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徕互娱五年拿下45亿净利润,母公司却越来越不像游戏公司了

报道 4周前 (11-04)

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 游戏新知(youxixinzhi)

作者 | 鳗鱼

如今的昆仑万维可能早就不应该被视为单纯的游戏公司了。

公司目前的主要业务分为社交娱乐平台Star Group、海外信息服务分发平台Opera、游戏业务GameArk、棋牌游戏闲徕互娱集团投资五个板块,其中唯有GameArk呈现出亏损的状态,而剩余的所有主营业务都是通过投资收购得来的。

按照昆仑万维的说法,公司已经从「游戏公司转变为海外社交娱乐领域的领头企业」。

闲徕互娱五年拿下45亿净利润,母公司却越来越不像游戏公司了

若把时间再往前调,昆仑万维从2016年收购Opera和Grinder开始,业务重心就开始从纯粹的游戏板块产生偏移。从公司收入构成可以明显看到游戏板块占比走低(当然也需要注意,昆仑万维将闲徕互娱的收入进行了拆分,房卡收入归为了「社交收入」,平台游戏联运的收入才归为「游戏收入」)。

闲徕互娱五年拿下45亿净利润,母公司却越来越不像游戏公司了

今天就来看看社交娱乐企业昆仑万维旗下的游戏业务。

收购回来的闲徕互娱成立至今拿下了超45亿利润

闲徕互娱曾在全国范围内卷起了地方性棋牌的狂潮。

这家公司成立于2016年4月,主要面向的是3~6线城市的地方性棋牌市场。同年12月至2019年,昆仑万维耗资超35亿元对其发起多次投资完成了全资控股。

2020年初棋牌行业大震荡,该领域厂商一片哀嚎,产品下架、游戏停运或公司倒闭。但闲徕互娱受到的影响似乎并没有那么大,当年仍拿下9.79亿元净利润。

根据对赌协议,闲徕互娱需要在2019~2021年分别达到9.18亿、10亿和11亿净利润。2019年的对赌承诺如约完成。2020年的完成率也有98%,对比同期2020年巨人网络的净利润为10.29亿,可以说闲徕互娱是十分强劲了。

闲徕互娱五年拿下45亿净利润,母公司却越来越不像游戏公司了

闲徕互娱成立至今已经获得了超45亿元的净利润(昆仑万维到2019年才完成全资收购,所以并不是全部利润都进了它的口袋)。

需要注意的是,闲徕互娱完成对赌目标仍有一定的风险。今年上半年营收4.94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3.31亿元,离承诺的11亿元,完成额远没到一半。

闲徕互娱固然在游戏板块下跌时稍微拉了昆仑万维一把,公司盈利情况也有了新的立足点,但想靠此止住游戏板块的颓势显然并不现实。

手游业务急刹车,还没到触底反弹的时候

昆仑万维的手游营收主要来源于代理。

2014年是公司游戏收入的一个小高峰,其中手游营收同比增长89.94%到13.43亿元,主要依靠的是国内市场的《海岛奇兵》和海外市场的《啪啪三国》《放开那三国》。根据GPC、CNG、IDC的报告,届时昆仑万维在手游出海的市场中甚至能够以10.07%的收入份额位居第一。

2016年是游戏板块最后的辉煌时刻,其中《部落冲突:皇室战争》是比较重要的代理产品,年中上线的《神魔圣域》是之后重点运营的自研产品。

自2017年开始公司整体游戏营收在下滑,此时《神魔圣域》开始发挥自研产品的优势,年流水达到5.34亿,这才产生了当时总流水和生命周期最长的自研产品,截至目前全球总流水达到3亿美元。

昆仑万维在2018年成立了游戏品牌GameArk,旨在扩大游戏业务范围,具备游戏研发和发行的功能。但游戏品牌的成立并没有带来一挽颓势的爆款。

《神魔圣域》的收入随着生命周期的度过而下滑,昆仑万维的下一款较好的自研产品《境·界-魂之觉醒》则隔了2年的时间才面世,产品在2018年底面世,2019年收入2.69亿,并没有企及当初《神魔圣域》的高度。

表现比较稳定的还是《部落冲突》《皇室战争》这些安卓端的代理产品。游戏本身就具有一定的知名度,昆仑万维仅花了1、2万的推广费就能获得过亿的收入。

闲徕互娱五年拿下45亿净利润,母公司却越来越不像游戏公司了

爆款难寻,昆仑万维还在游戏研发上踩下了急刹车。

2018年昆仑万维的研发投入以3.88亿达到峰值,随后的两年里分别降至2.82亿和1.66亿,研发投入占营收比重也在逐年下降。研发团队也大幅缩水,研发人员从2018年的832人锐减将近一半到2020年的426人。

项目方面,之后的《洛奇》和《仙剑奇侠传移动版》面世之后都没有取得特别好的成绩,2019年提及的SLG项目只在2020年Q1财报中再次提到,之后就逐渐销声匿迹。

闲徕互娱五年拿下45亿净利润,母公司却越来越不像游戏公司了

近期面世的游戏产品有MMORPG《圣境之塔》和女性向互动小说《Moon Lovers: Choice of Love》。

《圣境之塔》于6月在东南亚市场上市,最高登上了所有市场的iOS畅销榜的TOP30,游戏首月收入超过200万美元。但产品上线至今不足半年,如今仅能在印尼市场保持在畅销榜TOP100。

