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拉美Meru创始人:墨西哥“小卖店”需要中国货

报道 1个月前 (12-08)
9410e6dc3bb34a8690723f7bc8c8ae60tplv-tt-shrink6400

“传统的批发商要经过几次转手,这样价格就抬高了。而且80%以上的交易都存在欺诈行为。”Meru联合创始人兼CEO Manuel Rodriguez Dao告诉志象网,”这些欺诈行为有的是质量问题,有的是数量上缺斤少两,有的是商品颜色对不上……”

面对拉美市场做外贸的痛点,2020年,Meru应运而生。这是一家 B2B 一站式批发平台,一头是中国供应商,另一头则是墨西哥中小微卖家。Meru将“中国制造”进口到墨西哥,然后批发给本地的中小微卖家。

2020年8月,Meru 完成230万美元种子轮融资,由拉美知名投资机构 Mountain Nazca领投,天使投资人包括拉美最大电商平台 Mercado Libre 国家经理 David Geisen、墨西哥独角兽二手车平台 Kavak 创始人 Roger Laughlin,以及墨西哥生鲜杂货平台 Jüsto CEO Ricardo Weder。

在新冠疫情肆虐,全球供应链紧缺的环境下,Meru逆势增长,以每月50%的增速扩张。Meru正成长为墨西哥的主流B2B平台,下一站,它将布局整个拉美市场,为这些本土的中小微企业提供便捷、正品、低价的商品。

近日,该公司宣布了1500万美元的A轮融资,由Valor Capital和EMLES Ventures领投。目前,Meru团队已经由四个人扩张到200多人,在墨西哥和中国宁波设有办公室。据最新消息,中国区上海总部已在筹建中。

委内瑞拉人在墨西哥

0a08fcea105845fb8f50d8e365ade9fftplv-tt-shrink6400
图说:联合创始人兼CEO Manual。来源:Manual

Manuel Rodriguez Dao是Meru的联合创始人兼CEO,1999年出生于委内瑞拉,年仅22岁。他的曾祖父从事过跨境贸易的工作,在他的成长过程中,他时常从收音机里听说一些通过做跨境贸易获得机会的成功故事。但不幸的是,受国家经济崩溃的影响,他们这一代人大多要出国寻找谋生机会。

委内瑞拉拥有世界第一的石油储量,其收入的95%都来自石油出口,而90%的商品都依赖进口。2014年以来受国际油价骤然大跌影响,以及长期和美国”唱反调”而被美国政府制裁,委内瑞拉财政收入骤减。政府滥发货币,导致通货急剧膨胀,2018年委内瑞拉通货膨胀率达到惊人的1000000%。在彭博社2020年”全球痛苦指数”中,委内瑞拉连续第6年被评为全球最惨经济体。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成年后的Manuel选择前往墨西哥寻找机会。他先去拉美第一家独角兽公司Kavak工作了两年,在这家初创公司他得到了极大的锻炼,也结识了后来的天使投资人Roger Laughlin。

离开Kavak之后,Manuel开始自己创业。彼时,他的发小Federico去了中国,在宁波大学读书,求学期间结识了读MBA的法国人Virgile Fiszman,Virgile有和中国供应商合作的经验。2019年,Manuel到访中国,三个人见了面,最终Manuel说服了Virgile一起创立Meru。回墨西哥后,他们又加入了有金融背景的Eduardo Mata。

2021年,他们入选Y Combinator 冬季训练营。Y Combinator有初创公司”孵化器”之称,孵化过爱彼迎、Dropbox、Reddit等知名公司。

bc4e3be55712455e8bfdce98f2d386e1tplv-tt-shrink6400
图说:中国和墨西哥地理位置图。来源:网络

B2B是新的B2C

在墨西哥乃至整个拉美市场,供应链都很不完善,极大比重的商品要依赖进口。但是这些商品多由大型批发商垄断,然后再一层一层地转手给下面的中间商,价格也就一层层地往上涨。而且80%的交易都存在欺诈行为。

根据统计数据,墨西哥2020年的电商渗透率仅仅只有4.5%,这意味着,这些高价和欺诈,最后都要由数以万计的中小型零售商来承担。”这些中小型零售商很多可能就是我们楼下的小卖部。”

