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游戏公司都对蒙特利尔趋之若鹜?

报道 3个月前 (09-13)

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 游戏新知 (youxixinzhi)

作者 | 阿莱斯特

如果想成为国际大厂,可能要先在蒙特利尔建个工作室。

最早出发的应该是网易。2019年网易宣布在加拿大蒙特利尔组建工作室,丁磊还表示这是网易全球市场化的一个重要里程碑。现在大家也知道,网易蒙特利尔是《永劫无间》的发行商,在开发期间也为该游戏提供了远程协助,为人物动作优化提供意见。 

今年腾讯旗下的天美工作室成立第三个北美游戏基地,也选在了蒙特利尔(前两个在西雅图和洛杉矶),筹备开发一款跨平台的开放世界3A游戏。 

天美蒙特利尔计划在年底扩张到比较大的规模,但是目前看来还在招收核心人员。腾讯招聘显示在蒙特利尔有23个职位在招人,其中不乏技术总监、制作人、动画总监等重要职位。对人才的要求也相当高。以制作人为例,该岗位要求拥有6年以上3A级游戏制作经验。 

到现在,米哈游在蒙特利尔的工作室也在招人了。招场景、关卡美术等岗位人才,要求要相对温和一点,工作年限大多在3到4年,相关3A制作经验则是作为加分项存在。 网易、腾讯和米哈游三家公司的招聘要求中,都多次提到了3A级游戏、PC/主机游戏制作经验。

可想而知,这一次他们也是奔着制作3A级的PC/主机游戏去的。这三条过江龙想与扎根已久的地头蛇们进行一场人才争夺战。 当然并不是只有中国厂商,其他地区的厂商也纷纷涌入蒙特利尔。

据游戏新知了解,近半年来就有不少游戏公司奔赴蒙特利尔: 

新加坡的Garena,目前全球最热门的战术竞技游戏《Free Fire》的开发商。他们旗下全资子公司Phoenix Labs在蒙特利尔组建工作室,主要是制作新游戏,可能会支持《Dauntless(无畏)》的开发; 

法国公司Quantic Dream,也是《恶灵都市》《底特律:变人》的开发商。他们今年在蒙特利尔组建首家在海外的工作室,计划今年扩充到50人规模。还吸收了《刺客信条 英灵殿》的首席设计师 Yohan Cazaus 加盟。 

德国的游戏开发商Deck 13,《Lords of the Fallen(堕落之王)》的联合开发商,他们今年在蒙特利尔组建团队,团队将全力投入「极具野心的全新项目」开发工作。 

加拿大厂商Clipware Games 被App Lovin收购之后,也筹备在蒙特利尔组建新团队以扩张规模,新团队也会为《Bingo Story》的研发带来支持。 

美国厂商、《无主之地》开发商Gearbox,计划注资2亿美金成立蒙特利尔工作室。新工作室会开发《无主之地》系列,也会打造新IP游戏。 还有更多我们耳熟能详的游戏公司,早就在蒙特利尔扎营驻寨。

育碧、贝塞斯达、EA、Epic、索尼……往蒙特利尔扩张似乎成了全球游戏公司的共识了。 


游戏之城源于一场「骗局」

蒙特利尔在游戏界的魅力,可能要追溯到一场「骗局」。 蒙特利尔是加拿大魁北克省的经济中心。上世纪90年代,蒙特利尔由于主权运动导致其大量投资者出走、人才流失,纺织和制造等支柱产业开始凋零。迫于就业压力,时任魁北克省执政党的魁北克人党(Parti Québécois)不得不选择增加就业行业。 当时互联网开始兴起,多媒体也被视为正在增长的行业,魁北克人党也希望由此将蒙特利尔转型成多媒体中心。 

当时远在欧洲的育碧也正打算往北美扩张,并准备将分公司开在加拿大的新不伦瑞克省。 这个消息被魁北克省政客Sylvain Vaugeois获知后,他立马向议会提议让育碧入驻蒙特利尔。为此他制定了一个疯狂的计划:在之后5年里,育碧每雇佣1名员工,政府就支付25000美元给育碧。 

这个计划也被认为实施成本太高而遭到拒绝。但Sylvain在提案没有成功的情况下则与育碧商谈,并谎称提案已经通过。 直到育碧高层来到蒙特利尔才发现这只是一场骗局,Sylvain的提案已经被魁北克省议会否决,没有实施的可能。 所幸这件事经由媒体报道,民众纷纷指责政府错失发展迅速的新兴产业。

迫于无奈,魁北克人党只能执行Sylvain的提案,并寻求加拿大政府的财政支持。 最终,加拿大政府同意了5年内资助育碧在当地创造超500个就业岗位:育碧每雇佣一人,魁北克政府资助15000美元,加拿大政府资助1万美元,育碧于1997年成功在蒙特利尔立足。 除了提供就业岗位的补贴以外,魁北克省政府在2005年向育碧蒙特利尔资助400万加元(约合500万美元),这笔款项后续又追加到1900万,用于帮育碧扩张规模,增加就业岗位。 

