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邮报》长文批评Meta雇佣公司攻击TikTok

报道 2个月前 (04-01)
《华盛顿邮报》长文批评Meta雇佣公司攻击TikTok

来源 | 志象网(ID:passagegroup)

作者 | 张高

编者按:当地时间3月30日,《华盛顿邮报》发布长篇报道,引述一系列内部邮件,揭露了脸书母公司Meta雇佣亲共和党的咨询公司,连续数月通过美国地方媒体编造谣言,对TikTok发起全方面舆论攻击。稿件一方面描绘了脸书极不光彩的抹黑行为,另一方面也印证了字节跳动旗下的TikTok在全球市场的竞争力。

脸书(Facebook)的母公司Meta雇佣美国共和党最大的战略咨询公司之一,在全美范围内策划掀起反对TikTok的舆论行动。

具体手段包括:给美国各地主流新闻网站的主编寄评论文章和信件,推动真实性存疑的文章,将实际起源于脸书的热门内容趋势甩给TikTok,并试图吸引政治记者和地方政客帮助打压其最大的竞争对手。这些赤裸裸的手腕在政界司空见惯,如今在科技行业逐渐浮出水面。各大科技公司正在努力争夺文化影响力,与此同时,脸书面临如何重新挽回年轻用户的压力。

《华盛顿邮报》长文批评Meta雇佣公司攻击TikTok
 《华盛顿邮报》报道截图

据《华盛顿邮报》获取的内部邮件显示,咨询公司Targeted Victory试图勾连美国媒体、游说政客诋毁TikTok,将这款由中国公司字节跳动所有、近年来飞速发展的应用,描绘成是对美国儿童和社会的一大危害。

今年2月,Targeted Victory的一位董事在一封邮件中表示,“需要对外传播的信息是,虽然Meta现在是公众的出气筒,但TikTok才是真正的威胁,尤其是这款产品属于外国公司所有,却在分享年轻人内容方面排在第一位。”

该公司还鼓励利用TikTok的知名度,转移公众对Meta存在的用户隐私和反垄断问题的关切。

Targeted Victory员工在邮件中写道:“如果我们能掀起更广泛的舆论,提出目前在这方面缺少法案(提案),应该引起州检察长或国会议员的关注,就算是加分项了。”

这些电子邮件此前未被曝光。邮件揭露出Meta及其合作伙伴对TikTok采取竞争对手研究的策略。作为中国企业所属的应用,TikTok目前规模达数十亿美元,下载量全球名列前茅,并经常领先于Meta旗下热门的脸书和Instagram。2021年,吹哨人弗朗西丝·豪根(Frances Haugen)公布脸书内部报告,报告中研究人员称青少年在TikTok上花费的时间比Instagram“多2-3倍”,脸书在年轻人中的受欢迎程度直线下降。

Targeted Victory拒绝回应与这场行动有关的问题,只是表示Meta多年来一直是公司的客户,并且公司对“所做的工作倍感骄傲”。

Targeted Victory的一名董事在邮件中询问哪些地方政治记者可以成为反TikTok宣传的“秘密渠道”,称公司“绝对希望置身事外”。

在另外几封邮件中,Targeted Victory敦促合作伙伴推动地方媒体,将TikTok与危险的青少年热门趋势捆绑在一起,以证明该应用有害。一名Targeted Victory员工问道:“您的市场中有没有负面的TikTok趋势/故事的例子?”

这名员工写道:“如果有媒体能用‘从舞蹈到危险:TikTok如何成为对孩子最有危害的社交媒体’这样的标题报道TikTok,就最完美不过了。”

对于这场行动,Meta发言人安迪· 斯通(Andy Stone)辩称:“我们相信包括TikTok在内的所有平台,都应该接受与其成功程度相符的审查。”

TikTok发言人称,公司对“平台上并不存在、却被大量地方媒体报道的所谓的热门趋势十分担忧”。

Targeted Victory通过一篇题为《恶劣的TikTok合集》的谷歌文档,放大TikTok的负面报道。这篇文档在Targeted Victory内部流传,并添加许多真实性存疑的地方新闻链接,这些新闻称危险的青少年热门趋势起源于TikTok。该公司还鼓励与其合作的地方媒体在当地传播这些所谓的TikTok热门趋势,以向立法者施压,迫使他们对TikTok采取行动。

Targeted Victory试图造势的一个热门趋势是“偷窃挑战”,该挑战的主要内容是学生破坏学校公物。通过《恶劣的TikTok合集》文档,Targeted Victory向马萨诸塞州、密歇根州、明尼苏达州、罗德岛和华盛顿特区多地媒体推送与“偷窃挑战”有关的内容。

受此影响,2021年9月,参议员Richard Blumenthal(康涅狄格州民主党参议员)写信要求TikTok公司高管到参议院小组委员会出席听证会,并指责该应用“被反复误用和滥用,宣传鼓励伤害性和破坏性的行为。”但播客节目Gimlet的制作人Anna Foley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最早传播“偷窃挑战”谣言的平台是脸书而不是TikTok。

《华盛顿邮报》长文批评Meta雇佣公司攻击TikTok

同年10月,Targeted Victory在地方媒体上散布有关“TikTok扇老师耳光挑战”的谣言,怂恿一家夏威夷地方媒体做了相关报道。然而事实上,TikTok上从未出现过这个挑战。据美国媒体Insider最先记录的一系列脸书帖子显示,这个谣言诞生于脸书。

