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娱爱豆海外求生记

报道 3周前 (07-22)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音乐先声(ID:nakedmusic)

作者 | 丁茜雯   

编辑 | 范志辉

内娱爱豆海外求生记

近期,对内娱的爱豆们来说,最翘首以盼的,莫过于即将拥有“选秀复活卡”的机会。

7月10日,由韩国Mnet举办的囊括中日韩三国参赛的选秀节目《Boys Planet 2022》被报道正在准备阶段,而中国区选手部分名单也被曝出。赫然在列的,几乎都是参与过内地选秀节目的熟脸爱豆,甚至不乏有像胡烨韬、甘望星、周彦辰这样已小有名气的偶像,也有像吾木提、秦奋这种有过在韩出道机会的存在。

有意思的是,据节目工作人员介绍,报名的中国选手远远要高于日本选手的数量,并且个个都有着“虚幻的美貌”和“过人的才华”。

内娱爱豆海外求生记

早在名单被曝出之前,出演过《创造营2021》的胡烨韬就曾在直播中表示,不管会不会被选上,都会去面试节目。在不少粉丝眼中,当下这一机会如同救命稻草一般:“内娱没有舞台,浪费青春不如去抓机会做个绿卡。”所谓“绿卡爱豆”,在饭圈语境中是指在韩出道活动的中国籍爱豆,现下泛指非当地国籍出道的爱豆。

而与其在内娱白白消耗,不如去海外求生,这是包含胡烨韬粉丝在内的不少内娱爱豆粉丝的共识。只不过,对于爱豆们而言,成为“绿卡爱豆”就一定香吗?

一、为何漂洋过海再就业?

回到2018年开启的选秀元年,本土爱豆们在《偶像练习生》开启的“101系”选秀浪潮中逐渐拥有了唱跳舞台机会,不乏走出了蔡徐坤这样的顶流爱豆,甚至有了能够与接受系统训练的绿卡爱豆抢夺唱跳空间的土壤。

但不过四年的时间,随着内娱选秀迅速被“清朗”,如今看来,仅能依靠选秀来拥有的舞台机会,更像是昙花一现。

而如何消化手中的爱豆资源,也成了经纪公司的重中之重。不少经纪公司选择雪藏消耗合约期,或是迫使爱豆违约来换取违约金,或是安排爱豆直播带货,频繁上综艺刷脸。

内娱爱豆海外求生记

但对爱豆们来说,演戏似乎成为了爱豆们能够获取面向大众市场曝光的唯一途径,无关制作如何,有戏便接似乎成了共识。除了像是背靠慈文传媒的董岩磊、陈宥维,或是华策影视的虞书欣这般背靠老牌制作公司的爱豆外,也有像邓超元这类频繁试戏,以每年三部以上的频率产出影低成本、小制作、低评价的网剧爱豆。

不过,也有部分仍不忘唱跳本职,成为“短视频限定”爱豆,在短视频平台自产舞台,野蛮生长。比如李子璇、王承渲便因翻跳舞蹈观赏度极高,被网友追捧。而像是成为网红的楼炅择,在产出搞笑段子走红后,如今在自己的服装店中邀请圈中爱豆同僚,以翻跳韩国爱豆组合歌曲为主,进行“服装店打歌”,同时也给予仍在坚持发行作品的爱豆们提供一定的宣传平台。

内娱爱豆海外求生记

但更多的爱豆,仍旧还怀揣舞台梦想,寄希望于海外选秀机会。去年,由韩国举办的中日韩三国选秀节目《Girls Planet 999》便输送了三十多位中国选手,绝大多数为《青春有你》《创造101》等选秀节目出身后再度“回锅”的爱豆们。

而在节目播出期间,中国选手相比于日韩选手的唱跳不足,更是被吐槽为“当众处刑”,完全暴露了中国造星产业的敷衍与不成熟。其中,“幸运儿“沈小婷最终以排名第九出道,所在组合Ke1per如今也成为新人女团佼佼者,其身为绿卡爱豆,也收获了不小的关注度。

内娱爱豆海外求生记

另一在决赛遗憾被淘汰的苏芮琪,则以个人身份签约日本索尼唱片出道,也在近日宣布将登上美国METAMOON音乐节,另一受邀的中国艺人为张艺兴,吸引了不少中国粉丝的关注。

