋势,预计到2023年智能手机行业的增速将回升至5%。

最主要的是,Nothing打造了一款最与众不同的手机。它瞄准的是有想法的人,不一定是创意工作者,可以是潮牌爱好者、街头艺术爱好者,或者对设计感兴趣的年轻人。这也是裴宇打造Nothing这个品牌的原因:要有趣,不无聊。

从一加辞职后,裴宇并没有立刻投入到创业里,而是回瑞典的家里待了一段时间,他需要想清楚自己的下一步要干什么。就像他在“The Truth”发布会上说的,“我休息了一下,但很高兴我又回来了。”

现在Nothing在6个国家有近300人的团队,一切都刚开始,他还要继续打造有意思的产品,去改变越来越无聊、乏味的手机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