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创业者做起天使投资人

报道 8个月前 (12-14)
1e439a1855be43f3bfd8b52a80327003tplv-tt-shrink6400

东南亚创始人的上瘾热潮你听说过吗?不是派对、跑车、加密货币或非法活动,而是天使投资。他们不惜花费大量时间和金钱。

越来越多创始人参与天使投资。比如,会计公司BukuKas和支付公司独角兽Nium的融资有很大部分来自天使投资人。Wise联合创始人Taavet Hinrikus投资BukuKas,硅谷的Gokul Rajaram投资Nium。

BukuKas CEO兼联合创始人Krishnan Menon也是一名天使投资人,他告诉媒体,”过去两年,来自创始人和参与式天使基金的投资爆发式增长。

Menon一共投资20多家初创企业,他自己的公司收到40多位天使投资人的投资。包括Menon在内的六位创始人告诉媒体,他们以出人意料的速度成为多产的天使投资人。

为什么他们都在做投资呢?因为,东南亚创业者的结构发生变化,而来自创始人的投资资金也在增长。

Vidit Agrawal是印度尼西亚工资借贷应用GajiGesa的CEO兼联合创始人,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完成了二十多笔投资,重点在东南亚地区。他观察到年长的创业公司创始人越来越多,且通常在Grab等大公司工作过,有足够的资金进行小额投资。

Agrawal说,事实上,那些有经验的创始人,如果他们事业成功,且筹集了大量资金,可能很快就能获得六位数的年薪,这与传统的 “拉面盈利”(意思是创业公司支付给其创始人的工资,只够基本生活开销)差别很大。

“四、五年前,创始人没有任何投资资本。他们每月仅有大约3000美元的工资,勉强维持生活。你不能指望他们还去投资。”他说。

有人投资是为了学习。2014年,Agrawal开始投资,当时,他还在Uber工作,担心自己的知识仅限于叫车服务。与传统风投不同,赚钱并不是他们的全部和最终目的。电子商务聚合公司 Rainforest CEO兼联合创始人JJ Chai 说, “我从其他创始人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包括信息传递和沟通方面的教训。”他是电子商务应用程序 Carousell 和美国巨头 Airbnb 的前高管。

这一切让专业风投何去何从?

一些风险投资公司已经制定了利用天使投资人网络的计划,也有风险投资公司计划从公司外部引入新的交易。还有一些公司则走得更远。

日本金融公司Credit Saison旗下的Saison Capital位于新加坡,今年推出了自己的金融科技天使运营商网络,布局已经萌芽的社区。合伙人 Chris Sirisereepaph 告诉 The Ken,Saison 鼓励并帮助创始人找到相关的天使投资人。

“如果你想成为其中的一员,你需要与天使投资人合作。”Sirisereepaph说。

显然,没有人愿意错过关键的早期投资交易,一旦公司发展壮大,这可能会带来巨大的利润。

但情况并非总是如此。

天使投资

“投资不一定是为了挣钱,而是为了建立一个更好的创业生态,为了朋友们,也为了扩大自己的投资人网络。”BukuKas的Menon说,他曾在印度支付创业公司Freecharge和阿里巴巴旗下的Lazada工作过。

对于拿到天使投资的创业企业而言,除了钱之外,他们还有其他目标——倾听业内人士的独特见解,挖掘新的机会。

“我们有丰富的经验,也见过许多这样的事情。”Rajaram说,他是物流公司DoorDash驻硅谷的高管。

Rajaram从事天使投资已有15年,近年来,他重点关注东南亚和拉丁美洲等新兴市场。虽然他离投资的公司很远,但可以在运营领域提供专门的帮助,如招聘特定的人才、开发组织结构等。

同时,印尼咖啡创业公司Kopi Kenangan的联合创始人已写好东南亚天使投资的剧本。

2021年3月,爱德华·蒂塔纳塔(Edward Tirtanata)、詹姆斯·普拉南托(James Prananto)和辛西娅·查伦尼萨(Cynthia Chaerunnisa)三人共同发起了Kenangan基金,这是一个专业的投资工具,用于存储他们不断增长的天使投资。

与传统的风险投资基金不同,这些钱不是由有限合伙人(LPs)提供的,而是来自三位联合创始人和一些无名的朋友。Tirtanata 说,这是一种双赢。一方面,交易流程会更容易,包括文书工作和注册。另一方面,通过筹集资金,Kenangan Fund 能够做一些更大的投资或投资更多公司。

“通常我们投资金额在1万美元到3万美元,但对于我们真正相信的公司,如投资组合公司BukuKas或GudangAda,我们可能会投10万美元。”他补充说。目前,该基金已经完成了15到20笔交易。

