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与DIDI,一家公司的两个时代

报道 4周前 (07-05)

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 陆玖财经(ID:liujiucaijing69)

作者 | 薛机智x

滴滴与DIDI,一家公司的两个时代

市之后的滴滴,直截了当地在招股书里就表明了自己的全球化雄心,这条路能走通吗?

北京时间6月30日,滴滴(DIDI.US)正式在纽交所挂牌上市,上市发行价为每股14美元。7月1日收盘时,滴滴报价16.4美元,较发行价上涨17.14%,对应市值达791.01亿美元。

滴滴在招股书中披露了此次募资的用途,其计划将约30%的募资金额用于扩大中国以外国际市场的业务;约30%的募资金额用于提升包括共享出行、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在内的技术能力;约20%用于推出新产品和拓展现有产品品类以持续提升用户体验;剩余部分可能用于营运资金需求和潜在的战略投资等。

中国互联网公司发展到下半场,各家的增速都有放缓的趋势,腾讯、阿里早已经把国内用户天花板探明,国际化是未来寻求大幅增量的途径。

互联网公司的下半场,就应该把思路拓展出去。放眼全球,还有大把的海外市场增量可以开拓,出海其实是大家都要去做的事情。

那么像滴滴这样主要在国内发展的互联网公司,能把中国经验成功复制到全球去吗?中国滴滴到全球滴滴究竟有多远?

现状:投资和直接切入

2017年,程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并不避讳自己对国际化的雄心。他说:“如果你在8亿用户上碰到瓶颈,那就国际化,就像突破第一宇宙速度一样,从地球到太阳系,那里有60亿用户。”


滴滴在海外地区的发展主要有两大策略,投资和直接切入。据了解,在过去的几年中,从巴西的99,到印度的Ola,再到南非、欧洲的Taxify、中东的Careem和东南亚的Grab,以及美国的Uber和Lyft,滴滴已经投资了全球前七大移动出行平台。


陆玖财经了解到,滴滴是在拉美投资规模最大的中国新经济企业,对99的投资是巴西有史以来最大的科创投资,创造了拉美地区第一个科技独角兽。在东南亚,滴滴则通过投资合作,促进和相关地区的科技和人才交流。


滴滴通过投资,取得了自己在国外市场的存在感。


有许多人曾对滴滴国际化战略提出质疑,认为其不叫国际化,只是国际化投资。程维在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回应“在不同战场我们有不同打法。有些市场比较open,我们就自己去做;有些市场很封闭,同时当地合作伙伴是创造价值的,那我们就合资,通过投资把技术输出给他们。” 因地制宜的战略无疑是成功的。2018年4月,滴滴出行正式宣布进军墨西哥市场,在墨西哥州首府托卢卡(Toluca)推出滴滴快车服务,墨西哥也成为了滴滴首个亲自下场的海外市场。


据研究公司Second Measure数据,从滴滴自2018年开始进入墨西哥以来,到2019年11月,滴滴已经占据了其运营城市中平均约30%的市场份额。


截至目前,滴滴为包括中国在内的16个国家提供服务,包括阿根廷、澳大利亚、巴拿马、巴西、秘鲁、多米尼加共和国、俄罗斯、哥伦比亚、哥斯达黎加、墨西哥、南非、日本、新西兰、智利、中国,以及招股书后二季度新增的厄瓜多尔。 滴滴在海外市场提供的服务则包括出租车、网约车、外卖、配送、智慧交通等。 

团队:核心高管亲自带队

2020年4月,程维曾公布未来公司三年的“0188”战略,从中可窥见滴滴对于国际化的重视程度。“0188”中的1和其中一个8,分别为3年内实现全球每天服务1亿单和全球服务用户MAU超8亿。 

滴滴国际业务团队成立于2017年2月,目前负责人是高级副总裁朱景士。他亲自下场带队,主打全球化,在滴滴IPO项目中,朱景士同样也是重要的推动者。可见滴滴在国际化业务上,非常重视。 朱景士此前接受新华社专访时表示,滴滴开拓海外市场时,首先关注的是当地语言文化的差异,不会照搬国内发展模式,而是吸收全球人才的智慧,倾听当地员工意见,打造本地化产品,更好地服务本地市场。


在数据上也能获知其在海外市场精细运营中的思路。陆玖财经了解到,截至2021年一季度,滴滴国际化员工超2000+人,他们来自19个国家和地区,90%以上是本地雇员。本地人无疑最了解地方发展调性和特色,为滴滴海外服务的质量提升提供保障。


中国市场历来是竞争最激烈也是最复杂的市场,是兵家必争之地。经过中国这个全球最具挑战性市场的淬炼,滴滴在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等方面的产品和技术,已经达到世界先进水平。滴滴在中国已经积攒了大量的运营经验,这些经验有助于加深海外团队整体对运营的理解。

