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中国资本大佬的下一站?

报道 3周前 (07-22)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鲸维度(ID:WhaleDimension)

作者|三清

东南亚,中国资本大佬的下一站?

5月31日,独角兽猎手朱啸虎,发布了一条朋友圈。——“东南亚和印度的VC今年已经募资了31亿美金,中国VC到现在才募集21亿美金,数据应该不是很完整,但情况确实严峻!路上的兄弟们,加油!”

朱啸虎配发了一张研究公司Preqin的数据图,标题显示为——“今年VC为东南亚和印度企业募的钱,比中国多47%”。

“加油”的声音背后,其实是东南亚的热潮已经上升到新高度。

其实几年前,中国的机构就开始瞄准了东南亚。戈壁创投创始人曹嘉泰甚至在2015年,举家从上海迁至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显然,这属于早期弄潮儿。

不能错过一场盛宴。

来得早的,确实找准了时机。2017年,新加坡“小腾讯”SEA上市,首日市值51.7亿美元;2021年,马来西亚“滴滴”Grab上市,首日市值345亿美元;2022年4月,印尼互联网巨头——Goto上市,首日市值330亿美元。这些背后,无一例外都有中国资本大佬的身影。

在中国经历过魔幻版的投资热潮后,投资机构和资本大佬嗅觉更加灵敏。而今,高瓴、红杉等以及已经在新加坡“养老”的大佬对东南亚更加重视。

毕竟,下一个沸腾的新世界味道同样诱人。

一、动向

2003年,非典,不认命的张磊已经拿到耶鲁大学的学位,此时正在一家全球新兴市场投资基金工作,主要责任的地域是南非以及东南亚。

多年后,张磊取名自耶鲁大学的高瓴大道,创设高瓴资本,陆续押注——腾讯、京东、蓝月亮、美团、爱奇艺,好不风光。

中国市场让他赚得盆满钵溢时,他并没有忘记那个熟识的市场:东南亚。

高瓴曾在买入腾讯股票后,与腾讯在东南亚成立合资公司,推广微信业务。此后,张磊在这里进行了多笔投资,并一手帮助天津人李晓东孵化了新加坡互联网巨头——SEA。正是马化腾、张磊这些贵人相助,这个东南亚曾经市值高达万亿元人民币的巨无霸公司才横空出世。

2003年,同是耶鲁毕业的沈南鹏与梁建章创立的携程,在纳斯达克上市。美国《商业周刊》曾这样形容携程的IPO——“热度撩人”。此后由沈南鹏创立的红杉中国,叱咤资本市场。

周鸿祎一直觉得沈南鹏像两种动物:海洋里的鲨鱼,陆地上的杜宾犬,充满斗志并敏锐。他也敏锐地捕捉到东南亚机会。

今年6月23日,世界头号对冲基金桥水创始人瑞·达利欧向沈南鹏提出了一个问题——“如果我给你20亿美元的风投资金进行投资,唯一的要求是不能投美国或者中国,你会把钱投向哪儿?”

沈南鹏的答复里提及——东南亚,“这些国家和地区更像中国,消费互联网现在是异军突起,他们的外卖、共享出行、电商等等都发展得非常迅速。如果说未来看到有东南亚版的美团、拼多多,我也不会惊讶,而且这些国家和地区也会诞生百亿级别体量的公司。”

红杉资本其实在沈南鹏说这些之前早已有所行动。

今年6月,红杉资本宣布,完成一档规模约8.5亿美元的东南亚基金,将用于投资初创公司,从种子融资到IPO。

此前,红杉资本于2020年7月宣布了为期两年,价值13亿美元的印度和东南亚基金。去年3月,红杉资本为这两个地区的第二只种子基金完成1.95亿美元投资。

脱胎于中金的鼎晖投资、雷军旗下的顺为资本、经济学家胡祖六的春华资本、郭广昌的复星、李嘉诚的维港投资等VC,陆续进入东南亚。

鼎晖投资创始人——吴尚志,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工程博士,曾在世行及旗下国际金融公司任职多年,1995年回到中金,任职直接投资部总经理。2002年,吴尚志联合新加坡政府直接投资有限公司等企业创办鼎晖,东南亚也成为吴尚志重要布局板块。

