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声网Agora 王奇:海外泛娱乐整体趋势向好,很看好“K歌+社交”

报道 1个月前 (10-27)
专访|声网Agora 王奇:海外泛娱乐整体趋势向好,很看好“K歌+社交”

后疫情时代,泛娱乐领域出海出现了哪些新变动?短视频、语聊等相继火热,接下来的新玩法是什么?实时互动技术在这个过程中又会扮演什么角色?

10月22日、23日,声网Agora主办的RTE2021 实时互联网大会在北京举行,在22日的ProductChannel论坛上,声网发布了“融合CDN直播”、声网水晶球3.0与环信“全球消息云”等一系列新品,进一步拓展了RTE产品边界。

这些产品,都与泛娱乐产品息息相关,而在会后,声网Agora 社交泛娱乐产品负责人王奇接受志象网的专访。

王奇介绍,海外疫情还在持续,用户不能出门的情况下,对于线上娱乐的需求肯定上涨。无论是玩语音,还是看直播,他们总是要消费的。所以出海企业需要思考的一点是:怎么去迎合他们的需求,从而提高自身的价值。

看好“音乐+社交”

“社交泛娱乐类的APP不会特别明显受到大的国际形势的影响,除非做到像TikTok这种规模,可能会涉及到算法等问题。”王奇介绍,虽然印度封杀TikTok,但其实整体来说,全球环境还是开放的,整个趋势是向好的,整体海外用量、规模其实都在持续增长,因此声网也在海外持续加大投入,“我们内部甚至有专门的团队来支撑中国企业出海”。

最近,王奇投入了很多时间研究K歌这种娱乐方式,9月,声网发布了在线K歌场景化解决方案,王奇指出,声网未来计划谈成全球的音乐版权合作。“我们跟华纳、索尼、环球、苹果都在接触,未来给我们的客户在海外一些地区提供音乐版权内容。这样我们社交的客户要去用音乐内容的时候,门槛就会降低很多了。”

在王奇看来,未来线上化的“音乐+社交”,比如K歌跟社交的融合是很不错的方向,除了音频之外,声网之后还会提供视频、录制回放、打分等等互动模式。

“未来我们也得去找海外的版权方,比如找阿拉伯语、印度语的本地歌手,K歌是我们未来努力的方向。因为还有电商、秀场直播的存在,未来我们也会考虑去找本地主播,相当于为客户出海降低门槛。”王奇介绍。

提供音乐版权、IM套餐

“其实不是我们要切入到版权这个领域,这还是有区别的。可能外界看来,感觉声网好像要去做一个版权的生意,其实不是这样的。”王奇对志象网表示。

他进一步指出,声网之所以开始接触音乐版权,目的只有一个,即丰富RTE生态。“就是我们要帮助客户更容易地实现实时互动,怎么样能帮助客户呢?我去把这些资源给客户找好,甚至这中间我只要能够cover成本,不赚他钱都行,其实是为了让客户更好地把这个东西用起来。

王奇举例,比如开一家餐馆,以前不懂怎么生产饮料,客户吃饭会口渴,我把这个饮料顺便给你带过来。“所以,这个不是我们核心要赚钱的点,好比我是个饭馆,不是要切入可乐市场,但是要给客户提供可乐,为了让客户吃饭的时候更舒服,就是类似这样的一个概念。”

据王奇介绍,目前国内某款相亲App甚至已经在其平台上试验K歌的玩法,声网也在跟进相关的合作。

另外,今年初,声网收购环信,并且在本次大会上推出IM产品“全球消息云”,从宏观来看,声网在IM领域的布局有什么新变动?

王奇在回应志象网研究员提问时表示,IM 可以理解成 RTE (RealTime Engagement)的一个基础组件。声网原本是做RTC(Real Time Communication)起家,就是音频跟视频的互动。但是不管玩语聊房,还是直播、视频相亲,都会涉及发文字消息的功能。

“声网为什么收购环信?还是刚才那个道理,就是我开的这个饭馆,我有这个菜、有那个菜,大多数客户这两个菜都会需要,我们就把会做另外这个菜的厨师也招进来,这样就非常方便地让客户在得到很好的体验。”王奇指出,声网提供一整套的能力,这样客户就不需要做两遍注册、认证和付款,再做两遍不同接口的接入,大大降低门槛。

竞争与合作并重

既然声网既提供技术,又引进版权合作,同时还帮助客户对接一些主播资源、版权,万事俱备的声网,为什么不做一款自己的App?王奇介绍,声网最开始定位为ToB公司,或者ToD,To开发者,就是为开发者更好地服务。目前的业务主要还是聚焦于 ToB 领域。

“不过,在业内看来,网易、腾讯本身做C端产品起家,更擅长 IM 相关的技术,而声网则以音视频互动技术而见长,而双方在业界也有非常多的合作。声网如今布局 IM 领域,你怎么看待你们之间的这种竞争跟合作?”

在回应志象网的提问时,王奇指出,“这个问题刚好非常适合我。因为我以前就是(负责)腾讯音视频业务。那么怎么看待这个竞争与合作呢?腾讯有非常多的事业群,游戏是在IEG,假设它有一块游戏很需要语音功能,而这可能是CSIG的云服务提供,这两个大部门的部门墙是挺高的。”

王奇进一步介绍,也就是说,他们员工相互之间不是那么容易接触,它是一个不止5万人的公司。“你想想,在一个5万人的公司里面,谁能认识谁?所以,当我们去接触它游戏部门时,他们其实也会对比自己内部和声网的服务,如果声网服务好就用声网,因为他们内部之间结算也不是白拿,也需要成本。”

所以,王奇进一步解释,它其实相当于一个内部客户跟外部客户,相当于内部供应商和外部供应商的东西,而且腾讯、网易这种大公司一般会开明一点,他们采取的是“赛马”文化,本身就是“赛马”,何况内部产品要跟外部产品做竞争,他不会命令只能用自己的云服务,只能用自己的怎么去进步呢?

“所以,竞争跟合作是同时存在的,可以把它们当成大公司的内部创业,其实就是一个一个小公司。”王奇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