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b系的创业江湖

报道 3周前 (11-12)
fabb266eb8514f78ba04e43997d39bb1tplv-tt-shrink6400


2014年,朱伟辞去Facebook软件工程师的工作,在这家社交媒体巨头的新加坡办事处工作了两年后,即将返回美国。彼时,他才听说一家名为Grab的新兴打车公司。

“我对网约车行业很着迷,一直在密切关注Uber的发展历程,以及中国滴滴和快的的竞争。了解到新加坡也有类似的东西,我很感兴趣。”朱告诉The Ken。

于是,朱伟决定先不回美国,而是加入Grab,担任其第一任首席技术官。当他第二年离开公司时,已经建立了一套可扩展的技术系统,以应对整个地区不断增长的消费者需求。此外,他们还在新加坡、中国和越南拥有技术团队。

2016年,朱伟运用建设Grab技术系统的经验,创立了Igloo——一家保险技术创业公司。

朱伟不是唯一从Grab出来自己创业的人。

根据Grab新智囊团Tech For Good Institute (TFGI)统计的数据,一共有307名Grab的前员工离职后自己创业。这些初创企业涉及各个领域,从食品技术、金融技术到记账和工作流程管理,甚至是网络安全。他们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的人脉网络,遍布东南亚的创业生态系统。

这不禁让人联想到著名的 “PayPal黑手党 ”网络,这个团体由PayPal的前雇员组成,他们后来创建了一些世界科技巨头。PayPal黑手党成员包括著名投资人 Peter Thiel (彼得·蒂尔)和特斯拉联合创始人伊隆·马斯克(Elon Musk)等人。

它的影响范围很广。随着消费互联网公司的崛起,截至2019年,PayPal黑手党和相关的风险投资公司在二十年间投下1千多个项目。仅蒂尔一人就投资100多家公司。

在吉隆坡考察Grab团队一周后,朱伟最终决定加入这家创业公司,当时它的总部还在马来西亚。他说:“如果我没有和他们一同经历这段旅程,那对我来说也是相当大的损失。”

类似于PayPal黑手党对硅谷的影响力,Grab黑手党对东南亚也有这样的潜力,在某些方面,这种影响已经发生。这个超级应用程序的“校友网络”正在帮助解决该地区最大的问题之一–人才短缺。

来自世界各地,包括美国的前Grab员工已经决定把东南亚作为他们的家。“那时,雇用技术人才很困难。我们不得不从世界其他地方引进高管。但当我离开时,我看到想加入Grab团队的人兴趣大增,这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就有了很大的不同。”朱说,他也把新加坡作为自己的家。

另外,从Grab精修学校走出来的创业公司,在东南亚的投资版图上占据一席之地,进而让资本砸下更多资金。对于投资者来说,在Grab工作过是个积极信号,而且职位越高越好。

The Ken 访谈过大多数创始人,也将他们在 Grab 工作的收获归功于他们的创业精神,其中主要体现在解决痛点上。由于一些痛点仍未解决,这些创始人正试图在各自的创业公司中,找到解决方案。

会有更多这样的后来者。Grab在纳斯达克上市只是时间问题。一些员工会将他们的回报套现,用于自主创业或将资金投资到Grab前同事创办的公司。

行动计划

Andrew Liu创业的想法,来自于对 Alluri 运行Grab云厨房平台的长期观察。后者现在跟他一起创业。当时,Alluri 花了一半以上的时间,试图弄清楚如何为 GrabKitchen 的餐厅合作伙伴创造需求。

“当时的想法是,如果在餐饮平台上创造需求那么难,那么要让消费者在线上对餐馆产生全面的需求几乎是难以实现的。因为平台不仅仅要做食品配送,还要有Facebook这种社交功能,谷歌的搜索功能、Instagram的图片展示以及谷歌地图导航等功能。”Liu 说。

这促使 Liu 和 Alluri 在2020年创立了Momos,这是一家 SaaS平台(软件即服务平台),帮助餐馆老板提高他们在网上的影响力,类似中国的大众点评。这家新加坡公司为客户提供管理在线营销、声誉和分析所需的所有工具–这些功能,两人曾希望运用于Grab公司。

