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律所围剿中国跨境卖家,PayPal是沉默的帮凶

报道 3周前 (04-29)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品玩Global(ID:pinglobal)

作者 | zimeng

美国律所围剿中国跨境卖家,PayPal是沉默的帮凶

「导读」

1.在跨境电商圈子里,GBC、Keith、HSP、David等美国知识产权律师事务所被称作“黑律所”或是“钓鱼律所”。

2.当提升销售额的急切和法律知识的欠缺相遇,一些卖家不惜以身犯险,大部分卖家则是侵权而不自知。

3.起诉电商卖家时,知识产权律所毫不手软。一些律所不愿为被告留下喘息的空间,他们将伊利诺伊州变为起诉侵权卖家的大本营。

4.有三个选择摆在被起诉的卖家面前:放弃店铺、应诉、和解。美国律师费用高昂,如何做选择是一道计算题。

5.除了养成避免侵权的意识和尝试品牌化,当遇到“黑律所”的无端攻击时,卖家也应该勇敢地拿起法律武器。

“中国制造”是高品质产品的标签,还是仿冒商品的代名词?这个看似主观的问题,答案取决于不同国家知识产权法律的差异。

发达的制造业与供应链加上知识产权观念的不同,中国卖家越界擦枪的情况时有发生,有很多时候都属于无意识犯规。而在严格的海外知识产权法律标准下,不少中国跨境电商卖家会被认定为擅闯禁区的“无良商家”。

一旦被起诉侵犯知识产权,他们面临的可能是收款账号被冻结、款项被划走、店铺被封禁、高额赔偿等一系列严重后果。3月底,ST华鼎发布公告称,子公司通拓科技独立站绑定的PayPal账号部分资金异常。截至3月28日,通拓科技PayPal帐号被划扣资金达5424.5万元,有2424.6万元被冻结。

美国律所围剿中国跨境卖家,PayPal是沉默的帮凶
图源:ST华鼎关于子公司重大事项的公告

金额如此巨大的PayPal帐号资金冻结与两宗民事诉讼有关:通拓科技独立站所售产品涉嫌侵犯起诉方商标权。两起案件的起诉方均要求冻结通拓科技的PayPal收款账号,其中一起案件要求被告通拓科技赔偿200万美元。目前,通拓科技已委托美国律师应诉并跟进两起案件。

即便成长为“大卖”,知识产权侵权风险依然萦绕在跨境卖家头顶,体量越大意味着风险越大。数年前,不少海外律师事务所开始“收割”电商卖家,在一次次诉讼中获得不菲收益。

律所“围剿”中国卖家

美国是知识产权法律高度发达的国家,迪士尼就因知识产权维权的强悍作风而闻名,网友纷纷调侃这家传媒巨头拥有“地表最强法务部”。强大的法务部不是知识产权方的“标配”,委托专业律所提起诉讼已成为主流。

在跨境电商圈子里,GBC(Greer Burns & Crain)、Keith(Keith Vogt, Ltd)、HSP(Hughes Socol Piers Resnick & Dym, Ltd.)、David(David Gulbransen)等美国知识产权律师事务所被称作“黑律所”或是“钓鱼律所”。最知名的律所当属GBC,lululemon、李维斯、巴宝莉、魅可等品牌都曾委托GBC起诉侵权卖家。

美国律所围剿中国跨境卖家,PayPal是沉默的帮凶
图源:GBC官网截图

据亿邦动力的报道,在2020年GBC发起243件诉讼,关闭2.2万个中国卖家账户和5900个网站。在当年,GBC通过侵权诉讼获得近10亿美元收入。这是笔不小的数目,跨境电商“顶流”安克创新2021年的营收为125.74亿元,约合20亿美元。今年1月,GBC再次被《世界商标评论》评选为最活跃的商标诉讼公司。

“围剿”跨境电商卖家俨然是一门好生意。那么问题来了,电商卖家为何会被盯上?

知识产权的范畴较广,包括商标权、著作权、版权、外观专利、发明专利等,而爆品、热销商品依旧是中国跨境卖家最关注的方向、铺货仍然是屡试不爽的运营模式。当提升销售额的急切和法律知识的欠缺相遇,大部分卖家的情况是侵权而不自知。

美国律所围剿中国跨境卖家,PayPal是沉默的帮凶
图源:lululemon网站

举例来说,Paw Patrol(汪汪队立大功)拥有商标权和卡通形象版权,任何带有相关形象和字样的产品都是侵权商品。lululemon将All the Right Places申请专利后,即使在商品名称中没有lululemon字样,臀部带有相似U型线条设计的其他品牌瑜伽裤将被判定为侵权产品。

侵权现象广泛存在的前提下,在积累一桩又一桩案件后,专业律所的诉讼效率高,替委托方索取的赔偿金数额大,并形成一套“丝滑”的流水线操作标准。具体来说,从取证到起诉,再到应诉,律所可以用较低代价获得潜在高额回报。

取证阶段,律所会依据不同侵权形式向疑似侵权的电商卖家收集PayPal账号、聊天对话等证据。比如,针对未获取品牌方授权的卖家,律所会下单购买商品作为证据;侵犯外观专利的卖家,商品图片即可作为证据;律所甚至会假装普通买家向卖家询盘,询问是否可以生产制作仿冒商品,佯装支付订金套取卖家PayPal账号作为证据。

