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Swvl上市,一家明星创业公司成长史

报道 1个月前 (04-22)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非程创新(ID:Future-Hub)

作者 | 孙杰

编辑 | 武长坤

埃及Swvl上市,一家明星创业公司成长史
图片来源:Techcrunch

今年3月31日,多次传出消息要借壳上市的Swvl终于在纳斯达克敲钟,起始股价定为每股9.95 美元,估值15亿美元。这是第一家通过SPAC形式在美上市的非洲科技公司,而上一个在美上市的科技公司,还是“非洲第一股”Jumia。

不同于电商公司,Swvl是更烧钱的网约车平台,其主要目标用户是城市及周边地区的上班族和学生,用户可通过手机预订固定线路的巴士票。Swvl不拥有公交车,也不雇用司机,而是通过签署不同的合作伙伴关系,帮助司机和运营者获得车辆的融资租赁服务。

尽管SPAC相较传统上市更容易,但Swvl的上市还是振奋了非洲创投市场,TechCrunch发文称“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Swvl身上”(All eyes are on Swvl)。那么今天我们来看下,短短5年,Swvl是如何从初创公司到赴美上市的。

开端

Swvl从一开始就是明星公司。

2017年3月,Swvl由CEO Mostafa Kandil和两位联合创始人 Mahmoud Nouh 与 Ahmed Sabbah 创立。其中创始人Kandil曾在谷歌、中东著名打车平台Careem任职。谷歌无须赘述,Careem的地位怎么讲呢——在Uber和滴滴进行打车大战时,滴滴通过在全球广泛投资Uber的各个竞争对手,让Uber无暇顾及中国市场,比如2015年投资了美国打车软件Lyft,而Careem正是滴滴在中东地区选择的“扶持对象”。虽然滴滴投资Careem时,Uber已经被“屠”出中国,但二者的海外战争从未停止。

Swvl在成立4个月后,就收到了创始人前东家Careem 50 万美元的种子轮投资。

成立7个月后,Swvl 跻身中东最值得关注的 50 家初创公司之列。

成立一年后,Swvl的三位创始人入选福布斯阿拉伯地区30岁以下精英榜。

明星升起

明星的升起总是伴随着记录的打破。

2018年4月,Swvl获得800万美元的 A 轮融资,该轮融资由 BECO Capital、Silicon Badia 和 DiGAME 牵头,Raed Ventures、Arzan VC、Oman Technology Fund 和 EDventure Holdings 董事长 Esther Dyson 参与投资。Kandil 在接受在接受《福布斯》采访时表示:该轮融资是埃及科技初创公司中的最大一轮融资,也是中东最大的一轮融资。

2018年11月,运营了一年多的Swvl已经稳坐公共交通领域科技型公司的头部位置,开通了200多条线路,每月为数万名乘客提供数十万次出行服务。进行的B轮融资完成超额认购,BECO Capital、DiGAME 和全球风险投资基金 Silicon Badia 领投,Raed Ventures、Arzan VC、Sawari Ventures、Oman Technology Fund 和 Dash Ventures参与投资,这其中多家机构都是上轮投资者进行跟投。该轮融资达数千万美元,虽然具体融资额未公布,但据Swvl CEO表示这“是埃及科技初创公司获得的最大单轮融资”。

埃及作为非洲第三大经济体, 2019年GDP年均增速恢复5.6%,高于中东北非、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的平均增速;同时,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20年埃及人口增至1.023亿,其中约有96%的人口密居在约占国土面积10%的尼罗河谷和三角洲地区,其中首都开罗地区人口2000多万,全国中产阶级人口占比约35%;另外,埃及对中东北非市场具有巨大的辐射作用。这些因素使得埃及成为一个非洲比较理想的出行市场。

Swvl在埃及的经营形式一片大好,其他公司自然也想入局巴士拼车领域。2018年12月3日,创始人Kandil 的前东家、Swvl的种子轮投资者Careem宣布在埃及推出Careem Bus;第二天

Uber在埃及推出了Uber Bus,开罗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拥有Uber该项服务的城市。但Uber和Careem的踏足,不仅没有抢占Swvl市场,反而因为大公司入局,更好地教育了市场。在Uber Bus 推出近三个月后,Swvl 的注册用户数增长了四倍。

2019年6月, Swvl已经将业务扩展到肯尼亚,并且获4200万美元的B-2轮融资,该轮融资由 Vostok Ventures 和 BECO Capital 领投,Arzan VC、Autotech、和玉资本等跟投。此次融资又是埃及科技初创公司有史以来最大单笔投资,Swvl一次又一次打破自己的记录。

至此, Swvl融资总额超过8000万美元,成为埃及总融资额最大的公司。

波折

在完成4200万美元的融资后,Swvl放话进军尼日利亚,然而时至今日,仍然没有在尼日利亚出现,反而扩张到了巴基斯坦,Swvl对此没有给出任何解释。事实上,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声东击西”了。在完成B-1轮融资后,Swvl 宣布向东南亚扩张,并计划于 2019 年Q1在菲律宾马尼拉推出,实际上却扩张到肯尼亚。

2019年1月,Swvl的几名前雇员在 Facebook 上发布了关于Swvl任意解雇、虐待、精神折磨等证词,Swvl作为雇主的声誉受到极大影响。

2019年9月,肯尼亚国家运输和安全局叫停了Swvl的运营,理由是Swvl持有的是旅游服务执照 (TSL) 而不是公共服务车辆 (PSV) 执照。直到2020年5月,才获当局许可,恢复在肯尼亚的运营。

2019年10月Swvl的联合创始人 Mahmoud Nouh 辞职,据传进行创业。

2020年7月,Swvl 遭遇安全漏洞,导致其包括用户姓名、电子邮件地址和电话号码在内的数据泄露。

尽管危机有大有小,但Swvl最终都度过去了,并走向上市。

上市

截止2020年底,Swvl已经在埃及、肯尼亚、巴基斯坦、阿联酋、沙特阿拉伯和约旦的10 个城市占据了公共交通行业头部地位,为超过140万乘客提供了4600万余次的出行,拥有数千名司机。其新兴市场的司机收入,约为其他拼车平台的两倍。

Swvl的业务范围,也从日常通勤发展到城际出行、并为企业、学校和其他关键服务组织提供TaaS (交通即服务) 服务,目前已向全球 100 多家组织提供了该项服务。Swvl下一步准备推出更高利润的 SaaS 解决方案。2020年Swvl年收入达到了2600万美元,但EBITDA(即未计利息、税项、折旧及摊销前的利润,用以表示公司的经营业绩)仍为负数,达到负2900 万美元。

去年7月,Swvl 宣布筹划在美借壳上市,其首席财务官 Youssef Salem 表示,Swvl的上市预期收益总额将达到 6.4 亿美元,募集来的资金将用于并购和扩张。自去年8月起,Swvl陆续收购了三家公司,得以进入欧洲和南美市场。

上市前,Swvl 还预先筹资了约 7000 万美元的 Pipe融资(对公共股权的私人投资),承诺的投资者包括Agility、Chimera、欧洲复兴开发银行、Luxor Capital 和Zain。但今年2月,Agility退出了交易,而Agility在Swvl的多个主要运营市场都是物流行业领导者。

未来

Swvl 作为“埃及Careem帮”一员,在Careem被Uber收购后,一路向前直到上市。而“Uber屠夫”滴滴则在占据大半国内市场后,从美股上市又退市。商场如战场,Swvl从创立到上市只经过了短短五年,一直以来作为创业公司里的“优等生”,Swvl能在资本市场也给投资人交出满意答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