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b上市后会面临哪些风险

报道 1个月前 (10-22)

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 墨腾创投(MomentumWorks)

作者 | Yusuf

Grab在九月发布了2021年第二季度的财报以及修订了呈交给SEC的F4表格。我们在之前已经对Grab第二季度的业绩进行过还算详细的分析。而在其发布的F4表格中,详细披露了Grab目前以及未来可能面临的各种风险,相信除了是广大投资者和相关行业人士所关注的之外,里面也有很多对东南亚目前竞争态势的相当可观的分析。

专业人士可以点击“阅读原文”查看SEC网站上的源文件,但是这里我们也总结了文件中风险披露我们认为比较有意思的几个点。当然,风险的意思是可能会发生- 但是其实大部分实际都不会发生的。 几年前无知的美国媒体不了解实际情况而笑话了优步上市“可能永远不会盈利”的风险披露,也笑话了WeWork的Community Adjusted EBITDA – 相信墨腾的朋友们比美媒要聪明很多。 

面临激烈的竞争

Grab在主营业务以及在东南亚多个市场都面临激烈的竞争。

在外卖领域,Grab主要对手是Gojek与Foodpanda,而随着ShopeeFood在过去一年里有着覆盖整个东南亚的趋势,这一领域的竞争将更为激烈。

在金融服务领域,GrabPay除了需要在整个区域范围内面对ShopeePay的强势竞争外,在各个主要国家都有着不少本土电子钱包和移动支付系统。比如印尼的Gopay、Dana、Linkaja、越南的VNPay、菲律宾的Gcash。

Grab的业务以及产品需要根据每个地区的用户偏好变化、竞争格局来不断调整自己的产品服务策略。竞争因素将可能导致Grab降低价格和佣金,并增加对司机、商家合作伙伴、用户的补贴和营销费用,从而影响其收入和成本,增大亏损的压力。

连年亏损

Grab能否盈利一直外界关注的重点问题之一。Grab自成立以来,每年都出现了净亏损。Grab自2019年到2021年6月以来,在各大业务都进行了大量的投资,其中包括市场扩张、扩充团队以及商家网络、搭建自身生态系统等。

另外一方面,鉴于东南亚每个国家基础设施、法规和消费行为的不同,在诸如Grabrental、Grabkitchen这类服务都需要额外在当地增加更多的投资,各个地区商家、司机的优惠和补贴也会对Grab收入产生了负面的影响。

根据Grab2020年12月和2021年6月发布的数据,累计亏损分别为119亿、105亿美元。

业务面临法律和监管风险

Grab的业务覆盖了东南亚400多个城市,业务包括:金融服务、出行、外卖等。鉴于各国的法规监管各不相同,Grab的业务都存在潜在的法律和监管风险。

Grab面临的监管风险重点领域包括:各国法律监管的演变、各种形式的数据监管,反垄断法与劳工法的改革、外国公司所有权的限制等。

其实以上这些类型的潜在风险目前已经在一些国家显现出来。比如在泰国,Grab的业务可能将被政府视为关键信息基础设施组织,并会规范 Grab如何计算出行费用和配送费用的法规,Grab在未来也将受到更加严格的监管。

反腐败风险

Grab受有关反腐败、反洗钱和打击资助恐怖主义的各种法律的约束,并在某些腐败严重的国家开展业务。 

根据Grab的审计和风险委员会的一项调查,Grab在一些国家/地区的运营中存在某些与反腐败法律相关的潜在违规行为,并已自愿向美国司法部自我报告这些潜在违规行为。但是这无法保证已存在的违规行为不会对其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Grab及其第三方业务合作伙伴、代表可能会与政府机构、国有企业或旗下公司的官员和雇员有直接或间接的联系,并且Grab可能会因他们的腐败行为而承担风险。

Grab金融服务最终将会失败?