鼎晖投资官网中显示,其在东南亚已投资Ednovation、绿叶制药、三达、Apexindo等企业,其中,两笔投资均于2012年发起。

吴尚志2013年接受媒体采访时坚持认为,跨境并购要想清楚何时做。当时,鼎晖正在印尼、越南等东南亚国家寻找投资机会。

出色的生意人,总会嗅到金钱的位置。

2007年,戈壁创投创始合伙人曹嘉泰第一次以投资人的身份,来到潮湿的新加坡。

8年后,这个毕业于美国哈佛学院的创投老将,举家从上海迁至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曹嘉泰与大马VC领头羊——MAVCAP,合作设立3只东南亚基金。至今,戈壁东南亚一共投资了近50个项目(包括Carsome、Hermo、Mainspring等)。其中,Mainspring号称“东南亚版今日头条”,2018年在印尼和马来西亚就已坐拥1000万户用户。

聪明的猎手相继进入森林,这里的猎物足以令他们兴奋。

二、反馈

2021年12月2日,东南亚版Grab通过SPAC方式登上纳斯达克,创下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SPAC合并交易。上市首日,Grab当天总市值——345亿美元。

Grab背后是一位“80后”华裔——陈炳耀。

陈炳耀祖籍福建安溪县,1982年出生于马来西亚。2011年,在哈佛攻读MBA的陈炳耀,为改变马来西亚混乱交通而谋划创业。一年后,不顾家族反对,陈炳耀创办Grab。历经9年,Grab击退了巨头Uber和滴滴,成长为集出行、外卖和移动支付等为一体的超级公司,号称“美团+滴滴+支付宝”。

这是一个值得张磊等投资大佬庆贺的日子。

张磊的高瓴资本参与了Grab的C轮6500万美元融资;2016年,鼎晖投资、中投公司、广发信德投资下注;2018年,平安资本参与了20亿美元的战略投资。一笔丰厚的回报。

张磊看上的蛋糕,不只一个。

市值一度超过1万亿元人民币的东南亚巨头——SEA,创始人是出生在天津的李晓东。李晓东毕业于上海交大,第一份工作是上海摩托罗拉的HR。一个选择改变了命运——去美国斯坦福大学读MBA。

经新校友推介,李晓东几经周折,最终收购了陈欧(聚美优品创办者)的项目,更名为Garenal,从电竞平台走向游戏代理,又孵化了Shopee(跨境电商)。2017年5月,Garena再次更名——SEA。

张磊曾投资李晓东2.5亿美元,“那是他很难的时候”,并派出了高瓴资本运营合伙人——阿干(干嘉伟,原美团COO、阿里巴巴销售副总裁),帮助李晓东,“当时说借给Forrest(李晓东)俩礼拜”,做线下、地推、零售。结果,干嘉伟“被洗脑”,一干就是半年。

2017年10月21日,SEA在美国上市,代码“SE”,首日涨幅8.4%,市值达51.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42亿元。

同在2017年,众为资本徐薇主导了对Tokopedia的多轮投资。这个颇有远见的女人早早认定,一定要投资东南亚,并选择了电商赛道。

2009年,印尼版“淘宝”Tokopedia创立。一年后,毕业于哈佛大学的工商管理硕士Nadiem Makarim(纳迪姆·马卡里姆)创立Gojek,并一路成长为当地出行及支付巨头。

2021年5月,Tokopedia与Gojek两家公司最终合并。至此,GoTo诞生。这笔合并交易得到了两家公司背后的巨头投资。Tokopedia的投资者除了众为资本之外,还包括阿里巴巴集团和软银集团。Gojek的投资者包括华平投资和腾讯控股。两家公司的其他投资者还包括贝莱德、脸书、谷歌、京东、KKR和淡马锡等资本巨头。这里面,中资背景的巨头显得格外瞩目。

