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48小时“刺激战场”:Meta极限跳水,亚马逊直冲云霄

报道 3个月前 (02-08)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硅星人(guixingren123)

文|Juny   

编辑|VickyXiao

在继上周特斯拉、微软和苹果三位万亿俱乐部成员发布财报,全员有惊无险基本平稳上岸之后,本周,Google、Meta、亚马逊三位成员悉数登场。而显然,这一周的战况要比上周来得刺激很多。

其中,最劲爆的一份财报来自Meta。美股周三盘后,Meta发布了自去年10月从Facebook更名、全面转型元宇宙后的第一份财报。而这份远低于市场预期的财报直接向Meta股价投来了一颗核弹,财报发布后,Meta股价直线跳水超20%跌落万亿俱乐部。而今天,跌势来得更加猛烈,Meta盘中一度暴跌超过26%,创下了公司成立18年来的当日最大跌幅纪录。

美股48小时“刺激战场”:Meta极限跳水,亚马逊直冲云霄

一夜之间,Meta 近3000亿美元市值灰飞烟灭。3000亿美元是个什么概念呢?大概就是相当于是如今的3分之一个特斯拉、4分之一个亚马逊、10个百度、2个美团。

而几家欢乐几家愁。今天,在Meta所造成的极其低迷的市场情绪下,电商巨头亚马逊上演了绝地大反转:在盘中大跌接近8%的情况下,以远超预期的财报表现力挽狂澜,股价一度狂飙18%,拯救一众科技股于水火之中。此外,虽然和Meta都是靠广告“吃饭”,但谷歌财报也意外好看,盘后市值直线拉升市值直逼2万亿。

美股48小时“刺激战场”:Meta极限跳水,亚马逊直冲云霄

科技巨头们的这种上天入地的操作,直接看呆了一众吃瓜群众。从什么时候开始,巨头们的涨跌也变得这么刺激了?

Meta世纪大崩盘:财报处处是雷点,前路充满迷雾

Meta此次跌幅如此巨大,还真的不能怪市场一惊一乍,而是财报中所反映的问题实在是太明显并且太棘手了。让我们先来看看本季这些大指标的数据有多“难看”。

  • 收入:2021年第四季度营收为336.71亿美元,同比增长20%,略超市场预期的 334 亿美元。
  • 利润:本季净利润为102.85亿美元,与上年同期的净利润112.19亿美元相比下降了8%,同时也是2019年二季度以来首次出现净利润下滑。
  • 每股净收益:每股收益3.67美元,而预期为3.84美元,低于市场预期。
  • 活跃用户:本季每日活跃用户 19.3 亿,市场预期为19.5亿;每月活跃用户29.1 亿,市场预期为 29.5 亿。
  • 用户增速:本季度仅增加了200万月活跃用户,与上一季度相比几乎没有变化。而上一季度,该平台每月新增1500万活跃用户此外,日活用户减少了100 万,这也是公司成立以来,日活用户指标的首次季度下降。

可以说,从整体业绩来看,除了营收,Meta其余主要指标几乎全部低于了市场预期。而当从Meta的分项业务表现情况仔细研读时,你会发现其中的问题更大。

本季度是Facebook更名Meta后的首份财报,也是Meta首次按照Family of Apps的广告收入,和Reality Labs两大部门来进行收入统计,而这两部分都愁云惨淡。

美股48小时“刺激战场”:Meta极限跳水,亚马逊直冲云霄
Meta分业务收入,图片来自Meta财报
  • 广告收入:用户兴趣转移,深陷各种不利因素沼泽

虽然包括Facebook、Instagram、Whatsapp和Messenger在内的社交媒体带来的总体收入本季度仍在显著增长。但在财报会上,Meta却明确表示公司在广告投放数量和定价方面正在遭受挑战,预计一季度营收介于270亿至290亿美元之间,同比增长3%-11%,远低于市场300亿美元以上的预期。

雅虎财经数据显示,本季度Meta北美的广告展示次数同比下降 6%,每个广告的价格同比增长 6%,远低于第三季度 22% 的增长。而根据Meta在财报会上给出的阐释,广告收入水平下降主要由两方面原因引起。

