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供应链乱局,成就它80亿估值

报道 3个月前 (02-24)
1526aeae32ec4bd280aab26a7c08cd3btplv-tt-shrink6400

疫情改变的不只是跨境电商行业,还有物流行业。

飞协博(Flexport),一家发家于美国的货运代运营公司,最早从纸质海关表格自动化切入,现在它已经发展成为了一家科技和数字化货代公司,最近一次的2月,它拿到了9.35亿美元的的E轮融资,由 Andreessen Horowitz 和 MSD Partners 领投,Shopify以战略投资方式参投,这家独角兽的投后估值也达到了80亿美元。

受疫情影响,2021年飞协博的收入增长了154%,销售额达到33亿美元,而在物流价格,尤其是集装箱成本从2000美元飙升至15000美元的今天,飞协博这种能够提高货运效率的互联网公司,就显得更加重要了。

全球贸易过去20年都是从东到西,习惯了中国作为世界工厂,服务国际消费。欧美的订单,由亚洲国家工厂做完,然后结构性地组织出货、运输、清关等。这样的外贸格局,决定了飞协博的服务几乎是围绕着中国展开的,其全球18个办公室,其中有5个在亚洲,而其全球5个仓库中有3个在亚洲,分别在香港、深圳、上海。

海运费涨十倍,飞协博升空

开往旧金山的渡轮正在驶出奥克兰港口,飞协博公司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Ryan Petersen转过身来,看着一台高达370英尺的起重机将集装箱一个一个吊到货船的甲板上。Petersen欣赏着一排排颜色各异的长方体箱子,整齐堆放在驶往日本横滨的货船上。

“假如微软的增强现实眼镜有X光功能,我真希望看看里面哪些集装箱是飞协博的。”他说,”我可以保证,西海岸的任何一艘集装箱船上,都有由我们服务的箱子。”他对媒体透露。

这听起来像是夸夸其谈,但对41岁的Petersen来说,却只是简单的数学问题。飞协博虽然没有火车、飞机或轮船,但是,这家成立八年的公司是数字货运代理领域发展最快的公司之一,已经是跨太平洋航线上第七大的货舱买家。几乎所有驶往亚洲的货船上都至少有一两个属于飞协博的集装箱,里面可能装满了加州杏仁或汽车零部件。

飞协博成立于2013年,功能是将纸质海关表格自动化,先后得到了硅谷一些顶尖风险投资公司和科技界亿万富翁的支持,包括彼得-泰尔的创始人基金、尤里-米尔纳和孙正义。现在,它能做的业务很多,不仅帮助乔治亚-太平洋公司(Brawny纸巾、Angel Soft卫生纸)、管道设备制造商Gerber和扬声器制造商Sonos等客户处理从工厂到仓库再到零售店的所有令人头痛的运输库存问题,飞协博的软件还分析和优化客户的供应链,实现其自动化,并通过一些办法来缩短交货时间,为客户节省数百万的滞纳金。飞协博的集中跟踪和信息传递省掉了数以千计的电子邮件沟通,平均每周为客户节省四个小时。

航运是一门大生意。根据咨询公司Armstrong & Associates的数据,2020年全球物流支出达到9万亿美元,约占世界GDP的11%。第三方物流,达到近1万亿美元,其中货运代理占了很大一部分。在美国,其业务总值达2300亿美元,占GDP的1.1%。根据安联子公司Euler Hermes的数据,当前对货运代理的需求处于历史高位,2021年全球贸易量增长了8.3%。去年秋天,美国人在商品上的花费比2020年2月多20%。

然而,供应一直非常紧张。现在,货物从中国运输到美国要比2019年多花一个多月,而运输一个集装箱的成本从疫情前的不到2000美元飙升到去年夏天的20000多美元(目前价格在15000美元左右)。即使是不关心全球供应链的普通人也开始注意到其影响。甲骨文公司调查了1000名美国成年人发现,87%的人受到了航运的负面影响;一半人说他们在最近几个月取消了一个订单。

这一切对于飞协博来说,意味着业务蓬勃发展的机会。2021年,其销售额达到33亿美元,远远高于2020年的13亿美元和2019年的6.7亿美元(飞协博将大约80%的收入直接转给其运输合作伙伴)。更难得的是,2021年这家公司实现了盈利,净利润为3700万美元。

因此,实力雄厚的投资者还在不断涌入。2022年1月,著名风险投资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与创始人基金(Founders Fund)、电子商务佼佼者Shopify和其他公司一起,为Petersen投资了9亿美元,飞协博新一轮估值达80以美元。Petersen在飞协博拥有9%的股份,价值6.5亿美元,再加上他的一些天使投资组合和部分盈利副业,他的身价接近7.5亿美元,敲开了亿万富翁的大门。(如果用二级市场上飞协博股票的价格来评估Petersen的股份,他就已经成为亿万富翁了,价值超过11亿美元)。

