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战火纷飞的叙利亚,他成了一名职业电竞选手

报道 4周前 (11-10)

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 游戏新知(youxixinzhi)

编译 | 烟花

在困境下逆袭并不总是那么容易,但33 Mony对此并不陌生。他在战火纷飞的叙利亚度过了自己的童年,后来加入《堡垒之夜》电竞战队Team 33,已经通过参加《堡垒之夜》职业赛事赢得了大约6万美元的奖金。

要了解33 Mony的现在,可能我们需要去挖掘一下他的来历。他曾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提到过自己所经历的一切,包括围绕在他身边的死亡和破坏。

33 Mony出生于叙利亚,他在这个饱受战争蹂躏的国家生活了12年,然后才搬到土耳其。一开始,33 Mony的生活也很平静,像其他小孩一样玩着《部落冲突》、刷着Facebook。

2011年3月叙利亚内战爆发(这场战争已经持续了整整10年)。年少的他在阿勒颇(注:叙利亚北部城市)曾亲眼看到“炸弹在发电厂爆炸”,经历过“每周只能接一次水”的悲惨生活。由于无法使用网络,生活几乎与世隔绝。

33 Mony和家人住在一套传统的叙利亚公寓。那套公寓有间男孩房,里边摆放着两张床,33 Mony就睡在绘有图案的天花板下,“当你抬头往上看时,感觉就像盯着天空”。公寓里还有间客房以及一间地面铺着瓷砖的厨房,33 Mony经常在厨房闻到鸡肉沙威玛(一道食物)的大蒜味,那是他父母最喜欢做的一道菜。

大约三年后,一切都变了。

2014年的一天上午,由于周边地区遭到轰炸,33 Mony家所住的三层公寓楼部分被毁。房门和墙壁被炸烂,地上到处都是碎玻璃,一条走廊给了他们唯一的安全庇护……“还有两个人受伤了,好在他们活了下来。”33 Mony回忆道。

逃离战火纷飞的叙利亚,他成了一名职业电竞选手

生活还得继续。

“父母让我们去上学,尽管两英里外的地方正在打仗,我们都能听到枪声。”他说,“在等公交车的时候,我们听到了爆炸声……还有一名狙击手经常埋伏在街头狙击,因为那条街道很长,狙击手会试图从街道一侧朝另一侧开枪。我们只能跑,只要你跑起来,那个坐在五英里外的人就打不到你了。”

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除了忍受别无选择。

后来我的一个朋友说“我受够了”,然后就开始在街上走路。接下来的一周里,狙击手没有向他开枪。朋友说,看吧没有朝我开枪,他们不会朝我开枪。但突然有一天,狙击手射中了他的脖子。

“当那个朋友被送到医院后,医生告诉他父母,就算勉强保住他的命,他也会终身瘫痪。在那个时候,他什么都做不了。他的父母和他交谈,最终只能让他安息。”

逃离战火纷飞的叙利亚,他成了一名职业电竞选手

这些事情,再加上房子上空的爆炸,他还常常跑去看一下自己的父母是否在睡觉,是否安然无恙。恐惧一直伴随着他。

“我记得我一直想离开叙利亚。”33 Mony痛苦地回忆道,“那边真的太危险了。”

但离开也并不简单,他们起码要准备钱,拿到签证。

2015年,33 Mony从叙利亚乘坐巴士前往黎巴嫩——他的目的地是土耳其,但不能直接去那里,因为可能会在途中遭遇恐怖组织。从黎巴嫩登上飞机后,他终于抵达了土耳其。

到了土耳其后,33 Mony终于能上网了。连接互联网让人感觉也连接起了希望。

“我在土耳其可以上网,但没有电脑,所以我会看人们玩《我的世界》,而电竞激起了我的兴趣。当时我想,‘如果我能在网上和其他人竞争,那肯定很有趣。’我似乎看到了属于自己的未来。”

33 Mony在土耳其停留的时间并不长,因为他的父母将土耳其视为移民到美国的一个中转站。2016年,14岁的33 Mony抵达美国,随后又花了大约一年时间攒钱购买装备,入手了一台功能齐全的游戏电脑。他和弟弟共用那台电脑,兄弟俩轮流玩《我的世界》。

逃离战火纷飞的叙利亚,他成了一名职业电竞选手

但33 Mony很快就迷上了战术竞技游戏《堡垒之夜》,尤其喜欢其建造机制和玩法设计。起初,33 Mony的游戏水平并不怎么样,但他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磨炼技术,多的时候一天能花12小时在上面。还会观看其他玩家的视频,研究他们的建造技术和对武器的选择……

随着时间推移,33 Mony的技术不断进步,他报名参加了2019年《堡垒之夜》世界杯。虽然33 Mony还有两分之差才能获得参加主赛的资格,但从那以后,他开始通过参加世界各地的《堡垒之夜》赛事赢得奖金,这里100美金,那里200美金。有时甚至凌晨2点钟就起床,参加不受地域限制的亚洲锦标赛。有一回,33 Mony一天就获得了近1000美元的奖金。

“我记得当时太兴奋了,根本睡不着。”

更令人惊讶的是,2018年,33 Mony在一场《堡垒之夜》比赛中完成了对职业选手、著名游戏主播Ninja的击杀。通过在社交媒体上的传播,那场比赛让他声名大振。

逃离战火纷飞的叙利亚,他成了一名职业电竞选手

“我把比赛视频上传到YouTube网站,吸引了大约5000次观看。”33 Mony说,“之前我也分享过很多视频,但平均观看量可能只有50次左右。所以我一下子就明白了,击败明星选手能够让我出名。”

在美国,33 Mony不必再害怕遭遇轰炸或被狙击,可以将更多精力放在玩游戏和学业上。今年8月份,他与电竞战队Team 33签约,成为了一名有团队的职业选手。如今,33 Mony每天会花大约4小时玩《堡垒之夜》,同时还在一所社区学院学习工程学,希望未来能转校到波莫纳加州理工大学或加州大学河滨分校……

33 Mony的终极目标是将工程学背景和对《堡垒之夜》建造机制的热爱结合起来,运用于机器制造或赛车运动中。他就是想创造一些东西,过上好生活。

“我正在尝试做直播。”33 Mony说,“我也变得比过去更喜欢社交了,经常参加各种聚会和活动。但一旦新赛季开始,我就会全心全意地打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