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新贵SHEIN的投资版图

报道 3个月前 (02-17)
13ea02ce9f7c4becb6a284b9fb413bb1tplv-tt-shrink6400

2022年2月上旬,围绕SHEIN的两起投资消息再次令外界关注起这个低调的品牌。

根据“中国广州发布”消息,SHEIN斥资150亿,在大湾区投资建设的供应链总部项目已经开始前期工作。该项目位于广州市增城区中新镇,总供地约3000亩,总建筑面积约330万平方米。但另一则消息并不那么美好。SHEIN收购帕拓逊后,截至目前仍未付清转让款。对此,目前跨境通已提请了诉讼。

可见,帕拓逊在遭遇亚马逊封号的重创后,SHEIN已决心,即使对薄公堂,也要及时止损。纵观SHEIN的发展史,这两则消息都有着SHEIN的烙印——在搭建商业版图的过程中展现铁腕和魄力。

SHEIN的故事开始于2008年,当时其创始人许仰天在南京建立了南京点唯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从2009年年起开始转向跨境电商,在发现了供应链上的短板后便转向广州发展。

创业至今,SHEIN的每一步也离不开一系列的投资、并购。而SHEIN及其缔造者许仰天的每一笔公开交易都有着清晰的思路和逻辑,在扩张时期依靠收购频繁,而江湖地位确立后,则利用资金,持续押注出海DTC品牌,除女装相关品类外,商业版图进一步涉及了家具、3C、乐器等多个赛道。

在这个过程中,SHEIN的小生态俨然已成气候。

60aae900f8ba440ab7374078f4a9d11ftplv-tt-shrink6400
SHEIN参与投资的项目

投资基因

对于SHEIN而言,2015年或许是个值得铭记的一年。2014年开始,SHEIN依靠原有的外部供应链已经无法满足其备货需求。于是在2015年从南京搬到了广州番禹,当年,SHEIN的所有供应商也跟随着他们搬到了番禺。

其后,SHEIN进入了高速扩张期。不仅搭建起了自己的供应链,同时还通过投资、并购,进一步扩展了自己的业务版图。从2014年底起,SHEIN开始收购专攻欧美市场的女装竞品,先后并购了Romwe和MAKEMECHIC。

事实上,Romwe的创始人李鹏与SHEIN和许仰天早有渊源。此前有媒体报道称,许仰天在南京创业之初,曾有两位合伙人王小虎和李鹏。之后他们却分道扬镳,李鹏之后接受采访时提到,“2009年的某一天,李鹏和王小虎来到公司,发现许仰天和他的团队失踪了。”随后,李鹏便创立了Romwe,运营思路与SHEIN类似。

从SHEIN早期并购竞争对手的动作来看,SHEIN早期的思路可能并非运营单一品牌。有媒体曾经梳理发现,SHEIN还在2015年至2018年三年内,SHEIN的香港公司 “ZOETOP BUSINESS CO LIMITED” 申请了至少11个商标,包括以下商标名:“SHEIN”、“MAKEMECHIC”、“DOTFASHION”、“DIDK”、“MILUMIA”、“FLOERNS”、“VERDUSA”、“SOLY HUX”、“EMMACLOTH”和 “WDIRARA”。这些商标多数都曾经实际运营过。

在跨境电商行业内,多品牌同时运营并非新鲜事,而当年,最重要的一笔交易当属对跨境电商导购平台ZZKKO的收购,随后ZZKKO旗下的APP也变成了SHEIN的官方APP。而该APP创始人裴旸也加入了SHEIN,多次以SHEIN的名义接受采访。

携手小伙伴

根据数据平台IT桔子资料显示,裴旸目前已经离开SHEIN,但他仍与SHEIN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在ZZKKO之后,裴旸也加入了品牌出海的大军,运营跨境品牌JW PEI。目前这一品牌隶属于深圳隆锦祥商业有限公司,于2017年也获得了SHEIN的投资。

e1a2bf57c9894cd29715833652293d57tplv-tt-shrink6400

“我们是来自美国洛杉矶的小众设计师品牌,由华裔设计师夫妻PEI和Stephanie创立于2017年,品牌全球总部位于美国洛杉矶,亚太区总部设立于中国深圳。我们坚持自主设计,自主生产,可持续环保素皮材质的简约设计是品牌的核心。”该公司称。

