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3.0第一场战争,在海外

报道 1个月前 (05-17)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猎云网(ID:ilieyun)

作者丨吕鑫燚

Web3.0第一场战争,在海外
首图来源丨猎云网

“无论是大厂还是创业团队,整个2021年入局Web3.0的人越来越多。”2021年Q4入局Web3.0面向海外市场打造去中心化内容交流平台的MetaNotey创始人郑小岳向猎云网表示,自己从2017年开始一直在关注相关领域,直到2021年他感受到Web3.0崛起的时代来了。

郑小岳的感知并不是主观的,过去一年Web3.0概念席卷而来,被誉为下一代互联网。很久没有新故事的互联网好似出现了一道曙光,引得众多互联网从业者向着新的希望前行。

目前海外市场已经出现较为成熟的项目,MetaMask(去中心化的支付宝)、STEPN(去中心化的KEEP)、Audius(去中心化的QQ音乐)、OpenSea等。其中,MetaMask2022年3月的月活跃用户便超过3000万。

国内市场上,互联网大厂布局海外,腾讯、阿里、字节再次相遇同一牌桌,从大厂走出的高层也投身浪潮,扛起Web3.0创业大旗。资本端也及时赶上概念,Coinbase Ventures投资机构,仅在2022年第一季度就投资了71家公司,2月红杉资本成立了加密货币投资基金,以每周投资1家的速度,加速布局Web3.0。

各端的动作似乎在透露出Web3.0大势将至的讯号,但是目前国内市场环境处于看似风平浪静的状态,许多中国创业者正在布局海外市场上,已经开启第一轮Web3.0抢滩登陆。

中国创业者在海外追赶Web3.0

在创建MetaNotey之前,郑小岳曾在网易杭州担任手游业务线负责人和影视内容业务负责人。离开网易后,2017年郑小岳组建了阶形团队,他将创业方向聚焦在了信息聚合平台这个赛道,阶形团队孵化的信息聚合平台“一知”DAU已超百万。

郑小岳一直关注区块链行业相关动态,直到去年他看到了NFT的破圈爆红,察觉到参与的时机来了。“因为以前区块链再火,也只是承载数字资产而已,并没有能支撑的产品。NFT的出现证实了区块链可以有产品承载是个可持续的生意。”

郑小岳向猎云表示,团队起初转型入局Web3.0时,部分团队伙伴对Web3.0了解并不深入,那段时间处于边学边创业的阶段。“但是很多人在了解Web3.0后,对其的认可度是非常高的,这也加深了我认为Web3.0会逐渐被外界接受的信念。”

ALL IN Web3.0后,郑小岳和团队打造了MetaNotey平台,是以笔记为起点,集合钱包、NFT铸造、交流功能的去中心化社区平台。目前支持用户通过以太坊/Polygon链将创作内容生成NFT,并将逐步引入更多联盟链,公链。从而打造一个跨所有主流区块链的NFT内容通用交流平台,最终达到降低大众用户的使用门槛的愿景。

Web3.0第一场战争,在海外
来源:企业供图

MetaNotey目前主要市场在海外,在郑小岳看来,海外是Web3.0创业项目面向全球化的重要抓手,在海外创业沉淀的经验,未来可以更好地反哺国内市场。“其实大多数Web3.0项目在海外发展,并不意外,和其他因素无关,未来国内市场环境也不会缺席,这是一个更长远发展的策略。”

眼下已有众多在海外布局Web3.0的中国创业者,并且已经跑出一家估值120亿元的独角兽公司。

2018年,顾荣辉教授与邵中教授创办了区块链安全平台CertiK,CertiK利用目前最先进的形式化验证技术、AI审计技术,扫描及监控区块链协议和智能合约的安全性,并推出以Skynet(天网)为代表的SaaS产品,为企业提供安全解决方案。

CertiK背后站着的是一群“清华人”顾荣辉的清华大学本科背景使其组建了一支清华创业团队,团队高管大多毕业于清华,其中首席运营官曹亚昕博士毕业于清华电子系。在前不久清华111周年之际,CertiK发文向清华大学献礼。

目前CertiK以海外为切入点布局全球,四年内,基于区块链安全领域,CertiK已经成为赛道内的独角兽,背后也出现了庞大的资本阵营老虎基金、高瓴创投、高盛、红杉资本等齐聚。

在互联网Web2.0时代上车的大军中,已有不少人成长为互联网大厂的高层或者实现财富自由,目前他们也在盯着Web3.0浪潮带来的新机会。

美团二把手王慧文前不久将即刻App签名改为:正在学习Crypto。在他看来区块链撕裂了中国互联网。2020年作为资深技术专家的郭宇从字节跳动离职,目前也是Web3.0从业者,他还在NFT上创作了名为《永不消逝的哈希》小说。目前只完成一部中篇小说,但线上销售额已经达到14000美元。

大势将至,未来会有更多创业者们投身Web3.0浪潮,打造新一代互联网格局。就像郭宇所说,“我们专注地创造、切实地拥有、开放地分享,而所有这一切,正以非凡的效率构筑着一个全新的互联网。”

大厂布局Web3.0,相遇在海外

在Web1.0、Web2.0时代呼风唤雨的互联网大厂,自然不会错过Web3.0时代。

眼下,大厂已经纷纷通过投资或者自家产品布局Web3.0,它们在Web3.0的第一场相遇也是发生在海外。Tik Tok作为字节跳动全球化最成功的案例,其在海外布局Web3.0相关领域的抓手仍是TIK TOK,去年九月有消息称Tik Tok正在筹备NFT,直到十月TikTok宣布推出首个NFT系列TikTok Top Moments。其中相关NTF由社区定义创作者设计。

