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头入场,融资低迷,出海创业如何穿越周期?

报道 2个月前 (06-29)
巨头入场,融资低迷,出海创业如何穿越周期?

来源 | 志象网(ID:passagegroup)

作者 | 张伟

一边是海水,一边是火焰,虽然这比喻俗不可耐,但描绘当下的中国新经济出海,却相当准确。 

在国内的消费互联网投资已然“哑火”时,出海依然保持一定热度。2022年6月1日,跨境合规SaaS欧税通宣布获得3亿元融资。虽然大部分深圳市民可能对跨境电商无感,但是,欧税通的广告甚至已“侵入”深圳的公交巴士里。 

而笔者最近出差广州,落地白云机场,旅客稀稀拉拉,一片冷清,倒是在抵达通道里,跨境SaaS店匠的广告牌有些显目,似乎在提示往来的过客,在经济严冬里,跨境产业仍在向上生长。 

资本对出海和跨境的态度拐了个大弯。2018年底,知名投资人张颖在一场行业大会上表示,未来仍然会坚定不移的扎根中国,只投中国市场。不过,他的机构经纬中国在一年多之前,悄悄组建一个专注跨境的小团队。 

不过,这并不能掩盖繁荣之下的危机。圈内圈外讨论出海时,话题绕来绕去,终究还是回到TikTok和Shein。这与10年之前形成巨大的反差。 

2012年左右,中国移动工具出海的第一波热潮来袭,久邦数码、猎豹移动等一干企业纷纷在纳斯达克上市,市场喧嚣且躁动。 

十年过去,中国互联网出海显然站在一个全新的十字路口。尽管更多资本进入,但是,除跨境电商之外,泛娱乐和游戏赛道,极少有融资消息公布。而对比最近数年的出海榜单,鲜有新的闯入者,领先位置被巨头和细分市场的旧势力牢牢占据。 

出海更卷,出海也更难,中国互联网出海的下一个十年,究竟在哪里?

一、出海卷,出海难

2021年7月,TikTok和抖音在全球的总下载量突破30亿次,成为首款非Facebook系达成此成就的应用。 

这是中国企业出海的里程碑。如果回溯十年,没有一家出海企业敢奢望:未来将诞生一家足以和Facebook较量的社交巨头,而它来自中国。 

2008年,App Store发布,紧接着,Android1.0推出,中国移动应用出海的大门开启。 

第一个吃到螃蟹的是久邦数码,不到两年时间,全球用户规模发展到2.4亿,并在美国成功上市。此后,猎豹移动旗下的清扫大师(Clean Master)下载量突破9亿。2014年,猎豹移动登陆纽交所。赤子城、触宝、iHandy、美图等公司旗下的出海应用,都达到了数亿级别的用户体量。 

但是,2017年2月,Facebook以广告主违规过多为由,决定暂停所有中国区工具类App。2018年1月,谷歌也推出新政策,禁止开发者在App中加入锁屏广告。强监管时代开启,也宣告中国移动App出海的草莽时期终结。 

几乎是同一时间,2017年11月10日,今日头条宣布正式与北美知名短视频社交产品Musical.ly签署协议,将全资收购后者。这一交易深刻影响中国互联网出海的未来走向。 

从2017年到2022年,中国互联网出海进入一个新周期:草莽黯淡离场,巨头入场。 

Sensor Tower的报告显示,自2020年起,由中国厂商发行的工具类应用在收入Top100榜单中的数量有所提升,但排名变化不大。长期处于各自细分领域垄断定位的应用,使得后来的进入者很难取得收入方面的突破。 

此外,从2019年起,由中国厂商发行的娱乐类应用在全球下载量top100榜单中的占比逐渐减少。其中,TikTok连续3年蝉联娱乐应用出海首位。其余出海表现良好的应用集中在直播、短视频与流媒体类别,但下载规模仍与海外同类竞品有不小的差距。 

这也就是说,新入局者必须在巨头和细分头部玩家之外,寻找一片新的生存空间。即便这样,留给新玩家的时间窗口也极为有限。 

GoodNovel出海的故事就是如此。疫情之前,网文出海并不被大厂重视,GoodNovel凭借差异化市场、精细化运营迅速冒出来。 

到了2021年,字节跳动、小米、腾讯不断在海外推出网文产品,市场迅速内卷。广大大《2022 网文漫画出海应用观察》显示, 1 月至 4 月, 美国地区图书应用平均 CPM (千次展示成本)已经来到了 23.3 美元。成本很高,竞争很激烈,这也导致只有不差钱的头部网文出海厂商才能再继续加码美国市场。 

此外,出海的人才竞争也进入新阶段。在工具出海时代,由于同一时期,国内移动互联网创业正处于爆发期,鲜有国内一线明星创业者加入出海赛道。但是,在后疫情时代,他们中的不少人选择出海。

2021年7月初,原钉钉CEO陈航(花名:无招)离职创业的消息被媒体爆出。无招没有选择熟悉的国内赛道,而是跳上“风口”,志在打造一个跨境品牌。据悉,由于豪华的团队配置,无招的项目在天使轮就估到1亿美金。 

在离开阿里近10个月后,无招创业团队发布的一款全新产品再一次吸引了跨境行业的视线。5月17日,无招创业公司两氢一氧打造的光控蓝牙真无线耳机GPods在indiegogo正式上线众筹。 

而同时选择这个跨境品类的,还有一长串闪耀的名字:富士康前高管谢冠宏、魅族前高管李楠、一加手机联合创始人裴宇。

二、“时光机”能否安全着地?

