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独角兽克隆工厂,德国造

报道 3周前 (09-02)
全球独角兽克隆工厂,德国造

在大多数人的认知里,德国人是认真、严谨、创新的代名词。不过,在互联网科技领域,他们却毁誉参半。来自德国科隆的Samwer三兄弟,以“像素级”复刻、火速推广全球最热门的互联网产品和商业模式而快速跻身欧洲最成功企业家之列,却也因缺乏创新而饱受诟病。

上世纪末,在硅谷创业公司的商业模式尚未面向全球推广时,Samwer三兄弟就瞅准了时机,快速将这些已被市场验证过的硅谷商业模式,搬运到德国、欧洲,甚至其他新兴市场,其中,被克隆的对象不乏eBay、亚马逊、Airbnb、PayPal、Uber等全球知名产品。

从互联网诞生至今,科技公司之间相互“借鉴”的行为屡见不鲜。然而能像Samwer兄弟及Rocket Internet这样引发全球长达10多年关于创新争论的,属实少见。

不过,随着Rocket Internet将触角伸向更广阔的新兴市场,将先进的互联网科技引入相对落后的区域,带来了大量就业,培养了数批科技人才,改变和型塑着人们的生活方式,催生了当地互联网生态……撕掉“抄袭”、“克隆”等标签之后,Rocket Internet 及Samwer三兄弟呈现出非常复杂的面向。

志象网了解到,继多年前在中国推出短租产品“爱日租”折戟之后,如今Rocket Internet 又将重返中国。此前它投资了中国台湾的一个咖啡品牌,并准备2022年扩张至香港和东南亚诸国。

第一桶金

“为了知道能走多远,一个人应当往更远的地方走去。”这句名言出自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德国作家海因里希·伯尔,也是 Rocket Internet 创始人Oliver Samwer常挂在嘴边的话。

上世纪70年代,Samwer家的三兄弟Marc、Oliver和Alexander,相继出生在德国科隆一个优渥的律师家庭。不仅当地赫赫有名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伯尔曾是他们父亲Pater的客户,就连德国前总统卡尔·卡斯滕斯(Karl Carstens)在上任前,也聘请过Pater担任其法律顾问。

Samwer家族在德国历史上有着浓墨重彩的一笔。他们的曾祖父Karl Samwer 创立了德国保险公司Gothaer集团,这家公司2020年收入据称将超过53亿美元。他们的高曾祖父是德国的外交部长。

从很小的时候起,Samwer三兄弟就立志要成为企业家。最初,他们在看到低价航空公司的崛起后,志在成为维珍航空的理查·布兰森这样的人。不过,互联网浪潮很快袭来,他们掉转了车头。Oliver指出,在90年代中期成年是一个 “幸运的意外”,因为互联网正在改变着商业,后来,他被网景公司所震撼,他开始学习这家公司的一切。

1998年,兄弟三人前往硅谷成为实习生,晚上常常去看讲座。那时候,启迪他们财智的,是乔布斯这类科技大拿。“我们听着像乔布斯这样的人对斯坦福商学院的人说:‘忘记投资银行,忘记咨询,去欧洲寻找爱情。’那么对我们来说,就意味着去美国找到我们的想法,并从欧洲开始,这就变成了eBay的想法。”Marc在2007年解释说。

当时,Marc 发现硅谷的同事们都在使用 eBay ,他为eBay的模式而惊叹。在一次圣诞假期的头脑风暴会议后,三兄弟一致认为, eBay 的模式在德国也能见效。他们当时给eBay写了封邮件,不过未曾得到回复。

很快,三人回到德国,创立了“德国版eBay”Alando。上线100天内,该网站以430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eBay。Alando被eBay收购后,三人顺理成章地加入了eBay。不过,试想一下,手握千万美元,你还愿意给别人打工吗?Samwer三兄弟的回答也是“No”,他们的野心更大,在eBay待了一年后选择了离开,去创建他们的下一家公司。

如今,常驻慕尼黑和柏林的Oliver、Marc和Alexander,不事张扬,甚少接受媒体访谈,却也极富争议。不过,翻阅历年媒体报道可以发现,Oliver 身材修长,常常穿着合身的带纽扣衬衫、牛仔裤和运动鞋。Alexander在三人中年龄最小,拥有牛津大学硕士学位和哈佛大学MBA学位。大哥Marc以三个人中最具魅力而闻名。

2007年,Oliver 提议创建创投孵化器,致力于从头开始建立技术公司,它的名字也十分形象地传递了兄弟三人对这个孵化器的期待:Rocket Internet。Rocket Internet 公司从诞生起,就致力于成为思想、创意的输出者,特别是在早期观察美国和欧洲市场,寻找到前卫的互联网产品之后,在新的区域复制。他们早期的产品Alando,是eBay的德国副本,由其孵化、目前已成欧洲最大电商平台之一的Zalando,也是美国在线零售商Zappos的欧洲翻版。