育碧蒙特利尔至今创造了《刺客信条》《彩虹六号:围攻》《孤岛惊魂》《看门狗》等知名游戏,雇佣员工人数也从最初的50人到如今超4000人。 由于育碧的示范效应,此后EA、Square Enix、索尼等等世界顶级游戏厂商纷纷进驻蒙特利尔建立工作室。不仅为当地创造大量就业岗位,也让蒙特利尔成为游戏之城。 

为何大家都选择了蒙特利尔

 天美国际研发负责人Vincent Gao曾公开表示过海外人才的重要性:「我们过去的经历也让我们认识到,和做过传统AAA的研发人员一起工作,有多么重要」。 网易进军蒙特利尔的理由也十分相似。丁磊表示,蒙特利尔以世界领先的电子游戏和多媒体制作中心而闻名。

蒙特利尔拥有丰富的人才和技术资源,为游戏公司提供了十分明显的优势和有利条件。 米哈游选择蒙特利尔,一方面是扩充团队规模,另一方面则是把更多精力放在公司的全球化能力建设上,在提升海外发行能力的同时,还能依靠蒙特利尔等海外研发中心的力量,进一步提升产品的研发实力。 但是人才全球各地都有,游戏哪里都能做,为什么大家都很默契地选择了蒙特利尔? 

1.政策的倾斜

 蒙特利尔所在的魁北克省给予了很大程度的政策优待。 根据魁北克省投资署的资料显示,在魁北克省开发游戏,在税收上的减免最高可达37.5%。而想要达到减免税收的要求也十分简单,仅需获得相应的资格证书以及在用人支出上达到100万美金的标准即可。 这个要求对于游戏公司而言约等于没有要求。 

其中要求的相应资格证书则是需要获得Investissement Québec颁发的有效的初始资格证书,证明已制作或将要制作的产品符合实际要求(必须为游戏产品)。 根据加拿大娱乐软件协会提供的数据,加拿大游戏从业者的平均年薪为75900美元(2019年数据),也就是说提供10多个普通薪酬岗位就能达到100万美金的用人支出要求。 对于目前一款大作上千万美金的开发成本而言,这个要求形同虚设。 

为什么游戏公司都对蒙特利尔趋之若鹜?
图片来源于魁北克政府投资署官网 

2.丰富的人才资源

 越来越多被税收、福利吸引的游戏公司扎堆在蒙特利尔设立工作点也形成了集聚经济效应。 根据蒙特利尔国际最新发布的资料显示,在蒙特利尔共有200家游戏工作室,游戏从业者超过15000人。 

为什么游戏公司都对蒙特利尔趋之若鹜?

仅在蒙特利尔就有11所高等学府、6所综合性大学、2所工商管理学校、3所工程科学研究院以及大量的专业学院和培训中心。 选择信息科技相关课程的大学生也有近18000人,艺术相关课程也有超过2200人选择。 

根据国际高等教育研究机构Quacquarelli Symonds发布的2022年世界大学排名中,位于蒙特利尔的麦吉尔大学位居第27名,蒙特利尔大学则是位居111名(作为参考,清华大学排名17,复旦大学排名31,中国科技大学排名98)。 在游戏人才密集度如此之高的同时,蒙特利尔的薪酬水平还处于低位水平。 

在北美国家中,加拿大的平均薪资水平相当于美国的67%,但地理位置上相邻。而蒙特利尔作为加拿大游戏业非常发达的城市,其薪酬水平还低于平均水平。  

为什么游戏公司都对蒙特利尔趋之若鹜?
数据来源:StatCan,图源:Jobillico 

3.游戏氛围

 在蒙特利尔这座城市曾诞生过不少全球著名的游戏大作。 除了上述的育碧以外,华纳兄弟在这里也曾孕育出《蝙蝠侠:阿卡姆起源》 《蝙蝠侠:阿卡姆骑士》这样的经典作品;动视旗下的Beenox,在蒙特利尔也有着《使命召唤》 《古惑狼》这样的常青作品。Square enix旗下公司Eidos Montreal开发的《古墓丽影:崛起》 《古墓丽影:暗影》、《杀出重围:人类分裂》等多部作品也诞生于此。 游戏行业的兴起,也带动了其他周边行业的发展,在蒙特利尔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生态。 不仅是游戏厂商往蒙特利尔扎堆,音频服务、游戏开发工具(如游戏引擎)、视觉效果、质量检测等厂商因此而兴起,厂商、人才之间的交流也越加频繁。

 


为什么大厂们都纷纷开始重视大作了?