而且上市前夕,中国资本还在赶集。2021年11月11日,胡祖六的春华资本下注GoTo。GoTo此次融资金额总计13亿美元,一起参与投资的还包括——谷歌。

2022年4月11日,已经成长为印尼最大科技公司的GoTo在当地证券交易所IDX挂牌上市。此次IPO发行筹集11亿美元,股价为338卢比/股,开盘即大涨冲破400卢比/股,市值33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超2000亿元,是2022年全球第五大IPO。

一场场盛宴,一次次诱惑,每个人都渴望成为桌前人,得到属于自己的那份。中国资本没有缺席。

三、复制

复制,是捷径,也是诸多东南亚独角兽企业成长密码。

相比“扎克伯格”,这片土地上的创业者或许更倾向成为“马化腾”。

李晓东从聚美优品陈欧手里接手GG-Game后,将主营业务从在线游戏对战平台转换为游戏代理商,对标——腾讯。2010年,拿下RIOTGAMES的《英雄联盟》代理权,并在两年后获利。根据2014年《世界初创企业报告》(World Startup Report),Garena当年估值达10亿美元,是新加坡首个估值达10亿美元的互联网公司。

从游戏、社交到网络购物,李晓东孵化出Shopee,源自女儿的一句——想念中国的淘宝。Shopee与淘宝一样,偏重于C2C模式,并杀出重围。

中国互联网大潮催生了一批快递公司,东南亚也在上演。

段永平5号门徒——李杰,2015年辞去了OPPO印尼CEO的位置,成立快递公司——J&TExpress,“刚开始,我们只运送OPPO的产品,但渐渐地,我们也开始服务其他客户。我们请OPPO帮我们介绍了遍布印尼的关系网络,这让开始这门生意更简单”。

通过借鉴、复制中国快递经验,李杰采取“免费上门取件”“设立直营网点”“提供24小时客服服务”“完善包裹监控系统”等一系列举措,成功使J&T进入了发展的快车道。创始6年后,J&T耗资68亿元人民币,收购百世快递。

“不同国家IT行业发展阶段不同,先在美国等发达国家投资,开展业务,等时机成熟,再用类似的模式复制到新兴市场。”——这是日本孙正义著名的“时光机理论”,凭借着这条理念,他在中国收割了阿里、字节、滴滴、新浪、网易等一众巨型企业。

一篇论文的数据显示——2020年,数字经济占美国GDP的35%,占中国GDP的16%,但仅占东南亚国家GDP的7%。

差距,就是空间。

几乎东南亚各国都制定了发展规划,彰显着野心——新加坡的《“智慧国2025”十年计划》,泰国的《“泰国4.0”战略》,菲律宾的《数字化转型战略(2022)》,越南的《数字经济战略》,马来西亚的《数字经济蓝图——“数字马来西亚”》……

从地域及居民结构看,东南亚与中国有着紧密联系。比如,新加坡独立建国至今,华人占比70%以上,开国国父李光耀,祖籍广东梅州市;2020年,华裔马来西亚公民占23.2%。

这决定了东南亚是最佳的“中国模式”复制地。这种复制的方式,中国资本不但看得懂,甚至进入之后可以为相关公司提供更好的建议,避免走弯路。

“电影看了第二遍,总会比第一次更容易能抓住高潮。”

那些在中国互联网时代失落的、崛起的、疯狂的、摔倒的VC,将会循着过往的足迹,进行更加大胆的冒险。

一位知名大佬即将前往东南亚前,他告诉《鲸维度》:“东南亚现在很热,不少投资大佬已经在那边。”拥有10%世界热带森林的东南亚,有东南亚虎、有暹罗鳄,而今血腥的味道让资本更加的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