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百万融资难倒英雄汉,海外千万美元投资不新鲜

报道 1个月前 (04-20)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游戏茶馆(ID:youxichaguan)

作者丨迷宫

国内百万融资难倒英雄汉,海外千万美元投资不新鲜

一家腾讯去年投资的初创团队,一年过去账上资金已经比较吃紧了,希望能再融数百万元。他们告诉游戏茶馆,现在要拿一笔救命钱实在太难。在如今的资本市场环境下,大厂基本不会再投,而财务投资者对游戏厂商背调、估值、产品商业化能力等方面有着更严要求。

与数家资方接触过后,这家初创团队决定调整融资方案,降低估值的同时也减少股权出让比例。“只能寄希望于产品达到新里程碑后,以新产品计划再开启一轮融资。”

在今年被数百万资金难住的研发团队相信不在少数,而去年上半年那种“资方劝厂商多拿钱”的情形一去不复返。毫无疑问,现今国内游戏融资环境还处于寒冬期。

然而在海外,游戏融资却呈现出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游戏茶馆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海外游戏融资达1000万美元以上的多达21笔,而融资额数百万美元的更是不胜枚举。

国内百万融资难倒英雄汉,海外千万美元投资不新鲜

这还不算上微软、索尼、Take Two等巨头动辄上百亿的收购大手笔。比如微软以创纪录的687亿美元收购动视暴雪,甚至还招致世界银行“钱没花对地方”的批评声音。

国内百万融资难倒英雄汉,海外千万美元投资不新鲜

从上文两张表中,大家可以清晰感受到海外游戏投融资火热。动不动就能融资上千万美元(约人民币6400万元),游戏茶馆也很羡慕啊。

退出渠道清晰 海外游戏投资、募资皆火热

在国内游戏行业投融资中,大厂战略投资(战投)很多时候占据重要的主导地位。如果一家研发团队获得了腾讯或字节跳动的战投,在后续商业合作中很容易被高看一眼。

但在海外市场上,PE/VC基金可能才是游戏行业投资的主角,常常领投游戏厂商的一轮融资。近期活跃者包括Bitkraft Ventures、Makers Found、Hiro Capital等等。上述三家都有数支专门投游戏行业的垂直基金。

国内百万融资难倒英雄汉,海外千万美元投资不新鲜

海外有着清晰的退出渠道,这是支撑财务投资者成为投资主力的一大原因。

在海外,游戏厂商无论IPO上市、通过SPAC借壳上市还是被上市公司并购,为财务投资者提供了多条退出路径。

  • IPO路径:

这两年来,陆续有Roblox、Unity通过IPO上市,并且上市后估值都达到数百亿美元。这两家公司背后的财务投资人都已赚得彭满钵。

  • 借壳上市:

而SPAC(特殊目的收购公司)的兴起,给游戏公司提供了一条上市捷径,目前已有App Lovin、IronSource通过此种方式实现快速上市。当然,这两家公司由于自身原因上市后跌幅很大。不过游戏茶馆依然认为早期财务投资人依然是赚的。这不,原索尼PlayStation美国业务负责人Jack Tretton也成立专注收购游戏厂商的SPAC公司,并已IPO,募得2.88亿美元。

  • 被并购:

被大公司并购,这几年在海外游戏行业司空见惯。Zynga、Embracer Group、Stillfront Group等都是加杠杆并购的大户,最终收购大户Zynga还被Take Two收购。而那些获得投资的游戏厂商,也发挥“钞能力”收购了一些列游戏同行。Epic自去年以来相继收购了7家公司,包括了《糖豆人》母公司Tonic Games、《吉他英雄》开发商Harmonix等知名开发商。

国内百万融资难倒英雄汉,海外千万美元投资不新鲜
Epic收购了《糖豆人》母公司

在退出途径通畅的情况下,PE/VC基金募资也较为容易。据外媒报道,近期Hiro Capital、Makers Found都完成数亿美元的游戏产业基金募集,更可气的是海外国家的地方政府还成立了游戏行业扶持基金。

