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需要Plan B

报道 4个月前 (01-26)
Sea需要Plan B

老话说得好,潮起之后一定有潮落。东南亚最具价值的科技公司Sea的股价,最能体现这一点。

以游戏和电商为两大支柱的Sea,在疫情期间经历了精彩的牛市。2021年10月,该公司股价达到顶峰,高达366.99美元,市值达到令人瞠目的2000亿美元。

在利用公开市场来实现全球化野心上,Sea没有丝毫的迟疑:去年9月,它筹集了60亿美元,同时其电商平台Shopee在拉丁美洲、印度和欧洲都已经崛起。

然而,尽管Shopee享受着股市飙升的果实,但其大部分增长,来自Sea的游戏发行部门Garena的利润补贴。在2021年9月的季度中,Garena公布了7.151亿美元的调整后Ebitda,而Shopee则亏损了6.838亿美元。

Sea的牛市似乎戛然而止了。过去三个月,其市值已减半至870亿美元,很大程度上由中国互联网巨头腾讯减持Sea价值30亿美元的股份引发,腾讯在该公司的持股比例从21.3%降至18.7%。自出售以来,Sea的股价从1月4日的206美元跌至154.41美元。

腾讯的变现,引发了投资者猜忌,即腾讯不再相信Sea的增长,尽管一些行业观察人士告诉The Ken,这笔交易为了应对相关的监管风险。腾讯没有提供任何出售原因,但表示,出售所得将“为其他投资和社会活动提供资金”。

其实,由于美国中央银行即将上调利率等各种原因,美国大部分科技股都处于下跌趋势,这对于在纽交所上市的Sea公司来说,并不稀奇。一位密切关注该公司的投资者告诉The Ken,他们认为,Sea的股市暴跌在于,“我们目睹了整个股价的回落,而Sea只是其中一家公司”。

对Sea来说,不幸的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1月10日,热门游戏《PUBG》的开发商Krafton将Garena、苹果和谷歌告上法庭,状告Garena旗舰游戏《Free Fire》及其2021年9月发布的最新版本《Free Fire MAX》侵犯了版权。

如果诉讼持续下去,对Sea来说损失将会很惨重。根据Sensor Tower的数据,2021年,上线仅4年的《Free Fire》就为Sea带来了11亿美元的收入。Sea对《Free Fire》的依赖度很高,后者在不停填补其电商业务和金融服务产生的亏空。

ddd535dc79fb426ba2d6c20c4c19b1a1tplv-tt-shrink6400

这种严重的依赖可能不会持续太久,2021年第三季度,Sea公布净亏损5.71亿美元,比2020年同期的4.25亿美元增加34%。Garena指出,Krafton的说法无凭无据,但这种纠纷之下,确实让Sea处于不利地位。Sea的增长神话是否能够持续,这是2022年东南亚市场最大的看点之一。

版权纠纷

诉讼中,Krafton声称《Free Fire》和《Free Fire MAX》“大量复制了《绝地求生》的内容”,比如它最初的“空投”功能,游戏结构和玩法,武器、盔甲和独特对象的组合和选择,位置以及色彩方案、材料和纹理的整体选择。该公司还表示,Garena已经从这两款游戏的全球销售中赚取了“数亿美元”。

不过,要想在法庭上获胜,Krafton必须证明Garena触犯了法律,而不仅仅是开发类似的吃鸡游戏。熟悉Sea的一位资深投资高管表示,第一人称射击游戏有相似之处并不罕见。

游戏成功的关键在于发行以及不断更新、改进或补丁的能力。而这两件事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发行商是否拥有足够的现金。

这位高管表示:“我想说的是,游戏IP很少能够抵御版权侵犯。看看有多少游戏是以《Candy Crush》为模型的,但你见过任何一款取得像《Candy Crush saga》那样的成绩吗?”

Krafton的诉讼,可能只是为了防止抄袭其最新游戏《(PUBG: New State》,该游戏包含了一些新元素。

另一位资深投资高管也指出,腾讯出售股份与Krafton提起诉讼的时机巧合。他们表示,这家韩国公司几乎不可能与Sea“手足相残”,并采取任何法律行动,暗指Krafton也将腾讯视为重要股东。“除非有一些内部消息来确认腾讯与Sea的关系发生了实质性变化。”

尽管腾讯在Krafton和Sea都有股份,但Krafton与腾讯的关系甚至更进一步。在收入上,腾讯是这家韩国公司最大的合作伙伴。

不过,另一位熟悉Sea管理风格的高管说,这家新加坡公司很可能会选择庭外和解。就像2017年Krafton首次对《Free Fire》提出版权侵权时那样。

“在Sea,中国文化比美国文化更浓厚,所以它会选择不走诉讼路线,即使这可能意味着公司需要支付更多的钱来应付案件。我不会对腾讯出售股权和诉讼的时机做过多解读。”他们表示。

这并非Krafton第一次就版权问题提起诉讼。自2016年发行《PUBG》以来,该公司还起诉了Epic Games和网易,称其发行了类似的游戏。最终,腾讯放弃了Epic Games的诉讼,与网易达成了和解。

