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舆论场消失的俄罗斯玩家和厂商

报道 2个月前 (03-21)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游戏新知(youxixinzhi)

作者 | 落日飞车、周七

在舆论场消失的俄罗斯玩家和厂商

俄乌冲突让人再次见证舆论战的威力。

接连遭遇除你树籍、除你球籍、除你猫籍等单方面制裁,素来硬核的俄罗斯战斗民族似乎消失了。一夜之间,海外主流网站很难找到他们的声音。

RT(俄罗斯官媒)被誉为外宣中的战斗机,在欧美互联网巨头「围剿」之下也显得无能为力,欧洲用户无法对其进行访问。Twitch、YouTube的俄罗斯博主收入被冻结,不少俄罗斯用户反馈推特、脸书账号被封禁和限流。

互联网最活跃、发言最自由的游戏领域也未能幸免。当EA、动视暴雪和CDPR等公司在推特、脸书宣布制裁俄罗斯玩家,评论区预想中激烈的辩驳没有出现,而是几乎一面倒地谴责俄罗斯。

这场无声的硝烟中,俄罗斯玩家也战斗不起来吗?

被忽略的声音

截至2020年8月,俄罗斯1.45亿人口中互联网用户约占1亿。海外主流网站对俄制裁,促使俄罗斯用户回归本土社交网站。

俄罗斯用户紧急转移到Yandex,它的功能相当于国内腾讯和百度的集合,其中Yandex.Zen(订阅服务)由于内容量激增,官方决定暂停提供除俄语外的高质量个性服务。

据俄罗斯媒体报道,现在每天有47%-53%的俄罗斯互联网用户访问VKontakte (以下简称VK),每日新增20万观众,「剪辑」频道的视频浏览量和下载量增加了2倍。

Rutube视频平台一周内注册用户数量激增5.5倍,内容创作量增加2.8倍,预计超过1亿用户(2021年Yotube俄罗斯用户约9900万人)。

游戏新知在俄罗斯本土社交平台找到了一些声音,它们或许能代表大多数俄罗斯玩家的真实看法。

多位接受采访的俄罗斯玩家告诉游戏新知,他们认为对俄制裁的游戏公司仍会重返俄罗斯市场。「我们不在乎制裁,也不在乎制裁的人。」

在舆论场消失的俄罗斯玩家和厂商

其中一位Xbox玩家说他可以通过中间商从阿根廷购买游戏,这些游戏公司的行为最终损害的是自己的利益。他高度认可芬兰厂商Remedy的表态「普通玩家不应该为现在世界上发生的事情负责」。

在舆论场消失的俄罗斯玩家和厂商

在VK网站,CDPR、Supercell的评论区是所有发起制裁的游戏厂商中最热闹的。前者是第一批发声谴责俄罗斯的厂商,后者昨天把游戏从俄罗斯应用商店下架。

在舆论场消失的俄罗斯玩家和厂商

Supercell旗下《荒野乱斗(Brawl Stars)》目前是俄罗斯最畅销的手游

玩家的质疑冲上VK热评。

有人指出CDPR的双标行为:「当乌东遭到轰炸时,波兰绅士你在哪里?您对其他政治事件的声援在哪里……你在向整个相信你并爱你的俄罗斯玩家社区吐口水。」

在舆论场消失的俄罗斯玩家和厂商
在舆论场消失的俄罗斯玩家和厂商

有人感到被背刺了:「我购买了两次《巫师3》向开发人员致敬。《赛博朋克2077》发布的时候,我批评了它的技术问题,但没有退款,因为我相信游戏会被修复。事实证明,在(波兰)困难时期有大量的俄罗斯玩家支持波兰人,但在(俄罗斯)困难时期,波兰人并不支持我们。」

在舆论场消失的俄罗斯玩家和厂商

Supercell被批判为「小丑和伪君子」,许多玩家在评论区号召去谷歌给《荒野乱斗》打一星差评。

在舆论场消失的俄罗斯玩家和厂商

与此同时,在VK网站搜索「制裁」等关键词,频频刷到「大量中国玩家给参与制裁的游戏刷差评」相关新闻。

在舆论场消失的俄罗斯玩家和厂商

海外「禁言」行动中,部分俄罗斯(以及白俄罗斯)游戏从业者也受到波及。

就在上周,乌克兰游戏工作室Kevuru Games在脸书发表声明支援乌克兰,提到公司已经解雇了支持俄罗斯在乌克兰行动或保持中立的员工——赔偿款不会给到员工,而将用于资助乌克兰军队。但第二天Kevuru又编辑了这条声明,把裁员相关内容删去。