一是在用户方面,Meta表示人们的社媒使用习惯发生了改变,兴趣转向了类似于Reels的短视频,而短视频的变现能力远不及已经成熟的Feed和Stories。此外,还值得注意的是,Meta提到了“人们的时间竞争加剧”的问题,给大家翻译一下,意思就是“都怪对家的TikTok太上瘾了,我们的App都没人用了”。

二是在广告定价方面,苹果的隐私新规给Meta带来了很大的负面影响,而该影响仍将持续体现在第一季度的业绩上。此外,高通胀和供应链、汇率波动等宏观经济环境也给业绩增长带来了挑战。

不难看出,Meta所列举的这些问题解决起来都非常棘手。关于用户习惯的扭转需要长时间的积累和创新,而广告定价遭遇的挑战目前看来全部都是客观因素,Meta自身难以改变。

美股48小时“刺激战场”:Meta极限跳水,亚马逊直冲云霄

Meta旗下社交程序日活用户情况,图片来自于Meta

  • 元宇宙:转型之路艰难,烧钱至少烧5年

本季度, Meta首次公布了被寄予厚望的元宇宙战略部门一年以来的业绩。财报显示,Reality Labs四季度去年四季度收入8.77亿美元,环比增长了57%,但同时运营亏损33亿美元,去年各季度的净亏损逐渐扩大。同时,从过去三年来看,2019年净亏45亿美元,2020年净亏66.2亿美元,2021年全年净亏101.9亿美元,亏损规模也在按年增30%以上的规模扩大。

在财报会上,Meta表示因为对元宇宙的投资令2021年营业利润减少了约100亿美元,同时也明确指出,Reality Labs短期不会盈利。可以看出,Reality Labs正在疯狂的烧钱之中。

而在去年7月宣布全面转型元宇宙时,扎克伯格曾说过,元宇宙是公司的一个长期战略,他希望用五年左右将Facebook打造为一家元宇宙公司。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按今年的投入水平来算的话,之后五年,Meta每年都会花近百亿美元在元宇宙上。

而且,元宇宙的实现并不是靠Meta一家公司就能实现,还涉及到传输技术、交互技术、监管因素的多重制约。究竟五年能不能实现Meta的愿景,目前还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作为一个靠广告为生的单一业务公司,旧业务没有增长反而下降,新业务上疯狂烧钱但前路飘渺。Meta没有给投资者以信心,实在是情理之中。

亚马逊多栖发展:非电商收入占比超50%,Prime会员费将涨价

在Meta的血崩之后,整个科技股士气重新降到了冰点。Pinterest、Snap等跟Meta同类型的社交媒体公司直接被吓到“先跌为敬”,而今天要发财报的亚马逊的跌幅也是罕见达到了8%左右,毕竟上一个季度亚马逊的表现就不太好。

然而,今天盘后,亚马逊却顶住压力交出了一份超出预期的财报。财报显示,虽然亚马逊四季度营收增长9%至1374亿美元,略低于市场预期的1377.2亿美元。但其本季度运营利润达到35亿美元,暴增98%;净利润则达到了143亿美元,使每股收益高达27.75美元,市场预期3.54美元,是市场预期的近十倍之多。

财报发布后,亚马逊股价直线拉升18%以上,而如果亚马逊在周五维持这一涨势,那将创下公司2009年以来的最大单日涨幅记录。

虽然此次亚马逊确实如上个季度所强调的那样,受劳动力和供应链短缺以及通胀压力的影响,导致了其电商板块运营成本上升和总营收增速的放缓。但本季度,来自云业务的强劲表现以及Prime会员费涨价、广告业务增长所带来的乐观预期,让亚马逊焕发了勃勃生机。

美股48小时“刺激战场”:Meta极限跳水,亚马逊直冲云霄
图片来自于亚马逊Q4财报

首先,作为亚马逊“第二增长曲线”、利润率最高的云业务表现亮眼。四季度云计算业务AWS营收为177.8亿美元,营业利润52.9亿美元,增速进一步提高至40%,均超出了市场预期。

