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着中国对手,Kumu登顶菲律宾社交之王

报道 2个月前 (11-30)
69cb075b30854c0ea456a9543b0f0b27tplv-tt-shrink6400

2020年底,Kumu成为菲律宾本土收入最高的社交应用,这时,它才成立三年。它的成就,甚至超过Bigo等全球重量级对手,这可谓东南亚企业的标杆。

强劲势头一直持续到2021年。根据应用分析公司Apptopia的数据,截至10月底,Kumu已从菲律宾市场盈利超200万美元,而Bigo只有140万美元。即使还剩两个月,这一数额已超去年应用内购买总值的35%。

飙升得益于公司引入大量本土明星入驻,从而推动线上虚拟礼物的购买。这些明星在Kumu上直播,与粉丝互动,吸引他们为偶像买单,发送虚拟礼物。尤其是那些“Love teams”(类似国内的影视CP)非常受追捧。

31岁的Cherry Sacdalan在阿联酋工作,她告诉媒体,自从发现Kumu上有自己最喜欢的 DonBelle(演员Donny Pangilinan和Belle Mariano名字的组合,菲律宾有名的cp)后,社交习惯就此改变。以前,她只会用即时通讯软件与家人聊天。但现在,“ 即使在工作时,我的Kumu应用也是开着的,只是为了能看到DonBelle。”

明星入驻是Kumu发展的一个里程碑,在此之前,它的直播视频主要来自其社群“kumunity”,这里聚集了一群有唱歌或主持才能的普通人。进入2021年,Kumu在内容创作方面加大投入,与在线社交阅读平台Wattpad、电影制作公司Star Cinema和广播集团ABS-CBN签署合作协议。

此外,Kumu还加大与其重要内容合作商Pinoy Big Brother的合作。现在,节目已经进入第二季,粉丝可以通过Kumu购买虚拟礼物,为他们想要“留下”和“淘汰”的参赛者投票,这给Kumu带来大量流量,还有利润。

Kumu早期投资人——Openspace的Hian Goh透露,Kumu创始人花了“七位数的钱”,才拿到成与Pinoy Big Brother合作的权利。对一家创业公司而言,下注的风险的不小,但似乎已经得到回报。

a888209cb1fe49f0ac70cc3e985a0634tplv-tt-shrink6400
最让菲律宾网友“上头”的cp DonBelle/ Twitter @DonBelle Official

根据的Kumu官方数据,它现有近1200万注册用户,月活跃用户250万。相比于2020年底,这一数据几乎翻了一番。

如此高速度的增长,即使在东南亚快速发展的创业生态中也很罕见。放在菲律宾就显得更不寻常,因为这个国家的创业生态相对落后。

在菲律宾,Kumu不依靠财团支持,从零开始,一路冲到独角兽的规模,这可能是第一家。它在2021完成B轮和C轮融资,时间相隔仅6个月。虽然Kumu没有官宣,但据DealStreetAsia报道,监管文件显示,该公司至少筹集到7360万美元的资金。

不过,超高速发展也伴随着成长的痛苦。流量剧增,Kumu的人员团队和技术设备吃紧,它不得不克服技术故障和招聘瓶颈。但与东南亚其他快速扩张的初创公司不同,Kumu可以依靠有经验的风险投资人和技术专家来解决这些问题,包括从Gojek雇佣一些核心人才。Kumu真正的挑战是,如何最大化地利用其发展势头。据称,它已经在研究一些新的领域,包括电商。

长远的建设

2021年6月,Kumu举办了第二场线上音乐会——“绝对疯狂”。与以往在app上播出不同,这次,音乐会放在Kumu网页端播出。

不过,“现场“发生故障。许多粉丝等上一个多小时才看到演出,因为他们的门票二维码无法被平台识别。当他们好不容易进入之后,又发现预先录制的音乐会视频加载太慢。一位粉丝在Twitter上吐槽:”绝对疯狂,talaga(真的)。”

其他的视频也有问题。19岁的Alex是菲律宾女子组合 BINI 的粉丝,她说该组合在Kumu上的一些视频要么没有声音,要么加载太慢。“(虽然)用户体验与其他平台差不多,……但视频质量比较低。”

问题不仅仅局限于播放体验。有用户抱怨,购买Kumu币也时常会出现问题,有时甚至无法正常使用。Sacdalan说:“有时我购买的币不会立即反映在应用程序上,我的虚拟礼物也不会实时显示出来。”

db87afa2113f43f780cc06d34b6d5b3btplv-tt-shrink6400
来源:Google Play截图

Kumu的一位投资人对这些问题倒不以为意,认为这是产品迭代的必要过程。毕竟,“它不可能在一开始就是完美的。”

不过,Kumu联合创始人Rexy Dorado曾透露,平台已经在做出改变了。他表示:“在接下来的六个月,我们将重建(Kumu应用)的一些基础设施,以确保其更顺利地扩张。”

