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试图重返印度

报道 1个月前 (06-25)
TikTok试图重返印度

日前,美国总统拜登宣布撤销特朗普对TikTok的禁令。这一变动,终于让字节跳动松了一口气。而对于TikTok重回其全球最大市场之一印度,字节跳动念兹在兹。

印度IT部此前发布的媒介新规,让字节跳动看到了重回印度的可能。印媒报道,字节跳动月初致信印度IT部,尽管已经没有在印度运营业务,但它还是强调其遵守了印度的IT新规,并且希望得到印度当局的回应。

在2020年6月那起封禁风波中,字节跳动旗下的TikTok首当其冲。

然而,短短一年,印度的互联网格局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TikTok封禁后,印度本土“TikTok”如雨后春笋纷纷涌现,极力争夺由TikTok释放出来的市场空间。不过,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在如何保持产品持续的内容产出,以及帮助创作者变现上,这些印度本土产品始终差了些火候。

回归心切

印度媒体在听说字节跳动致信印度IT部后,纷纷前去打听,但尚未得到任何正式回应。知情人士贾达夫(化名)透露,字节跳动在印度仍有部分员工,他们大多在为市场工作,还有一些人在为TikTok制定印度复出战略。

“该团队正在跟进,并希望得到该部的答复。“贾达夫介绍,即便是印度新的社交媒体法律实施前,字节跳动在印度的运营也符合要求,比如任命一名全天候的印度申诉官。”我们理解去年有很多地缘政治因素在起作用。但企业应该避开地缘政治,而这基本上已经发生了。”他补充说。

“如果你看看两国(印度和中国)之间的贸易,它实际上是增长的。也许‘app’经济由于某种原因受到了更大的冲击,但其他行业仍在蓬勃发展,包括一些敏感行业。”贾达夫说,”字节跳动已经向政府澄清了一切。对于印度政府的隐忧,字节跳动一直是公开透明的。”

 “我认为这样的做法是对的。它必须是一种人人都知道的基于规则的操作。这些规则广泛适用。字节跳动可以在遵守规则的前提下在印度开展业务。”贾达夫介绍。

另有员工指出,TikTok继续在欧洲等监管更严格的市场运营并合规。“我们仍打算在这里东山再起。”在字节跳动看来,它在印度本就非常遵守规定。如果政府还需要了解其他更多信息,它也随时准备和盘托出以消除官方所有担忧。

相关人士指出,鉴于字节跳动的投资者都是泛大西洋投资集团、红杉资本、KKR和软银集团等全球知名机构,它的管理也是全球化的,同时它还在新加坡和美国等地拥有数据存储设施,所以应该被视为一家全球性公司。

“如果担心的是来自中国的一些投资,那么,很多印度公司都有中国投资者。在TikTok被封禁后,各类应用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但这些产品在支持创作者变现方面,还远不如TikTok。”知情人士指出。

TikTok试图重返印度

TikTok被禁后,Dailyhunt宣布推出Josh / Entrackr

抄袭者众

TikTok退出印度市场以来,市场上已经出现了多款同类竞争产品,印度本土短视频应用是禁令的最大受益者。经过了一年的争夺,市场格局早已大变。

禁令到来不久后,2020年7月4日,Dailyhunt就宣布推出Josh,加入短视频领域的竞争。在过去三个月中,Josh吸引了来自卡塔尔投资局(QIA)和Glade Brook Capital Partners等全球投资者以及谷歌、微软和AlphaWave(Falcon Edge Capital的一个部门)的超过2亿美元的资金。

Josh推出之后,特别主打“印度制造”的牌子。据该公司曾宣布,截至2021年3月,Josh是印度增长最快、参与度最高的短视频应用,拥有超过8500万MAU(月活跃用户),4000万DAU(日活跃用户),每天有超过15亿次视频播放。

从外观上看,Josh可以说是完全照抄TikTok。界面几乎完全仿冒TikTok, 上方也有关注(Following)、推荐(For you)等功能键,从内容上属性上看,也存在大量TikTok同类的视频和音乐。

总部位于班加罗尔Dailyhunt号称印度版今日头条,然而正是凭借着推出了其短视频娱乐产品Josh,也加入了“独角兽”俱乐部。

在Josh推出的同月,印度市场上还有多款同类产品上线,不少同样背靠巨头,如印度时报集团旗下的MX Player推出了MX TakaTak,ShareChat推出了Moj,这些产品瓜分了TikTok退出后留下的空白。

TikTok试图重返印度

印度迅速上线的TikTok竞争者 / 日经中文网

根据Sensor Tower的数据,在2021年第一季度,印度App Store和Google Play中下载量最大的前三名应用是MX TakaTak、Moj和Josh,这都是Tikok的仿品。2021年1月至3月期间,MX TakaTak的下载量为8450万,而Moj和Josh的下载量分别为7110万和6250万。

在印度,TikTok如此受欢迎,来自在营销上不计成本的投入,逐渐改变受众对平台的认识;其次,TikTok也不遗余力的去培养当地网红,扶持本地内容创作者。而当其退出后,新加入短视频赛道的MX TakaTak、Josh们为了迅速占领市场,为此展开激烈的烧钱大战。

追踪Dailyhunt的分析师便认为,由于Josh的原因,其费用在21财年以及22财年必然会大幅增长。与新闻聚合业务不同,该公司的短视频应用正面临来自ShareChat的Moj、InMobi的Roposo和MX Takatak的激烈竞争,将继续吞噬现金储备。

不过,印度制造们似乎仍没能完全吞下TikTok空出的市场。TikTok被禁后,咨询公司Redseer曾发现,6月被禁前,TikTok占据印度短视频市场的90%,印度人花在短视频应用上的时间为1650亿分钟。而10月,印度人花在短视频应用上的时间下降至800亿分钟。

Redseer分析认为,TikTok用户不愿使用其它类似平台的原因是“缺乏有质量的内容”,还有,创作的量也大幅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