Grab目前的金融服务已经涉及到数字银行、移动支付、贷款、保险、财富管理等各个领域。长远来看,金融服务是增长潜力最大的业务,但同时也面临着不小的风险。

Grab的金融服务在各个市场仍然缺乏足够的使用场景和本地基础设施的支持。并可能会受到与借贷、保护消费者等一系列法律以及金融监管的约束。比如新加坡在去年加大了对先买后付类的产品的监管与审查。

在一些海外市场,Grab作为外来玩家存在被制裁、惩罚甚至撤回相关许可证的风险。再者Grab作为金融服务的新兴玩家,必然也会面临来自各个国家传统银行、本地电子钱包的激烈竞争。

战略合作的风险

Grab有着强大的第三方战略合作网络,包括携手拿下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的新电信、上周正式被Grab控股的印尼电子钱包OVO、三菱日联金融集团、丰田集团等等。

但是Grab与合作伙伴之间的合作都存在一些风险和限制。风险主要是包括信息数据共享、违反相关合作协议、运营战略的不一致和冲突等。比如与三菱日联金融集团的排他性条款,与新电信的股东协议中也包含了对某些银行业务的限制。

另外一个比较明显的例子就是印尼电子钱包OVO,作为Grab在印尼的唯一支付合作伙伴,在经历了股东变动、人才流失等一系列波折之后,多少还是对Grab印尼的金融服务业务造成了影响的。

未来数字银行的风险

Grab与新电信组成的财团在2020年12月获得了由新加坡金管局授予的全面数字银行牌照。双方合作在数字银行领域的Joint Venture预计将在2022年第二季度营业。

而在新加坡金管局正式授予数字银行牌照之前,Grab与新电信需要满足相关审核要求和先决条件。比如数字银行总部需要设立在新加坡,由新加坡公民控股,还有11亿美元的资金门槛等一系列要求。

考虑到未来Grab以及GFG的所有权可能会发生改变以及新加坡金管局拥有暂停甚至撤销数字银行牌照的权利,这也成为了Grab未来建立数字银行需要面临的风险之一。


疫情影响

疫情对Grab的业务影响是全方位的,出行仍然是受影响最大的业务,尽管在2020年下半年,新加坡和越南市场的出行业务有了一定的回升,但是需求量仍未回到疫情爆发之前。

在金融服务方面,因为Grab移动产品服务需求的下降直接影响了支付量的增长。消费者支出的下降让Grab借贷业务趋于保守。

虽然包括外卖在内的配送服务表现亮眼,但考虑到疫情导致许多餐厅和商家合作伙伴倒闭,堂食以及餐饮总体需求大幅下降,可供消费者选择的餐馆数量也随之减少,不可避免地对Grab外卖生态系统造成负面影响。

Grab司机归属问题

司机、骑手归属问题近年来在世界各地的政府机构、工会、司机团体等组织的推动下,重新被各国政府所重视,东南亚也不例外。这一问题往往伴随某些高度敏感的政治因素,并受到公众舆论和各国政局的影响。

如果Grab迫于监管政策,将司机重新归类为雇员,Grab将需要支付大量额外费用来补偿司机这一群体。这可能包括最低工资、加班费、员工福利在内的符合当地劳工法所需支付的费用。

此外,根据适用于雇主和员工的相关法规,Grab可能会面临索赔、指控或其他诉讼,例如骚扰和歧视以及工会的索赔等。

总之对员工的重新分类都可能对Grab的劳动力成本、业务运营、财务状况和员工关系产生重大影响。

数据隐私与泄露

Grab涉及的业务收集、存储、处理和传输大量个人和敏感数据,例如司机和商家、消费者、员工、求职者和其他第三方的数据。

政府可能基于隐私和数据保护等问题而对现有的法律法规进行修改,使其越来越严格和复杂。例如,泰国将在2022年实施全新的《个人数据保护法》,而Grab在泰国运营的某些地区政府组织已经讨论了新的数据隐私立法。

在某些地区,由于限制数据在国外流动的法律法规,这也可能限制Grab的活动并要求使用本地服务器并向公共机构披露有关个人的数据。随着数据隐私的法律进一步完善,Grab可能需要承担更多遵守数据隐私法的成本,

不过放眼全球来看,隐私数据对于许多全球大型互联网企业都是一个老大难的问题。

总结

其实Grab的风险披露洋洋洒洒做了70来页,我们读下来觉得几乎所有都是非常客观和翔实的。对东南亚市场感兴趣的朋友真的可以从里面学到不少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