但Petersen不希望被看作是一个疫情时局的暴发户,靠他的客户支付物流高价大发横财。他更愿意被看作是航运业的 “修理工”。飞协博通过梳理客户数据,试图将每个集装箱装得更满(大多数货箱只装了70%)。它将更轻、更高价值的产品,从海运转为空运,如Everlane的流行毛衣。此外,对于面临库存紧张的企业,它建立了一个应用程序,卡车司机可以提前10天了解哪里需要他们。

Petersen行事高调。疫情爆发初期,他捐赠了数十万件个人防护设备。然后当病毒蔓延到美国时,他让他的团队将更多的设备运回,还预订了专门的飞机来运送数以百万计的口罩,同时号召公众捐赠。2020年3月,当一艘船在苏伊士运河搁浅时,Petersen还在社交媒体和采访中解释了为何这一情况会发生,他甚至为孩子们出版了一本供应链解释图册。

“每个危机的化解都需要一个英雄,而Ryan Petersen就把自己当作这样的人。这是公众希望看到的。”

但是对于以安静著称的物流行业人士来说,Petersen的每一次采访和电视亮相,更像是证明他的机会主义,而非市场领导。一位批评者经常在LinkedIn的帖子中把Petersen称为 “大兵瑞恩”。”飞协博在这个领域树了很多敌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资深行业高管说,他担心失去与Petersen的生意。

但没有人可以质疑Petersen的功效。”每个危机都需要一个英雄,而Ryan Petersen将自己定位为这个危机的代言人。他在很多高管不愿意的地方积极参与。这是公众希望看到的。”Craig Fuller承认这一点,他经营着一个名为FreightWaves的行业数据和新闻网站。

当航运界恢复(人们希望很快)到某种正常状态时,Petersen希望让怀疑者闭嘴。他说:”如果我们能解决飞协博的问题,就能解决更广泛的世界的问题。我们是有这个能力的,人们应该相信我们。”

在中国做采购后,创立航运搜索引擎

Petersen在马里兰州Bethesda长大,就在华盛顿特区的首都环形道内,他的身边都是创业者。他的母亲是一位生物化学家,经营着一家帮其他公司处理食品安全法规的企业。他的父亲是一名政府经济学家,负责计算苏联国防开支,并兼营编码业务。Petersen的哥哥David建立和管理着一个早期的在线视频游戏社区。而Ryan更喜欢在西班牙留学,或在萨尔瓦多做志愿者。

2002年,Petersen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毕业,精通三门语言(英语、西班牙语和葡萄牙语),获得了经济学学位。起初,他尝试了全球小额贷款业务,但没有成功。之后他去为哥哥David工作,从中国购买小物品然后转售。在eBay上,当滑板车赚到钱后,他们又开始转卖运动自行车及零部件。2005年,Petersen到中国工作了两年,亲自采购产品。这项工作为兄弟俩的下一项业务埋下了引子。在Ryan读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时,他们与大卫的大学室友一起建立了一个全球航运清单搜索引擎。ImportGenius.com通过自筹资金,在几年内实现了盈利,至今仍有数百万的现金收入。但兄弟俩有更大的野心。2013年,当David被Y Combinator录取时,Ryan拿了一张气垫床就跟着一起去了。

年轻有为的Petersen给YC的联合创始人Paul Graham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对全球贸易感兴趣。多年来,Petersen一直在琢磨一个想法,即做”海关文书版本的TurboTax软件”,但货物需要经过严格的背景审查才能通关。终于,这一想法在2013年3月获得批准。该年10月,他在一个2000人的活动上向Graham介绍了他的创业想法——飞协博。最终,Petersen作为Graham直接指导下的最后一批创始人之一,被YC的2014年批次录取。他很快就脱颖而出。

凭借看似巨大的市场机会和对这个看似沉寂领域的显著热情,飞协博很快从众多著名企业那里筹集了400万美元。Reddit联合创始人Alexis Ohanian当时是YC的合伙人参与了投资,还有福布斯Midas List明星Garry Tan。”这是一个很有价值的行业,”Ohanian说,”没有一个21岁的大学生晚上躺在床上说,’我要建立下一个飞协博’。 ”

获得软银投资,飞协博迎来硅谷式的高速增长

突然之间,Petersen需要实现硅谷式的高速增长。海关利润率很高,但每笔交易99美元的利润是不够的。Petersen意识到,客户需要的是一个能够处理海关和他们更关心的问题的在线场所:货运代理。现有的公司仍然严重依赖来回发送传真或PDF文件,或 “货运邮件转发”。在几个月内,飞协博公司已经将其软件的基于云的工作版本整合在一起。