在最激烈市场中做出来的团队,也更有把握将中国经验复制到全球去。 另外,滴滴在监管、安全、智慧交通等领域,积极与所在国的政府各部门、公共交通和出租车产业展开对话与合作,赋能当地传统交通行业。 招股书中显示,2020年,滴滴的全球总收入为1417.36亿元人民币。作为拉动其收入三大马车之一的国际化业务,在2020年收入为22.93亿元,较之于2019年的18.98亿元,增长约20.81%。 

拉锯:拉美或将是突破点

中国和拉美,两大新兴市场面临城市化的巨大机遇和挑战、以及最复杂的交通问题,人民共同拥有对美好生活和智慧可持续城市的渴望。在中国仍保持发展时,拉美或将成为滴滴未来国际化的一个重要的突破点。 

拉美是世界上增长最快的移动互联网市场,也是移动出行增长最迅速的市场。国家和地区政府对中国的创新政策和技术比较认可,特别是表现出推动智慧城市和电动交通的迫切愿望,交通产业已经成为其新一轮创新热潮的支柱。 

滴滴在拉美同样采取了投资和直接切入并行的方式。滴滴于2018年1月收购巴西本土最大网约车公司99,同年4月进入墨西哥,2019年6月进入智利和哥伦比亚。 目前在拉美地区,滴滴在巴西、墨西哥、智利、哥伦比亚、哥斯达黎加、巴拿马多米尼加和阿根廷提供出租车、网约车、外卖、配送、智慧交通等服务,普惠交通、深入民生,创造上百万个工作机会,服务2000多万用户。 

安全方面是滴滴不管在哪个市场运营中都不容忽视的。在巴西,滴滴根据当地情况研发出的安全技术策略,使得当地平台事故发生率在2019年下降了60%,在2020年下降了29%。


目前在墨西哥和巴西,滴滴采用动态安全区域监测系统,对都市圈实时监控,设立了针对安全风险区域的特别预警提示机制,保证区内民众出行便利的同时,又能保护司机安全。 由于拉美地区银行服务昂贵,第三方支付不发达,有大量的用户完全依赖现金,司机携带现金也是安全的一大痛点。

目前,滴滴与当地展开合作,在巴西和墨西哥推出的借记卡和钱包,降低安全隐患,也让司机更方便提现补贴家用。巴西99用户可通过99 Pay在线支付出行、外卖、水电费和话费订单。 市场调研机构 Dalia Research 的数据显示,在滴滴进入前,Uber 占据了墨西哥 87% 的打车市场,占据绝对的主导地位。

但去年疫情期间,滴滴一度超过 Uber,拿下六成份额。现在双方市场份额持平。 拉美地区的市场痛点无疑给共享出行服务提供大量机会,滴滴和Uber同时看上拉美这块肥肉,双方在拉美市场的拉锯战或将持续较长一段时间。

挑战:老办法是否可行

滴滴在上市成为公众公司之后,势必会受到国内外更多的关注,那么滴滴以往擅长的补贴、运营等老办法是否可行?滴滴出海是否会遇到阻力? 

滴滴在国内赶上了移动支付的东风,通过接入移动端支付,在2013年底迅速占据打车市场份额近60%,但是很多海外国家直到今天,依然无法普及手机支付,如果手机支付无法在海外实现,其平台服务以往利用支付进行补贴的办法,也就很难实现。 

滴滴的出海之路,也没有那么一帆风顺。


去年的新冠疫情,给全球经济带来了巨大冲击,给滴滴国内外市场的发展都造成了不小的影响。2020年3月,滴滴在海外的订单量一度跌到最低谷,原本的全球化扩张计划,也一度被减速。 因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滴滴在海外何时才能继续正常开展业务?单量何时才能获得回升?支付公司是否还需要在日后继续收购?

这些都是摆在滴滴面前需要解决的难题。 从目前全球范围的出行市场来看,几乎各大区域都有自本地出行公司,由于各地的出行政策、法律法规都有较大差异,出行服务需要因地制宜推进,这也给出行公司提出较大难题,全球范围内的出行霸主还没有能够真正出现。

但是滴滴日后要想成为一家真正意义上的全球性出行平台,Uber仍然是滴滴最主要的对手。 

对比两家的经营数据,2020年滴滴实际平台撮合总交易额(GTV)为328亿美元,Uber则是579亿美元,要比滴滴多出一些,当然这可能是因为Uber所在欧美市场客单价更高的缘故。 

而从市场覆盖方面来看,Uber目前已服务全球超80个国家,而滴滴目前只是在十几个国家开展业务,与Uber相比还有较大差距。但这既是挑战,更是滴滴寻求增长的好机会。从滴滴到DIDI,上市不是终点,而是起点,是这家公司开启属于自己另外一个时代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