2006年以来,Rocket Internet在电商、家庭共享、乘车、社交媒体等热门互联网领域都有涉足。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野心扩大到包括拉丁美洲、东南亚、非洲和中东和北非。

其中,Zalando是它在2008年推出的Zappos的仿制品,目前已经成长为欧洲最大的时尚电商平台,市值超过200亿美元;旗下 Foodora是Uber Eats和Deliveroo的竞争对手,现在归为Delivery Hero,为欧洲、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的客户提供服务。

f814ddaa2e5f4f15bb1265c81b568f81tplv-tt-shrink6400
Rocket Internet支持的部分企业/来源:Rocket Internet官网

同时,旗下孵化的电商平台Zalora是亚马逊的克隆产品,2012年在东南亚推出,同年还在东南亚推出了电商平台Lazada,目前已被阿里巴巴收购;而在非洲这块大陆上,他们孵化出了当地最大的电商平台Jumia,这家公司2012年在尼日利亚成立,然后在14个非洲市场扩张,2019年在纽约进行IPO。

科技媒体 The Generalist 创始人Mario Gabriele谈到,他前后采访过10几位曾经供职于Rocket Internet的人员,他为他们从事的行业和领域跨度之大感到震惊,其中,有2008年前后在Rocket Internet旗下一家德国电商企业工作的人,也有2015年参与三兄弟在伊朗创建运营的一款打车应用的人。

“虽然在其他方面没有创造性,但火箭公司的做法在向新兴市场的扩张方面,是有远见的。”Gabriele表示。

今年2月,路透社报道称,Rocket Internet计划将一家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在纽约上市,以利用投资者对新股的兴趣,据悉,交易由花旗(Citi)投资银行组织。Rocket Internet旗下以科技为重点的空头支票公司Rocket Internet Growth Opportunities表示将在纽约 IPO 定价为每股10美元。

此外,Rocket Internet已经将触角伸入中国。来自中国台湾的创企Flash Coffee,是Rocket Internet支持的咖啡初创公司,在新加坡、印度尼西亚和泰国都有业务。此前,在台湾开设了第一家咖啡店之后不久,它计划到2022年底,进入香港、日本、韩国、菲律宾、马来西亚和越南等市场。

分道扬镳

2014年Rocket Internet上市,在IPO后的几个月里,其估值超过100亿美元。不过,作为风投公司的Rocket 面向公开市场也一直被认作是一场高风险赌注。在其后6年间,公司市值缩水过半。这种窘境下,Samwer兄弟决定将公司私有化,广泛的观点认为,他们近年的投资回报未能达到Zalando和Lazada等早期成功公司的水平。

在解释退市决定背后的原因时,Rocket Internet则表示,它“作为一家非交易所上市的公司处于更好的地位”,因为这将使它能够专注于长期押注。该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不再需要将公开资本市场作为融资来源,作为维持证券交易所上市的重要参数,而在证券交易所以外,将确保获得足够的资金。”  “在资本市场环境之外,公司将能够专注于长期发展,而不管资本市场倾向于强调的暂时情况。”

随着Rocket Internet的IPO之路走向尾声,三兄弟合体创业的愿景也逐渐分崩离析。

如今,Samwer三兄弟已经拆分,Oliver依旧以CEO的身份在专职负责Rocket Internet 工作。而 Marc 2015年离开了Rocket公司,以联合创始人和CEO的身份负责Glocal Founders (原EFF,European Founders Fund)工作,同时,继续作为联合创始人负责Founders Forum的工作,专注以论坛形式服务企业CEO,资深投资者和跨行业的思想领袖,并在2016年开始成为Global Founders Capital 顾问。

而Alexander 早在2015年还在Rocket Internet 时就创立了自己的投资公司Picus Capital,强调长期投资理念,专注于早期的技术投资。目前为止,Picus Capital已在欧洲、美洲、亚太和非洲地区超过15个国家投资了70多家公司,覆盖电商、支付、医疗等领域。

2016年,Alexander也离开了Rocket Internet,不再参与公司财务工作。据《法兰克福汇报》报道,与兄弟们分道扬镳后,Alexander 致力于通过自己的公司 “Arvantis集团”,继续投资创企,并专注于技术、可再生能源和房地产。他还声称将在未来投资森林和农业用地,“这比特斯拉股票更好”。

