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宝出海,工具类互联网公司转型之难

报道 4周前 (04-27)
触宝出海,工具类互联网公司转型之难

来源 | 志象网(ID:passagegroup)

作者 | 彭慧

编辑 | 谢维平

移动互联网的上一个十年已经翻篇。伴随着这一波潮流而崛起的工具厂商,从最早尝到甜头,到流量见顶并不断下滑,再从被谷歌封号到被迫转型,载浮载沉,见证了十年移动互联网的生态和商业逻辑的变迁。

触宝就是其中的代表。2008年,触宝科技成立,创始人为王佳梁,最早主推触宝输入法和触宝电话两款产品,发力海外市场,经过10年的发展,触宝走到了最高光的时刻:2018年9月登陆纽交所。除此之外,触宝还将业务拓展至小说、游戏等泛娱乐赛道。

不过,随着流量见顶,工具产品的天花板越来越低,触宝急需找到新的增长点。触宝称,目前触宝产品组合主要集中在三类:网络文学、手机游戏和基于场景的内容应用程序,贡献收入超过9成。

然而,无论游戏还是网文等泛娱乐赛道,触宝都不是早期的入局者,而且这些领域早已盘踞着腾讯、字节等头部玩家。

那么,以工具起家的触宝,能否成功转型成为一家内容型公司?工具和内容之间的商业逻辑是否存在一定的共通性?

转型:从工具到内容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9月,触宝已经拥有超过2.137亿的海外MAU(月活),其中输入法主要活跃在东南亚,其他业务活跃在北美、欧洲和大洋洲。

触宝科技由王佳梁创立于2008年,最早主要做工具类产品,在海外市场发力。21世纪的第二个10年,是移动互联网飞速发展的十年,搭乘移动互联网的东风,工具厂商触宝成为第一波吃到红利的企业。

时间来到2018年,即触宝成立的第十个年头。十年的耕耘将触宝送上了纽交所的舞台,甚至在2019年的1月11日,触宝科技股价曾达到历史最高的13.3美元。

天有不测风云,触宝科技的辉煌只持续了不到一年。2019年7月中旬,触宝旗下60余款海外应用被谷歌下架,被禁止进入谷歌Play Store和谷歌广告平台,触宝的营收受到严重波及。庆幸的是,当年触宝已经开始布局内容生态,推出了疯读小说,进军网络文学以及游戏行业。

熟悉触宝的业内人士李凡奇(化名)对志象网介绍,触宝早年围绕工具布局了很多产品,比如桌面清理等一系列产品,但随着下架风波之后,工具产品逐渐式微,触宝经历了阵痛,不过因为是上市公司,它还是要找到能够支撑的业务。

如果依赖谷歌的生态,会一直处于被动局面。为了把话语权掌握在自己手中,触宝在2019年推出了自营广告平台CookTed Ads,并在全球范围内寻找平台代理商。不过,一直以来收效并不明显,其广告营收对总营收的贡献也逐渐下滑。

触宝科技2021年全年财报显示, 第四季度净收入为5300万美元,较2020年第四季度的1.024亿美元下降48%,较上一季度的5440万美元下降2%。与2020年同期相比下降的主要原因是移动广告收入下降。

实际上,2019年起,触宝就做了超休闲游戏,也有网站游戏,跟猎豹一样,游戏团队没停过,只是说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都是以工具产品打头阵,所以早期对游戏业务并没有重点投入。

而据李凡奇介绍,国内网文市场是2018年起来的,最开始是付费小说,后来番茄小说的免费看广告的模式出来了,字节的生态逻辑的流量释放出来了,所以会有品类的红利期。

触宝2019年开始做网文,旗下孵化出了疯读小说及海外产品Readict,目前也是走免费+广告的模式。“它内部永远一直是小团队创新,小团队在试方向,试完后,整个公司判断网络文学是未来三五年的大趋势,如果平台推广的机会成熟了,用户群也成熟之后,就all in这个赛道。”

不过,触宝依旧迫在眉睫。2021年的3月15日,触宝科技收盘价还有3.18美元,但一年之后仅为0.2美元,一年内股价下跌了93.7%。触宝甚至面临退市的风险。2021年12月13日,触宝曾收到纽交所于2021年12月6日发布的通知函,告知其美国存托股票(ADS)的交易价格低于合规标准。如果在未来6个月里,触宝不能满足合规标准,将会被启动退市进程。

下一个“性感的东西”?

不过,转型做内容,触宝有戏吗?

