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连“Facebook”都不要了?

大公司 1个月前 (10-29)

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 虎嗅APP(huxiu_com)

作者 | 黄青春

如今,Facebook这家社交巨头站在了命运的转折点,一个崭新的元宇宙纪元正缓缓拉开帷幕。

美国当地时间10月28日11点13分,扎克伯格在Facebook一年一度的Connect大会上宣布集团正式改名为Meta(元宇宙MetaVerse前缀),除此之外,公司标牌也在第一时间换成了新Logo,Facebook的股票代码也将从12月1日起由FB变更为MVRS(即Metaverse简写)。

扎克伯格连“Facebook”都不要了?
Facebook硅谷总部更换公司图标与名字,图片来自于Twitter

扎克伯格表示:“Facebook是世界历史上被使用最多的产品之一,它是一个标志性的社交媒体品牌,但它越来越不能涵盖我们现在所作的一切,更不用说未来了。”所以,他希望公众将其带领的社交帝国看作一家元宇宙公司。

扎克伯格连“Facebook”都不要了?

而且,Facebook更名完成后便只是母公司Meta旗下众多产品之一,今后财报中“Meta”品牌将代表两个部门:APP(Facebook、Instagram、Messenger、WhatsApp等)以及Reality Labs (VR、AR)。

一场事先张扬的改名

Facebook要转型元宇宙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不管是扎克伯格对元宇宙不遗余力的推崇,还是公司在资金、人力上的投入都能彰显这家社交巨头调转航向的决心。

今年9月,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一档节目中,扎克伯格通过Oculus上演了一“异地同场秀”,并称“现在人们称FB为一家社交网络公司,但在5年后,人们将视我们为’Metaverse’公司”。

10月21日,扎克伯格在接受The Verge采访时便直言元宇宙是移动互联网的下一代,并表示要All in 元宇宙,Facebook将从社交媒体转变为元宇宙公司。

与此同时,“扎克伯格可能会在10月28日‘开发者大会’上宣布改名”的消息也在互联网不胫而走,但当这场事先张扬的改名正式公布后,依旧成为今天霸榜全球科技财经版面的头条。

追溯元宇宙概念的起源要将时间拉回1992年,科幻作家Neal Stephenson在其著作《Snow Crash(雪崩)》中提出。简单理解就是,未来有一个与我们生存世界(Universe)并行的世界(metaverse),这个世界又可以衍生出很多并行世界。而Facebook恰恰希望沿用这一经典科幻术语,构建一个数字虚拟新世界。

扎克伯格连“Facebook”都不要了?

在扎克伯格今天的阐释中,未来Meta将在社交、游戏、工作、教育等各个领域发力,使用户在进入这个虚拟新世界完成工作、娱乐、社交、消费的闭环——试想一下,今天所有的物理产品在不久的未来将全部以全息影像方式承载,手机、电脑、电视、游戏机等等将不再是工厂组装的实物,而是由世界各地的创作者设计的全息影像。

在扎克伯格此前畅想中,未来十年内元宇宙用户将迅速突破10亿人,而这项新技术为开发者们创造的就业岗位将达到数百万个。说实话,以Facebook庞大的用户基数让元宇宙用户突破10亿并非难事——据其财报显示,2021年6月Facebook的月活跃用户达到了29亿人。

而且,Facebook为了搭建元宇宙的基础建设,已经在持续加大人员和基础设备投资,并宣布要在欧洲招聘1万名工程师,进行元宇宙相关的研发。而且早从2014年开始Facebook就已经开始布局元宇宙,并不惜重金扩张势力版图,比如当年就豪掷30亿美元收购VR公司Oculus。

2017年,陈和扎克伯格基金会计划收购了一家名为Meta的公司,这家公司开发了用于搜索科学论文的人工智能技术。目前其名称被用在域名meta.org上;另一家同名的增强现实初创公司在2019年被卖给了一个名为Meta View的买家,这家公司计划开发一款AR头盔,其网站域名是metavision.com。

