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为什么修改游戏存档可能违法

报道 2周前 (11-11)

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 触乐(chuappgame)

作者 | 冯昕旸

今年7月8日,一名中国籍男子在日本东京都池袋被新潟县警方逮捕。这名男子被捕时27岁,待业,从今年4月开始,在购物网站上为用户提供修改游戏存档的代理服务,涉及的游戏为《塞尔达传说:旷野之息》。警方在确认事实后,以违反日本《防止不正当竞争法》为由将他逮捕。7月28日,由于查明他曾同样代理Switch游戏《怪物猎人崛起》和PS4游戏《怪物猎人世界:冰原》的存档修改服务,警方对这名男子实施了二次逮捕。

在日本,为什么修改游戏存档可能违法
这位中国籍男子因为通过修改存档获利巨大而受到媒体关注

在7月初事发后,触乐立刻联系了日本电子计算机软件著作权协会,试图了解具体情况。这家协会成立于1985年,旨在保护包括计算机软件在内的各种数码作品的著作权人权利。本案中涉及到的电子游戏自然也在协会的保护范围内。

在接到采访请求后,著作权协会的太田辉仁先生告诉我,尽管很愿意接受采访,但目前警方仍在办案,协会无法透露任何有关的信息。“在警方处理完案件后,我们很乐意接受您的采访。”在得到太田的承诺后,我们开始了漫长等待。

等待

由于并不了解日本警方的办案流程和效率,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结果,我们决定每周给著作权协会打一个电话,向他们确认办案进度。著作权协会每次都会热情地接听电话,但我们等来的都是同一句回复:“由于目前案件仍在处理当中,还无法接受您的采访。”

在等待中,我们试图了解,为何在日本会因为提供存档修改服务而被捕。日本《防止不正当竞争法》修正案颁布于2018年,法律修订后,出售或转让游戏软件的存档数据、修改工具,以及为他人提供游戏存档或游戏机改造服务都属于违法行为,违者将承担刑事责任,可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500万日元(约合28.2万元人民币)以下的罚金。

每个玩家在游戏生涯里应该都或多或少接触过游戏存档修改。修改存档后,游戏角色达到游戏中正常流程无法达到的属性数值,或提前获得需要大量游戏时间才能获得的道具。本案中,被逮捕男子就能修改用户在《塞尔达传说:旷野之息》中的角色,提升生命值和体力值,并为玩家提供高稀有度的武器、装备。

在日本,为什么修改游戏存档可能违法
在商品说明中可以看到,除了游戏中能正常获取的道具外,还能为客户修改出游戏中无法获得的超高属性装备

过去,修改游戏存档并不困难,电脑上用修改器改改文件或内存数据就可以了。在国内,FPE、金山游侠等修改工具曾大行其道。家用或掌上游戏机修改起来相对麻烦,但只要搞来一块“金手指”,自己在家动动手也不难实现。

随着游戏机系统越来越复杂,存档加密技术不断更新,玩家也越来越难以自己动手了。即使通过破解游戏机系统等方式,访问并修改游戏存档,操作难度也比过去高出不少。同时,由于游戏机系统逐渐走入全程联网验证的时代,一旦尝试破解和修改,可能就无法继续使用官方网络服务,大多数玩家即使有这个想法也只能望而却步。

这种变化最终催生了代理修改存档的业务。许多有技术的商家在购物网站上接单,帮助玩家简单快捷地修改存档。商家提供技术,玩家提供金钱,这种交易很快有了不小的市场。只要在日本购物网站上搜索游戏名称加上“最强存档”,就能立刻找到不少这样的商家。这些服务能为商家带来高额利润。

在日本,为什么修改游戏存档可能违法
在中国的购物网站上获取这类服务也非常“方便”

尽管著作权协会这边没有进展,我们还是从其他渠道了解到本案的一些细节。根据NHK新闻报道,被捕男子在一年半时间里,为多款游戏(包括上述游戏在内)提供存档修改服务,一次收费3500日元。并且,他本人并不直接负责修改,而是以500日元的价格再委托给国内商家,从中赚取差价,到事发时,已经通过这项服务赚取了超过1000万日元(约合56.5万元人民币)。

