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识Meta:“元宇宙”转型进行得怎么样了?

报道 1个月前 (05-27)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东西游戏(ID:gh_1b4d3bcc1b12)

撰文 | 崔铭(上海)

审核 | 夏清逸(上海)

支持 | 东西游戏组

重识Meta:“元宇宙”转型进行得怎么样了?

宣布向“元宇宙”公司转型的Meta,今年以来股价已下跌逾40%,最近一季度营收增速创上市新低。核心广告业务的低迷、“元宇宙”业务持续性的高投入、内部员工对新业务的迷茫、市场对其发展前景的质疑、“元宇宙”领域竞争升温……种种迹象表明,Meta当下正处于“内忧外患”之中。

尽管如此,扎克伯格仍坚定的认为“元宇宙”是互联网的未来。在他看来,“元宇宙”不是指一个地方,而是一个“奇点”。“在这样一个时间点,沉浸式数字世界基本成为我们生活和消磨时间的主要方式。”

为了抓住新机遇,Meta已经从基础设施入手,重金押注VR硬件,凭借资金力量和行业资源扶持内容生态成长。同时逐步触达办公、娱乐、社交等场景,不断推进商业化产品落地。

在此过程中,由于“元宇宙”发展的不确定性,Meta也在大方向之下根据市场环境变化去调整路线。包括将原本的“独占VR市场计”转换为与其他公司、开发者合作,一同构建支持跨平台协作、开放平台。还通过减少外部投资、加快商业化步伐、强化社交连接等方式维护公司的“元宇宙”体系。

截至目前,已在硬件、内容和开发者生态上都有了阶段性的进展,2022Q1“元宇宙”业务实现6.95亿美元收入,初见回报。考虑到扎克伯格在今年年初声称,将在未来十年内每年将向“元宇宙”投入100亿美元,预计短期内,Meta还需要用广告收入去支撑“元宇宙”愿景。

未来,Meta在“元宇宙”上的投入将会集中在基础设施建设上,尤其是AI。还会陆续释放VR和AR新品,以组合拳形式交错布局高端和大众市场。而办公这类“刚需”场景也会是Meta下一阶段重点发力的方向。

从社交媒体巨头向“元宇宙”公司转型

去年10月,在Facebook Connect 2021线上大会,扎克伯格宣布公司正式更名为“Meta”,全面投入“元宇宙”建设,目标是五年左右转型成为一家“元宇宙”公司。

此时,元宇宙概念已在海外持续发酵了一两年时间,又因Roblox的上市抬高了资本市场的关注度,且形成了一定的共识。全球范围内,随之而来的是创业项目扎堆涌现,将元宇宙概念作为解释自身业务的框架。也有不少成熟公司开始寻找自身业务与元宇宙概念的契合点,以免错过下一个互联网风口。

这之中,Facebook的决心最坚定,行动最果断。不惜将创立了17年的品牌重塑,还据此调整业务和财务结构:原有Facebook降为子公司业务,与Instagram和WhatsApp并列组成应用程序家族部门(Family of Apps)。与“元宇宙”相关的业务放在现实实验室部门(Reality Labs),并在财报中单独列出。

重识Meta:“元宇宙”转型进行得怎么样了?

据The Verge报道,自从2012 年和2014年收购Instagram和WhatsApp以来,扎克伯格一直在考虑重塑公司品牌。去年年早些时候,他意识到是时候做出改变了。

改变的出发点,是扎克伯格将“元宇宙”视为互联网的未来。“我们已经从桌面到网页再到移动,从文字到照片再到视频,但还没结束。下一代平台将更加身临其境——你将在其中体验,而不是仅仅看着它。我们称之为元宇宙,它将触及我们所构建的每一个产品。”

在扎克伯格看来,“元宇宙”不是指一个地方,而是一个关乎“奇点”的时间点。“在这样一个时间点,沉浸式数字世界基本成为我们生活和消磨时间的主要方式,我认为这才是合理的构想。”

扎克伯格认为,现在许多人已经生活在数字世界里,只是还没有完全进入虚拟现实。至于“奇点”何时出现,他表示这取决于许多不同的用例如何发挥作用,包括游戏和社交体验。

为此,Meta从基础设施入手,重金押注VR硬件,同时凭借资金力量和行业资源扶持内容生态成长。在硬件基础上,逐步触达办公、娱乐、社交等场景,并不断推进商业化产品落地。今年年初,扎克伯格还表示,将在未来十年内每年将向“元宇宙”投入100亿美元。

