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游戏想重振旗鼓

报道 2个月前 (08-03)

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 游戏新知(ID:youxixinzhi)

作者 | ​ 鳗鱼

7月28日,趁着ChinaJoy开幕之前百度游戏召开了品牌发布会。先不管它们展示了什么,至少释放了一个信号,百度游戏想重回游戏行业。

百度游戏想重振旗鼓


尝试重振旗鼓的百度游戏

今年初就有消息传出,百度游戏正在计划组建超过600人规模的研运团队,并且已经在广州组建了负责客服和游戏运营的团队。 

早年的百度游戏靠着流量入口优势进入游戏行业,但没过多久就渐渐淡出游戏圈,曾经的BAT在游戏行业已经没有了百度的位置,原位已经被新的流量大户ByteDance所占据。 

但百度终归没有放弃游戏这只潜在的现金奶牛,从年初组建团队的消息至今也就只有半年,很快地就以新形象出现在游戏行业中。 据了解,年初宣布组建的600人团队已经有一定的进展,目前基本完成了两个自研团队的基础搭建,同时团队也还在持续地扩张中。

研发团队的搭建也是冲着市场主流去的。从招聘信息中也可以看到,研发的游戏类型有二次元游戏,在技术层面还在寻找UE4方面的人才。 

百度游戏想重振旗鼓

 不过,组织起研发团队对百度来说还有很多艰难需要克服。毕竟对有经验的从业者来讲,百度游戏的研发团队未必是首选;从行业外的人来看,百度游戏更是低调,甚至连百度公司的员工都不知道自家还有游戏业务。 

百度游戏想重振旗鼓


1.品牌发布会公布23款产品,2位大佬掌舵

 目前百度游戏公开的两位带班人都是在游戏发行方面有过成功经验的。 现任百度游戏总经理的徐建曾经就任于触控游戏。当时正值28岁的徐建被任命为触控游戏总经理及触控集团副总裁,带领团队从自研向代理发行的方向转变,引入了《我叫MT》《时空猎人》《乱斗堂》等产品。 百度游戏副总经理王慧则是前巴别时代COO,曾经将游戏发行作为核心业务,其负责的《放开那三国》在2014年上线,两年后仍有过千万的月流水。 尽管百度游戏从发行向研运一体转向,游戏发行依然是基本盘。品牌发布会上,百度游戏也公开了部分合作对象和产品。 

百度游戏想重振旗鼓

 

祖龙游戏研发的回合制RPG《梦想新大陆》将在2021年Q4在海外发行;悠米互娱研发的《代号:北行客》则是一款国漫IP的MMORPG,计划在2023年发行;玄机科技旗下动画改编的《武庚纪》手游,计划2022年发行;百度旗下蝴蝶互动研发的《传奇世界H5》《奇迹H5》也将由百度游戏联合发行。 还有数款漫画IP的游戏都还处在代号阶段,包括《代号:冒险计划》《代号:忘川》《代号:弑神》,还有即将在2021年Q4全球发布的《代号:X》。 

百度游戏想重振旗鼓

在休闲游戏上,百度游戏和芒果互娱、暴走漫画、智间网络分别达成了《向往的生活》《未来机械城》《萌芽熊》IP的合作。 对海外市场也有《Island Crossing》《Call of Mini:Zombies Return》《Garden》等数款休闲游戏。在海外市场不乏休闲游戏进入收入榜前列的例子,但想要靠带IP的休闲游戏拿下国内市场终究不是件易事。 

2.百度游戏被忽略的渠道优势

 百度游戏的另一个优势则是自家的流量入口。 截至2021年3月,百度APP的月活跃用户达到5.58亿,日登录用户占比超过75%。据百度游戏表示,百度日均游戏类检索达到上亿次,为游戏业务带来充分的可能性。 根据百度手机助手显示,休闲游戏《球球大作战》更是达到2.8亿,常居iOS游戏双榜前列的《和平精英》达到2.2亿的下载量。前段时间游戏新知提到的游戏盒《233乐园》主打下沉市场,根据七麦数据显示,百度渠道的下载占比达到83.35%,累计下载超过6亿次。 

