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追逐“韩流”:从外包大国通向创意大国

报道 1个月前 (04-22)
菲律宾追逐“韩流”:从外包大国通向创意大国

来源 | 志象网(ID:passagegroup)

编译 | 唐诗 彭慧 谢小丹

编辑 | 谢维平

35岁的Christopher de Venecia是菲律宾众议院的参议员,他在和时间赛跑。

这位35岁的前儿童演员、作家和导演,目前是菲律宾众议院议员,在只剩下六天的国会会议时间,他全力推动一项法案变成法律。

2021年9月,菲律宾众议院通过第10107号法案,又称《菲律宾创意产业发展法》。该法案旨在发展菲律宾的创意产业,并使之制度化,使创意产业跟电影、音乐、动画、游戏等创意产业放置于国家经济发展中的同等地位。

更值得注意的是,该项法案将实现菲律宾摆脱对业务流程外包业(BPO)的依赖。BPO是指企业把一些非核心性的、临时性的、可替代性比较强的业务承包给专业的业务外包公司,由业务外包公司根据发包方的要求自主完成各项事宜。该行业是菲律宾国家经济总量的最大贡献者,到2020年,BPO占菲律宾经济总量的7.4%。BPO虽然是菲律宾最大的私人雇主,为国内130万人提供了就业机会,但该行业深受新冠疫情的影响。

在过去的几年中,菲律宾政府应对新冠疫情实施了严格的封锁管控,此举加速了BPO向自动化模式的改变。越来越多的企业更加倾向于使用人工智能机器人实现与顾客之间的交流,这在很大程度上衰减了菲律宾传统BPO商业模式中,以低薪建立起来的呼叫中心的优势。

BPO商业模式的衰弱可以增加菲律宾创意产业的收益。因为视觉艺术、表演艺术、视听媒体、出版和数字交互媒体等创意产业都不易受到人工智能和自动化的影响。此外,菲律宾是创意服务产业的最大出口国,也是东南亚第五大创意商品市场。

De Venecia说,当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指出,菲律宾是东盟集团里头部的创意服务产业市场,该国政府非常震惊。“一个没有发展框架、蓝图和政策干预的产业,就已经占据菲律宾国内生产总值的7.3%,可以想象一下这个产业对菲律宾GDP增长和就业做出了多大的贡献。”

首先,参议院要通过这项法案,接下来,国会需要与参议院达成一致意见。最后,罗德里戈·杜特尔特总统在6月份卸任之前,将法案签署成为法律并生效。

在de Venecia看来,菲律宾的创意产业有成为该地区软实力的象征。正如在过去几年,韩流作为韩国的软实力,在世界范围内产生巨大的影响,与之相关的出口市场份额高达120亿美元。

为此,菲律宾政府需要进一步激励专业的创意人士和企业成为菲律宾创意产业的一部分。BPO等大型产业作为菲律宾特别经济区的一部分,享受特殊的福利待遇。菲律宾经济管理局为BPOs提供免税、折扣、基础设施等福利。而菲律宾创意产业目前并没有享受到这些福利。

《菲律宾创意产业发展法》的出台有可能会改善这一问题。当该项法案正式成为律法后,菲律宾工商界官员确信,到2030年,菲律宾将成为东盟的创意产业资本。

艺术家VS机器人

“人工智能正在改变BPO的游戏规则,”总部位于菲律宾首都马尼拉的PITON-Global呼叫中心的CEO Ralf Ellspermann说。“对于像菲律宾这样的近海国家来说,简单且高度重复的任务构成了工作的绝大部分内容,而这很快就会被AI完全取代。”

他所指的任务包括重定向呼叫、转录音频文件和处理客户请求。“许多任务已经被新技术自动化了,特别是声音助手,他们每年都会变得更加智能,”Ellspermann补充道。 为了避免被AI所取代,BPO必须实现自我的重新定位。通过打造一支富有创造性的专业队伍,BPO不得不向KPO转型。相对于BPO,KPO更倾向于信息集成,包括一定程度的判断、解释、决策和结论,我们亦可视KPO为升级版的BPO。 