Kevuru是一家外包工作室,曾参与《堡垒之夜》的制作,和EA、Epic Games、万代南宫梦等知名大厂有过合作。根据媒体App2Top的消息,约有20名来自俄罗斯或白俄的员工因「不站乌方立场」而被解雇。

游戏公司的高管未能幸免。

Wargaming(以下简称WG)的创意总监SerB因在脸书发表亲俄言论被开除。

可能有些人并不熟悉WG这家公司,说到它旗下最著名的游戏——以二战坦克为题材的大型网游《坦克世界》或许就有印象了。WG总部在白俄罗斯,毗邻乌克兰和俄罗斯,在世界各地开设有工作室,单是乌克兰首都基辅就有550名员工。

WG不得不站出来表态:SerB的观点「绝对不能代表公司立场」。

在舆论场消失的俄罗斯玩家和厂商

很多俄罗斯(以及白俄罗斯)厂商目前处于这种两难尴尬境地。一方面它们由相似的团队构成,公司成立或总部位于俄罗斯,同时雇佣着大量乌克兰籍员工;另一方面欧美社交媒体的舆论呈一边倒(亲乌)态势,作为厂商不太可能得罪给游戏营收贡献最多的欧美市场。

面对俄乌冲突,俄罗斯厂商的态度相当谨慎,大部分倾向于不发声。迫不得已发声的厂商也多是表明不参与政治,祈祷世界和平或为乌克兰祈福。

俄罗斯手游巨头Playrix是最典型的例子,公司成立于俄罗斯,创始人Bukhmans兄弟来自俄罗斯,总部虽然迁至爱尔兰,但3/4(约3000人)员工位于俄罗斯和乌克兰;2020年跃升全球手游发行商收入榜第二位,仅次于腾讯,旗下《梦幻花园》去年全球总收入突破30亿元,收入最高的美国市场贡献了11亿元,占总营收的37%。

在俄乌冲突爆发的第四天,Bukhmans表示将为乌克兰员工提供额外薪水补贴,让乌克兰员工带薪休假,并为他们制定疏散计划。兄弟俩表示:「在目前的情况下,很难保持沉默,因为正在发生的事情对包括我们公司在内的所有人来说都是一场巨大的悲剧,暴力永远无法解决问题。」

据彭博财经报道,一些乌克兰员工对Playrix的表态并不满意。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员工说,当天他们的工作平台有人发贴询问如何帮助乌克兰同事,这些帖子很快被删除了。另一位员工认为创始人没有明确谴责俄方是在逼他们离职,「我认识很多不想在这里工作的乌克兰人。」

Playrix最新一条推特发布于3月1日,称目前首要任务是保障在乌员工安全,并关闭了推特评论区。在它发声前,已有推特网友号召卸载Playrix的游戏,在它发声后,推特实时仍能看出部分玩家很不满,对其没有谴责俄罗斯感到遗憾。

「只谈游戏,不论政治」的还有一家厂商Gaijin Entertainment。在VK网站,它关闭了旗下知名游戏《战争雷霆(War Thunder)》的聊天室功能,并整治了涉及政治的评论。

在推特,它以《战争雷霆》的官号发表声明称,《战争雷霆》的游戏内容与军事武器有关,但公司会远离政治,谨言慎行,减少在社交媒体上的存在感,「我们坚信,战争只应该存在于电子游戏中。」

这种中立态度也让部分推特网友不满:「选择不作为也是一种罪孽……大家都很明白你们赚的钱全进了俄罗斯亿万富翁的口袋,而且你们完全不打算改变这一现状不是吗?至少我们现在看到的就是这样。」

在舆论场消失的俄罗斯玩家和厂商

独立工作室Ice-Pick Lodge(以下简称IPL)是个例外。先是创始人签署了一份呼吁俄方停止敌对行动的公开声明——这份声明由数家游戏厂商联合签署,IPL是唯一一家俄罗斯游戏厂商。

在舆论场消失的俄罗斯玩家和厂商

紧接着IPL在VK和推特发布了一则「反战」公告,表示自己从来没有支持过俄官方行动并谴责俄方。公告发出后, 推特和VK的评论区也是截然相反的两种舆论。

推特评论区,英语用户大多表示对IPL的立场感到「自豪」,认为它此次明确的站队是一件勇敢、值得尊重的事情。

VK评论区,俄语用户就没有那么平和了。小部分支持,小部分认为IPL不应该发表关于政治的看法,反对的占大多数,这之中也有人认为IPL在借反战名义炒作,或为讨好投资人。

制裁的影响

与俄罗斯团队保持缄默的态度截然相反,欧美游戏公司在对俄制裁上显得声势浩大,名单涵盖了微软、育碧、Epic Games、EA、动视暴雪、CDPR、Take-Two等知名PC主机厂商,收入榜前十的手游厂商仅出现了Supercell。