著作权协会网站的资料显示,自2019年以来,日本警方已经逮捕了多名提供此类业务的商家,提供的服务主要面对3DS、PS4以及Switch平台的“怪物猎人”系列和“宝可梦”系列游戏。今年2月4日,爱知县警方在名古屋市逮捕了一名改造Switch游戏《宝可梦:剑·盾》并出售宝可梦数据的23岁男子。此人也是待业在家,使用家中的个人电脑修改宝可梦数据,在购物网站上以500日元一只的价格销售。警方透露,这名男子从2019年11月开始,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共因此获利超过115万日元。此前,警方也曾逮捕过提供修改《宝可梦:终极日·月》《怪物猎人4G》《妖怪手表破坏者:赤猫团》等游戏存档服务的商家。

在日本,为什么修改游戏存档可能违法
这位住在名古屋的存档修改商人通过直接出售修改的宝可梦获利

“宝可梦”和“怪物猎人”可以说是修改的重灾区。在这类游戏中,玩家获取稀有道具需要积累大量游戏时间,反复刷,“宝可梦”中的高数值宝可梦或闪光宝可梦、“怪物猎人”中属性和技能优秀的护石等都属于此类。其他人耗费几百、几千小时获得的道具,修改存档能快速获得,甚至通过特殊手段还能拿到正常游戏中无法获得的“幻之道具”。游戏内的重复劳动没有多少人喜欢,这种需求在近年来只增不减,存档修改代理服务也就应运而生。

解惑

7月案发以后,我们跟日本方面每个月都有联络和沟通。在和著作权协会的联络中,太田向我指出一个问题:“中国的法律和日本有所不同,所以我们的情况也只能作为参考。”的确,在中国,尽管销售游戏外挂违法,但修改游戏存档(一般是指单机游戏存档)并不在法律禁止范围内。而在日本,《防止不正当竞争法》修订后很快就有了相关的第一个案例。

2019年7月1日,新潟县警方逮捕了一名30多岁的公司职员。他在网络上销售修改好“完美”存档的《宝可梦:终极日·月》和《怪物猎人4G》3DS游戏卡带。警方表示,这名男子已经提供这类服务超过10年时间。《防止不正当竞争法》修订后,警方确认了其中的违法行为,实施逮捕。这是日本警方第一次抓获修改游戏存档获利的人员,这名男子最终被处以30万日元的罚金。

显然,除了法律不同,中日两国的游戏生态也有所不同。国内流行的网络游戏,账号信息和存档远在服务器端,除非有技术问题,玩家其实难以自行修改,因而打击的重点就放在外挂领域。和这类网游不同,在日本,修改存档业务针对的都是那些部分内容需要联网,大多数内容仍为单人游玩的游戏。“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玩家可以用自己在单人模式下培养的宝可梦和线上的玩家对战;“怪物猎人”玩家可以和其他玩家进入同一个集会所区域,一起完成任务,获得奖励。

著作权协会曾在案件通报中指出,修改存档的玩家将修改后的道具带入线上游戏,会影响其他玩家的体验,破坏游戏环境,对游戏产生恶劣影响。玩家靠修改提前获得稀有道具,破坏玩家社区氛围,也会稀释稀有道具的价值,让通过正常渠道获取的玩家丧失成就感。

在案件的新闻报道下,评论区的日本玩家也纷纷表示,修改存档的玩家让《怪物猎人:崛起》社区变得“乌烟瘴气”,许多玩家看到这些人就失去了正常享受游玩过程的动力。

在日本,为什么修改游戏存档可能违法

这张图片是一期“油管”视频的封面,上面写着“国外开始修改存档了……真的别搞了”

需要指出的是,修改存档当然会对上述游戏环境产生影响,不过自己在家修改自己的存档,并不构成违法。只在单机模式下游玩的,不需要再多说,如果游戏包含线上模式,在进入游戏前,系统通常要求玩家阅读用户协议,其中一般包括不得以第三方工具修改存档等条目。如果自行修改存档并参与线上游戏,属于违反用户协议,如果被官方检测到,有可能面临封号等惩罚。不过运营团队想要惩戒,也只能拿玩家的账号下手,最多只能影响玩家在游戏内的权利,不会对玩家本人产生影响,也不需要承担法律责任。

