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来首次不及预期,苹果难逃“芯”荒

报道 3周前 (11-03)

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 商业数据派 (business-data)

作者 | 罗宁

掌舵苹果十年时间,作为供应链“管理大师”的蒂姆·库克或许没有想到,在2021年,苹果竟然要和其他厂商争抢低端芯片产能,而这一切就发生在芯片荒越发严重的当下。


10月29日,苹果公司发布了其2021财年第四财季报告。根据报告,苹果第四财季营收为833.60亿美元,较上年同期646.98亿美元增长了29%。净利润达到205.51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126.73亿美元大涨62%。 

这是一份亮眼的财报,但依然没能打动期望获得更大收益的投资者们。由于苹果该季度营收低于此前分析师预期,成为自2016年4月以来首次低于预期的财报,苹果股价受到影响,盘后交易时一度下跌5%。 

投资人和股东不会影响苹果的运转,但真真切切的芯片短缺对苹果造成的影响却显而易见,就在前不久,苹果宣布下调iPhone 13生产目标,计划减产1000万部,在这个被库克称为“无法预测何时恢复供需平衡”的特殊年份,苹果要如何化解来自供应链的压力?除iPhone之外,苹果还有哪些值得关注的壁垒?

iPhone销售创新高,但最强壁垒在芯片


这是全球手机出货量下跌的一个季度,但苹果首先交出了一份高端手机市场的亮眼成绩单。 根据IDC今年第三季度数据,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达到3.312亿部,整体出货量下降了6.7%,但苹果凭借iPhone依旧达成了5040万部出货记录,较去年同期增长了11.7%,增长速度仅次于排名第一的三星,从数据中也能够看出,由于华为暂时退出全球高端智能手机市场竞争,三星、苹果成为了最大受益者。

五年来首次不及预期,苹果难逃“芯”荒

从财报中能够看出,手机业务依旧收入占比最高,收入为388.68亿美元,占总收入的46.62%,不过,相比去年同期手机业务占比的40.87%,苹果在手机部分的收入比重有所提升。 本季度,苹果其他硬件业务逐渐发力,Mac业务收入达到91.78亿美元,占总收入的11.01%,iPad业务收入为82.52亿美元,占总收入的9.89%,可穿戴业务收入87.85亿美元,占总收入的10.54%,这三项业务在去年同期分别占总营收的13.96%、10.51%,12.17%,三者营收占比都有所下降。

五年来首次不及预期,苹果难逃“芯”荒

服务方面,本季度营收达到182.77亿美元,占比达到21.93%,尽管占比相比去年同期的22.49%也有所下降,但金额整体相较于去年的145.49亿美元提升了26%,这一部分高出此前分析师预期。 

在硬件方面,苹果为所有硬件都统一配备了自研芯片,尤其是搭载于iPad和Mac端上的M1系列芯片,为苹果打造了一个重要的差异化竞争点。 无论是iPad还是Mac,通过搭载苹果自研芯片,都做到了同级别中更强性能表现和更出色的体验,例如去年上市搭载M1芯片的MacBook Air以及MacBook Pro电脑,尽管是苹果首款搭载于电脑端的自研芯片,但其5纳米制程工艺,160亿晶体管,8核心CPU的性能已经可以做到与英特尔i9处理器一较高下,也让苹果电脑能够达到18小时的续航时间,这是其他英特尔芯片笔记本电脑很难达到的成绩。 

M1芯片的后续升级产品M1 Pro和M1 Max出现在今年十月苹果发布会上,不出意外,苹果将自研芯片的优势进一步扩大,相较于M1芯片强数倍的CPU和GPU速度让隔壁的英特尔也产生了危机感,英特尔CEO帕特·基辛格在采访时提到: “苹果认为,他们自己可以造出比我们更好的芯片。而且,他们做的很好。所以我们要做比他们更好的芯片,希望随着时间推移,能够赢回苹果的这块业务,以及其他许多业务。” 

实际上,苹果正在依靠其芯片竞争优势远远甩开对手,打造一个更加闭环且具有强大潜力的未来生态。在过去,MacBook、iMac、Mac Pro这样的产品线由于搭载英特尔处理器,苹果需要在对方产品确定之后,根据其芯片性能和特性来进行产品设计,而采用自主设计的芯片后,苹果在产品设计上得以摆脱束缚。 

今年iMac产品和MacBook产品已经能够看到这种摆脱束缚之后更大胆的趋势,自主规划的芯片,甚至可以在方案早期阶段便开始筹备电脑外观设计部分,这在过去是不可能实现的,但在接下来的苹果产品中将越来越常见。 最后,关于财报的另一个明显特征在于大中华区的营收数据。