2015年,当飞协博获得Thiel和创始人基金参与的2000万美元A轮融资时,它已经将自己标榜为一个全新的数字货运代理公司。不久后,航运业经历了一次周期性的全球危机,当时世界第七大航运公司宣布破产,并在价格暴跌的情况下在中国港口的船只也被扣押。这场动荡对飞协博来说是好事,它只需正常营业就能获得业务。但同时也是一个警告:与中国贸易的中断可能会倾毁飞协博的核心业务。

到那时,Petersen清楚地知道,虽然飞协博发展迅速,但物流市场并不是一个强硬的新来者可以横扫一切的市场。”这不是那种你有产品或没有产品的事情,”创始人基金的特雷·斯蒂芬斯说。”这是需要经历千刀万剐的结果。”

但是,随着飞协博的收入翻了一番,超过2亿美元,然后是4亿美元,而且Petersen不断从汉堡到深圳的港口设立办事处,他引起了善于暴力方式获得市场份额的软银的注意。2019年1月,Petersen与孙正义坐下来交谈,45分钟后,他带走了10亿美元的承诺。

“那一年,任何团队对人员的要求,他们都能得到满足。”Petersen说。但在下半年的资金汇出三天后,软银支持的WeWork发布了其命运多舛的公开招股书。WeWork的联合创始人Adam Neumann几周内就被裁了。对Petersen来说,情况急转直下。在花费了软银的第一笔5亿美元投资之后,他意识到需要改变方向。他们停止了包机。飞协博公司现在将努力成为一个盈利的企业。

但许多损失已经造成了。飞协博积极融资,迄今已超过20亿美元。2020年2月,当Covid-19开始影响供应链时,Petersen恐慌了。他解雇了50名员工,约占飞协博员工人数的3%。但削减也是无效的,虽然节省了人工开支,但打击了员工的士气。Petersen称,这是他作为CEO迄今为止犯的最大错误。

不过,随着疫情扩散,飞协博的领导和员工们很快找到了新的目标。早在2017年,Petersen就启动了他最自豪的项目——非营利机构飞协博.org,为非政府组织提供折扣价运费,并帮助非营利机构运送捐赠物资。刚开始,该机构从美国向武汉运送了35万个口罩。当病毒肆虐美国时,它又搜罗了数万个口罩,运往当地医院。很快,一个由25名员工组成的团队在中国全职为飞协博的救援工作采购个人防护设备。Petersen又开始包机,不过这次是为了做好事。“我想我们有三个月没有喘口气了。”他说。

飞协博争议,创新还是哗众取宠?

去年10月,飞协博及其市场看起来已经非常不同。2021年,飞协博收入翻倍,实现了意外的盈利。但由于这些钱来自客户支付的费用,并且仍然面临运输延误,Petersen并没有庆祝。Stripe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Patrick Collison很好奇,加州港口的库存与他的线上世界的瓶颈相比如何。Petersen意识到他并不了解,所以他飞到洛杉矶亲自去看。

在包船游览长滩港口的第二天,Petersen在Twitter上分享了他的发现。他总结了一些快速补救措施,包括将集装箱堆放得更高,和建造一个新的铁路。Petersen的话题很快被转发了15000多次,其中包括Coinbase亿万富翁CEO Brian Armstrong。长滩市市长Robert Garcia将这份总结清单发给了他的工作人员,第二天,该市就放宽了对集装箱堆放的限制。Petersen的电话被Gavin Newsom等政策制定者打爆了。HBO Axios和《60分钟》节目的工作人员要求他为他们提供港口参观指导。对于飞协博来说,这是一次盛大的营销,尽管Petersen称这并非他的本意。

对于物流业其他人来说,这却是令人气愤的。”当Ryan Petersen接受采访时,业内人士通常会感到不安,因为他往往会把事情简化很多。他有时显得不知所云。”Robert Khachatryan说,他是大洛杉矶货运代理公司Freight Right Global Logistics的创始人。Khachatryan认为,集装箱堆放的影响并不大。

尽管得到了很多的正面报道,但是“彼得森并没有赢得自己的荣誉”这种想法更加深入人心。一直以来,怀疑论者认为,飞协博的软件并没有做什么同行没有做过的新鲜事情。走进飞协博和Expeditors的办公室,然后剥去所有的公司标志和品牌,你会发现其业务看起来完全一样。后者是一家有40年历史的上市货运代理公司,市值约为190亿美元。