自己修改存档确实不违法,不过帮助他人修改存档并谋利就不同了。

如今,游戏机的存档保护机制越来越严,普通玩家自己动手修改,不仅对技术基础有要求,可能还需要额外花费一笔钱。例如修改《怪物猎人崛起》的数据,可能需要另一台已破解的Switch。因此,即使不限制玩家自己动手的权利,玩家也没有能力自行修改,只能求助于提供这类服务的商家。

这时候,玩家面临着切实的账号安全风险。为了绕过游戏的存档保护机制,将玩家的存档导出并修改,商家一般会要求玩家提供游戏账号的密码。这样,账号中的个人隐私、信用卡资料等敏感信息很容易被泄露,可能因此造成经济损失。同时,包括本案中被逮捕的商家在内,部分商家还将任务外包出去,更增加了信息泄露的可能。因而,相比于破坏游戏环境的道德风险,对玩家个人信息和财产的威胁要更加直接和清晰可见。

当然,也没有任何厂商希望玩家破坏他们设计的游戏环境、大幅缩短“毕业”的时间。上述这些问题可能都是日本游戏业界如今重视存档修改代理问题,并通过修订法律的方式将其归为违法行为的原因。著作权协会表示,由于这些行为的恶劣影响,协会和游戏厂商都相当重视。警方会积极从网络渠道搜集线索和证据,确定商家的违法事实,并联合商家所在当地的警方进行抓捕。资料显示,3年多来,警方不仅已逮捕多名直接提供服务的商家,还破获了一家为这些商家提供修改工具的公司,抓捕了公司代表和部分员工。这个公司就是推出了PS4存档修改工具的CYBER GADGET,虽然他们的产品在《防止不正当竞争法》修正案颁布后就立刻下架了。

在日本,为什么修改游戏存档可能违法

尽管CYBER GADGET立刻下架了他们的存档修改工具,还是没能逃掉法律的制裁

回信

在沟通的过程中,实际上我们几乎已经逐渐忘记了这件事,7月的那起案件也已经淡出了人们的视线。我们不知道此案何时能有最终结果。10月13日,太田终于告诉触乐,警方已经处理完本次案件,可以接受采访。不过由于内容需要和警方进行确认,采访只能通过邮件形式进行。我们当天立刻将准备好的问题发送过去。

经过两周多的等待,11月1日,我们收到了回复。在邮件的开头,太田遗憾地表示,由于一些问题涉及案件具体信息,不便透露,因此我们的许多提问都没能得到解答。尽管如此,太田还是回答了其中的一部分问题,我们也对著作权协会的帮助表示感谢。

著作权协会几乎没有透露任何案件细节。从回信中我们可以得知,本案并非由游戏厂商或著作权协会牵头,而是由“赛博警察”——新潟县警署网络犯罪对策课负责。他们在网络上发现了那名男子从事违法服务的事实,接着展开调查和逮捕。

尽管在先前的新闻通报中已经提到了这名男子的非法获利数额,著作权协会却告诉我们,他们并不了解此人的营业规模、利润是多少。

太田只是明确告诉我们:“本案最终判决为有罪,并处以罚款。”至于罚款的具体金额,以及是否伴随着其他处罚、已经产生的非法收入如何处理,我们最终没能从著作权协会和警方的口中听到答案。

太田向我们阐述了著作权协会在这类问题上做出的努力:协会一直以来通过发布相关案件新闻、宣传《防止不正当竞争》法修正案、对参与违法行为的人员进行个别提醒等方式积极解决问题。

在日本,为什么修改游戏存档可能违法

目前著作权协会还没有更新他们网站上的信息,从公开渠道无法得知这名男子是否已经得到处罚

可能?

