押注普吉岛数字游民,泰国旅游重启提速

报道 4周前 (11-03)
975e0e63a7bd4deb974bd9ae46bff30btplv-tt-shrink6400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Matthew Hindmarch 在普吉岛的SIS Kata度假村发现了一种与众不同的客人。

这些客人的早餐时间通常持续好几个小时,他们会一边喝咖啡、吃面包,一边敲击笔记本电脑;晚上,他们经常现身于露天区域工作,或在其他客人回房后使用游泳池。

这些客人更倾向于预订会议室,而不是做SPA。AKSARA Collection公司在普吉岛经营着三家酒店,担任其酒店和度假村主管的 Hindmarch 指出,对这类客人来说,房间里强大的Wi-Fi信号和舒适的办公桌,要比延迟退房的特权更重要。

在综合度假酒店 Laguna Phuket ,也能见到这番景象。Laguna Phuket 的总经理 Ravi Chandran 注意到,更多“年轻、精通技术”的客人在套房或公共区域工作。他告诉The Ken,很多客人甚至把度假和工作结合在一起,有些人甚至要待60-90天。

两家酒店均表示,自7月1日普吉岛“沙盒计划”推出以来,这种新型客人在泰国最大岛屿和旅游胜地越来越常见。作为泰国重新开放国际旅游的试点,普吉“沙盒计划”允许已完整接种新冠疫苗的国际游客免隔离入境普吉岛,不过必须在普吉岛待至少14天。

Hindmarch 和 Chandran 正面对一个新兴群体,他们是两周度假者和长期外派者的混合体——数字游民。Hindmarch估计,在 SIS Kata 度假村,这类沙盒客人占比达到15%-20%。“这些数字游民找到了我们,来到了我们身边,而我们并不认识他们。”

数字游民并不是什么新奇的现象,但疫情让数字时代快速增长的游民趋势来得更为迅猛。

当疫情迫使雇主实行远程办公,它也为更多人提供了游民生活方式的可能性。越来越多的独立工作者不再局限于办公室或办公桌,他们开始拥抱一种流动的、技术支持的生活方式,这种生活方式支持他们在任何地方工作。

根据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2020年未来就业报告》,84%的雇主计划加快工作流程的数字化。有可能让44%的员工远程办公。MBO Partners是一家连接自由职业者与企业的就业平台,该公司发布的《2021年独立工作状态》研究报告显示,在美国,有1550万人自称数字游民,比2019年增长了112%。

目前,还没有关于东南亚数字游民的官方数据,但泰国和印尼一直是首选地。由于稳定的互联网、良好的天气和低廉的生活成本,这两个国家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远程工作者。

这并不总意味着东南亚的数字游民生活前景大好。疫情下的旅行限制,在跨越边境时带来了新的挑战。在泰国,他们在该国工作的税收和法律地位也不明确。

“理解这种生活方式可能很复杂,许多游客和旅游地仍然不确定这意味着什么。数字游民的数量逐年稳步增长,但疫情加速了这个过程,让许多旅游目的地、住宿业、当地企业和旅游局措手不及。”冒险旅游贸易协会(Adventure Travel Trade Association)的数字游民和营销专家 Diego Arelano 在一份新的研究报告中写道。

一些依赖旅游业的欧洲国家,如葡萄牙、冰岛、克罗地亚和爱沙尼亚,已经向数字游民发放签证;迪拜和墨西哥也为远程工作者推出了类似的举措。但在东南亚,还没有这样的计划。

如果泰国想要跟上全球对数字游民的竞争,就必须迅速采取行动。毕竟,它每年的经济价值估计高达7870亿美元。

eaaf50f273034cfe90051247bd11cba3tplv-tt-shrink6400

“沙盒计划”,为远程办公而生

2021年7月,普吉岛“沙盒计划”一经推出,很快吸引数字游民对泰国的兴趣,而此时大多数东南亚国家仍实行旅游封锁。

但在它启动之前,泰国政府去年的另一项倡议为它的成功铺平了道路。2020年10月,为了在新冠疫情低迷期间促进旅游业发展,泰国推出了一种特殊旅游签证(STV),允许游客在该国停留270天。