而即便这些星光熠熠的名字,他们穿上“时空机”,也难保障可以在异国他乡分一杯羹。 

“时光机”理论的发明者是软银创始人孙正义,“充分利用不同国家和行业发展的不平衡,在发达市场获取经验之后,再去开发相对落后的市场,就仿佛坐上了时空机,能穿越过去和未来。” 

在出海圈,不少投资人和创业者是“时光机”理论的信徒。元璟资本合伙人刘毅然曾将其“中国化”:过去十年中国互联网借鉴了美国,而下一个十年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路径将为其他新兴市场提供参考。随着新兴市场持续拥抱移动互联网,越来越多的消费身份和场景转移到线上,全球正在出现一波结构性的机遇。 

中国曾是互联网模式创新的沃土,创业者一度站在各种风口上,在线支付、直播、O2O、在线教育、共享出行、社交电商等赛道,而中国模式也被全球的创业者关注,尤其是新兴市场的创业者开始copy from China。 

2015年1月11日,国内巨头对印度支付公司Paytm投资5.75亿美元,创始人夏尔马后来被冠之“印度马云”。

2021年11月,Paytm在印度证券交易所上市。 2021年,共有11家印度独角兽成功IPO。 

Paytm从接受国内巨头投资、技术支持到最终上市,很有说服力。在不断的拷贝、被资本加持之后,新兴市场的互联网土壤也越来越肥沃。 

如果中国的创业者坐上“时光机”回到印度,它降落的地方,和5年之前的落后面貌已完全不同。

更加复杂的是,在时光机概念下如何从起步构建全球化思维,需要依托全球一体的资源,包括IT基础设施、数据、安全合规统一平台。如何借助AI服务打造差异化的产品?比如借助Amazon Connect去快速搭建海外智能营销中心,Amazon Polly帮助出海企业实现多语言的智能语音。2022年7月19日,亚马逊云科技出海创新大会上,云技术专家将就这些话题做深入的探讨。 

而不单印度,在2015年之后,新兴市场互联网市场经过多年培育,与中国的差级逐渐缩小。在东南亚、印度、中东和拉美等地,主流的赛道,比如支付、出行、电商等,本地巨头在快速成长,留给出海创业者移植中国模式的空间,已经相当逼仄。 

新兴市场的创始人被美元追逐,后疫情时代,这一幕正在难以置信的上演。 

研究公司Preqin的数据显示,2022年迄今为止,以东南亚和印度为重点的风险投资基金已经筹集了31亿美元,已经接近他们去年全年筹集的35亿美元。相比之下,以中国为重点的风险投资基金的筹资额从2021年的272亿美元急剧下降到只有21亿美元。 

一位专注出海的投资人介绍,“现在项目的估值倒挂,东南亚的创业者,比国内的创业者更容易融到钱,估值也更高。” 

而近日的一则新闻更是引发行业内的普遍焦虑。2021年正值印度创业低谷,当年新增创业公司1436家,相当于2015年高潮时的18%,但在美联储创纪录量化宽松的货币效应之下,全球风险投资交易金额当年同比增长1倍至6830亿美元,而印度的创业投资金额则同比增长3倍至424亿美元,创下历史最高纪录。 

不单印度,甚至连巴基斯坦,这个之前少有投资人关心的市场,资金也在涌入。 

2021年,巴基斯坦初创企业募资达到3.6587亿美元,超过之前每一年的总和。到2022年第一季度末,该行业获得的资金是2021年第一季度的7倍。老虎环球于12月在巴基斯坦进行了首次投资,此后又投资至少两家创业公司。 

如今的中国出海者,不得不面对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本地对手快速成长,而全球的VC拿着大把美金,准备随时递上去。

三、从出海到真正的全球化

内外环境的剧烈变动,将中国企业带入一个新的出海周期。对于众多企业而言,出海不再是备选项,而是必选项。 

如何获得海外市场的深度观察和机会洞察?2022年7月19日,亚马逊云科技出海创新大会将会给出海创业者提供部分答案。在这次峰会上,出海领域投资人、独立观察人和资深媒体将共探中国企业的出海新趋势以及在游戏出海,独立品牌出海,智能制造出海,出海新势力的新机会。

巨头入场,融资低迷,出海创业如何穿越周期?
 (欢迎大家扫码报名,参加亚马逊云科技出海创新大会)

