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的手伸向了外卖

报道 3周前 (07-16)

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 虎嗅APP(ID:huxiu_com)

作者 | 张乐宁

字节跳动的行军路线,终究还是挺进了外卖业务。

7月14日,据Tech星球报道,字节跳动旗下的抖音于近期成立了一个针对外卖业务的团队,并于近期在抖音App内开展了测试。目前,抖音的外卖业务名为“心动外卖”,其Slogan为“心动外卖,吃你所爱”。

字节跳动的手伸向了外卖

另据消息人士向Tech星球透露,“心动外卖”大概率会邀请抖音内的餐饮商家入驻,由商家自主提供配送服务,也不排除成为一个聚合模式的外卖平台,和饿了么或美团进行外卖业务导流合作。

此外,据Tech星球报道,心动外卖将会在一二线城市率先开放,然后在逐步推广到全国的城市。这也是因为外卖在一二线城市,无论是消费需求还是用户量都远高于下沉市场。

“心动外卖”由于处于测试阶段,故部分功能暂时未知,一位接近抖音的人士向Tech星球表示,“心动外卖”更像是一个聚合模式的外卖平台,模式上类似于如今抖音在旅游方面的“山竹旅行”,为同城附近的外卖商家直接转化交易钉单,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本地生活化服务。

事实上,这并非字节跳动第一次对外卖“下手”。

2020年3月,抖音就曾上线过“抖音团购”功能(后改名同城团购),提供到店核销和物流配送两种消费模式,这其中的物流配送就曾被外界解读为字节跳动进军外卖行业的第一次尝试。

与此同时,抖音还与饿了么、美团进行合作,允许他们在抖音个人主页上放各自的外卖点餐链接,让用户能直接在抖音点外卖。

字节跳动的手伸向了外卖

虽然,目前美团仍是外卖业务的领头羊,但字节跳动用行动证明,至少各互联网大厂依旧觊觎着外卖这块蛋糕。

毕竟,这仍是一块具有想象空间的业务——根据中国饭店协会与饿了么联合发布的《2020-2021中国外行行业发展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受疫情影响,中国在线外卖市场规模达6646.2亿元,同比增长15%。

而在挺进外卖业务之前,字节跳动近两年更是频频在社交、教育、音乐、医疗、游戏等领域发力,持续“开疆扩土”。

社交之心不死,重启飞聊

7月9日,字节跳动刚刚宣布重启飞聊。据报道,新飞聊主打即时性音频社交,团队目前在字节跳动的组织架构中隶属于今日头条之下。

字节跳动的手伸向了外卖

时间拉回1月28日,北京字节跳动CEO张楠在“2021极客公园·创新大会”上曾公开表示,社交化是抖音发展的重要方向,但字节跳动一向是顺势而为做事情,“我们努力发掘真实的用户需求,普世化的用户需求,(社交)自然就是一个重要产品方向。”

落实到具体动作,则体现在抖音今年上线的一系列新功能上。

今年4月,抖音便向部分用户内测过“主页访客”的新功能,并试图通过主页访客这一功能,加强社交联系;同月,抖音还内测了“朋友聊天室”功能,意在加码熟人社交;7月8日,抖音又规模测试了“同城圈子”的新功能,旨在帮助本地用户通过兴趣圈子交到新朋友。

可以说,无论重启飞聊还是频频在抖音上线新功能,都显示出字节跳动这家公司对社交的偏执。

教育也能“大力出奇迹”?

2020年3月,字节跳动成立8周年之际,张一鸣在全员信中提到,公司未来三大发展重点其一便是思考和规划教育等新战略方向;同年,字节教育负责人陈林亦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未来三年字节跳动将在教育业务上巨额投入。”

2020年10月29日,字节跳动成立大力教育,承接字节跳动旗下所有教育产品;同一天,大力教育推出了第一款自研硬件教育产品—大力智能作业灯,将照明、学生学习、作业答疑、与家长沟通等功能融合到一起。

据“晚点LatePost” 报道,大力台灯在2021年定下了销售百万台的目标,但截至2021年3月底,它在淘宝和京东上的总销量不过4万台。

字节跳动的手伸向了外卖

另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截止今年3月,字节跳动旗下共有晓阳教育、清北网校、瓜瓜龙思维等十家教育相关企业及产品。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6月15日,教育部针对课外辅导机构“重拳出击”,线下辅导机构也没面临政策收紧,字节跳动便收缩了针对清北网校中小学直播大班课的投入,转而将业务重心放在Al录播课程上。

除此之外,据“字母榜”报道,接近字节跳动的知情人士表示,字节跳动最近又开发了一款新智能硬件,目前正在小范围测试阶段,“大概率不会是手机和电视”。这意味着,继字节跳动推出智能台灯后,又在IoT领域向前迈进了一步。

支付,自然不会落下

今年1月19日,抖音支付在抖音内正式上线。目前抖音支付共支持十家银行卡绑定,包括农业银行、建设银行、中国银行、储蓄银行、交通银行、招商银行等。对此,抖音方面对外表示,此次上线抖音支付,是将其作为目前若干主要支付方式的补充,更好的服务抖音用户。