Hian Goh曾承认,考虑到Kumu是菲律宾唯一的社交媒体应用程序,他们对Kumu的技术能力有担忧。

作为Gojek的早期投资者,Openspace见证过东南亚创业公司扩张过程中的起起伏伏。Gojek在最初几年面临的许多技术问题,尤其是技术人才的缺乏,他们仍然记忆犹新。

“两三年前,我们还不确定,本地团队能否为菲律宾创造一个如此重量级的应用。”Openspace Ventures总监Gervin Yang说。

但是,当Openspace了解到,Kumu的底层技术由声网Agora提供时,这些担忧就打消了。中国的直播平台斗鱼,还有很多音视频社交应用,也依赖声网的技术支持。Kumu是声网的首批客户之一,声网联合创始人Tony Wang还担任Kumu的顾问。

技术军团

坚实的技术支撑并不意味着Kumu没有后顾之忧。Kickstart Ventures的总监Bit Santos认为,在Kumu这样的 “内容平台”,内容创作者和他们的观众聚集在一起,其挑战是如何将这些内容 “批量推送给目标用户”。

随着越来越多的内容上传到平台,竞争也变得更加激烈。Bit Santos说:“过去的几个月,Kumu团队取得巨大进步,搞定做这件事的方法,但仍然处于早期。”

相比东南亚的同行,Kumu更晚步入超速增长期。这也算一种优势,因为它能更容易获得工程师。

过去一年,Kumu开启招聘狂潮。6月,Kumu宣布,将Gojek公司负责增长的前高级副总裁Crystal Widjaja 招至麾下,后者现在担任Kumu的首席产品官,这背后有赖于Openspace 的助攻。

Widjaja 履历不凡。在Gojek的五年任期内,她帮助公司的数据团队建立了一个超200人的团队。Kumu联合创始人 Dorado说,Widjaja还从Gojek带来了“一些高级工程师和顾问”。跨国招聘可能是Kumu解决人才瓶颈的关键。

为进一步提升工程师在团队中的比重,Kumu最近还引进首席技术官Prakash Ladia,他是一名高级工程师,曾供职于微软、谷歌和Grab。

目前,Kumu的技术和产品团队有120多人,这拨招聘还会为它延揽更多优秀人才。预计在接下来12-18个月内,其团队规模将扩大一倍。

“在前四年中,我们尽可能快速地搭建一些新的东西,然后再把它们粘连在一起,”Dorado说,”而在未来几年,我们要打造一个更有凝聚力的技术团队。这意味着对工程师团队工作方法和标准进行正规化,取代各个工程团队单独作战模式。

内容之外

一方面,Kumu在努力消除其视频流的缺陷;另一方面,它也明白,要真正嵌入菲律宾人的日常生活,视频远远不够。因此,Kumu在筹备接入其他形式,包括购物。

Kumu推出纯音频的现场直播,并开始探索直播电商——在观看直播的同时嵌入购买产品的链接。

“我们不是要成为Lazada和Shopee(的直播销售平台)。”Dorado指出,“与社区有机结合的商品会更有趣,无论是与女性运动还是口袋妖怪卡的周边产品。”

例如,2021年10月,在一场菲律宾偶像组合 BINI 和 BGYO 一起逛街的直播中,有关他们的商品上线出售,部分定价高达4000菲律宾比索(80美元),但在十五分钟内被抢购一空。

Dorado说,这次测试对Kumu来说是个惊喜。受欢迎程度如此之高,Kumu的领导层决定加倍推出创客商品。

目前,其电商部门的订单是由人工完成的——人工对订单进行分类,然后由第三方物流合作商负责交付。Dorado介绍,在未来12-18个月内,这一流程将实现自动化。

电商拓展了Kumu的收入来源。Dorado介绍,过去两年,Kumu公司90%的收入都来自于虚拟礼物。而在不久的将来,预计电子商务将占其收入的20%,因为它会纳入更多内容创作者的商品。

与此同时,Kumu并没有把焦点从内容上移开,特别是高端娱乐。

借鉴YouTube和TikTok等竞争对手的做法,Kumu推出一个 叫”Kumu Creator Academy “的平台。该网站提供一份指南——成为Kumu网红,你需要的技能,包括更好的了解Kumu的算法。

在培养 UGC(用户生成内容)同时,Kumu还希望,将用户引入专业节目中,将日常创作者变成主流明星。这反过来将吸引更多的用户使用其应用程序。

11月初,Kumu聘请前Disney高管Anand Roy担任其战略和国际高级副总裁。他的加盟,可以让Kumu获得其他全球游戏和真人秀品牌的版权。这类节目是Kumu的大赢家。Dorado 说,Kumu正在积极寻求新的节目概念,希望能将其引入该平台,以复制其在Pinoy Big Brother的成功。

“我们希望Kumu成为菲律宾内容制作的一环,并成为这些内容的传播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