百度游戏想重振旗鼓

 但在重度游戏的分发上,百度的表现又没那么出色。还是以《和平精英》为例,游戏在华为应用商城达到19亿的下载量,即便撇除硬核联盟渠道,百度在第三方分发商店当中的表现亦不及应用宝和豌豆荚。 

百度游戏想重振旗鼓

 如今百度的主要收入来源于在线营销服务,虽然其营收占比从2018年的92%下降到2020年的84%,但对应的云服务的发展,其收入占比从2018年的3%上升到11%。 近几年百度基本只从游戏分发和页游发行入手,对于营收结构的影响微乎其微。 

百度游戏想重振旗鼓

百度很早就掌握了流量入口,就未曾考虑过借此扩大游戏业务吗? 

从高额并购到低价贱卖

 百度游戏最早需要追溯到2013年7月,当时百度斥资19亿美元从网龙手下收购了91无线,为之后的游戏业务埋下伏笔。 

在收购之前的91无线也有不错的用户基础。根据网龙的财报,2012年91助手的累计用户超过1.2亿,安卓市场的累计用户也超过了4800万。 

2013年10月,百度成立了多酷游戏,负责各类游戏的运营和推广。半年后百度将多酷游戏和91无线合并,推出了「百度移动游戏」,由李彦宏的助理张东晨出身百度移动游戏事业部CEO。 

后来在2015年提出了「航母计划」的概念,当时百度旗下十多个项目陆续向外部投资者开放融资并进行独立发展,百度游戏就是项目之一。 

2015年张东晨离职创业,由王菲接任CEO的位子。但张东晨也没有彻底断开和百度游戏的关系,这个暂且按下不表。 

2016年3月「百度移动游戏」战略升级为「百度游戏」百度游戏似乎才刚走上正轨,结果其实已经即将走下坡路。 

就在斥巨资收购91无线之后,华为、魅族、OPPO等厂商在2014年组建了硬核联盟,第三方商店的分发优势被下压。渠道的生意不好做,百度游戏也早就把重心放在了发行上。 

在2016年爱奇艺世界大会上,总经理邓厚鋆曾公布表示,截至2016年爱奇艺联合发行的影视互动产品总流水超过15亿元。 

其中2015年由爱奇艺发行的《花千骨》是百度游戏的得意产品,曾获得2亿月流水的成绩,也正因此后来爱奇艺才在2019年斥资20亿收购了其研发商天象互动,选择豪赌影游互动类型。 

但游戏行业对待IP也从疯抢的狂热走向冷静期,游戏的玩法愈发受到重视。《花千骨》后来因为抄袭《太极熊猫》而判赔3000万,影游互动也再难出爆款。 

一方面是拿不到好产品,百度游戏很难再现《花千骨》的成绩;另一方面公司内部管理也陆续出现问题。从2014年到2016年,游戏事业部副总监廖俊、游戏事业部副总裁王湛、百度副总裁李明远先后因为贪谋私利等问题主动或被动离开百度。 

2017年3月,百度以12亿元出售游戏业务(相当于亏损104亿元),5月份正式拆分独立运营,全部股权转让给多酷基金,原百度游戏也更名为多酷游戏,仍然由百度移信控股。 

多酷游戏在单飞后的发展也并不顺利,手游方面虽然和大厂还保持合作,但都统统落败。完美世界的《神鬼传奇》、上海软星的《仙剑奇侠传:幻璃镜》、祖龙游戏的《琅琊榜:风起长林》都在2017年到2018年上架,但很快又在2019、2020年相继停服。