在收集齐卖家侵权证据后,律所一气呵成,发起批量起诉,每个侵权案件号往往涉及上百个卖家。

法律制裁下,将损失降到最低

起诉电商卖家时,知识产权律所毫不手软。

作为原告,律所首先以临时禁令(TRO,Temporary Restraining Order)冻结卖家的PayPal收款账户和电商店铺。第二步,向法院提出颁布初步禁令(Preliminary Injunction)的动议(Motion)。法院颁布临时禁令(TRO)后,很快会发出传票。按照相关规定,被告必须在21天内应诉,否则将遭受缺席判决。

因为难于查找跨境电商企业的真实地址,原告律师简单粗暴地以电子邮件形式发送法律文书,非常不正式。一些卖家甚至可能在半年后才发现PayPal帐号被冻结,并打开邮箱找到那封文书,此时,案件进展已处于缺席判决阶段。

事实上,根据《海牙送达公约》(跨境送达国际公约),被告可要求原告采用实际地址以书面形式递送法律文书,如此一来,卖家能争取更多斡旋的时间。

然而一些律所不愿为被告留下喘息的空间,他们将伊利诺伊州变为起诉侵权卖家的大本营。跨境法律服务商“麦家支持”的徐先生告诉品玩,在伊利诺伊州法院判决的跨境卖家侵权案,法官基本会驳回采用《海牙送达公约》的请求。

如果必须在短短21天内解决问题,卖家一旦收到TRO侵权起诉都将身处被动境地。有三个选择摆在被起诉的卖家面前:放弃店铺、应诉、和解。卖家面临的最糟糕情况可能是:PayPal账号无法解冻,电商平台店铺无法解封;原告提出高额赔偿,卖家PayPal帐号余额达不到赔偿金额,法院会采取强制执行,将帐号主体关联的其他收款帐号的资金划走用于赔偿。

从冻结账户到解封,PayPal官方“冷眼旁观”,不会对卖家施以援手。

“麦家支持”的徐先生解释称,在侵权起诉中,PayPal以商业主体的身份执行禁令,收到法院下发的临时禁令后必须执行冻结命令,否则是对法律的藐视。亚马逊、eBay等电商平台在TRO侵权起诉中也是同样的处境。即便是中国跨境电商平台全球速卖通也无法为卖家直接提供直接法律支持,最多只能向他们推荐律师。

好在全球速卖通、阿里巴巴国际站属于阿里系平台,目前来看,就算缺席判决,资金也不会被自动划扣,唯有得到卖家授权才行,否则冻结部分的资金将一直在平台。由此可见,在对待中国卖家的态度上,中国公司和美国公司有着截然不同的立场。

徐先生表示,美国律师费用高昂,如何做选择是一道计算题。法律服务商帮助卖家的核心价值在于:案件大部分进展由服务商对接,降低美国律师直接对接沟通成本,尽早解冻收款账号将损失降到最低。针对单个案件进行具体分析后,基于案件进展节点、店铺冻结金额、侵权产品的销售情况、原告律所等情况,决定选择应诉还是和解。

大批量起诉疑似侵权电商卖家的行动中存在不少被误伤和恶意起诉的卖家。他们如果没有侵权可以通过应诉回击原告,当被冻结金额较大时可向原告索取赔偿。

破局:品牌化+拿起法律武器

随着TRO侵权案越来越多发,作为美国“钓鱼律所”的对手,法律服务商开始涌现。中国跨境电商卖家们得以了解知识产权律所们最近代理了哪些品牌、这些品牌有哪些知识产权、发出了哪些诉讼……

在不断自查中,从选品到销售,一部分有知识产权意识的卖家向合规不断靠拢。与其侵权后想办法降低损失,不如从源头规避侵权,走一条更合规的道路。

“麦家支持”的徐先生告诉品玩,采取铺货模式的卖家需要管理众多SKU,随之而来的问题是侵权风险飙升,有时因为产品配件的一个小小图案就会带来诉讼,造成严重后果。如果卖家走精细化路线,降低SKU数量,在选品、销售时进行侵权风险分析,完全可以降低诉讼风险。亚马逊等电商平台其实更希望卖家拥有自己的品牌,并且给予他们政策支持。

意识领先的卖家开始在海外申请商标、专利,打造自有知识产权。更有能力的卖家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耕耘出独一无二的品牌。当品牌拥有足够广泛的影响力,在知识产权诉讼案件中,他们将坐在原告而非被告的位子上。

除了养成避免侵权的意识和尝试品牌化,当遇到“黑律所”的无端攻击时,卖家也应该勇敢地拿起法律武器,在有条件的情况下不轻易放弃店铺和资金,面对不公平的规则敢于捍卫自身利益。

今年1月,三位PayPal用户对平台发起集体诉讼,指控这家美国公司在无法提供合理解释的情况下冻结账户资金。PayPal声称他们违反了平台的合理使用规则,三名原告有近25万美元被PayPal扣押,这些资金将在180天后被PayPal划走。其中一名原告从三个PayPal客户代表获得完全不同的三种说法。

在“黑律所”的“钓鱼”行动中,PayPal账号往往是原告律师最想获得的关键证据之一,被告的PayPal收款账号被冻结后随即陷入被动状态。在如此法律体系和平台规则下,缺乏法律意识的跨境卖家无异于待宰的羔羊。

越来越多的中国跨境卖家正在选择更稳定的收款平台、更友好的电商平台。在未来,也许会有集体诉讼出现,打击“黑律所”嚣张气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