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巴士的“早教帝国”

报道 3周前 (07-12)

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 IPO参考(ID:IPOCIA)

作者 |  小溪

在线教育行业最近“乌云压顶”。

近日,北京教委宣布在暑假期间将组织面向小学一年级至五年级学生的托管服务,该消息一出即引发各方关注。此外,随着托管政策逐步落地及监管方向愈发明朗,教培行业“山雨欲来风满楼”,各大教育机构纷纷开始裁员、降薪。

在线K12教育成为“烫手山芋”的同时,主要面向0-6岁学龄前儿童的在线素质教育行业前景也并不明朗。

在此背景下,有一家儿童启蒙数字内容提供商却向资本市场发起了冲击。

为儿子学颜色制作APP,无意中打造早教巨头

近10年发展最迅猛的莫过于互联网行业,而IPO参考发现,出身于福建的互联网大佬也不在少数,例如字节跳动的创始人张一鸣、美团创始人王兴、美图创始人吴欣鸿等。

福建企业家以其亲身经历演绎着“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的故事。近日,又有一位出身于福建的企业家因其创立企业闯关A股引发关注。

2021年6月29日,深交所官网显示,宝宝巴士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宝宝巴士”)创业板上市申请获受理。宝宝巴士申请拟发行数不超过4100万股,发行后总股本不超过4.01亿股,计划筹集资金18.48亿元。

宝宝巴士为一家儿童启蒙数字内容提供商,核心产品包括儿童启蒙音视频、APP。而宝宝巴士的创始人唐光宇为福建人,其公司主要生产经营地址也位于福建福州。

招股书显示,唐光宇本科毕业于福州大学建筑工程专业,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EMBA在读。而唐光宇有着闽商爱打拼的基因,十分热衷于创业。

公开资料显示,1998年9月至2002年2月,唐光宇作为创始人创建东区时空创业团队;2003年至2009年5月,作为创始人又筹备并就职于信永信息技术(上海)有限公司;2007年至2010年6月,同步作为福州市仓山区信永培训学校的创始人;2009年6月至2020年12月,任宝宝巴士前身福州智永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2020年12月至今,担任宝宝巴士董事长兼总经理。

IPO参考发现,唐光宇创办宝宝巴士的过程也较为戏剧性,有几分“天注定”的意味。

2010年移动互联网时代到来,在百度、腾讯、阿里初步形成三足鼎立的互联网格局的同时,小米、美团、爱奇艺等企业纷纷建立,互联网浪潮席卷着整个行业。而此时做IT培训的唐光宇也面临着转型,不过向哪个方面转型还未确认。

在唐光宇毫无头绪之际,因其两岁的儿子在分辨颜色上遇到问题,其决定做一个教儿童识别颜色的APP。2011年“宝宝学颜色”APP诞生,这款学颜色的APP也为唐光宇赚了第一桶金,随后唐光宇又接连开发了一系列早教APP,并逐步建立起一个互联网“早教帝国”。

值得注意的是,2013年1月,刚成立没多久的宝宝巴士就获得了顺为资本1000万元的A轮融资,而获得融资的过程也充满戏剧性。

据悉,顺为资本前副总裁高少星在为堂妹升级iPad时被叮嘱将熊猫头像的一系列APP都装上,而“熊猫头像APP”即为宝宝巴士旗下产品。由此,宝宝巴士进入了顺为资本的视野,据媒体报道,当月顺为资本便与宝宝巴士敲定协议。

天眼查APP显示,宝宝巴士在2013年获得顺为资本千万元投资后,其在2015年又分别获得基因资本及好未来战略投资部的投资。

想当早教领域的字节跳动,宝宝巴士底气可足?

2018年至2020年,宝宝巴士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54亿元、5.26亿元、6.4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11亿元、2.67亿元、2.61亿元。

2019年和2020年,宝宝巴士的营收增速分别为107.04%、23.37%,净利润增速分别为141.57%、-2.53%。

虽然宝宝巴士2020年的业绩增速有所放缓,但其与同行业可比公司相比仍然可观。据悉,宝宝巴士的境内可比公司主要为有伴科技和芝兰玉树,其主要产品分别为“小伴龙”APP和“贝瓦儿歌”等系列产品。

而在新三板挂牌的芝兰玉树2020年报显示,2020年其营业收入为1823.43万元,净利润为13.24万元,与宝宝巴士的营收完全不在同一量级。

宝宝巴士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自为APP合作推广收入、音视频授权分成收入和其他收入。而该公司超七成收入来自APP合作推广,因此说宝宝巴士为一家“广告公司”也不足为过。