据《经理人杂志》报道,在 Rocket Internet 内部,三兄弟产生了一些不愉快,并发生了利益冲突。当时,Alexander 已经在自己周围建立了一个复杂的股权和总经理网络。有媒体报道指出,Alexander经常通过他的科技控股公司Picus与Rocket一起投资初创企业。

Rocket Internet 要求Alexander腾出自己的职位,给高盛和麦肯锡的前顾问,这加剧了兄弟之间的嫌隙。事实上,凭借Oliver一贯的行事风格,这个结局也并不意外,哪怕将矛头对准自己的亲兄弟也在所不惜。

2011年,Oliver 给员工的一封电子邮件泄露给了媒体。其中“立血书 “的劝告和签名”我是这个地球上在互联网上最积极的人。我死也要赢,我希望你也能这样!”让Oliver的野心也变得不言自明。

目前,当再次浏览Alexander的领英主页,也能窥见一些微妙的端倪。在Oliver和Marc均明确显示为Rocket Internet创始人和联创身份时,如果不加留意,在Alexander的领英主页几乎完全看不到Rocket Internet的痕迹。他仅在作为 European Founders Fund 总经理时,以“投资项目包括Facebook、Linkedin、Zalando、Rocket Internet……”蜻蜓点水、一笔带过地提了一句Rocket Internet。

科技媒体 The Generalist 创始人Mario Gabriele曾评论称,如果对Marc和Alexander的评价不高,那是因为人们对他们的了解较少。在Gabriele采访的消息来源中,几乎没有人见过两人,他们被认为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其中Alexander表面上对 Zalando的成功至关重要,但Oliver才是Rocket Internet 宇宙的中心。

“火箭基因”

Samwer三兄弟无疑具有非常敏锐的商业嗅觉,极其擅长捕捉风口。

2012年,当时的Samwer兄弟的投资者Jerry Colonna在回应公众质疑时,辩驳称: “ 饶了我吧。谁的想法不是衍生的?无论我们谈论的是艺术、音乐、文化、软件还是技术,拜托,什么不是衍生品?”

“一切都是混合而成的。每一项艺术或创业努力都有前人和同时代人的功劳。作为技术专家和思想家,在界定灵感和模仿的界限时,往往找不到明确的分界线。但是,边界的模糊性不意味着它不存在。”Mario Gabriele评论指出,并非Rocket Internet的每款产品都如此,但就其模仿的一丝不苟(一名前员工曾说过要把亚马逊复制到像素级)以及它的反复犯罪行为而言,Rocket Internet的行为是绝无仅有的。

Mario Gabriele评论道:“反对克隆的争论有其微妙的一面。反对克隆理念的人,也无法回避以克隆寻求投资的战略(成功的可能性)。如果执行者有能力,并且这个想法在其他市场得到验证的基础上,那么成功的几率几乎是100%。”

好在,力排众议一往无前也是Samwer兄弟最大的特征。Marc Andreessen在一篇文章中指出,一个初创企业要想成功,必须驾驭多种类型的风险。“唯一重要的事情是达到产品/市场的契合度”。隐含的推论是,初创企业最大的风险是没有找到这种契合。

而三兄弟长期致力于帮助创业公司减少这种风险。通过复制其他地方的成功模式,Rocket Internet降低了他们产品找不到需求和机会的风险。然而,通过将这些产品转移到新地区,他们承担了市场风险,因为并非所有的创意都能轻易地从一个地区照搬到另一个地区。

Gabriele最终也辩证地分析了Samwer兄弟的影响。可以说,很少有组织能像他们那样对科技产生积极的影响。在Oliver 的推动下,Rocket Internet将数十亿美元投入到创业公司,而当时很少有其他公司这样做。更重要的是,它在那些可能几年甚至几十年都没有得到资金的市场上这样做。

9020a5fdcbbb4a948c49ef4043518f5atplv-tt-shrink6400
Rocket Internet及其“黑手党”成立的企业(左为Rocket Internet孵化的产品)

在欧洲之外,他们的行为产生了更大的影响。2014年,有多少人在伊朗投资?2012年,哪些主要的风险公司在尼日利亚活跃?火箭公司去了别人不敢去的地方,建立了雇用当地工人的企业,并为当地居民提供福利。这已经产生了持久的影响。

比如Lazada,当时为了在越南开展业务,Rocket Internet不仅要提供一个网站,还要创造一种接受现金支付的方法(早在亚马逊提供这种选择之前),并建立一个全国性的物流网络。今天,同样的基础设施被用来向消费者交付各种形式的商品。

除了提升前沿市场外,他们成功地将有能力的人从咨询和银行业吸引到科技领域。对他们进行培训,给予他们建立企业所需的实际技能和经验。看看由 “火箭黑手党 “创立的一些企业,就可以看到这所产生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