KPO服务包括动画、网页设计、游戏开发等。这些富有创造性的服务可以创造出更多不会被AI取代所威胁的工作。虽然自动化可以快速把菲律宾人的一些工作夺走,像语音辅助、聊天机器人管理和电话中心等,但人工智能无法制作出富有创造性的工业艺术。

到2020年,呼叫中心业务构成菲律宾客户联系运营的50%-60%,这意味着KPO有巨大的成长空间。印度是世界上最大的BPO市场,在建立了创新中心和投资于正确的基础设施后,印度在KPO的分支机构中占据了一个重要据点。 Ellspermann表示,在这种情况下,菲律宾的BPO产业仍然有可能实现崛起。尤其是当《菲律宾创意产业发展法》成为一项可以激励艺术家和专业创意人员加入组织的法律。

据马尼拉动画工作室卡通城CEO,同时也是菲律宾BPOs董事会成员的Miguel del Rosario表示,该机会对动画工作者来说尤为重要。“AI是对动画的虚假祝福,自动化技术在创意产业中无用武之地。绘画、动作是不会出现重复的,将AI技术融入动画非常的困难,有非常多的动作需要AI学习。” 

和BPO一样,动画是一个劳动密集型和服务密集型产业。这意味着,该产业可能会成为一个巨大的雇主。del Rosario也看到了一扇非动画制作人员的机会之窗。“想象一下,我们也可以聘请画家或对艺术感兴趣的人为动画内容策划背景。动画制作的每一个内部分工拆分出来,都可以构建一个独立的产业,比如背景部分、中间帧、清理动画等。 

制造更多的工作机会只是实现平衡的一部分。新的立法将助推菲律宾创意产业蓬勃发展。

创意经济“特区”

在菲律宾,属于BPO等大型行业的公司的最高福利之一是PEZA许可,允许他们在经济特区设立办事处。

这有很多好处。公司可以免除国家和地方的税负和牌照。他们不需要支付常规的公司税,而是按总收入的5%纳税。他们还可以获得培训费用的减免,简化流程,以及现有法律规定的其他激励措施。 

de Venecia认为,生态区及其激励措施是BPO繁荣的关键。如果新法案获得通过,政府将建立创意生态区,给予与BPO相同的奖励。该法案建议,创意产业应被免除“企业运营产生的收入税”。他们将只需向各自的地方政府单位缴纳其收入的1%。 

“在与动画、游戏开发和软件行业讨论后,该条款受到了技术驱动的创意产业的启发,”de Venecia说,“这一行业的溢出,与IT-BPM行业有某种协同作用和联系。” 

de Venecia还说,有许多国际动画和电影工作室想入驻菲律宾。然而,他们正在寻找激励措施。而菲律宾的东南亚邻国们提供了这些激励措施,他们认为这可以为经济发展作贡献,还可以创造就业机会,同时加速产业的发展。事实上,大多数东南亚国家都已经以某种方式支持其艺术家。 

这些激励措施在菲律宾是缺失的,这就带来了巨大的机会成本。 

Toon City就是一个完美的例子。该工作室是《小美人鱼》《泰山》《瑞克和莫蒂》《汤姆和杰瑞》《好奇的乔治》等流行动画电影和节目的幕后推手,主要客户包括迪士尼电视动画、环球动画和华纳兄弟。 

虽然在动画界地位很高,“归根结底,我们是一家中小企业,”del Rosario说,潜在客户在接触菲律宾工作室时首先就会问到政府的激励政策。“很多时候,当我们告知对方没有激励的时候,我们马上就会失去合作的机会了。” 

de Venecia和Del Rosario都对the Ken表示,因为善于制作面部表情,菲律宾的动画师在全球范围内受到青睐。“即使没有奖励措施,我们这里也有世界级的人才。有了奖励措施,我们就可以在价格上更有竞争力。我们将能给艺术家提供更好的价格,他们大部分都是自由职业者。我们将有世界级的环境,可以成为外国客户和投资者的展示窗口。”德尔罗萨里奥说。 

