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网约车江湖——混战中的双雄:Uber和滴滴

报道 2个月前 (03-31)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非程创新(ID:Future-Hub)

作者| 韩璐

编辑| 武长坤 韩璐

非洲网约车江湖——混战中的双雄:Uber和滴滴

第一个吃螃蟹的Uber

2013年8月,Uber 登陆了南非的约翰内斯堡, 首次进军非洲市场。此前,Uber 的服务主要集中在北美和欧洲地区,并在同年二月登陆了亚洲市场的新加坡、首尔、台北。2015年1月,Uber 又进入了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市场。

1. 难啃的“硬螃蟹壳”

Uber 进入非洲时,非洲的网约车市场还是空白,开垦这块土地的过程可以说是困难重重。

首当其冲的就是支付问题。Uber 进入南非时只支持线上支付。但当时的情况是:智能手机普及率还不算高,信用卡和借记卡支付也没有普及,在东非地区,用户又惯常使用移动货币,而非信用卡和借记卡支付,并且许多用户还担心线上支付面临着诈骗风险。因此,Uber 在南非不得不增添了现金支付手段,并逐渐推广,所幸成效显著。据当时的 Uber 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总经理 Alon Lits 所说,尤其是当 Uber 在肯尼亚推出现金付款的方式之后,肯尼亚的业务量有了非常大的提升。

另一方面,由于移动网络覆盖率低和卫星地图数据的缺乏,当地约车服务更多通过传统的电话约车或上门约车的形式进行,网约车车辆定位的精准度也很成问题。比如对于乌干达首都坎帕拉,Lits 就曾说过:“那里的目的地并没有什么街道名称、道路地址,只有实际图片。所以,司机在导航的时候,就需要寻找比如白色的大门、绿色的篱笆等之类的地标。”

此外,当地符合网约车运输标准的车源也很少。

至于出租车行业的抵制及政府监管的问题,都是Uber进军新市场面临的普遍问题,Uber 此前已积累了足够的经验。

2. 做海外业务,大公司也要放下身段

Uber 最初进入南非时,因为支付方式等原因,一度水土不服。Bolt 就在这时乘机也进入了非洲市场,Bolt 小心翼翼,降本增效和本地化并举。有雄厚资金铺路的 Uber 业务上相对激进,不过,多年发展后,Uber 显然也开始和 Bolt 一样,加强了本地化运营。后入场的滴滴就更不必说了。

除了网约出租车外,Uber 先后在东非推出了摩托车网约服务 UberBoda,在尼日利亚推出了船运服务 UberBoat,在埃及推出了定点公交服务 UberBus,业务种类繁多。

近年来,Uber推出的细分业务还包括:

  • 2020年8月,推出 Uber Connect,可以无接触寄件。
  • 2021年6月,推出 UberX Hourly。乘客可以在一次行程中设定多个目的地,方便乘客一次出行去多地办事。Uber Hourly 按时间计费,显示的预计价格将是第一个小时的最低价格(此后将按分钟收费)。在行程中,乘客可以在APP中更新增加目的地。
  • 2021年7月,在Bolt推出 Women only 之后,Uber 紧接着为其女性司机推出了一项仅限女性司机使用的功能。女司机将可以选择偏好搭载女性乘客。
  • 2021年8月,推出高端打车服务 Uber Comfort,面向要求舒适度的高端乘客。
  • 2021年10月,推出拼车服务 Uber Chance,在订车的乘客之外,如果司机接载其他乘客,乘客可以获得车费折扣。

Uber目前业务已拓展至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十六个城市市场,即开普敦,德班,约翰内斯堡,比勒陀利亚,伊丽莎白港,内罗毕,蒙巴萨,拉各斯,阿布贾,贝宁市,坎帕拉,阿克拉,库马西和达累斯萨拉姆。

3. 联合“地头蛇”

Uber 显然从早期的经历中意识到,网约车国际巨头进入非洲,没有本地合作伙伴的相助是难以成事的。特别是近些年,Uber 与非洲本地公司的合作愈发频繁,特别是金融支付等相关企业。