例如,2020年宝宝巴士来自APP合作推广收入为4.98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76.76%,而其音视频授权分成收入仅为1.30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20.04%。

宝宝巴士对自己的表现也很是满意,其在招股书中写到,在音视频方面,截至2021年5月31日,宝宝巴士在YouTube的所有频道合计订阅用户为1.36亿,是我国在YouTube上订阅用户最多的儿童启蒙数字内容提供商。

而在APP方面,2021年5月,宝宝巴士全球MAU为9902.28万。而根据第三方数据平台APP Annie公布的数据,2020年12月,宝宝巴士旗下应用下载量在App Store 和Google Play的合并渠道中位居全球第十,而全球另一家上榜的中国企业为字节跳动。

敢与字节跳动相媲美的宝宝巴士底气何在?

首先是市场容量巨大。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8-2023年中国早教行业发展前景预测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早教市场规模已达到4891亿元,彼时预计2020年我国早教服务收入将达到8100亿元。

据易观千帆数据,截至2021年4月30日,中国在线教育领域活跃用户规模达到5.19亿人,据其测算,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交易规模已超5000亿元。

而随着在互联网浪潮下长大的90后逐渐成为父母,其对在线早教的接受度较高。

此外,宝宝巴士在国内的竞争对手主要有小伴龙、贝瓦儿歌等,而上述公司在规模及市场占有率方面暂时还无法与宝宝巴士相比。

不过,宝宝巴士也曾有一段迷茫的时期。在宝宝巴士创立初期,由于手机应用市场较为广阔,手机厂商均会主动寻求合作对宝宝巴士软件进行预装,然而随着手机应用商场市场集中度增加,市面上仅剩下十余家时,企业需要投入资金主动寻求合作。

此时,唐光宇做出了解散市场部门的错误决定,该项决定也使得宝宝巴士错失了一些机会。

唐光宇曾表示,“在没有市场部的一年,用户总量减缓得很厉害。我们甚至连商务联系、检索优化等基本工作都没去做,用户输入‘宝宝巴士’检索出来的第一个App还不是宝宝巴士” 。 

在内容选材方面,唐光宇也曾经历过失败。宝宝巴士在制作视频时曾将视频按照动漫教育片的方向进行创作,但教育内容过于生硬,赢得了老师家长的喜爱但是很难对小孩产生吸引力。随后,宝宝巴士将方向调整为了教育动漫片,增加趣味性强调寓教于乐。

找对方向的宝宝巴士业绩逐步增长。

内外夹击,宝宝巴士面临“成长的烦恼”

不过,即便建立了一个“早教帝国”,拟登陆创业板的宝宝巴士并非高枕无忧。

虽然宝宝巴士自称是中国在YouTube上订阅用户最多的儿童启蒙数字内容提供商,其旗下应用下载量在App Store 和Google Play的合并渠道中位居全球第十,但是宝宝巴士的境外收入占比呈下降趋势的同时,其还正在遭受到海外早教品牌的冲击。

招股书显示,2020年宝宝巴士来自境外的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由2019年的28.92%下降至28.56%。

而据唐光宇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披露的数据,2012年宝宝巴士超七成的收入来自中国大陆以外的地区,而目前上述占比下降至不到三成。

宝宝巴士在国内外市场上均面临着诸多挑战。

在国外市场上,宝宝巴士的竞争对手包括Moonbug Entertainment、韩国Smart Study、倍乐生集团等,上述企业拥有巧虎、小猪佩奇、小马宝莉等诸多知名品牌。

而在国内市场上,美吉姆、金宝贝等线下教育机构已经将触角延伸至在线教育,宝宝巴士除了需要面对小伴龙、贝瓦儿歌等竞争对手外,还需要面对美吉姆、金宝贝等线下教育机构。

IPO参考注意到,除了面临竞争对手的竞争外,宝宝巴士旗下APP还曾因违规行为被通报。

2020年10月27日,工信部发布信息显示,宝宝巴士旗下奇妙玩具修理店(9.50.00.00版本)和宝宝动物世界(9.50.00.00版本)APP因存在违规收集个人信息行为被通报。

此外,黑猫投诉平台显示,有消费者投诉称,2020年1月26日晚,5岁孩子在手机上玩宝宝巴士免费游戏时,手机页面反复多次弹出付费页面,在重复关闭过程中手指误操作触屏被从微信中扣款258元,但被告知无法退款。

虽然宝宝巴士暂居在线早教类企业前列,但在内忧外患夹击下,宝宝巴士若想保持住现有地位还需做出更多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