其次,亚马逊宣布提高Prime会员的价格。月费将从12.99美元提高到14.99美元,年费从119美元提高至139美元,增幅达17%。这也是亚马逊自2018年以来首次提高Prime价格,将用以减缓通胀和运营成本增加的压力。

此外,亚马逊的广告业务正在崛起。此前被亚马逊纳入“其他”业务部门的广告收入在本季首次被单独报告,广告收入达到了 97亿美元,同比增长 32%。虽然广告一直被视为亚马逊的一项无关业务,但你能想象吗,现在亚马逊已经是美国市场上排名第三的广告公司,仅次于谷歌和Facebook。

值得注意的是,AWS、广告再加上第三方卖家服务、订阅服务等业务,目前亚马逊的非零售营收已经超过了公司总营收的50%以上。也就是说,现在用电商平台来描述亚马逊已经不再准确,亚马逊已经实现了多栖发展的华丽转身,这也是此次让市场信心大振的直接原因。

美股48小时“刺激战场”:Meta极限跳水,亚马逊直冲云霄
亚马逊Q4各板块收入,图片来自亚马逊财报

但需要注意的是,亚马逊本季度利润暴增的另一主要原因是在于计入了投资电动汽车Rivian股票的所取得的约120亿美元的收入。而目前Rivian股价已经从高点约130美元腰斩到了现在的约60美元。因此,下一个季度,亚马逊是否还能维持这样高的利润表现目前还要打个问号。

谷歌:营收大涨再创纪录,将按20比1进行拆股

本周最先发布财报的谷歌,虽然没有像Meta和亚马逊这样大的起伏,但率先以超稳定的表现止住了此前科技股的跌势。

根据本周二谷歌发布的2021年四季度财报显示,谷歌母公司Alphabet当季总营收为753.25亿美元,同比增长32%净利润为206.42亿美元,同比增长36%;每股收益为30.69美元,高于预期的27.35美元,同比增长37.6%。各项指标均大幅超过了市场预期,并连续第三个季度创下销售纪录。

美股48小时“刺激战场”:Meta极限跳水,亚马逊直冲云霄

而其各分项业务的表现也非常亮眼其中,“广告总收入为 612.4 亿美元,同比增长 33%。其中,搜索广告同比增长35%,实现433亿美元的收入,成为了本季度的广告业务领域的最大赢家。实现显著增长的原因来自两方面:一是受疫情影响消退的影响,零售、旅游相关的广告复苏明显;二是受上季度苹果隐私新规的影响,让过去很多依赖于苹果生态的广告商(比如Meta)转向了谷歌、TikTok等平台,吸收了大量新客户。

除了广告收入外,谷歌云业务也在本季度取得了不错的表现。本季度,谷歌云实现收入55亿,同比增长44.6%。最重要的是环比增长转正,并且新增合同量大幅增加,约增加了70%。

但本次财报仍然有美中不足的地方。首先时Youtube的广告收入增长略显吃力,是本季度唯一一项低于预期的业务。四季度同比增长25%,增速继续大幅下滑。短视频业务Shorts也反响平平,用户基本与上季度持平。此外,包括Waymo 、DeepMind 、风投基金Google Capital 在内的“其他押注”业务仍然不见起色。本季收入为1.81亿美元,同比下降7.7%,运营亏损从上一季度的12.9亿美元扩大到了14.5亿美元。可以看出,还在疯狂烧钱之中。

但由于此次广告和谷歌云的出色表现,财报发布后,谷歌股价跳涨超6%。而财报会上谷歌宣布的将在2月7日将其股票1拆20的决定又再次给股价加了一把火,在次日交易日中谷歌股价曾一度暴涨接近10%。

美股48小时“刺激战场”:Meta极限跳水,亚马逊直冲云霄
财报发布次日,谷歌的股价表现

至此,本季度的巨头财报基本落幕。不得不说,在市场情绪动荡不安的当下,这一次的财报季来得有点猛。久负盛名的FAANG硅谷五大科技巨头,在这个季度就折了Meta(Facebook)、Netflix两家。

而从此次财报中反映出的问题来看,持续多年的科技巨头各自割据的格局,或许将真的会迎来一些变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