2020年6月,Uber 与支付初创公司 Flutterwave 合作,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推出数字钱包 Uber Cash。南非、肯尼亚、尼日利亚、乌干达、加纳、科特迪瓦和坦桑尼亚的用户可以使用这项服务。Flutterwave 在非洲与十多家汇款公司有合作关系。用户可以通过 Flutterwave 的合作公司为其Uber钱包充值。

2020年5月底,Uber 又宣布与 Ripple 合作伙伴速汇金(MoneyGram)达成合作,后者将为 Uber 司机和快递员提供数字汇款服务。

2021年5月,Uber 又与尼日利亚汽车金融公司 Moove 建立合作关系,帮助 Uber Go 司机获得汽车融资。

谋划良久的滴滴

1. 围魏救赵,布局海外

2015年,滴滴刚刚从与快的打车的战役中歇下来,就迎来了 Uber 这个气势汹汹的劲敌。当时的滴滴可以说在资金和技术方面都不占优势,为了能与 Uber 对抗,滴滴开始了在全球市场的布局。

滴滴早期的海外战略也很简单:对一些竞争激烈的市场,滴滴只投资;而对一些有空间进入的市场,滴滴就先投资本地公司,完成市场渗透后,再亲自下场。北美的 Lyft、印度 Ola、东南亚 Grab 等等,都是滴滴最初试水的例子。

2. 主动出击,加速出海

2016年11月,Uber 在中国市场败退。自2017年之后,滴滴的国际化战略越来越积极。在2017年夏季达沃斯论坛上,滴滴总裁柳青就表示在未来两到三年将进军非洲市场。2017年8月1日,滴滴宣布与 Bolt(即Taxify) 达成战略合作。滴滴为 Bolt 提供资金、技术、运营经验等等,以换取打开非洲和东欧市场的突破点。

根据滴滴的招股书看,尽管国际业务占据滴滴总营收比例依旧不高,但其发展速度却是所有业务中最快的。从2018-2020年,滴滴海外业务的营收从4.11亿元增加至23.33亿元,提高了近6倍。2020年开始,疫情也无法阻挡滴滴的国际化脚步。当然,这也可能和滴滴推出了外卖业务有关。疫情期间的出行不便虽然导致网约车业务亏损,但也提振了外卖业务的需求。这一次出海,滴滴还专门成立了国际化顺风车事业部和外卖事业部。

2021年3月1日,滴滴正式进入非洲。与Uber和Bolt两家网约车公司一样,滴滴的第一站在南非市场落脚。南非经济水平较高,网约车需求量大,据 Transaction Capital 数据,南非每天有1500万人次打车,接近滴滴中国日均单量的一半。因此,滴滴刚一落地就取得了亮眼的成绩。

依然在烧钱的绝代双骄

1. 出行连年亏损,外卖来救

据 Uber 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看,其出行业务进一步下滑,订单额只有30.5亿美元,同比降低73%,Uber 第二季度月活用户为5500万人,同比下滑44%;总出行次数为7.37亿次,同比下滑56%;而外卖业务却在疫情期间快速增长,Uber Eats 食品配送收入69.6亿美元,同比增加113%。

2021年12月30日,滴滴公布上市后首份财报。2021年第二、三季度,滴滴分别亏损242.71亿元和303.75亿元,相当于半年亏了546.46亿元,超过滴滴此前6年的亏损总额。

疫情冲击下,出行需求减少,经济低迷,出行业务的亏损是正常的。在这个时候,外卖业务救了两家公司一把。从目前来看,Uber 和滴滴也都打算把外卖作为和打车一样重要的核心业务。