Tik Tok是UGC平台,而NFT又是一种新方式。当两者结合时围绕创作者布局NFT是最好的切入点,TikTok第一步是记录平台上最受欢迎的的创作者Lil Nas X、Rudy Willingham、Bella Poarch、Curtis Roach、Brittany Broski、FNMeka、Jess Marciante以及Gary Vaynerchu的创作内容,并邀请到知名NFT艺术家COIN ARTIST、x0r、RTFKT、Grimes等进行合作。

字节在海外的试水还略显小心翼翼,相比之下腾讯的布局已经十分明显了,并且已经逐渐实现中国化的迹象。

游戏目前仍是腾讯的重要营收支撑,Web3.0时代的游戏布局腾讯自然不会落后,这也是腾讯在海外布局web3的切入点,切入策略则是通过投资布局。今年3月腾讯和一众资本参与了澳大利亚NFT游戏公司Immutable的融资。后者是一家Web3.0技术的游戏公司。主要目标是开发出让玩家真正拥有游戏资产的区块链游戏。

这是腾讯首次在海外出手Web3.0领域的投资,作为国内互联网寡头企业,腾讯的投资风向也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其未来会发展的赛道。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在2021年度腾讯员工大会上,腾讯副总裁、微信创始人张小龙曾表示,Web3.0可能是虚假的狂欢,但中文Web2.0现在留下的是真实的失望。

由此可见,字节、腾讯在海外布局Web3.0都是基于原有的业务之上,可以简单的理解为升级现有业务,或者为现有业务叠加Web3.0概念。这样不仅可以降低试错成本,一旦未来模式跑通,也会巩固各自的基本业务,不会被时代的浪潮抛弃。

值得注意的是,在国内市场方面,腾讯和阿里在国内也开始试水相关业务,腾讯推出了幻核数字藏品APP、阿里推出了鲸探数字藏品APP,目前两个APP的用户均已超千万。其腾讯的幻核利用区块链技术,用户可以在幻核 App 里可以购买到唯一的、不可篡改、不可分割、不能替代的数字文化商品,首期发布了300份《十三邀》的有声数字藏品。鲸探和幻核的底层逻辑相通,但产品基本以文化类为主,曾发布过敦煌文化系列数字藏品。

Web3.0第一场战争,在海外
来源:小程序截图

各家大厂仍在谨慎试水,目前海外市场的竞争已经凸显,同为互联网巨头的谷歌最近正在筹办Web3.0团队,被视为互联网大厂布局Web3.0的信号。未来随着底层技术的逐渐成熟和生态繁荣,互联网当年热闹的场景将再次上演,大厂们的动作也会愈发密集。

VC上车

资本向来是闻风而动,面对Web3.0带来的巨大范式变化,资本端也及时上车。

当下硅谷顶级风投机构a16z,在Web3.0领域的投资布局链路十分长且涉及范围广,早在2013 年, a16z 便拉开了加密投资布局的帷幕。a16z 在相关领域的第一笔投资是跨境支付解决方案 Ripple,随后又投资了加密货币交易所 Coinbase,并于今年 4 月在纳斯达克上市,市值达 858 亿美元。

a16z Chris Dixon 认为:“加密技术不仅是金融的未来,而且与早期的互联网一样,有望改变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驱动下一波计算机创新。”

同样作为顶级风投机构的红杉资本在2月18日,推出了一支专注于加密货币的投资基金,资金规模在5亿至6亿美元之间。根据资料显示,加密基金将主要投资加密项目,在加密交易所上市和尚未上市的代币,单个项目投资规模在10万-5000万美元之间,此外,红杉还计划参与其中的加密金融。

加密基金推出一个月后,红杉资本开始出手。

3月7日,红杉资本参与了Web3.0应用程序扩展和隐私系统Espresso Systems的3200万美元融资。3月9日,红杉资本印度参与了Web3.0基础设施公司电子协议签署平台EthSign的种子轮融资。

远望资本田鸿飞表示Web3.0领域中孕育了十大创业投资机会,通讯协议、分布式数据、去中心化身份系统等。“2009年诞生了比特币区块链,为2021年Web3.0的发展埋下了种子。我认为Web3将是巨大的范式变化。”

VC对待web3.0投资的态度已经清晰可见。根据Crunchbase 报告显示,152 家风险投资公司投资了 Web3.0 独角兽企业。其中Coinbase Ventures19 笔投资;Digital Currency Group14 笔投资;Andreessen Horowitz12 笔投资;Ribbit Capital 9 笔投资;老虎环球基金8笔投资;软银愿景基金4笔投资。

最后

郑小岳表示,如今Web3.0的应用生态还较为单一,未来应用生态达到繁荣景象,更多产品的出现才能助力真正Web3.0时代的到来。

放眼全球市场,眼下Web3.0还处于早期混战的阶段,和众多新兴产物一样,泡沫也随之出现。但这并不能否认Web3.0是一场闹剧,毕竟去泡沫化和持续性颠覆后,才能看到真正的Web3.0。新兴产物的崛起之路一定是伴有争议的,随着越来越多的参与者涌入,也定能将不清晰的趋势变成明朗的发展路线。正处于技术和产业变革时代的我们,将见证下一个时代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