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性的中东创业传奇:离开阿里,缔造物流独角兽

报道 2个月前 (03-24)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创业邦(ichuangyebang)

作者丨赵晓晓 编辑丨及轶嵘 题图丨受访者

原标题:《阿里女员工,辞职到沙特干快递,4年拓展10国,赚了几十亿》

中国女性的中东创业传奇:离开阿里,缔造物流独角兽

单聊黄珍,大家多少都有点儿陌生,但“女性创业者”“华为、阿里前员工”等标签,又让她格外引人关注;她创业的赛道竞争激烈,巨头林立,iMile却能成为这条赛道上的明星。 

在中东,iMile跑得太快了。

2017年5月,黄珍从阿里辞职,两个月后创办了iMile,专注解决中东电商物流最后一英里配送问题,主要服务对象是中国的跨境电商们。中东大概有24个国家,iMile已经实现了海湾六国的全覆盖,还覆盖了非洲和拉美。 

辞职前,黄珍曾在华为和阿里工作,甚至还做到了阿里旗下公司CTO的位置。在看到中东物流配送的问题后,黄珍决定辞职创业。 

现在,iMile的服务名单上,有亚马逊、家乐福、中东最大电商Noon,以及快时尚巨头Shein等。 

“只要是涉及中东的电商公司,基本都会和iMile有合作。”黄珍对创业邦说。去年,iMile的营收有近10亿人民币,今年将在3-5倍。 

字节跳动去年12月对iMile进行了1000万美元投资,让这家公司开始受到关注。那轮融资,iMile一共拿到4000万美元。在这之前,iMile还有两轮融资。 

黄珍对创业邦透露,公司正在进行下一轮融资,很快就会成长为独角兽。

从阿里辞职,下海干快递

从阿里辞职到iMile成立,黄珍只用了两个月。


 “我内心深处一直有想折腾、想去创造价值的冲动。”黄珍说,“最关键的,不是你想做什么,而是你能做什么。” 

iMile至今成立有4年之久,但黄珍在海外已经待了14年。 

创办iMile之前,黄珍曾在华为工作,负责海外销售业务。2008年,年仅二十六岁的黄珍被外派到非洲,后来又辗转到中东。2015年,黄珍加入了阿里巴巴。当时阿里在中东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黄珍出任这家合资公司的CTO,负责阿里云计算技术在中东的落地。 

海外十余年的工作经验,跟老外打交道已经是黄珍最擅长做的事情。华为、阿里的实战经验和磨炼,不仅让她更熟悉互联网技术的应用,还培养了她敏锐的商业判断力。长期生活在中东,更了解消费者和中国商家的真实需求。 

最重要的是,作为早期出海人,黄珍经历了贸易时代和通信时代出海人的创业过程,清楚地知道他们所踩的坑、遇到的挑战和解决问题的路径。从UPS成立至今的50-70年间,物流贸易一直被欧洲、美国、日韩公司控制,现在中国抢占了供应链的高地,全球快递这件事情由中国人来做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我甚至觉得这么多年经验的积累,都是在为我干快递作铺垫。每个人在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使命,我的使命可能就是做互联网技术驱动下的快递。”黄珍说。

中国女性的中东创业传奇:离开阿里,缔造物流独角兽
iMile创始人黄珍  图源:受访者

2017年是个很好的时机。中东电商市场经历了大洗牌,亚马逊收购本土电商平台Souq,另有本土电商平台Noon在当年9月上线。来自中国的电商平台执御、环球易购、速卖通、Shein等都开始加大对中东的投入。 

创业邦旗下睿兽分析数据显示,中东电商销售额在2017年已达到了83亿美元。到2022年,中东和北非的电子商务市场规模预计将增长两倍,达到285亿美元。 

这也是黄珍看到的机会,电商发展的背后肯定需要物流基础设施。以中国来看,不管是淘宝还是拼多多的崛起,中国快递都在背后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这也是为什么中国电商规模能够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的原因之一。 

“中东人在电商平台购买的商品80%都是来自中国,当地也有很多中国电商平台,但他们却找不到一家真正懂他们需求的快递。”黄珍说,“iMile就是想要解决中国跨境电商在中东的配送问题。” 