“我们希望能真正满足餐厅的需求。我们支持跨平台,我们连接所有的渠道,让餐厅能够非常容易和周到地经营自己的业务。”他补充说。

Liu 在Grab的企业融资团队工作了三年,他与公司总裁Ming Maa密切合作,开展筹资和收购活动。2019年,他还共同创办共享电动摩托车平台 GrabWheels,筹集到3000万美元的A轮资金。2021年8月,Momos完成了650万美元的种子轮融资 ,由红杉印度和Alpha Wave Incubation共同投资。

“凭借 Alluri 在Uber早期和 GrabKitchen 的经验,以及我的融资经验,我们相信我们有能力做好运营,成功融资,这也让我们这家早期创业公司可以走得很远。” Liu 说。

支付软件Spenmo的成立,也是为了解决 Grab 无法解决的问题——自动处理应付账款流程。这家公司由 Grab 前战略负责人 Mohandass Kalaichelvan 于2019年创立,专注于为中小型企业集中处理支付流程。

“GrabPay 钱包允许商家通过二维码收款,但你不能用这些钱做其他事情,比如支付租金或结算发票……经过研究,我想这作为一个独立的产品效果会更好,中小企业可以使用。“Kalaichelvan告诉The Ken。

在2018年加入Grab之前,Kalaichelvan已在考虑创业。“在我的团队中,我们总是在讨论新的垂直领域,我们交流了许多想法。我在想,如果 Grab 不想去实现这些想法,我可能有机会去做。在 Grab 的工作经历让我弄清楚了两件事:第一,比起 B2C,我更喜欢 B2B;其次,我更喜欢在一家创业公司工作,让事情从零到一。”

当然,并非一切都源于解决 Grab 的痛点。马来西亚 的Nik Muhammad Amin 从 Grab 的提议中获得灵感,促使他于 2017 年创立了P2P汽车共享初创公司 Moovby。

2014年,Nik 加入 Grab,成为其第二位移动工程师,并于2015年从该公司转岗。他说:“我喜欢看到平台业务是如何给整个东南亚人带来便利的,而移动性是我一直密切关注的事情。”

Nik 在 Grab 任职期间最大的收获之一,是学会了如何平衡 Moovby 这类平台业务的供需关系。“汽车共享市场比叫车服务市场小,可能是五倍之差,但它的单位经济效益更高,在规模上可以有很高的利润。事实上,我们的服务是对 Grab 的补充,因为我们有2-3%的用户实际上是Grab的司机。”Nik说。

Grab(ber)的崛起

在Nik推出Moovby的同一年,Grab收购了Uber的区域业务,这也被看成是东南亚崛起的标志之一。此举不仅让投资者眼前一亮,而且还成功地从这家美国叫车公司招徕人才。

这次收购使Grab在食品配送和开发者团队方面的业务得到很大提升。在2016年底加入Grab担任区域扩张总监之前,Sagar曾是Uber东南亚产品战略主管。“随着Uber成为Grab的股东之一,从美国等其他国家吸引人才变得更加容易。“他告诉The Ken。

Sagar 很早就知道,Uber和Grab的竞争只会有一个结果:“要么Uber会收购Grab,要么反过来。但我认为后者的概率更高。”Sagar认为,Uber和Grab合并,迅速推动Grab进入超级应用轨道。

随着Uber在东南亚出局,地区竞争落到Grab与Gojek(现在的GoTo)头上。Momos的Liu说,这时,事情开始真正发生变化。

“每个人的产品都变得更加集中,而不是试图赢得整个东南亚地区。Grab和Gojek都在各种垂直领域加倍努力,如金融服务、食品配送和叫车服务。这使许多新行业得以开辟。”Liu指出。

这些变化,东南亚之外的投资者也看在眼里。2015年,Chinmay Chauhan加入Grab时,他是该公司的第八位产品经理。到2018年他离开时,Grab增长22倍,这种增长和规模是很多人一生中都看不到的。如今,Chinmay Chauhan是BukuWarung的联合创始人兼总裁。

“在收购之前,美国人可能会问,为什么要关心这个地区?但合并后,一个东南亚本土的产品胜出了。所以,他们开始关心了。”Liu说。

过去18个月,这种观念变化更加明显。更多的美国投资者,如a16z和同样由Thiel共同创立的Valar Ventures,要么在新加坡设立办事处,要么在整个地区增加投资。