业内人士透露,最初,触宝通过工具建立起来生态,在工具慢慢式微之后,很多厂商实现了资本化,如今触宝原有的那套工具,变现的天花板非常低,那么转型就需要找准一个高估值的赛道,比如游戏和网文。 

“工具很难撑起触宝原先的估值,转型找出路时,触宝从战略方向和内部的机制上,选择重点投入游戏和网络文学,就能去续上此前的故事。”业内人士刘靖初(化名)指出,触宝现在确实比较难受,因为它已经上市,有上市公司壳和盈利、流水的要求,所以需要保持一定的体量。 

实际上,触宝作为一家工具厂商,一直面临着怎么找到“性感东西”的困惑,内部很多赛道都尝试过,甚至做过电商。不过现阶段,从工具到内容的转型,其实机会还是很少,比如它做网络文学,但这个赛道还是很小众。 

触宝此前宣布,将整合其在手机游戏和网络文学方面的优势以及来自多种来源的支持,建立一个元宇宙的长期计划。 

此前,触宝旗下游戏工作室Smillage的超休闲游戏《Catwalk Beauty》上线5周,登顶58个国家及地区的游戏总榜。到2021年12月底,旗下另一款超休闲游戏《Hotties Up》,登上了美国iOS游戏排行榜的前三名。与此同时,精品休闲游戏《Love Fantasy》此前还以250万次的总下载量登顶12月出海手游App Store下载榜首,在Google Play出海游戏下载榜同时取得了第二的成绩。 

另外,该公司旗下一家位于上海的游戏工作室,已经开始开发一款针对女性用户的元宇宙游戏。触宝认为,瞄准女性市场是构建元宇宙的第一步明智之举。数据显示,目前全球有12亿女性游戏玩家,占市场的45%。 

而在网文方面,2019年,触宝推出免费阅读网文平台疯读小说,并把疯读作为核心,从游戏、场景化等多个产品模块,构建泛娱乐内容生态系统,以求实现商业多元化。目前触宝已覆盖了网文、IP、手游、发行、电商等多个领域。

做内容,有戏吗?

围绕触宝目前最核心的两大业务,志象网了解到,游戏方面,目前触宝主攻超休闲游戏。 

“海外休闲游戏行业的短期投资回报率相对较高,对于企业的现金流有较大帮助,未来一段时间,触宝将游戏重心转向海外,在IAA(超休闲游戏)的商业模式上持续探索,会争取到更有效率的商业化变现空间。”此前,触宝相关人士公开表示,不仅如此,触宝还将开放海外游戏的发行业务。 

触宝公司董事长张瞰在业绩报告中称,在自主开发手机游戏的同时,触宝也开始与第三方工作室合作,拓展发行业务,预计来自海外市场的收入和毛利润贡献将在未来几个季度继续增长。 

刘靖初对志象网介绍,触宝其实一直在做游戏,团队分布在成都、上海、深圳,去年Smilage团队起来了,这是一个第三方工作室,触宝旗下有很多第三方工作室,这些工作室的负责人基本是触宝原先的老兵。 

为什么采取这样的打法?刘靖初对志象网介绍,触宝的超级休闲游戏用的小团队打法,实际上与行业差别较大,他们在游戏上也是磕磕碰碰,但工作室一直在持续。 

至于为什么要成立工作室,刘靖初介绍,因为此前的违规事件,触宝被谷歌拉黑了,再上线产品就会账号关联。这跟猎豹当初分拆是一个原理,因为这种关联是无限制的。于是触宝拆出来了好几个游戏工作室。 

不过,刘靖初也指出,触宝的游戏如今也是不温不火的状态,一方面,触宝的形态和人员方面,没有游戏的基因,对游戏也没有很重的投入;与此同时,现阶段做超休闲游戏天花板也比较低,大机会还是在中重度游戏领域,不过,这里已经盘踞着腾讯、网易等大型的游戏公司。 

而在网文赛道,触宝似乎也有些骑虎难下。触宝2021年全年财报显示,12月份,触宝科技内容系列产品的月均活跃用户(MAU)为6360万,同比下降27%,其中,网络文学产品的平均DAU为420万,同比降低59%,MAU为1230万,同比降低58%。 

业内人士介绍,触宝在国内小说重点买量投放,把量垒到一定程度了。但是这个赛道已经有老牌的书旗、掌阅等厂商,对于厂商来说,不仅要斥资买版权,还要不计成本地推广。 

刘靖初透露,疯读小说现在业务也收很紧,但奈何已经投入了很大,只能持续地按小规模往前滚,“他们也砸了近亿的资金买版权,除此之外,还要为保持DAU支付高昂的市场推广费,这块业务亏损挺大。” 

那么出海,能扳回一局吗?Sensor Tower显示,触宝旗下Readict 2020年2月上线,目前下载量超过100万,在美国最受欢迎,2022年3月单月下载量为10万。 

不过,刘靖初介绍,即便是在美国这种以高ARPU值见长的市场,触宝入局的时间也晚了,而且更多是一个follower(跟随者),而且内容的生态,要逐渐地去构建。 

此前,触宝相关人员表示,公司在海外也有创作者团队,如果能够直接实现外文作品上线,则可以帮助触宝减少国内网文转译的成本,同时还可以避免文化差异,创作更符合地域文化、并有国内文化融合度较高的作品。但只依靠网文,还有超休闲游戏,想要回到昔日输入法称霸一时的状态,对触宝来说,是绝无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