被投游戏厂商能够以高估值上市、并购,PE/VC基金拿到可观的回报,而可观的回报吸引到更多社会资金支持游戏行业发展。海外游戏行业通融资正在实现良性循环。

对比海外游戏行业 国内游戏融资环境完全不同

IPO不畅:A股关门 港股估值低

自2017年吉比特登陆A股市场后,就再也没有游戏厂商成功在A股IPO。中间历经英雄游戏(英雄互娱)两度尝试借壳上市终止,米哈游、华清飞扬、乐元素等厂商主动撤回上市申请。

国内百万融资难倒英雄汉,海外千万美元投资不新鲜
《原神》上线前夕,米哈游撤回IPO申请

即使创业板上市规则由审核制转向注册制,迄今依然没有游戏公司成功上市,甚至压根都没有游戏公司申报。可见国内A股上市之路完全对游戏厂商关闭。

A股IPO这条路走不通,促使游戏厂商赴港上市。

但香港市场一直存在着流动性差(无法卖出股票),给游戏公司估值很低的问题。

去年上市的青瓷游戏,上市首日破发,如今市值约30亿港元(折合人民币24.5亿元)。要知道青瓷游戏pre-IPO轮融资估值达30亿元,也就是说pre-IPO轮进入的腾讯、阿里游戏以及B站都“站岗”了。

整体来看,港股市场对以研发见长的游戏公司并不感冒。多家游戏公司港股上市后,成交清淡,背后的财务投资人如要减持退出,需要在转让价格上深度打折。

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强监管下,如履薄冰

去年“防止资本无序扩张”成为政府的一大工作重点。主管部门对互联网公司监管力度逐步加强,尤其是对投资并购做出了一定限制。去年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就禁止斗鱼、虎牙合并,要求腾讯音乐放弃独占版权等等。

在这样的政策背景下,大厂战投也是如履薄冰。去年下半年后,头部游戏厂商几乎同时暂停了游戏战投,并非担心版号冻结,而是担忧反垄断调查。今年游戏战投都寥寥无几,更别说大规模的并购行为了。

今年年初,字节跳动对战投部门进行了优化。而腾讯投资的核心人物李朝晖,游戏茶馆了解到已经离职数月。

国内百万融资难倒英雄汉,海外千万美元投资不新鲜

从外媒报道可以明显感受到,腾讯、网易已经将游戏投资重心放在了海外。没有了大厂的战投,国内游戏初创团队确实不会拿到较高估值。

在缺乏可靠退出途径的情况下,PE/VC等财务投资人如投资游戏厂商,需要做好投资长期无法变现的心理准备。所以财务投资人对游戏厂商变现能力、盈利能力更为看重,他们希望被投厂商能通过产品实现自我造血,并能通过利润分红获得回报。

海外厂商也收购中国游戏厂商

去年开始已经有海外厂商相中中国游戏厂商,并以高价收购。

在本文开头并购表中提到的6Waves,就被Stillfront Group以两亿美元收购。6Waves是一家出海游戏厂商,主要在日本发行策略游戏,如《霸王之野望》(星辉游戏)、《乱世王者》(腾讯)等游戏的日服都是6Waves负责发行。

国内百万融资难倒英雄汉,海外千万美元投资不新鲜
专注日本市场的6Waves

去年还有博乐游戏、StarLark分别被Netmarble和Zynga收购,其中博乐游戏交易总价高达21.9亿美元,令人咂舌。

当然这三家厂商都有别于多数国内厂商,他们全部以海外游戏市场为重,并且盈利能力很强。他们之所以能被海外厂商收购,应该也是因为特别能赚钱吧。

游戏茶馆今年听到的,国内初创团队数额最高的一笔意向融资,其背后资方也是海外的美元基金。

版号恢复有助于行业投融资加速

上周一(11),阔别263天的版号终于下发了,当天游戏茶馆的朋友圈如过年一样喜庆。虽然首批版号只45个,很少,但至少有助于重振行业信心。

游戏茶馆了解到,版号下发后,此前一些差不多推进不了的游戏融资项目,又突然复活了。财务投资基金又有兴趣推进投资了。这样的例子不在少数。

新一批版号下发后,游戏茶馆明显感受到招聘增多,多次在行业群或朋友圈看到新的招聘广告。另一方面,版号恢复也有助于增强财务投资人的投资信心。但海外市场游戏投融资更热是毋庸置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