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军、红杉入局,印尼在线教育吸引力何在?

报道 2个月前 (07-23)
雷军、红杉入局,印尼在线教育吸引力何在?

今年上半年,谈及疫情对印尼教育行业的影响时,一个突出的现象是edtech(教育科技)在该国之风靡,这得益于疫情催生的居家学习热潮。

其中,以CoLearn等为主的本地产品强势崛起,正在打破印尼edtech领域由国际产品占主导地位的局面。CoLearn成立于2020年8月,是一种在线答疑和课堂直播的混合体。此前,它宣布获得红杉印度的投资,这也是红杉印度首次在印尼投注教育领域。在印度,红杉资本投资的同类产品不乏Byju’s和Unacademy等独角兽。

2020年4月,从红杉的第三批Surge加速器项目毕业后,CoLearn在A轮融资中筹集了1000万美元。今年5月30日至6月5日,是印尼重要的考前学习周。正值此时,CoLearn的周活跃用户数一举超越Zenius,不过仍落后于Ruangguru。

印尼在线教育的“厮杀”正愈演愈烈。除了红杉印度的入局,雷军联合创办的顺为资本也早已在这里有所布局,去年11月,印尼教育科技创企Pahamify获得顺为资本领投的A轮融资。而最近,韩国同类产品Qanda也获得了5000万美元的融资。而印尼老牌的、规模更大、业务更全面的edtech公司Ruangguru和Zenius,也早已在市场占有了一席之地。

贝恩公司一份针对亚太私募股权融资的研究报告指出,疫情以来,电商和在线教育、数字医疗、在线娱乐和数字金融服务成为亚太吸金最强劲的五大行业。其中,从长线的增长来看,GP们对在线教育的乐观预期占比最高,达到64%,甚至高于电商1个百分点。

然而,在印尼这个拥有庞大人口的国度,在线教育还是新兴产业。这个时期,在印尼从零起步打造一款在线教育app,对CoLearn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Abhay Saboo来说,虽然面临巨大挑战,但也有其独特性。

Saboo的父母是印度人,在他三岁时举家搬迁并定居印尼。他在中爪哇省的三宝垄和萨拉蒂加这两个相邻的小城市长大,他的父亲在这里从事纺织业。作为哈佛大学的毕业生,他在创办CoLearn之前,还有过一家公司——连锁药店Viva Health,这家公司自2012年成立以来已扩大到近150家分店。Saboo在2018年将缰绳交给了一个高级管理团队。

当下,新冠疫情正在印尼肆虐,每天报告的新感染者超过4万例,并呈急剧上升的趋势。而在过去的一年里,印尼6200万学龄儿童的教育严重受阻。Saboo非常明确地指出,对于在印尼炙手可热的edtech,现在是躬逢其盛的最佳时机。

为此,商业媒体The Ken对Saboo进行了一次专访。

投注下一代

Q:虽然我们今天讨论的焦点是CoLearn和教育科技。不过在此之前我想先了解一下你以前的创业经历。能说说你联合创始的连锁药店Viva Health情况吗?

A:我们早在2012年就开始了。我们的想法是打造印尼最大的初级医疗保健连锁店。从各个分店层面来看,线下连锁店有很多工作要做。建立团队结构很重要,但首要因素是选址。你必须在每个地方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必须亲自去到这些地方,必须看到所有的细节。

这需要的技能组合,跟建立一家科技公司大相径庭。建立一家科技公司要容易得多。在网上,你只要专注于产品,把它做好,然后分发。简单多了,对吧?

在创建Viva时,我们曾考虑引入在线药房和医生咨询部分。但我认为当时有些为时尚早,我们有一组不同的投资者。他们是私募股权类型,这不是风险投资。所以心态非常不同。所以它更多关注现金流和盈利能力,而不是规模。

2017年,我们引入了一个白发苍苍的管理团队,他们知道如何处理线下零售问题。我继续作为董事会的一员。但现在,已经是这个管理团队全权在打理。

在2018年,我决定投入我真正为之心潮澎湃的教育行业。 我在初、高中和大学时候都做过家教。我一直对教孩子很感兴趣。教育感觉离我更近。在医疗保健方面,与你打交道的人,基本已经属于生命的晚期阶段。而在教育领域,人们的整个未来就在你的眼前,你可以改变他们的生活轨迹。

雷军、红杉入局,印尼在线教育吸引力何在?
CoLearn官网截图

Q:在推出CoLearn之前,你从线下辅导中心起步,这是否是你连锁药店经验的延伸?