至于具体的产品落地,则要等到2019年,Facebook正式发布Oculus Quest;2020年10月,Oculus Quest 2 发布;而在此次Facebook开发者大会上则推出了一款名为Project Cambria的高端虚拟和增强现实耳机,此外Facebook 还宣布了代号为 Project Nazare 的旗下首款增强现实智能眼镜。

至于其应用场景,以今年7月Facebook推出的VR会议服务应用Horizon Workrooms为例,只要在Oculus Quest 2 上安装这一应用,身处世界各地的人就可以戴着VR头盔在同一个虚拟空间参会;本次开发者大会上,扎克伯格还介绍了Horizon Home这项VR新功能,即用户可以在VR中随心所欲构建一个理想中的“家”。

扎克伯格连“Facebook”都不要了?

其次,扎克伯格介绍了元宇宙与游戏的完美融合——除了《Beat Saber》《Population》等VR游戏外,《侠盗猎车手:圣安地列斯》也即将以VR形式在 Oculus Quest 2上推出。而在此之前,Facebook已将Sanzaru Games、Beat Games、Downpour Interactive等VR游戏工作室悉数收入囊中。

此外,Facebook 还宣布推出了 Presence 平台,旨在帮助开发人员在 Quest 上构建混合现实。在具体实现路径上,Facebook会补贴VR硬件,以便更多人能够负担得起。而且,Facebook还会大力发展串流技术,致力让PC用户也能访问QuestStore。

眼看元宇宙在世界范围内越来越热,但就国内而言,以元宇宙应用(以VR、VR为代表的可穿戴智能终端)在国内具体场景落地程度来看,整个产业依旧处于初级阶段,这不免让人觉得元宇宙是一个仍离我们比较远的概念,像是个炒起来的风口或者一个色彩斑斓的巨大“泡沫”。

在这个前提之下,元宇宙信徒们自然难以说服那些对于元宇宙持悲观态度的唯物主义者去畅想那个由此延伸出的互联互通科幻未来。

不过,当我们从唯心主义的角度出发,一个“粗糙”的元宇宙雏形恰如一位媒体从业者在朋友圈感慨的那样,“你活在他人心中或记忆中的样子,就是由你衍生出的无数个元宇宙——和你紧密相关、与你产生互动、且受你影响同时也会影响你。”

代码乾坤联合创始人董钰鹏拿“费米悖论”类比则比较有意思:

“有一种对‘费米悖论’的解释,就是外星人可能全部数字化了。他们会进入一个数字化的宇宙,或者虚拟空间中生活。在这个空间中,时间对他们没有意义,有可能他们是永生的,一秒等于一万年;物质对他也没有意义,他可以挥手之间创造东西,或者毁灭东西。

如今,人类处在一个数字化的进程之中,互联网是虚拟世界的开端。我们完全可以把今天的互联网看成一种虚拟世界,顺着这个话题往下说,我们这个世界创造虚拟世界的权利其实掌握在程序员手里。”

诚如尤瓦尔·赫拉利在《人类简史》中表述的那样,“人类的自由意志可能会被终结,最终被科技和算法所奴役。”

如果真按照这样的趋势进化下去,尤瓦尔·赫拉利担忧个体权力将越来越多被大数据剥夺,用户不再是独立个体而变成了平台的“产品”,“未来,人类有可能变得与家养动物相似。他们在巨大的数据处理机制中生产大量数据并被作为高效芯片发挥功效,但它们几乎不可能最大化开发其属于人类的潜力。”

扎克伯格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过去几年,Facebook可谓负面缠身。

比如此前Facebook卷入数据滥用丑闻被调查,虽然扎克伯格在听证会上辩称:“我们允许用户上传分享自己拍摄的视频,这些视频的确有声音,我们也的确会记录那些声音,并且对这些声音进行分析来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但该行为在美国仍涉嫌侵犯个人隐私及控制言论自由,最终Facebook不得不向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缴纳高达50亿美元的罚款而寻求和解。