从数据上看,失去一个俄罗斯市场并不会对它们的游戏版图造成较大影响。

据游戏调研公司IDG Consulting估计,2021年整个欧洲游戏市场创造了515亿美元的营收,俄罗斯总支出是34亿美元(移动游戏为14亿美元,PC游戏为12亿美元),仅占欧洲市场的6%。

以CDPR为例,过去一年俄罗斯玩家占该公司收入的5.4%,旗下游戏平台GOG所占份额更少,仅3.7%。

由于西方长期对俄经济制裁以致卢布贬值,俄罗斯又不太擅长搞经济(2018年全国GDP相当于一个广东省),加上俄罗斯强悍的「破解文化」,Steam俄区的游戏定价很长一段时间位于全球低价。

Steam玩家几乎达成了一种共识,在俄区购买游戏是很划算的。受到俄乌冲突影响,卢布汇率再度大幅下跌,俄区的游戏相对更「便宜」了。

最近发售的《艾尔登法环》俄区定价是2499卢布,若按照2021年卢布兑人民币平均汇率计算,它的售价大约是218元人民币,但以目前的汇率计算,它的价格约为114元人民币,而国区的售价是298元人民币。

在舆论场消失的俄罗斯玩家和厂商
《艾尔登法环》Steam各区价格

提高定价不太现实。

玩家可以去第三方网站购买「跳楼价」的俄区key(游戏激活密钥)。EA的体育竞技游戏《FIFA 22》key售价为1995卢布(约98元人民币),更甚者,花65卢布(3元人民币)你就能买到《麦登橄榄球22》俄区key。

在舆论场消失的俄罗斯玩家和厂商

另外俄罗斯现在又禁止外汇出境。

停止在俄销售对游戏厂商来说未尝不是出于经济利益的选择。

当然也有游戏厂商在此时涨价。

Valve在限制俄罗斯用户购买游戏的同时提高了付费订阅的价格,例如Dota Plus(提供赛后数据分析,指导出装,可兑换会员套装和地图,可打勇士联赛等服务)的订阅价格上涨了40%。

Steam部分开发商把俄区价格设置在过高水平,Bearded Giant Games还在游戏页面宣传乌克兰总统的视频。俄区售价最贵的前三款游戏知名度都比较低,价格分别1410万卢布(约69万元人民币)、1316万卢布和1000万卢布左右。

在舆论场消失的俄罗斯玩家和厂商

相关新闻下战斗民族的回应显得尤为淡定。

「好吧,他们实现目标了。终于有人发现他们做的游戏。」有人一针见血指出:「以这样的态度,想到的只有盗版。」

在舆论场消失的俄罗斯玩家和厂商
在舆论场消失的俄罗斯玩家和厂商

这不是在玩梗也没有危言耸听的意思。在俄罗斯「0元购」已有复辟迹象。

一名俄罗斯玩家告诉游戏新知,最近他们用回了Rutracker,这意味着取消了对盗版内容的限制。

俄罗斯有全世界公认超强的破解技术。90年代中国网络上随处可见的盗版游戏盗版软件,大部分是俄罗斯人破解的。

创建于2004年的Rutracker是当时有名的种子资源网站,内含数十万盗版资源,包括但不限于游戏、电影、音乐和软件等,长年免费开放下载,是全球访问量最高的300个网站之一。

Rutracker网站

Rutracker网站于2015年被俄罗斯官方封禁,实际上用户仍可以通过特殊手段访问该网站,每日下载量甚至达到100万次。

现在,游戏新知实测Rutracker可以直接访问(谷歌浏览器可能需要安装一个插件),新用户注册为暂停状态,猜测是这几天访问量过大。

2月25日发售《艾尔登法环》很快出现在该网站的破解名单中,并且已有玩家成功下载安装。

另一名俄罗斯玩家告诉游戏新知,盗版在独联体国家(前苏联解体各独立主权国家的协调组织)一直很流行,但俄罗斯玩家一直有意识地支持开发者并购买正版游戏。现在他的想法变了,他认为俄罗斯玩家应该停止购买游戏直到这些制裁的公司回来。他打算在解除制裁后卖掉个人Xbox X,然后买台电脑,从种子网站下载游戏。

一位俄罗斯游戏专家提醒到,制裁将使俄罗斯人脱离合法消费的文化。「过去15年,俄罗斯游戏公司一直致力于打击盗版,坚持正版游戏的一代玩家已经成长起来了,他们不知道什么是种子,什么是盗版光盘,现在因为外国的制裁,这种文化可能会回来。」

「如果不尽快解除制裁,这个灰色产业将疯狂地发展。结果将是,整个游戏文化再次转向盗版消费。」

「人人都是输家。」这位专家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