Targeted Victory公司还利用公众的忧虑和无来由的焦虑,引导舆论对TikTok产生质疑。一封邮件将近期TikTok所属权和经营活动有关的负面报道,与年轻人记录自身行为不当的耸动报道混在一起。这类社交媒体恐慌情绪,长期让包括脸书在内的大型社交网络平台烦恼不已。

与此同时,Targeted Victory还想方设法在地方报纸、广播和电视台宣传脸书的“正面报道”,通过写信和发表评论文章等方式表彰脸书的善举,例如积极支持黑人创办的企业等。这些信中并未提到这家由Meta出资的公司在其中扮演的角色。

Targeted Victory与全美数十家公关公司达成合作,帮助掀起反对TikTok的公共舆论。除了地方媒体报道以外,该公司还在全国尤其是在重点国会选区,发表针对TikTok的评论文章。

今年3月12日,一封由Targeted Victory策划的信件寄给了《丹佛邮报》的主编。发信人称自己是“新手父母”,表示TikTok对孩子的心智健康存在危害,自己对TikTok的数据隐私十分忧虑,“许多人甚至怀疑中国在有意收集我们的孩子的行为数据。”

发信人表示,自己十分支持科罗拉多州总检察长菲尔韦瑟(Phil Weiser)加入美国州检察长联盟,调查 TikTok 对美国青少年的影响,并对TikTok采取政治施压。

同一天,另一封由Targeted Victory起草的来信,被送到了爱德华州《得梅因纪事报》主编处。内容基本相似,信件里还添加了Targeted Victory有意夸大的TikTok的负面新闻。信件下方有爱德华州安克尼市民主党主席玛丽·麦克亚当斯(Mary McAdams)签名。3月7日,Targeted Victory曾吹嘘麦克亚当斯通过邮件背书。

“(这封信上)有(麦克亚当斯的)签字,将会对当地立法机构及相关当事方产生很大的影响,”一位Targeted Victory董事在邮件中写道。Targeted Victory鼓励其他州的合作伙伴寻找机会一起加入行动,“特别是如果所在州的检察长也突然加入。”

上述两封信的作者均没有回复华盛顿邮报的电话或邮件。

上周在一封写给各地供应商的邮件里,Targeted Victory要求各供应商团队,“准备好分发他们正写的评论文章”, “科罗拉多、爱荷华两州,能谈谈你们收到的评论文章吗?”Targeted Victory的一名代表问道。

上述邮件表明,Targeted Victory积极推动反TikTok内容,但同时没有暴露出幕后推手是来自于一家受脸书资助的公司。所有的评论文章和发给主编的信发布后,均没有迹象表明有脸书资助的团体卷入其中。

作为共和党数字咨询公司,Targeted Victory由扎克·莫法特(Zac Moffatt)一手创立,莫法特曾为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效力,2012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担任罗姆尼的数字总监。Targeted Victory多年来一直为脸书提供咨询服务,其中包括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后,脸书被国会听证调查。

Targeted Victory位于弗吉尼亚州阿灵顿郡,Targeted Victory在其官网上声称,可以为客户“切中要害,解决营销挑战”,并能将团队“在48 小时内覆盖全美境内”。

据OpenSecrets的数据显示,共和党活动开支的最大出口之一,就是Targeted Victory。2020年Targeted Victory从共和党进账超过 2.37 亿美元。其最大的收入来自全国共和党国会委员会和支持Trump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美国优先行动”。

2020年,Targeted Victory表示,由于客户对于“议题管理和领导人定位”的需求日益增长,因此公司将扩大“危机实践与企业事务业务”,并专注于以“超本地化的方式”努力“讲述真实的故事”。

今年2月,Meta宣布脸书史上首次出现用户负增长。CEO马克· 扎克伯向投资者表示,TikTok是一个巨大的障碍。扎克伯格称:“对于如何使用时间人们有很多选择,TikTok等应用正在飞速增长。”在这前后,Targeted Victory发布了大量针对TikTok的邮件。

Meta曾发布一款山寨版TikTok:Reels,并在Instagram上大力推广这项短视频产品。

2019年,扎克伯格在乔治城大学发表演讲,期间引述了马丁路德金的名言,宣扬脸书在支持言论自由方面发挥的作用,并批评TikTok。针对TikTok禁止讨论被中国政府视为颠覆性话题的报道,扎克伯格表示:“这是我们想要的互联网吗?”(《华盛顿邮报》和《卫报》曾报道过TikTok的内容审查规则。TikTok表示已更新内容审查准则,并且其美国业务经营遵循的规则与中国公司截然不同。)

对于脸书在社交媒体领域占据垄断地位所引发的担忧,扎克伯格再次祸水东引,把矛头指向了TikTok。2020年出席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听证会时,他开场便说道,TikTok是“发展速度最快的应用”。

早在反TikTok运动之前,脸书资助的宣传团体就一直在想方设法提高脸书的声望。

2018年,剑桥分析丑闻在全球引发了对脸书隐私政策的愤怒,在此期间,脸书与另外一家由共和党资深政客成立的华盛顿咨询公司Definers Public Affairs合作,攻击批评者以及苹果、谷歌等其他科技公司。(《纽约时报》曝光此事后不久,脸书表示已经终止与Definers的合作。)

2019年,因其巨大影响力招致反垄断调查期间,脸书推动成立了政治宣传组织American Edge,旨在说服华盛顿的议员们相信硅谷对美国经济至关重要,一旦公开监管,可能会削弱美国与中国技术竞争中的实力。

据OpenSecrets汇总数据显示,2021年,Meta单在游说联邦政府方面花费2000多万美元,仅次于美国前六大公司和行业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