这也就毫不意外,为何还有大批选秀出道的爱豆宁愿无限次“回锅”,甚至愿意“出口转内销”。“绿卡爱豆”的身份,或多或少能够为其爱豆生涯提供一定的加持。

二、“绿卡爱豆”海外求生记

不过,已经在海外出道的“绿卡爱豆”,也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光鲜亮丽,“中国绿卡”的滤镜也在岌岌可危的失灵边缘。

其中,“绿卡们”出走海外的主要选择是造星高度工业化且更具开放性的韩国。

韩国有着系统化产业链条的K-Pop,也在多年的市场检验中,完成了不少像f(x)、TWICE等多国籍爱豆组合出道的成功案例。但近两年以来,随着韩国爱豆更新频率加快,竞争逐渐激烈,爱豆低龄化的现象也愈加普遍。

比如去年末出道的新人女团IVE,便是全员横跨2002年至2007年出生,有着五岁年龄差,仅有的一位绿卡还是出生于2004年的日本成员。该组合也在今年力压防弹少年团、BigBang等当红组合,横扫韩国主流音乐节目《人气歌谣》《音乐银行》等拿下10冠,创下目前今年一位数量最高纪录。

说到底,年龄也是爱豆工业化中不可忽视的部分,低龄也就意味可以尽早以减少培养成本的方式投入,公开“养成”,增加粉丝粘性。

反观中国绿卡的输出,大多集中在不占优势的“大龄”阶段。近期出道的新人爱豆中,出生于2002年的aespa成员宁艺卓是最小的中国绿卡。而当初的《Girls Planet 999》,中国区参赛选手也是95后占据半壁江山;而韩国、日本参赛选手,则大多集中于00后,还各有2006年出生的选手。

另一层面,韩国经纪公司的资源分配问题,也影响着绿卡们的求生道路。比如背靠SM娱乐出道的NCT便有着大量中国绿卡成员,但在韩出道后并未受到十分重视,多数时间属仅有团体活动状态。

更多的绿卡,则还面临收入未结算的境地。比如女团本月少女,发展态势虽已处于女团梯队前列,但出道五年仍属于尚未赚回团队运营成本的状态,也就意味着中国香港成员黄珈熙仍处于未有收入结算的情况。

此外,来自于身份问题的文化冲突也在影响着绿卡爱豆们。比如SEVENTEEN的两位中国成员文俊辉、徐明浩,便因为节日未与其他成员一同遵照韩国文化行跪拜大礼,遭遇非议。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王怡人身上,而她所属的乐华娱乐,更因为是中国公司被韩国网友联名抵制,旗下爱豆发展也备受影响。

内娱爱豆海外求生记

这种关乎于文化背景不同的矛盾,实际上也是绿卡们不得不面临的问题,处理方式稍有不慎,便是满盘皆输。

毕竟,在中国粉丝市场,绿卡身份并不代表着能够带来人气红利。有意思的是,韩国粉丝市场也注意到了这一情况,并认为这是审美取向造成的选择,其认为中国粉丝更愿意为具有“白幼瘦”或是模糊性别形象的爱豆买单。

据Kpop Chart数据统计,团体中输前十位中,只有aespa、NCT DREAM、SEVENTEEN三组拥有中国绿卡;再比如NCT DREAM虽拥有黄仁俊、钟辰乐两位中国成员,但7月公布的中输数据(注:中国粉丝购买专辑情况)显示,韩国成员罗渽民反而位居队内中输第一位。

内娱爱豆海外求生记

除了韩国市场外,偏向保守的日本市场也是绿卡们向外发展的选择之一。

在K-Pop近年来大举攻占日本市场的影响下,日本偶像产业也在发生变化,并将目光放到试图分羹中国市场。追溯回2014年的AKB48 GROUP总选举时期,渡边麻友以领先第二名指原莉乃17900票高票夺冠,就离不开中国粉丝贴吧集资出180万元买到的36000张选票,这也令日本市场看到了可观的利润空间。

除了滨崎步等歌手纷纷建立运营中国社交账号,也有日本娱乐公司发出橄榄枝,吸纳中国籍爱豆并给予发展机会。比如,AKB48便在2015年引入第一个中国台湾成员马嘉伶,并不到三年成为单曲选拔成员(注:特指能够参与放送演出的成员),从拥有几百位成员的48系中杀出重围,不仅登上日本红白春晚,还主演了多部电视剧。