 不难发现,国内大厂们都开始押宝游戏大作了。 以腾讯为例,在北美、欧洲、日本等地的游戏厂商或游戏工作室的背后多少都与腾讯有些许关联,如开发了《猎天使魔女》 《异界锁链》的白金工作室、《尼尔:机械纪元》的Platinum Games、育碧等游戏厂商背后均有腾讯或多或少的投资。 在

国内也不例外。《黑神话:悟空》的开发商游戏科学、《暗影火炬城》的开发商钛核科技也都拿到了腾讯的投资。 而在自研方面,腾讯的天美、光子两大工作室群也在海外设立工作室,专职研发3A级别的跨平台(移动端、PC端、主机端)游戏。而本身天美、光子工作室在制作全球化游戏上也有成功的经验,如《使命召唤 Mobile》 《PUBG Mobilie》等均在全球各个市场获得不菲的成绩。 据App Annie显示,《使命召唤 Mobile》登顶过116个市场的iOS畅销榜,而《PUBG Mobile》登顶过165个市场的iOS畅销榜,都经过了市场、玩家的验证。 

此外,腾讯集团高级副总裁马晓轶也曾表示,在欧美地区投资了10家主机、端游工作室并且达到控股水准,研发人员超过2700人,并且预计在2021年底达到3500人。 对于未来,马晓轶表示将在往后5-8年内做出与《赛博朋克2077》续作同一水准的产品。希望能和欧美游戏大厂站在同一角度去竞争。再往后就是Metaverse级产品、超级数字场景等更领先的概念。 

网易副总裁胡志鹏在接受采访中称,目前三分之一的海外份额已经被主机游戏所占领,并表示主机游戏市场相当有吸引力。 米哈游的野心则要更大。 CEO蔡浩宇在上海交大校友会的分享中提到,米哈游希望在未来的10年、20年、30年后能够做出像《黑客帝国》《头号玩家》等电影中描绘的虚拟世界,构建出一个全球10亿人愿意生活在其中的世界。 抛开各个厂商对于未来的展望以外,目前遇到的现实问题也逼迫、鼓舞着游戏厂商向海外市场进军。 

首先是国内政策的步步紧逼。以9月1日正式施行的未成年人新规为例,所有网络游戏企业仅可在周五六日及法定节假日的晚上8点至9点提供游戏服务。与此同时,所有网络游戏必须接入防沉迷实名验证系统。 此外游戏审批的难度也越来越大,更是加剧了游戏厂商向外走的想法。国内游戏企业开发的游戏,如《Call of Duty Mobile》、《英雄联盟手游》在国内的上线时间滞后海外一年。 而在海外游戏市场,国内游戏企业也已经证明了其研发水平并不弱于日美韩等游戏大国。 游戏新知统计了2019年至2021年上半年,日本、美国、韩国三个主要市场的收入Top30游戏中,中国产品占据了25%左右的比例。 

为什么游戏公司都对蒙特利尔趋之若鹜?
为什么游戏公司都对蒙特利尔趋之若鹜?
为什么游戏公司都对蒙特利尔趋之若鹜?

国内游戏厂商,几乎在每一种游戏类型都有其相当出色的产品,如MOBA类的《Arena of Valor》、战术竞技类的《PUBG Mobile》 《荒野行动》、SLG类的《万国觉醒》 《三国志·战略版》、开放世界类的《原神》等等…… 而经过这些年游戏品类的发展,游戏市场也完成了对玩家从休闲游戏到中重度游戏的培养。

从日美韩三个主要市场看,中重度游戏类型,如SLG、MMORPG、养成类RPG等都名列前茅。 尽管在手游领域,国产游戏厂商在各个维度都是顶尖水平,但是高品质3A级别的PC、主机大作,国内游戏厂商目前与海外游戏厂商相比还有很长的一部分距离。 

2003年-2013年的斯派克电子游戏大奖(VGAs)、2014年至今的TGA年度游戏大奖,在评选年度最佳游戏上,无论是获奖游戏还是入选游戏,均为海外厂商出品,没有一款是属于国产高品质3A游戏。(注:2013年提名的《风之旅人》由陈星汉参与开发,其开发商为美国独立游戏开发工作室thatgamecompany,因而不计在内。) 此外,全球化也是中国游戏厂商的必经之路。

根据Dotc united group出海研究院发布的2021H1报告显示,在印尼、泰国、新加坡等东南亚市场,中国游戏在畅销榜Top100中占比高达50%甚至60%。 在中国游戏厂商在东南亚市场扎根之后,欧美市场自然就成了下一座需要攻破的堡垒了。 

除了开拓市场、增加营收点这些创造利润的事,中国游戏厂商也有了更大的理想和更坚实的基础,从技术水平、游戏创意等游戏本质属性去面对海外厂商。 正如马晓轶所说,国内游戏厂商无论是手游性能还是服务器端技术在全球相比都是最高水准。在拥有经过市场验证的研发实力以外,在PC端、主机端和跨平台高标准游戏的匮乏成了中国游戏厂商全球化走向大突破的关键。

结语

无论是国内的压力抑或是海外的广阔市场,都在诱使国内厂商向海外进发。而相比东京、纽约这些高成本的城市,蒙特利尔凭借诱人的福利政策、成熟的产业生态、性价比极高的用人成本、聚集的多国高端人才等一系列优势成为游戏公司眼中的香饽饽。 作为第一批前往蒙特利尔的游戏厂商,腾讯、网易、米哈游在国内均具有顶尖的研发实力和庞大的规模,在这批前往蒙特利尔的先头部队取得一定成果之后,相信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国内厂商在蒙特利尔留下自己的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