尽管如此,在截至2021年9月的季度里,沙盒计划的游客数量才超过6万人次,仍低于其10万人次的目标。业内人士告诉The Ken,截至9月,在38699名通过该计划抵达泰国的国际游客中,很大一部分人要么是泰国游客,要么是在泰国有家人或工作关系的外国游客。

然而,对于希望在泰国长期逗留的远程工作者来说,普吉岛沙盒和STV的结合,使他们的流动生活方式看到了新的希望。来自葡萄牙的 Santos 是其受益者,在2021年9月,他通过普吉岛沙盒成为一名数字游民。

当 Santos 在新加坡的一家气候变化创业公司找到工作后,必须选择一个东南亚基地时,他发现泰国比新加坡相对更方便,“泰国目前对外国游客相对来说更加开放”。

“新冠疫情肯定影响了我的决定。”这位33岁的产品经理说。“这是一个远离城市、接近自然的好时机,这些地方有更好的天气和更多的户外设施,因此传播的风险更低。基本上,你所需要的只是快速的网络和一台笔记本电脑。”

Santos 预计2022年的大部分时间,将用于探索泰国的不同目的地,包括清迈、曼谷和帕岸岛,然后再考虑搬到另一个国家。

从地面观察

在“沙盒计划”之前,尽管作为一个旅游胜地,普吉岛一直都很成功,但它从未真正成为数字游民的向往之地。

2019年,在泰国接待的4000万游客中,普吉岛贡献了25%,这使得泰国的海滩繁忙,房间爆满,租金高昂。同年,在英国市场研究公司欧睿国际(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关于世界上游客最多的地方进行排名时,普吉岛高居第15位。

2648483be8b9430b912d0dc855de4fbetplv-tt-shrink6400
2020年-2021年普吉岛航空旅客流量对比,以及“沙盒计划”后至9月21日普吉岛游客及旅游收入情况。数据来源:泰国机场公司、泰国旅游体育部

疫情让普吉岛意识到其作为数字游民胜地的潜力。此前,疫情对该岛依赖旅游业的经济造成了毁灭性打击,游客量和旅游岗位流失,给从共管公寓到联合办公空间的租金带来了巨大的下行压力。

据在普吉岛专门从事房地产和旅游业的Harry Chen Henriksson 观察,普吉岛公寓租金价格已经从600美元下降到240美元,或1200美元下降到300美元。“在疫情期间,作为旅游胜地的普吉岛,其租金水平下降,能与曼谷和清迈相提并论,变得更具竞争力。”

Henriksson 在普吉岛运营一家名为 China Market Consulting的公司,作为该公司创始人,他认为旅游业的不景气,有助于提高普吉岛对数字游民吸引力。因此,在8月,他在该岛最南端的拉瓦伊海滩推出了一个名为“Let’s Work Phuket”(来普吉岛工作吧)的联合办公空间。现在,这个办公空间已经吸引了包括当地外籍人士、来自曼谷的远程工作者和沙盒旅行者在内的各种人群。

这位瑞典籍中国企业家还希望建立一个数字游民社区。他计划通过组织定期聚会来实现这一目标,聚会的主题是数字游民感兴趣的话题,包括投资、法律和会计。他还计划在周末组织社交活动,例如泰拳、滑翔伞和瑜伽。

为什么选择普吉岛?因为该岛还没有像曼谷或清迈那样的联合办公文化。David Armitage 也将于11月在查龙海滩推出一个新的联合办公空间–Grind Time。这位泰国商人兼网站开发人员认为,到目前为止,普吉岛既没有吸引远程工作者的氛围,也没有相应的基础设施。

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出于必要,因为 Armitage 往返于曼谷、普吉岛和皮皮岛之间,他在皮皮岛拥有一家酒店。到目前为止, Armitage 和他的企业家朋友们一直租用私人别墅,以便在普吉岛居住和工作。“我想抓住这个市场,同时为自己打造一个不错的工作场所。” Armitage 认为自己是一个数字游民。