苹果公司第四财季大中华区营收为145.63亿美元,与上年同期的79.46亿美元相比增长83%,可以看到,由于全球高端电子消费领域华为退出竞争,苹果销售额在国内增长迅速。可以预见的是,由于今年9月发布的iPhone 13在中国下调了起售价格,在第四季度双十一为首的购物周期中,苹果依旧能够凭借更大优势在国内高端市场站稳脚跟。

芯片荒很无奈,“苹果税”的隐忧


即便强如苹果,但受到芯片短缺影响,也导致本季度营收不及预期,这种芯片荒应当如何化解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首先,供应链失衡的情况对苹果接下来一段时间的影响仍旧非常明显,在财报电话会中,苹果CEO蒂姆·库克提到,“大约价值60亿美元的货品出现了供应不足问题,影响了iPad和Mac等产品”,这位供应链管理大师对于当前的严峻情况也给出了不太乐观的未来预期: “预计十月份开始的这个自然季度,供应不足继续表现在芯片供应紧张方面,并影响公司大部分产品。从需求层面来看,目前消费需求非常强劲,但我们预计2022财年第一财季供应不足的问题将扩大,影响的货值也将超过60亿美元。” 

这种短缺并非前文提到的苹果高端芯片,而是较通用的低端芯片方面,实际上,由于更加广泛的产品需求,一些低端芯片的供应更加短缺,库克表示“需要和业内其他公司展开竞争”才能满足需要,而这些芯片的交付时间被一再拉长,包括台积电、意法半导体、ST等半导体公司的平均交付时间达到22周,其中电源管理组件的交付时间达到25周,台积电总裁魏哲家就在本月中旬电话会上提到,预计2021年剩余时间和2022年产能供应仍将十分紧张。 

不过,蒂姆·库克也强调,苹果公司将“顺应周期变化采取措施”,这也对应到了本月苹果下调iPhone生产目标新闻,预计iPhone 13产量减少1000万部,对于苹果来说,当务之急在于如何通过调整供应链生产以符合芯片短缺之下的市场销售。 按照苹果官方销售渠道,苹果产品会通过在线商店、Apple Store零售店、第三方电商平台、电信运营商等多个渠道进行销售,这就需要将平台订单量和供应链之间的数据进行更好的协调,按照库克说法,“苹果在同合作伙伴共同确保能够满足供货,保证订货数据的准确度。

同时,苹果也在缩短前置时间和交货周期时间,以便能够从晶圆上制取芯片之后尽快投产,进入产品和运输环节,并通过供应链管理帮助晶圆厂合作伙伴提高产量。” 芯片供应短缺外,苹果在业务上另一个潜在挑战在于“苹果税”被取消。 自App Store应用商店诞生以来,无数优秀应用的出现为苹果的iOS生态带来了强大的生态影响力,也带来了源源不断的财富,高达30%的应用商店抽成让App Store在2020年为苹果创造了超过640亿美元营收,而迫于无奈的开发者多年以来也始终在抱怨其抽成过高。

五年来首次不及预期,苹果难逃“芯”荒

然而今年八月,由于苹果与Epic公司关于App Store收入垄断问题的诉讼告一段落,苹果根据和解条款在前不久终于正式宣布,将对开发者在软件中使用第三方付费方式的相关规定进行修改,这意味着,过去苹果作为“卖水人”角色带来的收入将会减少。 

这一影响目前或许还不能立即显现,但在此次财报电话会中,当被问及应用商店新规对于营收造成何种影响时,库克回避了这一问题,只是提到“新政对于保护隐私和安全至关重要,可以防止在iPhone上发生侧载,防止在iPhone上安装未经审查的应用程序,防止绕过应用商店隐私设置限制情况的发生”,但若从苹果应用商店的热门应用来看,苹果App Store的收入很可能会出现下降。 

例如Epic公司在海外大受欢迎的游戏《堡垒之夜》,在其iOS端《堡垒之夜》游戏被苹果下架的前两年,iOS用户已经为Epic Games贡献了超过7亿美元的收入,而苹果作为平台卖水人收取的“过路费”就高达2.1亿美元,一位Epic专家表示,苹果 App Store的经营利润率在2019年为77.8%,在2018年为74.9%,因此苹果依靠App Store软件平台每年都能获得不菲的收入。 

在双方达成和解之后,根据外媒预测,苹果每年将损失约1%的收入。但当苹果如今同意开发者让用户进行别的付款方式,更大的危机在于,诸如微信、支付宝等国民级应用的开发者们将会想办法引导用户去第三方支付,降低苹果在这方面的抽成,一些大型游戏公司的游戏应用也将利用这种方式节省大笔费用,对于苹果的未来收入而言,这将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