六年前,他们的说法基本正确。”作为在这样一个大而复杂的行业中的新公司,这就是现实。”飞协博的高管和Petersen的挚友Ben Braverman说。

客户选择飞协博,不是因为Petersen重新发明了车轮,而是因为其一站式软件服务简化了他们的生活。以总部位于旧金山的制鞋商Rothy’s为例,2017年以来,它一直是飞协博的客户。飞协博管理着25种产品从中国工厂到加州和肯塔基州两个枢纽的运输,并抵消他们的碳足迹。“但真正有价值的是飞协博的可视性工具,营销人员和商店经理能很快知道什么时候会有新的货物。”Rothy的首席运营官Heather Skidmore Howard说,”我认为在交货方面,我们两家公司都做得很好。“

飞协博正在测试一项新的免费服务,将在今年推出,这项服务可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可视化功能、碳跟踪和信息传递,即使他们不使用飞协博货运。Petersen还计划建立一个履约产品,可以识别高优先级的货物。例如DTC品牌,然后通过虚拟的 “HOV车道 “更快地运送它们。

“飞协博是这一领域绝对的下一代赢家。” 飞协博投资方Andreessen Horowitz的David George说,”他们有各种方法来赢得比赛。”Petersen同意这一点,”我们的销售过程就像玩战舰,你不可能用一根针就把战舰打沉。”

当然,怀疑者仍然怀疑。”可视化是对一个本不应该存在的问题的解决方案。“ 世界第二大海运公司Maersk的前首席技术和信息官Adam Banks说。Maersk和它的同行们都拥有集装箱,他们也想拥有数据,而不是把它拱手让给Petersen。还有人质疑,是否会是飞协博获胜。一个强劲的挑战来自芝加哥的project44,这是一家纯物流数据公司,1月份融资4.2亿美元,估值26亿美元。“很多人宁愿与project44合作,也不愿与飞协博这样的粗鲁竞争对手合作。” 首席执行官Jett McCandless表示。

Petersen已经习惯了这种攻击。”我们行业认为我是一个小丑,我并不介意,”他说,”我需要继续让他们相信我是个疯子,这样他们就不会振作起来与我们竞争。”

飞协博平台80%货物来自中国

Ryan Petersen跟中国的渊源一直颇深,创业之前,Ryan Petersen曾在中国采购商品,然后转到eBay上卖,他还在中国生活过两年。正是在这个过程中,他看到了国际货运的诸多痛点。飞协博成立后,中国依然是它最主要的货源市场。

值得一提的是,在飞协博成立的的第三年,元璟资本就成为了其早期投资机构,也是其融资历史上为数不多的中国投资人。当时也是看中了创始团队对对国际贸易和物流有着深刻的理解,看好这家公司可以促进传统货代的数字化变革。

元璟资本创始合伙人吴泳铭表示,自元璟资本2015年投资以来,飞协博已经连接了110多个国家的10000多个客户和供应商,尤其在全球疫情反复多变的情况下,其数字化连接能力在快速响应、准确预测、成本控制等方面的优势得到进一步扩大,在核心数字化技术壁垒基础上形成了强大的全球化网络效应。

飞协博平台的数据显示,有80%的货物是由中国出口,75%的货物运往美国,欧洲及其他地区在25%左右。

“中国长期被看作是世界的工厂,货物出口需求很大。如果我们要做国际贸易运输,中国市场是不可忽略的。”飞协博亚洲董事总经理高学亨曾表示,自2016年进入以来,中国就是这家公司最重要的市场。“中美线路无论是空运还是海运,发货量最新排名全球第七。”

据高学亨介绍,飞协博在亚洲区主要围绕中国市场推动,先后在香港、深圳、上海等城市设立了办公室。目前,飞协博在全球有5个仓库,其中亚洲有3个,分别是香港、深圳、上海。

设立办公室和仓库的背后,是飞协博清晰的亚洲策略,“中美航线是公司围绕核心业务开展的主阵地。香港是亚洲物流的枢纽,有着众多的机场和航运中心”,地理位置优势使其在“一带一路”倡议上扮演着重要角色,亚洲巨大的市场潜力,飞协博将会以香港为发展基地做进一步拓展。

除了设立据点、招兵买马,飞协博和中国物流界领头羊顺丰也关系不浅。早在2018年4月,飞协博就获得顺丰速运领投的1亿美元融资。双方建立战略合作关系,共同推出综合物流解决方案,为中国企业提供一站式出口服务。双方打通数据平台,实现产品与技术优势互补,意在共同开拓全球货运、快递及物流市场。合作从海运方面开始,进而过渡至空运以及其他方面的合作。

跨境电商的蓬勃发展也给飞协博带来了大量机会。”目前中国的客户包含了不同类型的大品牌,其中电子产品居多,也包括一些服装。整个客户群里面,跨境电商占了不少的份额,并且还在高速增长。”

除了出口,飞协博也非常看好中国发展速度强劲的进口业务。”我们看到中国未来很多的规划,不只是出口,我们也希望带入更多进口、内销的业务。”高学亨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