当下,巨头正在积极行动。 

此前,科技媒体深燃报道,2022年年初,国内某游戏巨头的高管在公司内部分享活动中表示,游戏业务全球市场是增长点,“现在已经开始大幅度地强化地区能力,包括在多个地区部署当地团队”。 

在2021年Q4财报电话会议上,网易CEO丁磊反复表示,国外会是重点,会加速市场开拓。此前,这两大游戏巨头都曾定下海外市场收入占游戏总收入50%的目标。  

原本就在全球化上占据优势地位的字节跳动,旗下产品TikTok商业化速度加快,据36氪报道,TikTok电商2022年GMV目标接近120亿元,在2021年基础上翻了近一倍。 

巨头入场,本地竞争对手快速成长,外部环境突变,那么,在一个新的出海周期,中国创业者该如何面对? 

1)从复制中国模式到挖掘本地机会。 

2021年9月23日,领创集团(Advance Intelligence Group)宣布完成超4亿美元D轮融资。领创集团成立于2016年,致力于搭建一个人工智能化、信用为基础的市场生态系统,打造服务企业、消费者和商户的智慧科技生态圈。融资完成后,领创集团估值已超过20亿美元。 

2021年8月,Opay宣布获得4亿美金融资,投后估值达20亿美元。OPay成立于2018年,由昆仑万维旗下浏览器Opera所孵化。作为移动支付服务商,主要面向非洲大量无银行账户群体提供以小型代理网点为核心的支付服务。 

2021年11月,Stori宣布完成C轮融资,融得资金1.25亿美元。Stori是一家总部位于墨西哥,以信用卡为核心业务的金融科技初创公司。 

这三笔投资,都发生在金融科技领域,都是出海创业,先后获得巨额融资。成功获得资本青睐,他们不再是复制中国的模式,而是在本地掘金。其中,领创集团旗下的Atome,成为东南亚最大的“先买后付”平台。而Opay则深耕尼日利亚,服务本地消费者和商户。Stori则瞄准拉美的新式银行赛道。 

这需要生态加持,也需要本地赋能。在这方面,亚马逊公司也是出海企业的榜样。它的业务覆盖全球,亚马逊在电商、广告、智能语音等全球业务如何支持客户快速触达当地用户,2022年7月19日,亚马逊云科技出海创新大会也将解密。 

2)放宽视野,从出海到生而全球化。 

财经作家吴军在《硅谷之谜》中说的:在硅谷崛起之前,美国公司常常是先从国内市场做起,逐渐进入国际市场,很多美国东部公司仍然采取这个策略,但硅谷公司不同,很多只有十几个人的小公司,就开始进入国际市场,很快成为了跨国公司。 

不仅仅是硅谷,澳大利亚独角兽Linktree同样是学习榜样。 

Linktree的故事始于2016 年,Instagram、Facebook、Tiktok在内的很多社交娱乐平台,只允许用户在个人主页或者评论中放置一条链接。他聘请了一名开发人员,告诉他创建一个允许他们在个人主页里添加多个链接的解决方案。结果,六个小时后,原型就制作完成了。 

Linktree 的实现方式非常简单,它没有App,只是一个网站页面。用户在网页上编辑之后,Linktree 会为其生成一个专属链接。而Linktree已成为全球创作者经济(Creator Economy)最重要的平台。 

中国可谓网红经济的发源地,而且,TikTok发展成全球最大的网红经济平台之后,也带动出海淘金的热潮。不过,一位创业者透露,“中国投资人还有创业者,还只是关注熟悉的模式,比如MCN或者网红带货,没有看到国外Creator Economy赛道颠覆性的变革。” 

更加复杂的是,如何在时光机概念下构建全球化思维,需要依托的是全球一体的资源包括IT基础设施、数据、安全合规统一平台。2022年7月19日,亚马逊云科技出海创新大会上,一线的出海技术实践者将就这些话题做深入的探讨。 

3)往深海里去,技术与服务出海。 

百度前总裁张亚勤曾将中国互联网的出海历程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以工具化应用出海为主,如猎豹、UC、美图;第二阶段以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商业模式出海为主,如共享单车、网络外卖、移动支付;

第三阶段,则是通过技术差异化切入海外市场,并依托当地用户习惯建立提供相应的产品与服务,如AI、云服务。 第三个阶段正在加速到来。有投资人分析,更重要的是2C互联网流量红利消失后,SaaS的市场认可度、占有率及创投活跃程度较之前几年大幅提升,导致国内市场蛋糕被不断瓜分,部分SaaS厂商开始寻求出海,拓展国际市场。 

前车之鉴 加速布局,抢占先机?2022年7月19日,亚马逊云科技出海创新大会将携手6大出海领域包括直播互动元宇宙平台Pwnk、文创品牌泡泡玛特、智能硬件SIMO、 SaaS融云等新晋玩家带来硬核的出海创新实录。

巨头入场,融资低迷,出海创业如何穿越周期?
(请长按识别海报二维码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