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tchr之后,Uber也被沙特监管罚了1亿美刀

大公司 3周前 (11-09)

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 墨腾创投(MomentumWorks)

作者 | Yusuf

记得在上个月中东电商物流Fetchr因为被沙特政府开出1亿美金罚单而传出破产新闻的时候,墨腾的老朋友毛德恩就曾表示,这可能只是个开始。之前很多公司在发展过程中有很多这样的问题和漏洞,就看什么时候被清算了。 

而在同一个月,沙特政府以漏缴税款等原因为由,向合并后的Uber和Careem也开出了总计大约1亿美金的罚单。

Careem做的怎么样了

Careem这家公司我们之前提到过,由巴基斯坦裔美国人Mudassir Sheikha和来自瑞典的Magnus Olsson在2012年创立,两人都曾在麦肯锡工作过。

Fetchr之后,Uber也被沙特监管罚了1亿美刀

和很多其他地方的打车平台还在苦苦挣扎、或者成功转型为超级应用不一样的是,Careem实现了一个很不错的退出。Careem在2019年被Uber以31亿美元价格收购,这笔收购对于当时的中东创投市场也起到了不小的推动作用。

这也快速验证了我们2019年年初作出的一项预测 – 毕竟当时Uber急着要上市,相对于印度、东南亚和拉美等市场,中东的战斗是最容易用钱来解决的。(俄罗斯和中国在之前已经被别人把Uber解决了)。

被收购之后的Carrem其实还是保留了相当大的自主运营权,核心管理层方面除了首席财务和战略官Ankur Shah离任之外,总体没有太大的变化。

在定位上,Carrem在2019年也提出了超级应用战略。2020年初跨出Super App的第一步,推出电子钱包CareemPay。不巧随着疫情到来,对Careem的主营业务都造成了不小的冲击,不得不裁员减少压力,当时的Uber处境也没有好到那去,没有更多的资金和精力来支撑Careem的野心。

Fetchr之后,Uber也被沙特监管罚了1亿美刀
(做产品的朋友看了这个是不是觉得有点惨不忍睹?)

但整体来说Careem也一直在往这个方向发展,Careem今年在市场上的也有不少动作。先后推出了Careem Now杂货配送服务、Careem Plus以及Dukkan Careem拓展到时装零售领域。

杂货配送服务其实也是疫情下的许多外卖/出行平台普遍关注的领域。在东南亚、欧洲和拉美我们都能看到类似的例子。(比如Grab今年的一个重心就是在杂货的配送)。 

Fetchr之后,Uber也被沙特监管罚了1亿美刀

Careem Plus则类似于亚马逊Prime的会员服务,通过一系列优惠活动和更好的服务(比如外卖免运费和返现)来提升消费者的使用频次和留存。

Fetchr之后,Uber也被沙特监管罚了1亿美刀

比较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就是推出在线时装零售服务Dukkan Careem了。有不明事理的当地朋友认为Careem是在跟风Shein。但我们自己体验了一番更多的感觉是为了给平台上上千万的消费者和上百万的司机找到更多的交易场景 – 虽然路径还是觉得有点奇怪。 

在经历被Uber收购后的两年发展后,虽然Careem看起来还离所谓的超级应用还有一些差距。潜力是有,但是同志仍需努力。

而Uber本身通过外卖业务的拓展,也快回血了。

Fetchr之后,Uber也被沙特监管罚了1亿美刀

只是在美国市场有一个让Uber非常讨厌但是又绝对无可奈何的DoorDash。下图是彭博社做的一个统计 – 在今年9月,Uber外卖在美国市场的份额是23%,而DoorDash则占了57%。而且感觉投资人对DoorDash的盈利要求的时间预期远比对Uber的宽松:

Fetchr之后,Uber也被沙特监管罚了1亿美刀

所以, 有多少精力能够关注在中东市场上呢?

沙特监管的不确定性

对于这次对Careem的1亿美元罚款来说,沙特官方给出的理由是与Uber/Careem在过去几年里欠缴的增值税和逾期付款有关,整体来说跟罚Fetchr的理由相似。

这其实也引起了不少在沙特的互联网公司对该国监管不确定性的担忧。之前中国的跨境电商公司已经在消费税、清关、投诉等等几个方面被监管头疼过了。

回到这次罚款事件,我们认为Uber和Careem虽然会很难受,但是和驼峰上最后一根稻草的Fetchr相比,1亿美元对Uber不是什么大问题。

毕竟,除了通过Uber第一大股东软银愿景基金之外,沙特主权基金PIF更是作为第五大直接股东还拿着将近7300万股Uber股票呢。

Fetchr之后,Uber也被沙特监管罚了1亿美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