但时候,即便诉讼和解了,Garena仍然要面对一个事实,那就是《Free Fire》到了一个瓶颈。

寻找下一个爆款

Sea已经赚了四年多的钱了。据LightStream Research的分析师Oshadhi Kumarasiri称,《Free Fire》现在已经显示出的成熟的迹象,全球超过12%的人已经玩过这款游戏。

根据游戏统计发行商Activeplayer的数据,Kumarasiri在12月发表的研究报告中指出。从2021年5月到7月的250万玩家到2021年11月的400多万。

Sea 2021年第三季度的财务业绩已经表明,Garena的增长几乎无法承受Shopee在飞速扩张的成本。在11月16日的收益电话会议上,摩根大通一名分析师还表示,根据Sea九个月的业绩,尽管推出了《Free Fire MAX》,其游戏投资组合在2021年第四季度仍将下滑。

Sea公司首席企业官王彦军澄清说,推出《Free Fire MAX》并不是为了推动收入增长,而是一种巩固用户基础的手段,并“专注于长期增长,长期最大化《Free Fire》平台和IP的潜力”。

655907b212904bc7b57599c2a8a6ca17tplv-tt-shrink6400

尽管Sea尚未公开宣布任何即将推出的游戏,但其创始人兼董事长李小冬表示,该公司“非常专注于扩大全球影响力,建立游戏渠道”。在Sea 11月的收益电话会议上,他说道:“很多工作室对我们很感兴趣,并表示想要与我们建立战略关系。因此,我们与全球游戏工作室的投资和合作步伐加快了。”

上文提到的第三位资深投资高管承认,所有数字游戏业务都存在开发下一款热门游戏的固有难题。爆款游戏很难预测,更难以复制。

他们指出:“没人知道为什么《愤怒的小鸟》如此受欢迎。事后看来,你可以说时机对了。但即使回首过去,你也很难想出一款像《愤怒的小鸟》那样受欢迎的游戏。”

他们坚持认为,Garena并没有依靠《Free Fire》“一招鲜,吃遍天”,尤其是考虑到它自2009年成立以来是如何成功地生存和发展的。“是的,Sea最终将不得不找到新的摇钱树,但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试图克服这个问题了。”

也就是说,由于Sea现在是一家上市公司,Garena推出下一款爆款的压力更大了。在腾讯减持并将大部分投票权让给李小冬的情况下,这也没有挽回投资者的信心。李小冬现在拥有公司57%的投票权,高于之前的54%。

上市公司的权衡

对于腾讯为何减持Sea的部分股份,有各种各样的猜想。其中,最甚嚣尘上的观点认为,这是对监管压力的回应。

上述高管表示:“中国投资者喜欢坐拥自己的资产,但对于腾讯来说,或许是由于当局的监管,它需要整合力量。”“因为如果当局突然开始打击拥有过多外国投资的科技公司怎么办?”“因此,从腾讯的角度来看,这可能是在向政府发出信号,表明这家集团是合规的。”

不过,据财新报道,腾讯出售部分股权只是一次套现操作,与监管风险无关。

这也可能是为了规避Sea被认为是中国在亚洲的代理公司。去年,Sea在印度推出Shopee,由于与腾讯的关系,这引起了该国一家民族主义行业协会的愤怒。自2020年中印边境冲突以来,印度一直在打击中国公司和投资。

交易完成后,腾讯在Sea的剩余股份将处于6个月的锁定期。但Lightstream Research的Kumarasiri预计,这家中国公司将在那之后出售更多的股份。

现在,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Sea身上。它是否会继续投资Shopee的增长和扩张?根据app Annie《2022年移动状况报告》,就2021年每月活跃用户的同比增长而言,Shopee是全球最大的电商应用。

不过,据几位电商高管称,Shopee在东南亚的销售额在2021年最后一个季度有所放缓。其中一位知情人士说,虽然该公司仍领先于阿里巴巴旗下的Lazada,但差距已经开始缩小,但他没有透露具体情况。

这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Shopee的全球扩张,该电商公司将东南亚的一些顶级人才转移到更新的市场,以推动增长。2020年,Shopee实现了354亿美元的GMV。

不过,前述高管此前表示,预计Sea目前还不会进行改道。“领导层非常具有创业精神,因此他们将继续投资于未来。他们没有理由停止尝试新市场。当然,如果股市不那么看好他们,他们就可以调整增长率。”

还有待观察的是,Shopee的增长中,有多少能被用于Sea的金融服务业务。该公司已经在新加坡获得了数字银行牌照,并有望在马来西亚获得牌照。

去年1月,该公司收购了印尼的Bank BKE。如果Shopee的业务达到一定规模,它很有可能在拉丁美洲和印度等新兴市场,建立数字银行业务。

不过,Sea可能需要放慢脚步,调整自己的雄心壮志,以免在股市失去动力。毕竟,这是一场马拉松,而不是短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