2021年早些时候,BukuWarung在A轮融资中获得3600万美元和6000万美元,由美国投资者领投。

一位地区投资主管告诉The Ken,对于投资者来说,创始人的Grab出身是主要卖点。对从Grab和东南亚其他独角兽公司出来的创业者,风投基金会更加青睐。

这位投资人还说,在2016年之前,投资者会看创始人是否有MBA学位。“现在,他们寻找的则是有执行经验的人,他们通常曾在这些成熟的科技公司待过。”

在2018年,新加坡风投Openspace Ventures投资了Igloo,其合伙人Ian Sikora投资,原因有很多,但朱伟在Grab、Facebook和微软工作经历是其中的重要因素。

”这是黑手党趋势的延续,但不是开始。东南亚最初的PayPal黑手党是Zalora的校友们。Gojek的联合创始人Nadiem Makarim、Kevin Aluwi、Brian Cu等人在成为Grab/Gojek黑手党之前都曾在Zalora工作,”他补充道,Openspace Ventures也是Gojek最早的支持者之一。

连锁反应

作为一名前Grabber,不仅可以打开风险投资的大门,还能打开前同事的钱包。最著名的投资案例便是“PayPal黑手党”:一个联合创始人跟随另一个联合创始人投资于同一家公司。

根据美国科技媒体VentureBeat分析,在Thiel投资的公司中,约有31%至少得到了一名PayPal成员的投资。该网络的风险基金“创始人基金”自2005年成立以来,管理的资产已超过60亿美元。

Grab黑手党要达到PayPal级别的影响力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这颗种子已经萌芽了。例如,Grab金融集团的高级董事总经理Reuben Lai就作为天使投资人加入了Spenmo。BukuWarung的Chauhan补充说,几个Grab同事都是该公司的天使投资人。

不过,投资者的关注只是硬币的一面。Grab黑手党还为其羽翼之下的人们提供更内行的优势:广泛的人脉网络。

首先,有助于解决寻找人才的问题,这也是东南亚初创企业面临的最大挑战。Grab在新加坡、越南和中国的技术团队都是白手起家的,参与其中的朱伟深知其中艰辛。

Momos的Liu说:“当地的人才在庞大的校友网络中非常重要,吸引海外人才填补空缺也不再那么艰难。”当年,Liu从硅谷搬到了新加坡为Grab工作,现在则变得更加容易起来,仅仅通过一个电话,他便吸引了两名成员搬到新加坡,和他一起创业。

BukuWarung的Chauhan表示,一旦Grab上市,吸引人才会更加容易,“他们会为此选择加入我们这样的早期创业公司。”

该网络还为年轻创业者传授知识。“这就是网络的魅力;在这中间,你总能找到精彩的点子或者才华横溢的头脑,还有些人则是作为天使投资人加入。”萨加尔说,2021年初,他与人合伙创办新加坡汽车预订服务Carzuno时,他的前同事,包括Grab和Uber的同事,都给了他宝贵建议。

一旦上市,Grab的员工流失率可能会高于往常,这对Grab来说意味着什么?Grab发言人在给The Ken的电子邮件回复中说,每家公司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经历人才流动,所以Grab也不把这个问题视作坏事。

“我们Graber珍视这些机会,来解决复杂、挑战度高并且具有意义的问题,这些问题极有可能影响该地区数百万人的生活和生计。我们的希望是,转向其他机会的时刻来临时,会具有更丰富的经验、更强大且可以一直依赖的人际网络,以及通过工作服务社区的深切愿望。”他们说。

现在,Grab已经准备好了在美国公开上市,这个网络势必会越来越大。PayPal公司如此。Facebook和Uber也是如此。根据CB Insights的数据,因为IPO于2019年才进行,Uber的“校友”所创立的公司大多还处于早期阶段。

“过去,在东南亚没有任何大树会掉下果实。”Igloo的朱说,“现在,我们有Sea Group、Grab和其他公司,是各自领域的巨头。他们将帮助培育创新、创业文化。”

无论IPO带来什么,Grab已经对东南亚的创业者生态系统产生了持久的影响。现在要看它是否能长出一个SpaceX或LinkedIn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