在她看来,这是件很朴素的事情:要致富,先修路。把商品卖给海外的消费者,要先把物流打通。 

“所有的行业都值得重新再做一遍,物流也一样,而且是用数字化的方式、用中国人的思维,把它再干一次!”黄珍说。

中国女性的中东创业传奇:离开阿里,缔造物流独角兽
iMile员工  图源:受访者

中通和亚马逊两边都要学

在中东送快递有多难,黄珍是比较清楚的。 

中东基础设施不够完善,区域划分模糊,本地的门牌号和地址情况也很复杂,很多消费者在写地址时,会描述得不清不楚,“清真寺旁边”“紧邻家乐福超市”这样模棱两可的地址信息很常见。很多快件上的地址根本就找不到,严重影响末端的派送效率,用户体验也很差。 

中东物流市场的特殊性还在于,跨境电商和C端客户的连接是很脆弱的,售后客服以及收款实际掌握在物流公司的手里。 

“消费者对商家是不信任的,他们会把物流和电商误认为是一家,所以在购买时如果遇到退货和产品质量不过关,他们就会直接找到物流方要求退换货。”黄珍说,“尤其是一到旺季,几乎每家物流公司都会爆仓。”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黄珍下功夫研究亚马逊和中通的模式,前者是末端派送和数字化的标杆,在欧洲和美国,甚至中东的阿联酋、沙特有成功实践。后者是中国最成功的实践,在管理运营上也有很多值得学习借鉴的地方。

黄珍还有两个常驻顾问,一个来自中通,一个来自亚马逊。她不仅自己学习,还带领整个高管团队一起学。 

采集信息、编撰地址、定义关键词、反复确认,iMile最终建立了自己的地址库和末端派送等一系列的数字化系统。快递员可用iMile的App提前和对方预约投递时间。 

现在,iMile的地址库信息越来越完善,地址精准率和签收率也越来越高。这个地址库也是中东第一个有详细信息的自定义地址库,就连当地政府也没有如此明确的地址库。 

即便用户填写的信息不完善,iMile快递员也能够根据历史下单信息,或者关键词搜索,找到他们的具体地址,精准送达。 

黄珍的目标不是一个国家,而是进入中东更多的国家,比如阿联酋、沙特、科威特、卡塔尔、巴林、阿曼、约旦、摩洛哥,甚至拉美的墨西哥和智利。这些国家同样都存在各种各样的地址信息不完善的问题。解决了地址问题,就等于打开了进入其国家的大门。 

在中东做快递四年多,iMile已经覆盖到其40%以上的电商用户。上述的几个国家,iMile都已经成功落地。比如墨西哥市场,iMile只用了三个月就获取牌照在当地运营了。北非的电商还在萌芽阶段,但iMile已经先去摩洛哥点燃了星星之火。 

斋月和黑色星期五两个活动高峰期间,iMile预计一天的派单量能达到50万单。虽然跟国内比差了很远,但在人口基数小的中东海湾国家,iMile已经是第一的位置了。在中东,iMile还是数字化程度最高的物流公司。  

除了shein,iMile的合作客户还有速卖通、家乐福、中东最大电商Noon等,甚至还有亚马逊。现在,iMile的合作商还扩展到了直播电商领域。“比如很多在Tiktok上直播卖货的商家会主动找到我们来发货。”黄珍说。 

当然也面临本土企业的竞争,但黄珍认为:iMile有他们不具备的优势:懂本土化的中国团队和极致的卓越运营。

中国女性的中东创业传奇:离开阿里,缔造物流独角兽
iMile的团队 图源:受访者

投资人的“两个问题”

去年12月,iMile拿到了4000万美元的投资,其中包括字节跳动的1000万美元。 


当时投资人问了黄珍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DHL(敦豪全球货运)是欧洲公司,本地化能力更强,iMile靠什么打赢DHL等快递巨头? 

第二个问题是:电商物流人才竞争很激烈,你们是怎么吸引到这么多优秀人才的? 