为了帮助这些中小型卖家解决这些问题,Meru成立了。它直接从中国供应商进货,然后放到平台上售卖,同时保证商品的正品和低价。Meru中国区总经理Allen介绍,”我们的商品价格平均要比传统批发商低30%以上。”去掉中间商,B2B是新的B2C。

Meru提供优质的本地化服务,团队90%员工都在墨西哥。据Allen介绍,得益于本地仓储,Meru能保证72小时内送货上门,且支持货到付款。此外,Meru还有专门的training团队,提供上门服务,教零售商如何使用移动端app完成订货和支付,以及24小时的在线客服团队。值得一提的是,一些亚马逊、Mercado Libre等电商平台上的卖家也会从Meru进货。

672823e1028c4b159af97889944cabf6tplv-tt-shrink6400
图说:Meru墨西哥团队部分成员。来源:Meru.com

Manuel Rodriguez Dao透露,Meru的规划是深耕墨西哥市场,然后将这一模式快速复制到哥伦比亚、巴西及其他拉美国家,成为拉美自己的阿里巴巴。”我们正积极谋划进入其他国家,下一站很可能是哥伦比亚。我们团队中有很多人来自哥伦比亚。”

但是创业的道路并非一帆风顺。Manuel说,初期他们遭遇了很多困难。订单量少,物流周期又长达两三个月,有的时候货到了,卖家又不要了。还要遵守两国之间各种不同的政策和规定。直到后来app逐渐做起来了,订单量也大了,流程更加规范有效率之后,盈利才慢慢好起来。

Manuel总结,”在信息有限的条件下快速做出决定,以及和一群拥有相同价值追求的人工作,决定了我们能走多远。”这是Manuel从Kavak的两年工作经历中学到的。

2020年,新冠疫情肆虐,全球供应链受到影响,很多人觉得跨国贸易行不通。在此情况下,Manuel认为这反而是个痛点,决定继续做下去。之后,中国率先控制住疫情,在其他国家制造业停摆的情况下,中国制造显得更为重要。再加上人们的生活转为线上,线上交易量剧增。2021年,墨西哥的电商渗透率由疫情前的4.5%增长到9%,Meru也在此过程中不断壮大,成为拉美最大的B2B电商平台。

链接中国

中国一直以来都是墨西哥重要的进口货源国。据中国海关统计,2020年,墨西哥是中国在拉美第二大贸易伙伴和第一大出口目的地。中墨贸易额达608.5亿美元,其中中方出口448.5亿美元。

此外,中国拥有全球最完整的工业体系、完备的基础设施、强大的供应链网络,以及具有竞争力的市场价格。得益于此,中国电商巨头阿里巴巴、京东在全球多个市场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在拉美市场阿里巴巴也有布局,但其本地化运营做得并不算成功。为此,Meru希望借中国供应链,做拉美自己的阿里巴巴。

在中国宁波,Meru现有一个20人左右的团队,主要负责接洽供应商和采购。而据中国区总经理Allen透露,他们正在上海招募一个新团队,之后会作为中国区的总部,集招商、运营、研发、数据分析、财务、招聘等于一体。”现阶段,我们正积极寻求一些有计划长期深耕拉美市场的卖家型和品牌型供应商,他们可以直接备货到墨西哥,放到我们平台上去卖。”

65dec53388934c0dbb6fc97979bed3f7tplv-tt-shrink6400
图说:Meru中国团队。来源:Meru.com

打开Meru的官网,可以看到商品分为8个大类:宠物用品、汽车零部件、聚会、个人洗护用品、厨房家居、文具、电子产品和体育用品。据介绍,宠物、聚会和电子产品类是卖得最好的。问及为何把聚会作为一级品类,Allen回应,因为”拉美人很喜欢开party!”

3d66e0dd19094d6b993691ac72c49145tplv-tt-shrink6400
图说:Meru官网商品分类。

Meru取自喜马拉雅山峰Meru Peak(梅鲁峰),是世界上最难攀登的山峰之一,直到2011年才有人登顶成功。它表明了创始人们对前路风险的无惧和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