从宣布转型以来,Meta一直面临诸多争议。有观点认为,重塑品牌更像是为了回避用户隐私安全和数据泄漏问题,以挽回长期受损的企业形象。最近Business Insider援引多位Meta内部员工称,尽管公司决策层对“元宇宙”态度坚定,但很多员工其实并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该交付哪些工作。

但也有观点认为,Meta将重心转移到“元宇宙”是一个绝妙的商业举措,让公司率先在未来“元宇宙”潜在市场中占据有利位置。尤其考虑到Meta是五大科技巨头中唯一一家没有强势硬件和操作系统支撑的公司,去年4月ios更改隐私政策后,其核心广告收入直到现在还遭受巨大冲击,因而对“元宇宙”的心态更急迫。

目前来看,争议中前行的Meta,在“元宇宙”方向上的投入初见回报。2022Q1财报数据显示,现实实验室业务录得6.95亿美元收入,同比增长30%,超过市场预期。

重识Meta:“元宇宙”转型进行得怎么样了?

转型半年:路线、变化、成果

至今,Meta官方尚未公开转型“元宇宙”公司的具体路线。去年年底,CNBC曝光了一份现任Meta元宇宙内容副总裁Jason Rubin在2018年6月发布的内部文件,其中重点提到了“打开C端VR市场”的战略方向,该文件随后得到Rubin方面证实。

实际上,早在2016年Meta发布的十年战略规划中,就将VR/AR放在前瞻性布局的高度,并愿意为抢占市场先机而持续投入。

具体来说,十年战略规划:未来三年,专注于打造Meta生态系统。未来五年,关注视频、搜索、群组等功能,以及WhatsApp、Messenger和Instagram组成的产品矩阵。未来十年,将着眼于AI、VR/AR、无人机等新技术。

当下Meta正处于“未来十年”的规划阶段,如果剔除元宇宙概念的影响,仍沿着“社交+XR+AI”的大方向前进。

重识Meta:“元宇宙”转型进行得怎么样了?

不过,当前全球“元宇宙”的发展,以及Meta自身业务的发展,都处于不断变化的阶段。

从公司角度来看,核心数字广告业务受阻,ios隐私政策的调整使得Meta的广告收入遭受持续性负面影响。据2022Q1财报数据,Meta广告收入为269.98亿美元,同比增长6.1%。这一增速水平低于市场预期,也是2021Q2以来最低增速。但同时,受益于Quest2销量上涨,Meta在VR方向上的表现突出,为打造一个可持续的VR生态系统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从行业角度来看,“元宇宙”领域的竞争逐渐升温。一方面,以微软、谷歌、苹果为代表的科技巨头,也在投入VR/AR硬件研发,这类公司原本就有较为稳定的用户盘,在生态建设上会比Meta更有优势。另一方面,区块链、NFT等新技术支撑下的新业态也在进入“元宇宙”领域,考虑到“元宇宙”的最终落点暂无定数,这些新玩家一定程度上会与Meta形成错位竞争关系。

为此,Meta也在大方向之下,根据市场环境的变化调整战略路线。Rubin表示,原本计划独占VR市场,结果发现独立开发元宇宙需要大量时间于是决定与其他公司、开发者合作,构建支持跨平台协作、开放的元宇宙平台。而这也符合当下市场对“元宇宙不是靠一家公司实现”的共识。

在此基础上,Meta还通过减少外部投资、加快商业化步伐、强化社交连接等方式维护公司的“元宇宙”体系。现阶段取得了一些阶段性的成果:

硬件方面,持续完善主力机Quest2的功能,包括手势追踪2.0,提升稳定性,解决追踪丢失问题;将键盘跟踪和蓝牙设置从实验性功能升级为正式功能,以匹配办公等场景。此外,还在拓展产品管线。

内容方面,作为主要力量的游戏内容持续增长。一方面发力大IP游戏,比如《生化危机》《行尸走肉》《星球大战》等系列IP,以及计划中的《GTA》《刺客信条》《细胞分裂》。另一方面瞄准社交化、场景化游戏,比如《Among US》。今年还将举办一场专门的游戏展示会,届时会披露更多游戏产品和计划。