在房屋租赁公司 Homa 的创始人兼总经理Luca Dotti看来,普吉岛的基础设施、医疗设施和强大的国际航班网络,使其在作为“工作假期”市场竞争中处于优势地位。

Dotti 10月刚刚推出 Homa Phuket Town,这是一个拥有505个单元的租赁住房物业。他将其设想为一个经济实惠的共同生活理念,提供租赁灵活性,并围绕居民建立一个社区。他希望吸引的居民是数字游民、商务和休闲旅行者、外籍人士和家庭。

税收问题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在疫情期间接受灵活的工作,数字游民的倡导者认为,一旦旅行限制放松,将会迎来一个更大的浪潮。

然而,内部人士指出,由于监管的原因,泰国还没有采取足够快的措施来抓住这股浪潮带来的经济利益。最大的障碍最终还是繁文缛节。

对于进入该国的数字游民的准确数据,泰国旅游局(TAT)没有进行官方记录。这是因为除了 “休闲”或“商务”之外,很难界定这一特殊的游客群体。泰国旅游局负责营销和沟通的副局长Siripakorn Cheawsamoot说,也没有专门针对数字游民的签证类别。

大部分数字游民持短期旅游签证进入泰国,技术上来讲,他们被禁止在泰国工作,尽管这在实际中很少被执行。持有长期旅游签证的人也被禁止工作。泰国 Belaws 律师事务所的法律专家Jonathon Jones认为,数字游民的概念在技术上处于“法律灰色”地带。

但数字游民在泰国工作仍有几个合法选择。一种可能性,是获得雇员合同管理公司的支持。它可以雇用数字游民作为员工,并提供工作许可和签证。Jones 表示,这需要每月支付约450-600美元的费用。

另一个越来越受欢迎的选择是S型智能签证。“S”代表创业公司。这是为期6个月的签证,最多可以延期两年,它允许外国人在没有工作许可的情况下在泰国工作。然而,这种签证的持有者必须:a)启动一个创业公司;或b)参加政府机构批准的、行业的科技创业公司或创业营的推广活动。

最近,泰国内阁还批准了一项为期10年的长期签证,以吸引外国投资者和专家前往该国。然而,要符合条件,你需要:a)在过去两年中至少赚取8万美元;以及b)拥有价值至少100万美元的资产。

由于高额的费用门槛,这些选择并非面向所有人。Jones 说,它们主要限于科技领域的高收入专业人士。

为数字游民提供特别签证将受到欢迎,因为这有助于解决他们在该国合法工作相关的问题。Armitage说:“即使没有疫情,泰国也很难制定规则。许多数字游民不知道他们是否违反了法律。如果政府能够帮助澄清规则,甚至发出积极的信号,可能会起作用。”

由于没有将数字游民合法化,泰国也失去了这些远程工作者可能带来的税收。Henriksson 表示:“我们向 BOI (泰国投资委)提议,他们应该有一些比自己创建公司更划算的东西。”Henriksson 是另一位专门倡导数字游民签证的人士。他建议申请一个每年花费1800到2400美元的工作许可,数字游民必须缴纳所得税。

不过,变革之风正在吹起。Cheawsamoot 说,泰国旅游局正在研究数字游民行业的潜力。政府意识到,申请长期居留签证和工作许可是数字游民的首要关切。

2020年12月,BOI 关于修改现有智能签证计划以适应数字游民的建议,得到了政府机构新冠疫情管理中心的批准。如果泰国内阁通过,数字游民和自由职业者可以在泰国远程工作长达4年而无需工作许可。

修订后的智能签证一旦实施,将为泰国的数字游民迎来一个更加灵活和友好的环境。“你不必像普通外籍工人那样跨越重重障碍。”Jones补充说,最近几周,Belaws 已经看到数字游民对移居泰国的咨询激增。泰国政府已经宣布从11月1日起更广泛地重新开放该国市场。

然而,关于修订后的智能签证的实施,目前还没有时间表或进一步的信息。希望留在泰国的数字游民,只能希望11月1日之后事情会加速。

本文编译自The Ken

原文链接:

https://the-ken.com/sea/story/late-to-the-digital-nomad-party-thailands-phuket-plays-catch-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