去年二季度,Uber的外卖业务收入仅占总营收的21%,现在这一占比达到了68%,同时出行业务占比腰斩,从77%的占比掉到30%。

滴滴已经成立了国际化外卖事业部。目前,滴滴外卖业务主要在巴西、墨西哥、日本开展。但可以预想,滴滴外卖进入非洲也是指日可待的。

2. 电动化

2020年,Uber 宣布进行全面电动化转型,并计划在2040年之前成为零排放平台。尽管非洲相关基础设施还欠缺,Uber依然在非洲开始了电动化的尝试。

2021年4月,Uber宣布率先在肯尼亚的 UberBoda、Uber Connect 和 Uber Eats 上增加电动 BodaBoda 和自行车服务。

电动Boda的推出使 Uber Boda 和 Uber Connect 司机的总体成本降低了45%,对他们来说,燃料是最重要的成本。

2021年12月,Uber 和电动摩托车初创公司 Opibus 合作,在非洲扩大电动摩托车的使用规模,并计划到2022年为司机部署3000辆电动摩托车。

未来:如何面对不满的司机和激烈的竞争?

1. 竞争激烈,行业拥堵

从 Uber 进入非洲市场以来,非洲的网约两轮、三轮、四轮车市场迎来了大幅增长,人们的出行习惯发生了很大变化。目前市场上已经涌现出数十家网约车平台,除了滴滴、Uber这样的巨头和一步步蚕食市场的 Bolt 之外,还有俄罗斯 InDriver、乌干达的 SafeBoda、尼日利亚的 MAX.ng 等。尽管目前还没有哪家公司想重复补贴大战,但是激烈的竞争也是无法避免的。

雪上加霜的就是燃油价格的上涨。2021年通货膨胀率接近6%,燃料价格同比上涨了35%。俄乌战争开始后,许多国家又出于制裁俄罗斯的目的而停止进口俄罗斯的石油,世界各地的燃料价格持续飙升。在南非,中央能源基金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4月加油站就将大幅涨价。

还有就是疫情影响下,出行消费需求需要提振。继Bolt于2020年7月推出了 Bolt Go 之后,2021年2月,Uber 在南非全国推出 Uber GO;滴滴又紧接着于2021年5月推出了滴滴 Go。目前,几家公司的抽成是:Bolt 通常抽取订单价格的23%,Uber 为25%,而滴滴为13%。

同时,非洲经济总体恢复缓慢。南非2021年第三季度的失业率为34.9%,这就意味着涌入网约车行业的新司机也越来越多。司机没钱,乘客没钱,几家平台还在混战。种种因素叠加下,驾车成本提高,乘车价格降低,司机们对几家大网约车平台的不满愈演愈烈。今年3月24日,南非的 Uber、滴滴和 Bolt 的司机开始了全国性罢工。

2. 城门失火,池鱼怎么办?

由于生计所迫,司机们不再仅仅举行罢工,还开始钻平台的漏子以求多赚点。如一些司机会先在平台上接单,再故意取消订单,换一部手机给乘客打电话,绕开平台以稍低的价格与乘客达成交易。这样,司机不仅不用给平台交佣金,还有机会认识一些常客,很可能会获得一些慷慨乘客的小费。

当然,这样的做法不是没有风险。绕开平台,也就意味着断开GPS追踪系统,失去平台在线上提供的所有安全保护措施。

对此,Bolt 的南非发言人 Nthabiseng Mokoena 表示对司机和乘客之间的私人交易不知情。

滴滴则表示已经意识到这种情况。滴滴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通信主管 Carina Smith-Allin 说,“当我们意识到我们的一名司机参与任何不道德的活动时,我们会立即将其从我们的 APP 中删除。”

Uber南非发言人 Mpho Sebelebele 则表示这类事件不算常见,并呼吁乘客遇到这种情况应举报。

3. 未来

目前看来,这些抗议还不足以挡住网约车平台发展的脚步。今年3月25日,Uber 又宣布要在南非的进行大规模扩张,将业务扩展到九个省的40个城市。未来,在矛盾重重的情况下,非洲网约车行业究竟能不能避开恶性竞争,究竟哪家公司能棋高一着,还要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