闲徕互娱五年拿下45亿净利润,母公司却越来越不像游戏公司了

9月份的时候昆仑万维和字节跳动达成合作,《圣境之塔》在国内市场将由字节跳动新设立的游戏品牌「里游互娱」独家代理,产品计划在2022年Q1上线,目前尚未取得版号。另外,《圣境之塔》一度因为涉嫌抄袭《原神》而在海外引起热议,之后在国内市场的表现还有待观察。

至于女性向互动小说,昆仑万维算是比较早涉足的国内厂商之一。公司在2018、2019年分别推出了《Moments: Choose Your Story》和《Desires: Choose Your Story》,已经对这一品类有所涉及。

互动小说在海外的市场潜力的确存在,根据SensorTower的数据,中文在线的《Chapters: Interactive Stories》在2020年的海外收入超过了1亿美元。

昆仑万维最新的《Moon Lovers: Choice of Love》还做出了差异化,在同类产品涵盖玛丽苏总裁文和LGBT题材之后,该产品已经拓展到和狼人、吸血鬼恋爱的题材。据公司透露,产品在测试期间次日留存超过45%,产品首月ROI超过100%,算是有不错的产品潜力。但目前游戏仅在爱尔兰市场登上iOS畅销榜TOP100,想要达到重度游戏的营收水平还有一定难度。

闲徕互娱五年拿下45亿净利润,母公司却越来越不像游戏公司了

目前公司还储备了数款面向海外市场的游戏产品,计划在未来一年内上线。

《奇幻岛》是一款欧美神话题材的SRPG、《战龙传说》是一款面向欧美、日本和中东地区的3D塔防游戏、《秘境传说》是融合了Roguelike元素和欧美卡通风格的放置卡牌游戏、《守护》则是《神魔圣域》迭代版本。

从产品类型来看,出海仍然是昆仑万维游戏业务的主旋律,其中像Roguelike这种元素在国内市场已经得到验证。依照时光机理论,将国内成功的品类带到海外是昆仑万维所熟悉的,经历了这么久之后游戏业务是否能够触底反弹还得等游戏上线才能知晓。

游戏投资不多,但投行化仍没有改变

昆仑万维在投资方面的敏锐度却不得不让人佩服。

除了闲徕互娱、Opera、Grindr、StarMaker这些长期持有的项目以外,趣店、映客等项目投资都产生了不错的收益。其中昆仑万维在2016、2017年总共花2.45亿美元收购了Grindr的全部股权,并在2020年以6.2亿美元的价格出售。2020年昆仑万维收到3.2亿美元的交易款,年内就已经实现27亿营收、49亿利润的倒挂成绩。

昆仑万维在投资上的敏锐很大程度要归根于公司前CEO周亚辉,以至于周亚辉会在昆仑万维集团的公众号中屡次分享自己的投资笔记。自从公司上市之后就开始去游戏化,游戏投资并不多,2015年参与了途游游戏的A轮投资初显了对棋牌游戏的期待,之后对闲徕互娱的收购已经是昆仑万维最成功的游戏投资了。

2017年的时候昆仑万维还计划以2.13亿元的对价认购北京软星的51%股权,但最终并未如愿纳入囊内。2018年中手游同样以2.13亿元收购了其51%的股权,今年更是再收购剩余股权及《仙剑奇侠传》的国内IP。

昆仑万维在2016年初和台湾大宇签署战略合作协议,计划围绕《仙剑奇侠传》等IP展开游戏和影视方面的合作。后来昆仑万维只在2020年推出了MMORPG《仙剑奇侠传移动版》,反观中手游正在计划为《仙剑奇侠传》制作开放世界游戏。

可能对昆仑万维来说,和《仙剑》IP的失之交臂是一种损失,但《仙剑》IP的粉丝或许在暗自庆幸,毕竟以后来400人不到的研发团队,公司想倾其所有做开放世界并不容易。

之后的游戏投资再没有什么大的动作,投资设立的杰蛙科技、持股7.5%的灵趣网络都已经注销;2018年投资了专注传奇类游戏的大唐互娱,公司持股在2020年从35%下降到5%;2020年投资了吾声网络,公司持股2%,公司主营产品是剧本杀App《我是谜》。对游戏公司的投资已经逐渐冷却,投资方向也开始向社交APP类的游戏偏移。

但游戏投资的冷却不代表投资的冷却。今年2月昆仑万维以13.95亿收购海外音频社交平台Star Group 60.65%的股权,交易完成后合计持有80%的股权。如文章开头所展示的,2021年上半年Star Group营收6.85亿元,占比接近30%。

根据最近公布的第三季度财报,公司前三季度营收35.7亿元,对照相同口径的业务同比增长14%(即排除Grindr)。昆仑万维今年的营业收入大概率会有所回升,公司也还是那个投行化的公司,只不过游戏业务不再是划开海外市场口子的工具,接下来社交平台才是昆仑万维的重要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