双胞胎兄弟Arya Setiadharma和Ardi Setiadharma从电信基础设施公司Prasetia Dwidharma积累到财富,过去六年,他们在自己的天使基金Prasetia Investment注入1000多万美元,通常开出5到7.5万美元的支票,最低的是2.5万美元,最高达20万美元。

天使投资网络是紧密相连的,像Kenangan和Prasetia这样的基金,带着其他更小规模的天使,可以一起联合起来投一轮。但是,比起钱来,创始人更希望创始人和有经验的天使参与进来,因为他们可以带来更多潜在的商机。

“有的天使投资人拥有专业的知识或技能,可以真正提供帮助。”Tirtanata指出。

增加天使投资人的数量可以拓宽他们覆盖的广度。每个天使投资人可能只会提供1到3万美元,远远小于风险投资公司的最低投资额,因此可能需要更多的天使投资人。但也并不是所有的天使投资人都一直被需要。

“我的公司有很多天使投资人,”Agrawal说。”但他们每次都低估了自己能够带来的潜在价值。”

即使天使投资人不能贡献自己的专业知识,BukuKas的联合创始人Menon也看到这些精挑细选的天使投资人的价值。”从根本上说,您是在为您和您的公司打造品牌大使。”他说。”这就像让关键人物加入你的团队,那么,下一轮的时候,风投会给出更高的估值。”

c92bc108ec404d53b00983781f98be62tplv-tt-shrink6400
图说:白天企业创始人,晚上天使投资人。来源:The Ken

协调性

达成一笔热门的交易,需要做很多工作。风险投资公司需要做大量考察,建立广泛的关系网络,来找到下一个Facebook、阿里巴巴或Grab。

而天使投资人则截然不同。在东南亚,很多交易线索来自线上,且大多是WhatsApp上的群聊。例如,Tirtanata 从 XA 和 WhatsApp 等获得潜在投资人。

好的天使会收到一些来自国外的请求。他们不仅从群体中获取线索,也提供线索。”如果我从新加坡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可能对印度尼西亚更有效,我总是确保其他天使投资人能接触到它。”Agrawal说。

这种非正式性与忙碌的创始人或高管的生活相适应,他们可以在被日常工作所累的时候抽身参与交易。对Agrawal来说,这可能意味着,一两个月只是评估偶然冒出的交易,而不是全力以赴,把机会带到桌面上。

这种 “要么接受,要么离开 “的做法也适用于投后。

Menon不喜欢与自己被投企业打交道,他更喜欢与创始人一通电话,”我的目标是成为最有帮助的天使投资人。”他说,”投资者对创始人越友好,那么他们就能增加更多价值。”

谈到投资的灵活性,相似的。 Tirtanata 表示,在两、三轮融资中出售部分或全部 Kenangan Fund 的头寸是很常见的,特别是,创始人想为核心投资者腾出空间时。这可能会与风险投资方产生冲突,但天使投资人一般对创始人很友好,大多会按照创始人的要求去做。

“作为天使投资人,提前撤出资金用于投资其他人,或放回我们的基金,这更加有意义。我们可以很灵活。”他补充道。

混搭未来

“老实说,我认为小型风险投资公司正在失去吸引力,”一位天使投资人告诉 The Ken。 “一家小公司投资额一般在20万美元至50万美元,即使高达 100 万美元,这些钱也能很快从天使投资人那儿获得。”

对于风险投资人来说,交易量也在紧缩。在早期一二轮融资中,一些创业公司更青睐天使投资人的资金,而不是更大数额的风投。

多产的硅谷天使投资人Rajaram认为,企业家在全球越受追捧,创始人的素质和他们的雄心一同壮大。

“五年前,企业家们的抱负是创立一个公司,然后把它卖给一个大公司。但现在,他们并不满足于此。他们希望受到启发,”他说。更多企业家、更大规模的退出,都意味着更多的天使投资人,以及更多有经验的企业家成为投资人。

但即使是现在,在硅谷之外的地区,早期融资的需求并未得到满足。著名的美国创业加速器Y Combinator开始吸收更多他国企业,这有助于为东南亚公司融到更多钱。Sea和Grab等巨头公司的兴起,吸引力与日俱增,即使相比于创业之都硅谷,也不落下风。

“每次投资,我都会带着很多人,”Rajaram说,”在美国我认识五六十个优秀的有从业经验的投资人,也包括微软、Airbnb和Square等公司,他们都想和我一起投资伟大的公司。”

他预测,东南亚也会像硅谷一样找到一个平衡点,让天使投资人和全职风险投资人共存。

“风险投资公司占据董事会席位,他们会提供管理等方面的价值。在某些情况,风投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但是未来将会出现完全由天使投资人主导的早期投资。”Rajaram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