内娱爱豆海外求生记

然而,在保守程度仍旧十分之高的日本市场,这些成功案例仍是凤毛麟角,更多的则是无人问津,或是像铃木惠美这般通过隐瞒国籍才成功做到了本土化发展。作为全球第二大录制音乐市场,日本也并不像韩国一般依赖于借力绿卡去开拓海外,只是希望借绿卡来增加新鲜感。

除此之外,中国绿卡在日韩两地还面临着欧美籍或是东南亚籍绿卡爱豆的夹击,其中又以泰国为主。

例如,如今活跃在韩国爱豆头部梯队的BLACKPINK、(G)I-DLE、NCT等组合,均有泰国成员;近期出道的新人爱豆中,泰国、越南、菲律宾等出身的绿卡爱豆更是普遍,比如新人女团Lapilus含有菲律宾演员出身的成员Chanty,乐华娱乐韩国分部推出的男团TEMPEST也有越南成员HANBIN等等,中国绿卡也不再是首要选项。

究其原因,近几年来K-Pop在东南亚市场呈现出了欣欣向荣的狂热浪潮,东南亚粉丝群体在YouTube、投票等方面展现出了强悍的数据能力。打个比方,就像SuperJunior等二代团体依赖于中国市场“恋旧”情分带来的占据专辑总销量90%以上的中输,东南亚市场就是助力BLACKPINK等组合横扫Youtube以亿或是十亿为单位播放量的存在。

内娱爱豆海外求生记

更何况,东南亚地区相对东亚而言,偶像产业面临一定的缺口,且粉丝经济发展还正处于刚被开发的上升态。因此,比起中国市场,越来越多的经纪公司也开始大力吸纳东南亚籍绿卡,中国籍绿卡不再吃香。

当然,也有不希望放弃两边的选择,即推出混血绿卡,像是NCT成员TEN、(G)I-DLE成员Minnie均有一定的中泰混血背景,而HYBE集团旗下即将出道的公开练习生组Trainee A,更是囊括了泰国、中泰混血、日美混血等多选项。

不难看出,中国绿卡们的海外求生游戏,已经是选择性越来越多元的绿卡爱豆们的生存博弈,实质上竞争激烈程度,不亚于本土也并不十分乐观。

三、结语

对中国绿卡们来说,即便是在海外成功上岸,却也最终要面对归国的选项。

只是如今过度饱和的中国偶像市场,对于绿卡爱豆来说也早已不是那么友好。毕竟当受众阵地出现转移,也就要面临水土不服的情况,甚至可能是粉丝的流失。

以回国发展的“前绿卡”周洁琼为例,其多次被惋惜回国后丧失了在韩国作为绿卡爱豆时的发展之路,反倒是频繁流连于小成本网剧和综艺节目中,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也有像赖冠霖、孟美岐这般,手握顶级资源,却因为业务水平不达标、负面新闻缠身,让“绿卡滤镜”消失的情况。

诚然,韩庚、“归国四子”是从绿卡爱豆转变为头部艺人的成功案例,但这种归国即顶流的时期,更多的是由于偶像资源稀缺导致的粉丝经济集中,难以与当下经过“青创系列”选秀大浪淘沙过的工业环境相提并论。更不用说,蔡徐坤、刘雨昕等通过选秀后有着极强粉丝粘性的新晋顶流爱豆崛起,也早已虹吸了大量的偶像生存空间。这也使得,现下的绿卡们只是在不断消耗既有的粉丝基础,无法进行新一轮的流量转化。

可以说,忙着走出去的爱豆们,实质上处于进退维谷的困境。留下来便可能是走向泯然众人矣,走出去却也不意味着就能彻底改变人生轨迹。内娱缺舞台,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而爱豆们选择无数次选秀“回锅”,甚至出走海外不断被挑选,只为一舞台机会,似乎也是无奈之举。

只是在这无奈之下,不妨再回到爱豆的本职来看,在求得伯乐之前,又是否可以成为千里马呢?脱离开粉丝经济的糖衣后,又是否真正可以做到接受大众市场的检验呢?

毕竟不管在内还是在外,对于爱豆和其背后的公司来说,创造机会固然重要,但能够拥有匹配机遇的业务水平,才是爱豆求生的重中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