这恰好是iMile最大的两个优势。 

黄珍认为,作为一个有中国基因的公司,iMile能更好地理解中国商家的真实需求。背靠中国强大的互联网技术,iMile在技术应用和用户体验上更占优势。最重要的是,iMile没有历史包袱,它就是为服务电商新需求而诞生的。 

DHL属于上一代快递公司,是基于商务文件发展起来的。在电商时代,一个具有浓厚电商基因的公司,会比已经做了50年的传统公司,在处理问题上更直接,效率更高。

 “这就好比你修一辆旧车,和组装一辆新车的区别。”黄珍说,“只要能做到DHL本地化的85%,结合我们中国的互联网技术,对中国商流的深刻理解,就有信心超过他们。”

iMile现在有2000多人,75%的业务主管都是非中国籍人才,员工涵盖了40多个国籍,管理者大多数来自亚马逊、UPS,也有来自阿里、华为、顺丰、中通的。目前,公司的核心骨干都还是早期员工,他们亲眼见证了iMile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成长,在一次次打胜仗的过程中,也找到了他们自己的价值。

在iMile,国际化人才能做到合伙人级别。公司多元化的文化能够让国际人才产生被尊重的感觉,他们可以根据自己的路径来管理自己的团队,不一定非要用中国人管理员工的方式。 

福利待遇也都是按照中国的标准,高端人才的薪资水平也会高于同行。“也有来挖人的,甚至给出了2倍工资,员工都没走。”黄珍说。


“当你的愿景足够强,足够伟大,足够美好,就能吸引到有雄才大略的人来跟你共事。”黄珍说,“世界上所有优秀的人才底层需求都是相通的,他们都强烈的想要自我超越和自我实现,iMile可以给他们这个机会。”

中国女性的中东创业传奇:离开阿里,缔造物流独角兽
黄珍和团队  图源:受访者 

“挺过去就好了”

除了创业公司CEO的身份,黄珍还是三个孩子的母亲。 

刚开始创业时,团队只有三个人,那是黄珍最难的时候。什么事情都是亲力亲为,投入的时间和精力也最多。

团队扩充到二十几个人的时候,黄珍才有了喘息的时间。“前三年真的做得很辛苦,这个过程非常有意义,我自己也乐在其中,不然坚持不下来。”黄珍说。 

现在,iMile从最开始的两个国家做到了如今的十个国家,还有一个2000多人的团队。黄珍的工作重心不再是凡事亲力亲为,而是规划公司的发展,协同不同国籍的员工,以及塑造iMile的文化。 

也有彻夜无眠的时候。比如业务受到重大冲击,或者在用人问题上犯下重大错误,或者其他更多更难的挑战。这个时候,黄珍都会告诉自己,要接受不完美,要同自己和解,只要挺过去就好了。 

从阿里的员工到一家创业公司的CEO,这个身份的转变本身就意味着要承担更多的痛苦和磨难。黄珍喜欢用“超越”这个词来形容自己,创业这几年,实现了无数次痛苦的蜕变。很多事情上,黄珍都是一开始落后,后来又成功反超。“从小到大,类似的人生体验在我身上发生了很多次,有时候慢就是快”,她说道。 

创立iMile也一样。决定在中东做物流时,当地已经有了全球性快递巨头DHL、UPS、Fedex,以及扎根本土Fetchr、Aramax,还有自建物流体系的电商平台亚马逊和Noon等。现在,iMile在中东海湾国家,已经是第一的位置。这一步,iMile只用了4年。 

父亲是影响她最大的人。与大多数白手起家的创始人一样,黄珍出生的家庭很平凡,父母也都是踏实的奋斗者。父亲靠自己的努力一点点赢取属于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同时也给身边的人带来帮助,创造了他自己的社会价值。

价值这个词,黄珍说了很多次。之所以选择创业,黄珍也想试试自己能带来多大的价值。 

iMile改变了中东的物流,中国商家不用担心找不到靠谱的物流商,消费者能准时收到快递。更重要的是,2000多名员工也有自己的发展和成长空间。在中东,还没有人来做这件事。 

“当然也有焦虑,未来是不确定的,还有看不清楚的地缘政治风险。”黄珍说。在她看来, 盲目扩张、大肆烧钱的路子肯定是走不通的,最终还是要回到盈利的问题上。关于未来的风险,黄珍经常说的一句话是:我们离失败只有三个月。 

目前还没有一家真正意义上的中国快递品牌走向全球,黄珍的目标是,把iMile做成下一代全球性的快递巨头。 

可能还会面临更多的挑战,但道阻且长,行则将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