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魔法世界

报道 2周前 (10-11)

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 触乐(chuappgame)

作者 | 安娜

“长按冲刺”,我跟着屏幕上的按键提示按下按钮。然后,我选定的小女巫带着她的行李、她的猫头鹰,皱了皱眉头,鼓起勇气对着两个站台中间的砖石柱子冲去。在身后挥手的那个鼓励着她的人,正是一代传奇巫师哈利·波特本人。

只听见一声火车汽笛的鸣响,我来到了“麻瓜”们眼中不存在的九又四分之三月台,霍格沃茨特快列车的停靠地。嘿!这下我真的是一名巫师了!与此同时,有许多玩家也和我一样,通过《哈利·波特:魔法觉醒》踏上了这趟列车,就像完成一个儿时有关魔法世界的梦想。一切都是那么熟悉,那么让人感到亲切:礼堂中漂浮的蜡烛,在学生群中捣蛋的康沃尔郡小精灵,一挥魔杖就出现在桌上的盛宴,还有说话慢条斯理的分院帽……是啊,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又是一个我们在书本和电影中重温过许多次的、念念不忘的世界。在游戏中,我们得以再亲身体验一遍。

游戏里能做的事情有很多,甚至有点太多了。我原本对它的期待是一款比较标准的RPG。也就是说,游戏会有一条主线故事,我能在其中扮演一名年轻巫师经历一次冒险。在真正进入这个世界之后,我发现它想做的事情更庞大也更复杂——它想为我们复制在霍格沃茨的校园生活。

重回魔法世界
游戏场景有一定的自由度,可以骑着扫把在城堡上空巡游

我们不光能像原著中的主角们那样去上魔咒课、魔药课、魔法史,甚至黑魔法防御术这样的课程,还可以和同伴们一起参加魁地奇球赛,去舞会跳舞,乃至探索禁林,参加社团……我们能想象的构成有趣的学校生活的元素都有。我花了一些时间才在颇为复杂的任务指引下把这些校园活动都体验完。

当然,还有四大学院之间的竞争。考虑到大家各自的喜好,哪怕一开始没有被分院帽分到心仪的学院,也可以再次进行手动选择,寝室和社团也可以随时更换。毕竟,如果没有一起“入坑”的朋友的话,大部分校园活动都需要组队共同完成,就像在真实的学校里会遇到各种新同学一样。

当然,对这个世界的“情怀”是将许多人吸引过来的重点。在第一时间赶来的玩家中,不知道有多少人曾经在13岁的时候真心实意地等待一只猫头鹰到来,甚至在过去的许多年间真的去各种主题公园或旅游景点“圣地巡礼”。某种意义上,大家就是想在游戏中找到那种虚拟的“圣地巡礼”的感觉,和哪怕是虚构的老朋友们、喜爱的角色们再见一面。

由于游戏新的主线故事发生在整个“哈利·波特”系列7部小说完结之后,我们能看到一部分非常令人怀念,甚至已经在故事中离开我们的角色:已经成为校长的麦格教授,成为草药学教授的纳威,会作为伙伴与我们并肩作战的主角三人组乃至韦斯莱双胞胎,甚至还有我们永远的大朋友海格、随时挥舞魔杖的矮个子弗利维教授,以及热爱神奇动物的“小雀斑”纽特……

作为主人公,虽然玩家会在学校里开启新故事,大家还是能在校园生活的方方面面感受到这些人物存在的痕迹,就像不断冒出来的彩蛋。比如墙上的画像时不时地会谈论过去的日子,新主线剧情在人物配置上也很有“既视感”,比如要好的同学中既有笨手笨脚的运动女孩,也有“书呆子”气质的数学大牛,还有不怎么自信又很需要朋友的魔药小天才。至于担任“反派”的,自然是贵气十足的斯莱特林组合。

重回魔法世界
节庆活动中的烟花图案,许多都是受大家喜爱的霍格沃茨教授

有些彩蛋直接被放到了任务当中。黑魔法防御术课的主要内容就是对付衣柜里的博格特,魔咒课的主要内容是像当年的哈利三人组那样利用漂浮咒击退成年巨怪。这一切都给老粉丝们一种亲切的感觉。“无名之书”更是直接复刻了电影中的情节,让玩家扮演哈利三人组依次解开当年拦在他们面前的谜题。

哪怕还没有正式体验游戏各方各面的内容,我们至少处在这个充满魔法和神奇生物的氛围当中。这当然令人感到快乐,毕竟比起书籍和电影,游戏中的互动更直接,更可以让人感同身受。仅是为了这一点,我也会喜欢这段旅程。


