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创业者是如何和投资人撕逼的?

报道 1个月前 (06-25)

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 墨腾创投(ID:MomentumWorks)

作者 |  Shichu

我们相信很多朋友上一次听到有关于越南B2B电商平台Telio的消息,还是2019年它获得2500万美元的A轮融资之际。该轮融资由老虎全球和红衫印度领投,创始人兼 CEO 裴士风在越南的互联网圈算熟面孔。

而在这之前,Telio进入了红杉印度的Surge孵化器,并在毕业之后估值直接打上了一亿美金。当时好几家机构都在抱怨这玩法没法挤进去了。 

越南创业者是如何和投资人撕逼的?

然而,一切并不像看起来得那么欣欣向荣。

违反诚信?

从2020年下旬开始就有消息传出,裴士风身陷与他上一个创业公司进行了一场漫长的拉锯战。在Telio之前,他创立了主营电子钱包的越南金融科技平台OnOnpay。

OnOnpay的董事会指控他违反了诚信义务,在上一个公司还在运营的情况下利用资源和人脉在没有通知董事会和股东的情况下孵化Telio。而Telio融资这个事也没有和OnOnpay的股东有任何交代。

因为OnOnpay的公司注册在新加坡,所以拉锯战就是在新加坡的法院进行。这也是东南亚和印度很多拿到风投的创业公司的一贯做法。

越南创业者是如何和投资人撕逼的?

双方互不退让

去年的八月份,裴通过自己的律师反驳了他们的指控,他声称OnOnpay的说法完全是无稽之谈,他们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来获得Telio的股份。

裴在领英平台上的履历也声称2018年11月就离开了OnOnpay,而Telio2019年1月在新加坡落地。公司的简介中,我们得知裴把成立Telio的想法的来源归结于2018年参加的阿里的初创领导力项目:从中国和印度的先行模型中受到启发,觉得越南有未被触及到的市场机遇。 

Telio创立之初是想把品牌和生产商直接与跨多个垂直领域的零售商联系起来,这种分销模式能够更好地把需求整合起来,通过规模经济为小型零售商提供更多选择、更好的定价和更高效的物流。

我们还真不知道Telio这个是受到中国哪家公司的启发。但是印度倒是真的 – 印度分销快销品的平台Udaan成功之后,东南亚和印度的投资人都在东南亚找相应的标的。单单红杉印度就在印尼投了两家:印尼本土渠道元老做的GudangAda和红杉前投资经理跳出来做的Ula。

越南创业者是如何和投资人撕逼的?
越南创业者是如何和投资人撕逼的?
裴士风领英上的履历

而从OnOnpay的立场上来讲,董事会认为在Telio向Surge融资的过程中,裴刻意把OnOnpay蒙在鼓里,随后竟翻脸不认人。这对在2018年底未能获得越南国家银行(SBV)的电子钱包牌照的OnOnpay来说,又是一次打击。他们自身利益受到侵占是无法容忍的,所以发起了诉讼。

双方各执一词,争执不下的僵局,也从侧面印证了当初创公司一旦有了迅速成长的可能,利益相关方总想在其还没完全成势时,要完全把自己的利益算计清楚。这个相信在缺乏信任的市场环境中锻炼出来的的国内投资人和创业者都已经很熟悉了,在东南亚其实也会发生。只不过估值到一亿美金的公司还不错,所以本土创业媒体TechinAsia经常报道的为了20-30万美金上法庭的创业者和投资人我们也是觉得格局太没有意思了。

法院的判决

新加坡最高法院在今年六月做出了最终的判决。这场互咬以裴败诉收场。法院要求裴将股份返还给OnOnpay,同时他个人还需支付17.4万美元的赔偿给OnOnpay。法院认为,虽然融资的想法和创立公司的灵感出自裴,他在洽谈途中仍存在有意向董事隐瞒实情,从而进行私下交易以实现私人利益最大化的行为。这明显有违裴对原公司应该有的诚信义务(fidicuiary duties)。

代表OnOnpay的Captii Ventures的负责人黄世杰也是墨腾的老朋友了。判决下来他松了一口气,但是也表示相当无奈 – 最初签下投资协议的时候谁也不喜欢看到这样的场面。

越南创业者是如何和投资人撕逼的?

互联网创投圈,这种分离割裂时的争端和撕逼屡见不鲜,熙熙攘攘的利益分配下,谈不拢的案例又何止这一个呢?各路能人难免在管理大权和股权归属等问题面前,变得复杂,染上灰阶,失了体面。 

说回到Telio – 毕竟在东南亚市场,大部分的时候渠道网络虽然不高效,还是想对比较完善的。这个和连疫苗都分发不下去的印度不一样,Udaan在建立了渠道和市场占有率之后,能够形成定价权从而从中获利。 

在东南亚的情况下,从传统的渠道里虎头拔牙争夺出一点利润率并不容易。这个可能更应该是社区团购和或者Shopee之后干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