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海教中文,正在加速“内卷”

报道 3周前 (11-11)
848bc7cad38a4011ba077ee47e1eb4d5tplv-tt-shrink6400

日前,特斯拉创始人伊隆·马斯克在社交媒体上引用曹植的《七步诗》,同时在中文世界和英语世界掀起很大水花。

看不懂中文的老外纷纷在推特评论区求解读,而在中国的微博平台上,吃瓜群众已就位,开始为这位世界首富“知识付费”——打赏。

虽然这点打赏,远不及马斯克毕生财富的九牛一毛。但是学习中文的热情,早已在马斯克的家里蔓延。就在不久前,他的母亲梅耶·马斯克还表示正在学习中文,并希望早点来中国。

如今,中文在海外越来越受追捧,不仅世界首富在受到委屈的时候要借中国古诗来委婉表意,中文的教育更是渗透到世界各个角落。一方面,海外学习汉语人数早已过亿;另一方面,业内预计,国际中文的教育市场规模,将很快达到千亿元。

而在国内在线教育市场越来越收缩之际,很多公司瞄准了海外的汉语教育市场。不仅传统的教育巨头转型出海,开始做海外中文教育,市场上也涌现出越来越多新兴企业,全力投注海外中文教育领域。

当然,内容型产品一直是中文教育出海的核心,而随着国内技术和服务的成熟,工具型产品也逐渐在市场上占据一席之地。

中文教育出海

中文教育在海外依旧火热。

来自美国加州圣迭戈县的盖里·韦斯特格伦介绍,过去7年,他的家乡三所公立学校开设了普通话的沉浸式教学,在一天的学习中,老师们有半天的时间用普通话授课,另一半用英语授课。“在很短的时间内,普通话从孤立的第三世界国家的语言,变成了世界大国的主流语言”。

与此同时,他的妻子在当地教普通话,学生数量从最初因兴趣而来的个位数不断增长,以致于她不得不因精力有限而拒绝更多学生加入。韦斯特格伦介绍:“一个白人会说普通话,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罕见和特立独行了。”

志象网在谷歌上搜索“learn Chinese”关键词时,出现了24亿条相关的内容。一份研究显示,2021年,英语将依旧占据整个在线语言学习行业的最大份额,然而,预计汉语在线教育市场份额的复合年增长率将是最快的。

而在国内,在“双减”政策之下,国内在线教育巨头们也纷纷调转船头往海外走,对它们来说,海外的汉语教育是一块沃土。业内人士指出,国际中文教育的市场规模在未来3-5年内,很快可能达到1000亿元以上的市场规模,赛道正处于快速发展阶段。

与此同时,为适应海外中文教育的需求,教育部今年4月发布了《国际中文教育中文水平等级标准》。据统计,目前全球已有70多个国家将中文纳入了国民教育体系,4000多所国外大学开设了中文课程。

汉语水平考试网此前发布的一份数据显示,今年1-6月,全球约有18万余考生参加了HSK、HSKK、BCT和YCT各级别考试,比去年同期增长近50%。在旺盛需求之下,中文教育出海逐渐升温。

巨头进场

“双减”政策落地之后,在一众的传统教培巨头中,新东方的转型备受瞩目。

2021年8月下旬,新东方宣布成立比邻中文Blingo,面向海外华裔青少年,提供中文、中华文化学习课程。Blingo据称衍生于新东方旗下品牌“新东方比邻外教”,新东方比邻外教成立于2017年,在国内为青少年提供外语教学服务。

与此同时,港股上市的卓越教育,也瞄准了“教育出海”,并公开宣称卓越的目标是“打造世界第一中文股”。卓越教育董事会秘书蒋易皇公开对媒体表示,出海重心将聚焦东南亚和非洲,7亿东南亚人和约13亿非洲人是目前学习中文的最大目标群体。

在蒋易皇看来,疫情后欧美的经济衰退,给中国人带来了非常大的机会,对外汉语教学也迎来新的发展阶段。

与此同时,主打英语学习的瓜瓜龙,也开始往中文教育领域延伸,此前它还面向在日华人、在加华人开设7天中文线上夏令营。火花思维也开始教海外华人孩子思维启蒙以及拓展课。而据VIPKID旗下专注少儿中文在线教育的 Lingo Bus 负责人苏海峰介绍,后者承载着VIPKID转型的期许。

1d200897580f4a7fac44ba4eb3731234tplv-tt-shrink6400
来源:Unsplash

当然,除了原有业务延伸至中文出海教育的公司外,还有重点聚焦中文教育出海赛道的LingoAce、悟空中文、考拉知道、PPtutor、T-LAB、eChineselearing、Super Chinese等垂直领域的公司。

不仅如此,资本也在加码中文教育出海。志象网发现,2020 年以来,不仅顺为资本、红杉资本看好LingoAce,青松基金、连尚网络、零一创投也对Super Chinese青睐有加,而East Ventures、蓝象资本、Plug and Play 中国、创业工场等机构则已押注 T-Lab。而在融资额度上,这些平台的融资均在千万级别以上。

做内容还是工具?

不过,现在入局国际中文教育,还有哪些机会呢?

据多邻国发布的《2020年语言学习趋势报告》显示,汉语已成为该平台全球用户总量增长最快的语言之一,2019至2020年实现29%的增长。排名前三的海外中文学习者目的为在华留学、学习本土文化和工作使用。

不过,从投资人的视角,青松基金创始合伙人董占斌在阐述投资汉语教育时曾直言,当下汉语培训机构的现状是布局分散、难以做大,而青松基金正是在系统性梳理对外汉语赛道后才决定入局。

“作为一名掌握双语的全球公民,我个人很感激语言为我带来了更广阔的视野、更多的可能性和友谊。但是作为一名父亲,我目睹了我的孩子在数字化的环境中成长时,在学习中文时面临的困难与挑战。”曾经,孩子的中文学习一直困扰着姚辉,也是从自身困境和需求出发,他才最终创立了LingoAce。

在姚辉看来,LingoAce算是较早一批入局者,而且他曾公开表示,目前海外中文教育市场竞争尚不激烈,获客成本也相对不高,而随着赛道逐渐拥挤,入局门槛会越来越高。

当然,除了从投资和深耕内容方面切入,作为在线教育的重要一部分,国际中文教育对直播的需求也会越来越旺盛,相关的底层技术需求也会越来越多。

bc2a6a5d957b40b2adfce83a9173f2detplv-tt-shrink6400
来源:Unsplash

另有业内人士指出,对比工具型产品和内容型产品来看,工具产品的普适性更强,在海外更易推广,如有道词典的U-Dictionary,在东南亚国家颇受欢迎,又如提供了在线教室的ClassIn,以及为在线教育公司提供市场咨询服务的一招科技,都在海外有不同程度的发展。

声网Agora在线教育行业产品总监仇媛媛就曾介绍,从90年代末至今,在线教育行业经历了网校模式、录播课程模式、直播课程模式和互动直播课程模式,近5年迎来了爆发式增长,声网Agora在其中吃到了不小的红利。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做工具产品,更倾向于深耕B端市场,但它的机会几何?业内人士指出,国外的B端教育科技市场更成熟,因此创业者入局这个赛道,首先要做好产品的把关,尤其是在产品质量和专业度方面做好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