动画师和游戏开发工作室与de Venecia一起积极地参与了条款的制定,甚至在法案通过之前,Toon City已经在与海外公司谈判,以建立合资企业。 

如果该法案获得通过,del Rosario认为菲律宾至少可以成为东南亚的动漫之都。创意经济区“将吸引外国公司在菲律宾开设办公室,提供就业机会,并鼓励技能提高、再培训和重组。”de Venecia补充。 

但也许最重要的是,还将对非创意产业产生涓滴效应。

更大的鱼

在de Venecia看来,如果创意产业的生命力被激活,菲律宾的内容可以得到国际观众更多的关注,这会反哺旅游业、出口、食品等行业。

以韩国为例,他介绍,上世纪90年代末,受亚洲金融危机的影响,韩国被迫出口汽车和电子产品以外的产品。因此,它将注意力转向了不需要太多实体基础设施的行业,比如内容和娱乐。政府用巨额预算武装了文化部,这催生了韩流文化。 

在过去的20年里,韩剧激发了消费者对韩国美食的兴趣,韩国流行音乐(K-pop)也吸引了人们对韩国时尚美妆行业的关注。de Venecia说:“韩国现在取得的巨大成功,并非一夜之间发生的。这是韩国政府有意改变政策的结果。” 

de Venecia认为,如果按下“正确的按钮”,类似的事情也可能发生在菲律宾。它与美国的文化渊源,以及英语的流利程度,也让它拥有了明显优势。de Venecia称,到菲律宾的游客中,10人中有8人已经被菲律宾的内容所吸引。“我们需要认识到《摘金奇缘》对新加坡,《权力的游戏》对杜布罗夫尼克,以及《指环王》对新西兰的价值。” 

这就是在新法案中,有关知识产权部分能够发挥作用的地方。它提议成立名为“创意产业发展委员会”的新机构,该机构将与菲律宾知识产权局合作,放宽对创意人员的知识产权申报要求。 

如果菲律宾的IP走向全球,它有可能在该地区积聚软实力和影响力。de Venecia说:“我们需要向价值链高端转移,创造我们自己的IP。IP是菲律宾创意团队尚未涉足的领域。我们还没有完全意识到IP生态的力量和规模:从漫画到电影,再到电视剧,等等。” 

马尼拉设计公司Hydra Design Group的联合创始人Dan Matutina表达了同样的想法,并补充说,这正是小企业的切入点。“我们要扮演的角色不是经济。这更多的以创造性推动国家软实力的建设。” 

Matutina也是菲律宾通信设计协会(Communication Design Association of the Philippines)副主席,该协会与de Venecia在法案上密切合作。他认为,专注于本地的公司,可以为菲律宾内容带来信誉,并打造全球吸引力。

 “这是在创建一个品牌,以此来展示菲律宾创意人员可以自食其力。动画师和设计师这两个行业的发展道路和目标是完全不同的,一个是创造就业机会和经济效益,另一个是身份认同,展示菲律宾的创造力。” 

如果菲律宾期望打造这种软实力,政府也需要实施宽松的政策。需要激励餐厅聘请米其林星级评审,为广告、电影宣传、新闻发布会和旅游付费,让本土电影在国际电影节和奥斯卡等颁奖典礼上争夺奖项。“这些是优先支出;政府必须为此花钱。” de Venecia说。 

韩国在1997年金融危机之后,就是这么做的。2022年,受疫情影响严重的菲律宾,正准备将政策转向创意产业。菲律宾立法者和创意人士看到了相似之处。如果创意产业法案通过,也许东南亚的其他国家也会效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