可以看出,除了对外并购竞品,实现业务扩张外,SHEIN参与投资的公司之中,有不少早早地就与SHEIN有着极深的渊源,并在发展过程总获得了SHEIN的支持。

另一案例则是广州隆义仁服饰有限公司,公开资料显示,该公司前身为南京单色贸易有限公司,2011年3月成立于南京市,公司在南京发展数年后,与SHEIN差不多同期搬迁至广州番禺。

该公司自称,“是一家专注于外贸在线零售以及小额批发的电子商务企业,主要业务为设计、生产和销售特殊场合(西方文化下的各种节日或聚会)的服饰。主要针对的目标市场是北美、西欧、澳洲、日本等国家。”

2018年5月14日,广州隆义仁服饰有限公司完成工商变更,股东新增南京领添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当年8月28日,南京领添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又变更为广州希音国际进出口有限公司,截至目前持股比例16%。

现在,广州隆义仁服饰有限公司也加入了品牌出海的行列。根据企查查显示,隆义仁服饰于2019年12月16日开始申请注册商品LATUZA。LATUZA目前同时开始着独立站和亚马逊店铺,主要销售睡衣等服饰,且以竹纤维为特色。

645078d48a8d417fbd8d7c9cc317cb5atplv-tt-shrink6400
LATUZA独立站截图

在品牌介绍中,名为Latus Wang的品牌主理人写道,“成长于竹林的孩子,相信自然的力量”。根据其Facebook页面显示,Latus Wang正是广州隆义仁服饰有限公司大股东王成龙。

密集对外投资的2021年

2019年,许仰天还曾以个人的名义入股了珠宝电商平台 SOUFEEL的主体公司——“广州迈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不过,除了类似广州隆义仁服饰和裴旸的创业公司这种与SHEIN有着深厚渊源的公司之外,SHEIN本身很少对外进行财务投资。

然而,进入2021年,SHEIN的投资兴趣肉眼可见地浓厚了许多。2021 年1月,SHEIN曾尝试出价3亿英镑竞购英国品牌Topshop,不过最后落败。同月,户外家居DTC品牌Outer完成1050万美元A轮融资,其中领投方颇为豪华,分别为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和SHEIN。

虽然Outer表面看起来是个美国品牌,但与中国同样关系匪浅,为刘佳科(Jiake Liu)和Terry Lin两位华裔联合创办于美国加州。而Outer的产品都是由位于浙江宁波的加工厂生产的。这些工厂与Outer创始人刘佳科关系紧密,长期从事户外家具出口业务。

紧接着SHEIN分别还参与投资了广州蓝深科技有限公司和深圳前海帕拓逊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根据志象网此前报道,蓝深科技为跨境乐器DTC品牌,2020年销售额达到15亿人民币,跻身亚马逊乐器品牌销量的全球前三。而帕拓逊则曾为跨境电商第一股跨境通旗下的“现金牛”,被跨境通出售时,买方包括了小米、顺为、纵腾、SHEIN、傲基、字节关联公司、鼎晖等20家巨头。

在帕拓逊出售消息刚刚公布时,跨境电商行业内不少人都认为,跨境通卖亏了,帕拓逊的价值被低估。然而,包括SHEIN在内,外界显然没有预料到,帕拓逊会在之后遭遇亚马逊的重大打击。2021年4月底,帕拓逊旗下主力品牌率先因刷单问题被封,之后这家跨境大卖瞬间跌落,至今未能恢复。

不过,显而易见,SHEIN对外投资的兴趣不会就此罢休。2021年5月17日,SHEIN旗下还成立了海南溪岩科技控股有限公司,经营范围中包括“以自有资金从事投资活动”和“创业投资(限投资为上市企业)。”

不过这一公司的作用还不止于投资,SHEIN还利用这一公司与长期合作的跨境物流巨头纵腾联系了起来。该公司对外投资的深圳市云希和光科技有限公司正隶属于纵腾集团,大股东为纵腾旗下子公司深圳易可达科技有限公司,旗下运营着海外仓品牌“谷仓海外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