4个月的等待后,我们并没能从著作权协会和警方那里了解到什么更具体的内容,不过针对代理修改存档业务,我们已经通过各种渠道掌握了不少信息,其中的一些令人忧虑。

尽管著作权协会、游戏厂商和警方一直力求彻底消除存档修改代理服务,并逮捕了一些非法商家,修改游戏存档的问题并没有因此得到缓解。只要打开随便一个日本的热门购物网站搜索,仍然能找到不少提供服务的商家。仅仅抓住个别几个商家并不能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

在日本,为什么修改游戏存档可能违法
直到今天,在购物网站上还是可以轻易找到各种存档修改代理商

著作权协会曾经强调:“正是因为有依赖这种服务的玩家,才会滋生这类违法行为。玩家们应该杜绝使用这种服务。”去年《集合啦!动物森友会》发售后,就涌现出一批出售铃钱、机票、家具等游戏内道具的商家。他们修改存档,获取了大量游戏内货币,然后通过游戏内交易将出售给玩家。

这种服务遭到了大多数玩家的反对。一个让玩家享受生活的慢节奏游戏,不该通过这种方式一口气获取大量资源,破坏游玩气氛。来自玩家社区的压力使得一部分人悬崖勒马,一定程度上通过玩家的自律控制了存档修改在“动森”社区里的横行。

在日本,为什么修改游戏存档可能违法
很多“动森”玩家认为,用这种方式购买道具会严重破坏游戏体验

不过在其他游戏中,玩家们对此似乎有不同的看法。当需要“肝”的东西太多、耗时太长,很难让人不去选择修改存档。对于大部分人而言,“宝可梦”和“怪物猎人”系列对游玩时间的要求实在是太高了。很多玩家并没有这么多时间,为了能更舒适地玩游戏,还能怎么办?

“宝可梦”玩家并不排斥存档修改。为了能在线上比赛中和其他玩家同台竞技,玩家需要花时间培养出属性足够高的宝可梦。这需要相当长时间的重复劳动,对玩家是精神上的考验,对机器耐久性来说也是个问题——一些玩家因为在游戏中重复“孵蛋”操作导致自己的Switch摇杆发生了漂移。更重要的是,对那些希望培育出强大宝可梦的玩家来说,他们希望得到的重要素材“6V百变怪”在游戏中几乎不可能自己获得。

为了短时间内快速构建一支能在线上游戏中使用的队伍,很多玩家就去购物网站上选购通过修改存档制作的“魔法”宝可梦。这些宝可梦的属性并没有超过系统限制,即使拿到线上比赛中也和通过正常渠道获取的没什么区别。尽管这原则上来说仍然违反用户协议,玩家们仍然十分依赖于这些“魔法”宝可梦带来的便利。

在日本,为什么修改游戏存档可能违法
知名选手Ray Rizzo曾在比赛中使用“魔法”宝可梦

事实上,这类包含联机内容的单机游戏既不同于完全联网的网络游戏,也不同于完全离线的单机游戏,玩家修改存档的行为确实可能影响其他玩家的体验,但很难像包含竞技、排名和社交内容的网游那样对社区造成很大影响。对“宝可梦”等游玩过程极其重复且漫长的游戏而言,许多玩家并不排斥修改,也不认为会像著作权协会所说的那样,对游戏环境造成破坏。

在这种前提下,即便通过立法和不断呼吁,也不会对现状产生多少影响,只要游戏设计没有改变,玩家需求就不会变化。眼下,最新一部宝可梦游戏《宝可梦:晶钻·明珠》即将发售,恐怕相关业务也会迎来大繁荣。

或许厂商在打着“为了游戏产业健全发展”的旗号,寄希望于玩家自律的时候,也要考虑考虑玩家的体验。是玩家真的太懒,还是这些游戏真的有太多无意义的内容,以至于玩家已经无法忍受?在许多玩家厌倦了重复劳动的时候,或许这些游戏也该做出一些改变了。

其实我们已经能在一些地方看到这些游戏的改变。Switch游戏《宝可梦:剑·盾》中,玩家可以“租借”其他玩家的宝可梦队伍,对自己个性化队伍没有要求的朋友完全可以跳过培育宝可梦的环节,直接用别人的队伍参加线上比赛。这一改动减轻了不少玩家的压力。

不过,这终归不是所有玩家的声音,同样也还有一些玩家坚持手动孵蛋培育宝可梦,或是坚持一遍一遍地在“怪物猎人”里刷护石,祈求自己能早点“毕业”,拿到需要的道具。对他们来说,缩短游戏时间的改动或许并不是好事。如何在改变中满足玩家们的需求,是留给游戏厂商们一个不得不思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