深入玩下去,就会发现在彩蛋之外,更多与原著有关的信息出现在卡牌中。是的,《哈利·波特:魔法觉醒》里面有卡牌玩法。原著中,J·K·罗琳生造出来的咒语和神奇生物实在是太多了,将它们做成卡牌形式,不管玩家是否了解原著,从玩法层面讲都非常好上手。只需要熟悉一下每个咒语的作用就能开始玩,不需记住特别复杂的规则。而且每张卡牌不仅有作用说明,还附带有曾在原著中使用场合的动图和文字描述,一张一张看过去,感觉又重温了原著的不少情节。

重回魔法世界
每张卡牌都能帮我回忆起原著中与咒语有关的情节

在校园生活方面,除了会随着流程增加难度的禁林探索以及决斗俱乐部这类纯PvP玩法,大部分活动都比较轻松,虽然有时候也会捅出些娄子。

比如我刚开始探索舞会的时候曾经被陌生人邀请跳舞,结果对方上来就选了个五星难度,把我搞得手忙脚乱……简直和当年的主角们参加舞会时一样笨手笨脚,跳完我就灰溜溜地跑了,幸好对方也没说什么。

魔法史课似乎是另一个系列死忠粉挥洒才华的地方,上课时总会冷不丁地碰见一些细枝末节到令人震惊的题目,仔细一看,题目似乎是由其他玩家提供的,并不在标准题库中。这些粉丝想必是拿显微镜看的原著吧!

重回魔法世界
看到这些问题,不得不佩服有些玩家看原著的细致程度

让我自己也没想到的是,虽然在其他游戏中对PvP玩法避之不及,决斗俱乐部却成为了我在《哈利·波特:魔法觉醒》中最常逛的地方。大概是因为施咒的代入感很强,挥舞魔杖的样子也很帅气,特别还原电影里的动作,让我总是摩拳擦掌地想“再来一局”,展现自己作为巫师的飒爽气质。参加决斗俱乐部双人模式的时候,我还收到过随机匹配的队友忽然发过来的“干得好”,让人相当开心。

游戏还有个增强代入感的小设计。玩家可以跟着默认语音的范读自己念咒语,在每次施咒的时候播放。虽然让其他人也能听到有点羞耻,但谁小时候没有拿着根木棍一样的东西装模作样地念过咒呢!

重回魔法世界
巫师决斗应该是游戏中最有仪式感的活动之一

虽然和其他游戏一样,这些活动本质上是设计出来的任务系统,让所有人在碎片时间掏出手机或者其他移动设备的时候能够有事可做。不过这些玩法和经历零零散散地加起来,构成了我们在霍格沃茨的生活。

这种代入感也反过来影响玩家的行为。许多玩家真心实意地扮演着自己在每个学院的身份,这一点从开服起就形成了一股风潮。比如拉文克劳就诞生了许多学霸气质的社团和寝室,甚至自发地开始互相监督起三次元的学习;斯莱特林显然更能“耍”一些,不但集合了各种俊男靓女,在我碰到的玩家中,蛇院用黑魔法的概率也比其他学院高了不少,可谓非常“入戏”了。

考虑到游戏本身是一款以卡牌玩法为主的RPG,而RPG的重点就是扮演和角色养成,这种带入感确实给游戏带来了更多跨越次元壁的乐趣。

至于游戏之前因为在卡牌中加入不可饶恕咒引发的一些争议,我也觉得是“入戏”的一种。大家都渴望还原这个世界观,维护这个世界观的自洽,尤其要维护主人公团体的正义感,毕竟他们几乎没有在原著中用过黑魔法,能灵活使用低魔力的基础咒语也是优秀巫师的必备技能。

不过我觉得,在学校里碰见几个“反派”同学倒也挺正常的,而且想在世界观中扮演帅气的反派也是一种玩法,虽然在决斗中碰见使用不可饶恕咒的对手的确会有点生气,很想反手扔出一个动物园把对方包围。总体来说,这些咒语用处最大的地方主要是禁林,对上黑巫师或者强力的Boss会让战斗轻松不少。

说到底,魔法世界本身也不是一片纯净乐土。黑暗的、反面的东西更为强力,给人的诱惑更大也是常事。如果大部分玩家确实对这类咒语抱有怨念,也许该期待它在平衡性上的调整,倒也不必完全反对它们的存在。