开发者生态方面,商业良性循环仍在继续。已有124款Quest VR应用收入突破100万美元,其中有89款应用收入超过200万美元,8款收入已经超过2000万美元。扎克伯格在2021Q4财报电话会上确认,Quest应用商店营收已经超过10亿美元。

下一阶段重点与发展方向

当前阶段,Meta“元宇宙”业务处于前期投入阶段。短期发展还会以核心应用程序业务为重心,由这部分产生的广告收入去养“元宇宙”业务。在可见的未来,“元宇宙”业务大概率还是高投入。

下一阶段,Meta在“元宇宙”上的投入将会集中在基础设施建设上,尤其是AI。还将陆续释放新品,同时触达更广阔的用户市场。

1.技术:重视基建,大力推AI 

Meta最近发声明称,元宇宙是由技术驱动:更智能的个人助理,完全沉浸式的AR/VR体验、通用语言翻译、自我监督的机器学习、类人人工智能等。

此前,扎克伯格曾表示,要想让“元宇宙”优势充分释放,关键在于AI。Meta正在推进用语音生成虚拟世界的AI研究,还要改善人与语音助手的互动,强化不同语言之间的翻译。

Meta日前宣布了“CAIRaoke计划”,以改变人工语言助手的市场现状。Meta的研究人员开发了一种端到端神经模型,该模型比现在被熟知的系统更支持个性化的情境对话。

“CAIRaok 计划”所开发的模型,将允许用户随意地与购买的AI会话助手沟通。用户可以在对话中引用早些时候的内容,如果全部改变话题,或者提到依赖于理解复杂、微妙的上下文的情景,用户还能够以新的方式与机器人互动,比如使用手势。

这个模型已经用于Meta的视频通话设备Portal,以便更容易地创建项目和进行管理提醒。

重识Meta:“元宇宙”转型进行得怎么样了?

2.产品:VR+AR组合拳,高端+大众市场交错发布 

The Information报道称,Meta将在未来四年陆续发布4款VR头显、2款AR眼镜。

4款VR头显的内部代号分别为Cambria、Funston、Stinson、Cardiff。其中,Cambria定位高端VR市场,预计在今年9月推出。Stinson预计将在2023年推出,该设备为Quest系列的后续新品。在2024年,Meta将推出Funston,该设备为Cambria的迭代版本,而Cardiff会作为Quest系列的新品Stinson的迭代产品。

2款AR眼镜的内部代号分别为Nazare、Hypernova,预计前者将在2024年推出,具有更强功能的后者将在2026年推出。

尽管Meta在VR赛道上阶段性的证明了自己,但随着苹果计划推出AR眼镜和VR头显的消息释出,Meta的危机意识更加明显。

最近两个月,苹果接连公布多项VR和AR相关专利,涉及眼球追踪系统、超级变焦显示方案、车辆VR系统等方面。结合此前的市场预测,苹果第一款VR/AR产品应该是XR头显,预计最快会在今年发布,之后还会在2023年推出首款AR眼镜。

3.场景:混合办公市场前景广阔 

近日,扎克伯格通过一段近1分钟的视频,展示了Cambria这款高端VR头显的彩色透视(Passthrough)功能。

视频中,扎克伯格佩戴Cambria头显体验一款名为“The World Beyond”的应用。该应用由Meta的XR开发平台Presence Platform创建而成,通过利用Cambria的板载摄像头和彩色透视技术,将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相融合,从而带来沉浸感十足的体验。

据介绍,《The World Beyond》的全彩版本只支持Cambria,但其很快会登陆App Lab,届时Quest 2用户也能进行体验。

值得注意的是,Meta官方将这款设备定位于更适合办公和工作,而不是游戏体验,并透露该设备的价格将超过800美元。

混合办公模式正在成为B端市场新趋势,尤其是在疫情加速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当下,智能硬件、云平台、协同软件……这些技术和工具正在触发混合办公的各个场景需求。据HP与Poly统计预测,2024年全球混合办公、居家办公市场空间分别约60、70亿美元。

也因此,Meta选择用Cambria头显瞄准办公这一用户覆盖广、有助于培养用户粘性的“刚需”场景。扎克伯格表示,对大多数人来说,当“元宇宙”对完成工作变得更加重要,并且被更广泛采用时,“元宇宙”就成为现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