比如Facebook前产品经理弗朗斯·霍根公开作证说,Facebook故意展示争议性内容来获取流量,这种算法对青少年非常有害。等于说,在价值观和利润之间Facebook毫不犹豫选择了后者。

此外,还有Facebook被国会审查、工程师失误导致全球宕机事件等。美国圣母大学蒙杜扎商学院技术伦理学教授克尔斯滕·马丁就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脸书高管在现实世界中并没有证明他们的产品值得信赖,所以我们不清楚为什么我们应该在虚拟世界中信任他们。”

而且,根据一份最新的加拿大民意调查报告显示,40%加拿大人对Facebook持负面看法,认为他它放大了仇恨言论、帮助传播假新闻、损害个人心理健康并对儿童和青少年构成风险。

不久前,还有两名加拿大国会议员敦促联邦政府采取行动,监管这家科技巨头。议员们表示,“Facebook已经多次表明它缺乏自我监管的意愿或能力。”甚至,自由党议员Nathaniel Erskine-Smith也在接受采访时直言:“现在已经到了加强大平台治理和加强垄断问责制的时候了!”

坦白说,虽然不能一概而论将巨头与垄断划等号,但垄断的争议往往与巨头们如影随形。时间轴拉长,远到标准石油公司、纽约中央铁路、卡内基钢铁公司、福特汽车,近到微软、谷歌、脸书、亚马逊,再到国内阿里巴巴、腾讯、美团,莫不如是。

不过,传统巨头依靠规模效应最多能称霸一方,如今的互联网平台却能真正意义上做到全球一家独大,两者的势能和影响力不可同日而语。

扎克伯格连“Facebook”都不要了?

一位出海创业者便对虎嗅表示,“社交应用出海,连TikTok都要砸钱找Facebook推广,更遑论其他人;至于生存环境,Facebook掌握了绝对话语权,对舆论有明显的控制力和影响力,还基于自身强大的服务生态和资本优势在扮演‘规则制定者’的角色。”

“原因在于,除了传统的规模效应大者恒大之外,新的平台型公司还长出了另外两种能力:一个能力叫网络效应,另一个能力叫数据智能。”

李翔在《经济观察报》撰文分析称,“网络效应使平台对它的用户拥有极大黏性,如果你想停止使用脸书和微信,那就意味着你跟朋友和同事的沟通成本急剧上升,意味着你可能被隔绝在社交关系之外;数据智能让一个平台的学习能力远超过其他物种,线下店想要跟亚马逊、淘宝竞争,就像一个围棋选手意图挑战AlphaGo。”

所以,按照Facebook与扎克伯格当下的舆论处境,他选择雷厉风行推动集团改名,最迫切诉求可能是想借此替公司“改头换面”,在公众心中重塑一个全新的形象。

对此,资深媒体观察者王如晨亦分析称,扎克伯格宣布Facebook更名Meta除了迎合元宇宙外,不排除还有其他诉求:

“首先,为了强化科技属性与数字化战略,这也是许多公司的集体动向,都在经历重新定位;

其次,为了重塑品牌战略,这些年Facebook面临反垄断、种族歧视、商业伦理可谓危机重重,由此产生的治理难题到了一个新阶段,并不能通过小扎每年写忏悔信解决;

最后,不排除为了迂回推进数字金融,libra诞生两年多,到diem也没大规模落地,不过近期已在美国与危地马拉小规模测试Novi数字钱包,并与Coinbase合作,如今公司转型meta不仅可以在技术上补足一些能力,还等于多了一层外衣。”

前两点无需再赘述,对于第三点经济体系创建问题,其实扎克伯格已经在Facebook开发者大会上回应了,“未来Facebook元宇宙一定会支持加密货币及NFT。”

或许正如扎克伯格说的那样,人类正处于互联网下一章的开端,Facebook能否成为推动海水潮向的先行者犹未可知,但在元宇宙的风口之下,相信一定会沉淀出伟大的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