不管是原著还是游戏,在剧情中强调最多的,除了亲情之爱,就是伙伴之间的友情。这种友情曾经表现在那些关心着哈利,并且为他付出牺牲的同龄人与年长者身上,也表现在新主线中我们扮演的巫师对丹尼尔和艾薇的维护上,尽管他们可能和众人有些格格不入。

《哈利·波特:魔法觉醒》中确实有不少任务鼓励玩家组队完成,尤其是难度较高的禁林探索任务。要顺利通关,少不了互相关照,商量使用搭配的卡组,乃至在混战之中记得注意队友的血量,一旦有被打败的队友要第一时间救援。这部分可能是游戏机制最接近传统RPG的地方,因为它们的难度会随着星级逐渐递增,对卡牌等级和人物的等级与属性都有要求。但禁林里又有不少好东西,能带来卡牌增益的高级回响和魔药材料都要在里面获取,自然会吸引许多人探索。

重回魔法世界
游戏中的学年挑战之一是对战打人柳,也挺还原当时哈利三人组曾面临的危机

当然,禁林活动本身就很令人激动,谁也不想在一个冒险故事里只是充当乖学生吧,那样可没有乐趣。在禁林中徘徊的敌人也更加强力,一难起来还会卡关,不得不靠攻略或者其他人的指导才能顺利通过。

意外的是,这让我沉寂已久的同好微信群热闹了起来。

作为“哈利·波特”系列小说的粉丝。在初高中阶段,我乐此不疲地读小说、看电影,加入各种论坛和粉丝群体,还参加过形形色色的二创活动。

也正是通过这个系列作品,我认识了不少到现在都对我十分重要的朋友,这些友谊在多年间逐渐从网络蔓延到了现实里,与他们之间的关系可能比我在三次元能获得的更加紧密、更加长久。哪怕现在大家都不如当年那样对这个系列抱有热情,或者因为升学、找工作等原因将精力更多地放在了实际生活中,可每当有新电影上映或新开了主题公园,大家就会再聚在一起,相约体验一番。

所以,我们也不可能放过这个一起入学霍格沃茨的机会,哪怕是平时不玩游戏的朋友也在开服之前去预约了下载。不出几天,原先还冷冷清清的微信群里充满了大家讨论玩法的消息。什么牌该怎么用,收集的设定集要不要交换,高级回响去哪里拿,有没有人组队决斗双排或者去探高星禁林……

这对我和朋友们来说是一种特别的互动方式。毕竟我们之前的交流仅限于在网上聊天或者线下吃饭聚会,很少能真正地像玩伴那样“一起玩”。

特别是,我比其他人开始玩还晚了几周,所以更多时候充当了那个“求抱大腿”的人。在低星禁林里,他们等级够高,所以告诉我“无所谓,随便打”;到了高星,我作为等级最低的角色就得听指挥:开战的时候应该站在哪里,Boss进二阶段的时候应该第一时间走到什么地方,或者伙伴卡最先用谁,针对Boss的某个技能必须用什么咒语……我还会在群里围观他们乐此不疲地研究攻略和打法:这个咒语有用吗?可以把召唤出的伙伴一直利用障碍物卡在安全地点吗?

甚至我想在决斗俱乐部打双人模式但段位不匹配的时候,会有人拿着小号陪我一起玩。他们的每个号还有不同的人设。

“这个号是阿兹卡班荣誉狱友。”朋友开心地告诉我,转眼贝拉的回响就在场上召唤出了两个食死徒。

重回魔法世界
有些“傲娇”的同伴之间的友情,是游戏新的主线中非常重要的元素

回到现实中,大家都有各自的工作,甚至不住在一座城市里。我们的友谊从学生时代开始,也在成长过程中自然而然地走上不同的方向,到了结婚生子的年龄就更少有机会能够聚在一起。但在霍格沃茨,大家永远是十几岁的巫师,永远为获得了新卡牌、学会了新咒语而兴奋。哪怕连原著中的哈利三人组都已经长大,以前辈的身份与我们并肩作战,我们可以一直做同窗校友,我们至少还有7年份的校园生活没有享受。

我在游戏自带的“学院互助”和“巫师互助”平台上也得到过不少陌生人的帮助。过来帮忙的人往往比我的等级要高上许多,让通关显得格外轻松。想来,这些人在达到了足够高的等级之后也许会固定扮演行侠仗义角色,将这种对同伴的关怀一直传递下去。

“我去舞会找丹尼尔跳舞了。”晚上临近休息的时候,有朋友在群里说,“他是唯一一个跳得比我还烂的。”

“改天一起打巨蛛?”另一个人问。

其他人欣然应允。

真好啊,我想。希望这种状态能持续得更久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