 2017年时多酷游戏也被曝出曾和腾讯、网易、完美世界等大厂竞争《绝地求生》的代理权,最后显而易见的是落选了。 2017年10月,位于福州的91助手团队也将员工调至北京。百度曾表示牵涉员工将保持同等职位,但毕竟山长水远,员工流失也在所难免,多酷游戏也逐渐游离在游戏行业边缘。  

百度游戏业务的三位当家

 如今算上重回江湖的百度游戏、原本的多酷游戏和爱奇艺游戏,百度游戏业务上主要有三大运营主体。 

1、百度游戏:精品休闲游戏

 这里所指的百度游戏是重出江湖的百度游戏。 本月百度游戏宣布品牌升级,而宣布消息的社交媒体账号以荣耀星空(Glory Star)为公司主体。这也是从2020年开始,百度游戏向海外发行游戏的发行商主体。 

从荣耀星空的官网来看,Glory Star和X-Land均为同一家发行公司,由Glory Star负责iOS的发行、X-Land负责Google Play的发行。 目前来看,荣耀星空主营业务为休闲游戏的发行,主要面向海外市场。

从2020年9月上架App Store的14款游戏中,只有3款是面向国内市场,官方介绍游戏案例《老王的青草地》《我爱飞车》则尚未纳入发行列表中。 发行的速度也很快,平均不到一个月就有一款游戏上线。 

百度游戏想重振旗鼓

游戏统计自2017年10月始,下同 从产品的选择上来看,悉数都是精品休闲游戏,而且大都选择了IAA的方式进行盈利。部分游戏体验下来甚至感觉和Ohayoo的选品风格相近,都是玩法简单利索的休闲游戏。 

其中表现较好的《Bangbang Rabbit!》曾在台湾iOS游戏免费榜TOP100保持了一个月,在Google  Play上也已经有过百万的下载。 荣耀星空提供的业务同样包括产品调优和用户增长等,在字节跳动已经占据了国内休闲游戏市场的同时,留给百度游戏的机会则更多在海外。 

百度游戏想重振旗鼓
左:《Bangbang Rabbit!》中:《来!捏座城》右:《老王的青草地》 

近期百度游戏也公开了数款海内外的休闲游戏,并计划在未来实现IAA+IAP的混合变现,预计休闲游戏会是百度重回游戏业务的入手点。 

背后的公司主体荣耀星空也在逐步扩张中。 荣耀星空的掌管人曹晓东现任百度公司高级总监、好看视频总经理。

另外两位高管徐建和厉莉则同时任职于另外一家公司酷果游戏。酷果游戏的官网页面和荣耀星空有着较高的相似度,业务定位同样是游戏的全球发行,预计会和未来的业务拓展相关联。 

百度游戏想重振旗鼓
左:酷果游戏 右:荣耀星空 

比较特别的是,酷果游戏的实控人张东晨就是2015年离职创业的前百度移动游戏事业部CEO,张东晨对酷果游戏持股60%。 另外张东晨还另外持股一家名为唯优游戏的公司。从工商登记信息来看,公司注册地在海南,联系方式则是位于北京的百度,而进入公司官网来看,实际的联系电话则是广州的电话号码,猜测或许和广州的游戏业务部组建有关。 

2、多酷游戏:轻中度游戏的全球发行

 如上面所述,多酷游戏由2017年5月的原百度游戏更名而来。 自从更名之后在国内市场就持续萎缩,2011年的《江湖行2》等多款老游戏相继停服,目前国内市场最早发布的在架游戏于2018年上线。 

百度游戏想重振旗鼓

 其中表现较好的应该是2018年上线的《三国志大战M》,但也只是在上线初期在iOS游戏畅销榜TOP100停留了一个月而已。 

百度游戏想重振旗鼓

 今年上线的模拟经营游戏《舌尖上的小镇》最高排在国内iOS免费榜第9,近期在畅销榜则在200多~400多名之间徘徊。 该款游戏虽然采用了欧美的画风,出海成绩却更加糟糕。