A:是的,正是这个原因。我只是对线下更熟悉,更适应。而且我接受过这样的培训:你必须从第一天起就做一个赚钱的生意。开始一个业务,建立一个中心,在六个月内,它必须是盈利的,必须是有现金流的。

当时我们还叫 IQ Education。我们有四个中心。事情进展得非常好,然后我们就想,怎样能够扩大规模?所以我们尝试过这种“线下—线上”的模式。

你看,整个印尼有大约40000个辅导中心。因此在提高辅导中心质量上,有很大的机会和空间。

这些辅导中心又以家庭辅导中心为主,由个人拥有。其中大约10-20%是连锁的门店。所以在我们看来,剩下的80%就是我们的机会。

如果你把它们组织得很好,那么就可以提高它们的标准。你可以有一些技术元素,一些线下元素,对吧?你可以让这些教辅中心做得更好,比如OYO、RedDoorz和Zenrooms这种连锁模式。(编者注:三者都是东南亚较为知名的快捷酒店,模式是把廉价酒店变成出租方或特许经营人,收拢到同一个旗帜下。类似国内“如家”、“7天”等酒店。)

Q:但当CoLearn App推出时,就只专注于线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转变?

A:当疫情出现时,我们不得不做出决定。这迫使我们反思,我们所相信的未来是什么?

那一刻,红杉的加入对我们来说非常好,因为他们能指导我们。他们认为,基本上有三种模式能够达到规模。一是录制的内容,二是实时在线直播课,第三种是人工智能驱动。

我们自己也得出结论,我们不认为录制的内容是未来,直播课程和借助人工智能的驱动,才是未来。

所以现在,我们有了一个由人工智能驱动的解疑组件,当学生需要家庭作业辅导时,它能够提供很好的帮助。但是,我们与其他解疑应用程序的不同之处在于,我们使用视频而不是图像或基于文本的解决方案。

我们有实时在线辅导,这是关于学习更大的概念。另一件事是,当时一些人正在关注疫情,并说这将是暂时性的变化。其他人认为,这将是一个永久性的改变。而在我们看来,对于课后辅导来说,这种改变将是永久性的。

因为一旦家庭习惯了居家学习,即使学校重新开学,家长也会认为,孩子去学校上这么长时间的课,他们在家已经接受了在线辅导,再回到学校进行辅导就没有意义。

我们对线下做了相当多投资。我们的教辅中心很气派。但我们认为停止线下的一切,而纯粹专注于线上是有意义的,因为把所有的精力放在一件事上,效果会更好。

AI直播是未来

Q:你说过直播课程是未来趋势,而不是录制课程。你能详细说明一下吗?你是如何得出这个结论的?

A:很多以录制内容起家的公司,都是从2015年开始的。无论是Byju’s,还是其他公司。甚至更早,对吧?那是一个3G世界。

现在是4G和Wi-Fi时代。从这点来看,直播才是未来。但实际上,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个。

从根本上说,印尼存在一个动力问题。一个动力和信心问题。当孩子们一开始就没有动力,你怎么指望他们观看录制的内容?

如果你想让这些孩子学习,你必须在一个线上环境中复制整个线下的行为。这对我们很有帮助,因为我们已经经历过这种线下经历,所以我们知道如何在线上的环境中复制这种体验。对于这些没有动力的孩子来说,最重要的因素之一,是你必须让他们从学习中找到乐趣。这包括基本的技巧,比如融入互动,比如让孩子们用纸笔写下东西,让他们画一些东西。让学习成为一个双向对话的体验。

另一件事是,我们相信同伴的力量。直播课程不是1对1,而是和一个小组一起进行。孩子们报名参加,并在整个学期中与同样的朋友、同样的老师待在一起。这复制了教室的感觉,我们认为这种团结激励着学生不断回来。我们的出勤率为85%至90%。我们相信这一点,同学,是未来的趋势,它不在内容上。这是一个社区。它推动了纪律,推动了一致性。

雷军、红杉入局,印尼在线教育吸引力何在?
图片来源:Unsplash/Chris Montgomery

Q:在CoLearn,目前你们的目标是数学技能,对吗?