抖音布局支付早有预兆。时间拉回2019年,字节跳动就申请了抖音支付的商标。2020年,字节跳动申请了“DOUPAY”商标。2020年8月,抖音宣布将在10月份正式禁止第三方来源商品进入直播间购物车,并成立电商事业部。

随着抖音直播电商的规模不断扩大,抖音建立自身的支付渠道和体系,不仅能摆脱对于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过度依赖,也能在完成支付闭环后,进一步反哺电商生态的建设。

医疗领域,虽迟但到

尽管在医疗领域,字节跳动与阿里(阿里健康已经上市7年)、腾讯(搭建起智慧医疗体系)、京东(京东健康去年上市)相比,算是姗姗来迟,但其业务发展正在有序推进。

时间拉回2020年11月,字节跳动推出独立品牌“小荷医疗”,涵盖了“快速问医生”、“小荷医典”、“患者社区”、“在线购药”、“肠癌筛查”、“疫苗预约”、“疾病自测”等多个模块。

字节跳动的手伸向了外卖

“小荷医疗”上线之初,数据表现不俗,根据七麦数据的监测,“小荷”APP今年1季度在iPhone平台上的下载量处在历史高位,最高单日下载量达到4892次,而近一个月日均下载量为1536次,从上线到目前已累计有21万次下载量。

另外,线下诊疗服务也在同步推动——2020年6月,字节跳动申请的“松果门诊”正式挂牌“小荷门诊”,目前已正式运营。

音乐梦,字节跳动也有

今年4月,据媒体报道,字节跳动已将音乐升级为P1优先级业务,与游戏、教育业务平级,并由字节跳动产品与战略副总裁、原TikTok负责人朱骏(Alex)负责。

对此,某位音乐行业人士预测,若字节跳动将音乐业务整合,将为流媒体音乐行业市场带来新的机遇,在抖音、和西瓜视频等的助力下,字节跳动的音乐业务将集播放、宣发、版权运营于一身。

众所周知,字节跳动“发迹”于短视频,而短视频与音乐密不可分,因此音乐一直是字节跳动胸有成竹的业务,并动作频频。

2020年3月,字节跳动曾在印度和印尼发布音乐流媒体应用Resso,这款被称为“Tik Tok音乐版”的应用上线不到一年安装量便已突破1500万;2021年1月,字节跳动开始测试新款音乐产品“飞乐”,并小范围试水音乐发行平台“Beat Dynamic”。

字节跳动的手伸向了外卖

不过,7月12日,据媒体报道,市场监管总局正准备要求腾讯旗下的音乐流媒体部门放弃独家版权,同时腾讯音乐不再需要出售酷我和酷狗音乐。

这对字节跳动来说,或许是一个好消息。

字节跳动没少为游戏“充钱”

自2018年涉足游戏业务至今近四年时间里,字节跳动一直动作频频。

2019年,字节跳动先后入股墨鹍科技、上禾网络等游戏公司,同时在深圳、杭州等地组建超千人的游戏团队;2021年2月游戏官网“朝夕光年”正式上线,并陆续推出《热血街篮》《火力对决》《音跃球球》等游戏,3月成立专门的游戏投资基金(朝夕光年奇想基金),游戏业务在集团内部优先级不断上升。

根据伽马数据测算,今年5月,《航海王热血航线》流水测算仅次于常居榜首的《王者荣耀》《和平精英》《梦幻西游》和《三国志·战略版》,已经高于2020年的明星产品《原神》和重度SLG《万国觉醒》等知名产品。

相比于中重度游戏,依托抖音的引流,休闲小游戏一路高歌猛进,多款游戏接连登上App Store TOP10榜单。

字节跳动的手伸向了外卖

 除了国内游戏市场,字节跳动也积极“出海”。2021年3月,字节跳动以40亿美金收购沐瞳游戏,成为上半年游戏行业最高的一笔并购案。

沐瞳游戏是一家专注于海外市场的手游开发商,最核心的产品是一款于2016年上线的MOBA类手游——《无尽对决》。据Sensor Tower数据,截至2020年1月,该游戏东南亚玩家约贡献了3.07亿美元的营收,已超越腾讯《王者荣耀》在海外市场的总收入。

不过,《无尽对决》能否帮助字节跳动完成“出海”逆袭,只有等时间给出答案了。

新消费赛道,少不了字节的身影

7月2日,字节跳动投资李子柒签约公司微念的消息一度登上微博热搜榜,人们这才注意到,这已经是字节半年间投资的第六家新消费赛道相关的公司。

字节跳动的手伸向了外卖

今年上半年,字节跳动相继投资了连锁火锅超市懒熊火锅、新锐苏打酒品牌空卡、轻食品牌鲨鱼菲特、咖啡连锁品牌Manner及小有名气口腔护理品牌参半NYSCPS——这些品牌占据着咖啡、低度酒、轻食、火锅等明星赛道,无一不是当下年轻人的消费新宠。

字节跳动真是越来越“懂”年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