其海外版《A BITE OF TOWN》最高在美国iOS游戏畅销榜排到428名,但也已经是旗下表现比较好的产品了。 

另外,多酷游戏也有自研的游戏项目。 女性向游戏《云想之歌》由多酷游戏自主研发。游戏原本采用了半即时回合制战斗玩法,集合了养成、互动剧情、回合战斗等要素。《云想之歌》在2019年2月就取得版号,最后一次测试也在2019年5月,后来游戏表示正在重制,至今也尚未有新消息。

百度游戏想重振旗鼓

3、爱奇艺游戏:走向海外

 爱奇艺原本没有研发团队,收购天象互动(Skymoons)后补足了研发实力上的缺陷,随后再通过天象互动下设了新公司SpringGame。 爱奇艺游戏 爱奇艺游戏发行的产品都面向国内市场,主要以中重度游戏为主。至今已经将近一年没有发行新产品了,游戏储备有《大宋少年志》《莽荒纪》这样的影视改编作品。 

百度游戏想重振旗鼓

 其中包括《做家务的男人》《潮流合伙人》这样以爱奇艺自制综艺改编的手游,但是成绩也可想而知,目前两款游戏在iOS游戏双榜上都是榜上无名。 而表现比较好的产品是《风云2》和自研的《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都在上线初期进入过iOS游戏畅销榜前列,但排名滑落速度也很快,《风云2》在走完产品生命周期之后也随即下架。 

百度游戏想重振旗鼓
百度游戏想重振旗鼓

SpringGame(露珠游戏/集火互动/TOPGAME) 

从官网页面来看,SpringGame(露珠游戏)和集火互动也是同一家公司,AppAnnie上TOPGAME的联系网站也是SpringGame的官网,所以这里视为一体来阐述。 

SpringGame成立于2016年,专注于海外的游戏发行,由于发行的多为繁中版本的游戏,所以在港澳台、东南亚地区的表现尤为的好。 发行的游戏类型也有比较明确的方向,绝大部分都是MMORPG。 

百度游戏想重振旗鼓

其中表现最好的是前不久发行的《云之歌》,近三个月在港澳和马来西亚市场都基本在iOS游戏畅销榜TOP100。 

百度游戏想重振旗鼓

 《时空旅人》在澳门iOS游戏畅销榜也曾经在iOS游戏畅销榜前列呆过2个多月的时间,近期排名波动则比较大。 

百度游戏想重振旗鼓

整体上来看,SpringGame选择的市场和游戏品类都是比较有针对性的。 另外,Special Gamez / Magic Prime(新奇互娱)的公司同样位于成都天府软件园,和SpringGame所处一个园区,推测也是同一家公司。 不过新奇互娱面向的主要是欧美市场,游戏类型则分别是轻度的三消游戏和重度的SLG。 

百度游戏想重振旗鼓

Skymoons/Skyline 

Skymoons也就是天象互动游戏本身,具有游戏研发的实力。游戏游戏面向的市场涵盖了海内外,产品类型从休闲换装到中重度的卡牌游戏和MMORPG都有。 

百度游戏想重振旗鼓

 其中表现比较好的也都是自研游戏,除了早期的《花千骨》以外,《疯狂原始人》在上线初期也有相对较好的排名,在iOS游戏畅销榜TOP100保持了大半年的时间。 

百度游戏想重振旗鼓

从履历上来讲,爱奇艺游戏体系更具有发行中重度游戏的经验,通过新建设的公司也拓展了海外市场的发行业务。而多酷游戏保留了百度流量入口的合作关系,符合当下在国内市场发行的趋势。未来百度游戏在中重度游戏的发行可以根据产品的具体情况进行选择。 

结语

阔别多时百度又重新杀回游戏行业,以新的姿态寻找人才、合作对象和合作产品。至于何时才能立住脚跟,也许还需要等待下一款自研游戏的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