A:是的,我们决定将重点放在数学上。我们的想法是,如果你想让印尼学生为未来做好准备,首先,你的基础知识需要很强。

第二点,你知道,尽管这里的孩子实际上比美国孩子学习更多科目,在学校待的时间也比美国孩子长,但他们学得更少,因为这就像,所有的知识都被无差别地灌输在了他们身上。所以,我们必须解决的第一件事是核心基础知识,从最难的科目开始。对他们的未来最有用。

Q:人们可能会争论,数学在日常生活中的作用有多大……

A:这是关于你学到的解决问题的能力,你甚至意识不到你掌握了这些技巧。你必须经历解决问题的过程,形成批判性思维,你可以将其应用于生活中的任何情境。

“从事这个领域的人越多越好”

Q:你们在2020年才推出,在几个月内快速增长,在活跃用户上,甚至已经接近一些老牌玩家。你们是如何获得吸引力的?

A:我认为清楚地知道自己应该专注于什么,事情会变得更容易。实际上,人们一直在问我竞争的问题。在我看来,当你参加一场篮球比赛,你必须时刻盯准篮筐,对吧?你的眼角余光可以看看是否有人要抢球,是否要阻断你,但你的视觉焦点必须是篮筐。否则,你就无法得分。

对我们来说,所有的一切,都指向三个问题:印尼的父母有什么痛点?学生有什么痛点?以及我们要如何解决这些痛点?

我们看到,不管国家在教育领域进行了多少投资,不管发生了什么,在过去的20年里,情况并没有改变。自从PISA(即国际学生评估项目,有“教育界的世界杯”之称,由经合组织(OECD)发起的针对15岁学生阅读、数学、科学能力评价研究的项目)引入印尼以来,印尼始终在所有国家中排名倒数第10位。一切都没有改变。因此,疫情来袭,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任何人都可以从头开始看这个问题。

我们有机会从头开始,我们不必使我们的App看起来十项全能,我们只要它保持极简的风格。

Q:你强调的这点很有意思。我注意到,印尼一些资金雄厚的edtech公司,如Ruangguru和Zenius,很早就开始了全堆栈,有很多功能。你对这种策略有什么看法吗?

A: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旅程。说到资本,你知道的,它是一种庇佑,但同时更是一种诅咒。在功能上,你必须不断地堆积,堆积,堆积,堆积。

是这样的,一旦你建立起来,就很难说:现在我们把这些功能关闭吧!这是很难的。但首先,还没有人解决这个问题。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观点,我认为这种试验很有必要。

有人可能会倾向于做一款超级应用,有人可能会着眼于一款更具针对性的应用。我们不知道到底什么会成功。就目前而言,这个市场是相当小的。每个人都在想办法打开这个市场。从事这个领域的人越多越好。

Q:接下来的打算是?

A:我们已经推出了物理和化学(的课程),同时也在启动其他项目,继续专注于STEM。

现在,我们的重点是变现。你往漏斗的顶部看,在印尼edtech领域,谁拥有最多活跃用户,会看到如Brainly、Photomath、 Qanda等全球玩家。这向你展示了在线答疑的力量。你可以坐拥海量用户。但是,这些应用有一个问题,就是很难变现。

对于我刚才提到的三个应用,它们来自不同地域。Brainly是波兰的,Qanda是韩国的,Photomath来自克罗地亚。他们必须在各地进行变现,而这需要对每个国家采取非常不同的打法。

与这些公司相比,我们有独特的优势。在印尼学生们心中,我从门已经是一个高质量的在线答疑平台,但我们不想被他们放鸽子,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现在强烈关注变现,而且来自直播课程。但我们只在印尼这样做。我们已经进行试点,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回来了,现在正在学习整整一个学期的付费课程。

雷军、红杉入局,印尼在线教育吸引力何在?
来源:The Ken

Q:Ruangguru和Zenius也有在线答疑应用,你们是否有同样的顶级渠道和变现策略?

A:是的,他们已经有了在线答疑应用。当CoLearn出现时,他们认为,现在有一个本地玩家正在努力做这件事,所以现在我们也必须这样做。

Q:随着Byju’s和Whitehat Jr在印度大肆宣传,你是否认为自己有一天会进入编程课的领域?

A:我们曾经在线下课堂上做过编程课程,这肯定是我们未来会考虑的事情。

但在编程之前,我们需要把基础知识扎稳。如果你没有解决问题的能力,你不可能在编程方面取得好成绩。仅仅参加一个课程并获得证书是不够的。

这实际上也是我们进入K-12阶段,而不是进入职业培训或提高技能的原因之一。除非你解决基本问题,否则你无法改变这个国家。你现在必须从这一点入手。

文章编译自The Ken,内容有删节

原文链接:https://the-ken.com/sea/story/the-interview-abhay-saboo-does-quick-math-for-colearns-edtech-ga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