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yPal进入中国新动作,如何靠“买买买”弯道超车?

报道 4个月前 (06-23)

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 硅兔赛跑(ID:sv_race)

作者 |  Amelie

疫苗的正向作用突显。疫情逐渐可控之后,一波新的并购潮已经到来。


眼下北美市场,迎着初夏科技市场热闹非凡,而PayPal,正处于“高处不胜寒”。
作为已是公认的全球移动支付巨头的PayPal,多元化扩张的脚步走得更为急切了。

PayPal尽管目前拥有3亿活跃支付账户,支持全球100多种货币交易,并且位列全球支付软件排名第一,但脱离舒适区的转型已有些时日了。前有Apple、Google、Facebook和Amazon四巨头无处不在的激烈竞争,后有Stripe这种目前全美估值最高的独角兽后浪对手来势汹汹。


在反垄断越发被重视的当下,各科技巨头竞争对手或许多少被束缚住了手脚,这无疑也给PayPal们创造了机会。疫情加速了无接触支付的普及,数字支付领域坐吃红利的同时,头部企业也迎来各种新的商业机遇。


一方面由于政策给予的低利率、防疫全球范围内的“大放水”等因素,大型公司现金储备过剩,随着股价的水涨船高,两者都有利于新的业务合作关系的开展;另一方面,疫情带来的数字化转型催生出了商业模式转型的需求,而兼并收购(Merger and Acquisition,简称M&A)就是完成转型最快的途径之一。


摩根大通最新数据显示,今年1-5月以来全球企业并购活动已创下历史新高,杠杆收购活动则创2007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PayPal进入中国新动作,如何靠“买买买”弯道超车?
图源:J.P.Morgan


可以预见的是,2021年是收购交易的大年。


如果说曾经的PayPal“黑帮”(PayPal Mafia)造就了硅谷乃至全球科技创业圈的一段传奇,但现在,正是PayPal扩张突围的绝佳时机。

PayPal进入中国新动作,如何靠“买买买”弯道超车?
图源:Evannes


“超级APP”之梦

PayPal一直对外表达的决心是,正在从一个纯粹的支付平台向多元化电商平台转型,意在打造成超越支付、商业和金融服务的终极金融“超级APP”。作为上市公司,PayPal在5月公布最新财报后,多家投行纷纷看好其转型之路。


PayPal最近宣布其业务扩展到某些银行服务的计划,其中包括高收益储蓄账户,支票兑现服务和股票投资功能等,同时还推出了自己的立即购买以后付款功能——Pay in 4,购买30到600美元之间的商品服务可以使用这个Pay in 4付款功能,即免息分期付款(可分四次,每次可选不同的付款卡)


同时,兼并收购的动作随着疫情的助推也跟紧时代的步伐。

PayPal进入中国新动作,如何靠“买买买”弯道超车?
图源:PayPal

Happy Returns收入囊中,售后退货渠道打通

5月13日,PayPal对外宣布收购Happy Returns这家以优化购物者在实体店退货流程而闻名的初创公司,具体收购金额并未公开。早在2019年,PayPal已1100万美元战略投资Happy Returns的时候,就已经对电商的售后退货商业模式有所盘算了。


总部位于加州度假胜地Santa Monica的Happy Returns是一家年轻的电商公司,成立于PayPal被eBay拆分成独立公司上市的2015年,其价值主张是从在线零售商的退货流程中扣除一些间接费用和成本。


疫情促使北美市场线上购物人数裂变式递增,也直接导致了消费者和零售商的退货和换货流程受到破坏式影响。


但Happy Returns“快乐退换”的亮点在于:

  1. 已经在美国拥有1200多个城市的超过2600个线下退货网点,这些退货网点遍布每个州;
  2. 与数百个品牌合作,使消费者可以轻松地退还或交换可能未达到他们期望的在线购买产品;
  3. 给消费者提供了无箱包装的亲自退货服务,使消费者无需包装或打印出运输单即可退换货。
PayPal进入中国新动作,如何靠“买买买”弯道超车?
图源:dot.LA


Happy Returns在这次收购达成后,在其官网上发表了庆祝感言,文中提到今后作为PayPal的一部分,将继续为买卖双方提供一流的退货体验;相信自身的技术和平台有助于将PayPal平台从发现和支付,扩展到购买后的体验。


同时有了PayPal的支持,Happy Returns将专注于改善平台,为更多的客户提供无缝、划算、环保的方式来处理退货。


对于PayPal而言,此次收购标志着公司的发展又向前迈出了一步,从付款处理扩展到电子商务的售后细分领域

Curv纳入麾下,加密货币托管业务全面铺开

收购加密货币钱包Curv是PayPal今年上半年的重点业务之一。


3月3日,PayPal对外宣称,正以5亿美元价格收购以色列加密货币托管公司Curv。目前这项收购还未完全落定,一知情人士透露,收购价格不低于2亿美元。


看中Curv的不止PayPal一家。此前Curv就拒绝了Facebook加密货币部门Novi的收购提议。


PayPal为了这项收购与Curv进行了近一年的会谈,显得诚意十足,并积极寻求收购其约40人的团队,对外夸奖Curv的技术精湛。PayPal表示,Curv将帮助其“加速和扩展其计划,以支持加密货币和数字资产。”

Curv是一家总部位于以色列的数字资产安全公司,该公司是使用多方计算或MPC保护资产的先驱。与传统的存储技术不同,MPC通常依靠数学和云计算来防止未经授权的访问,而传统的存储技术通常依赖于将密钥分散到各个地方的数字钱包,而传统的存储技术则依赖于数学和云计算。

PayPal进入中国新动作,如何靠“买买买”弯道超车?
图源:Twitter


当然,作为支付巨头,PayPal收购Curv是其更大的“加密野心”的一部分,包括与中央银行合作开发数字货币。同时,因为Curv与一些专注于欧洲市场的知名加密行业公司合作,如eToro和FalconX等,这也间接表明了PayPal有意将加密货币业务扩展到美国以外的地区,并提供更广泛的服务。去年10月,PayPal与符合纽约州监管的Paxos合作,开始就提供加密货币的买卖服务,并且有意收购相关加密货币托管企业。


为了推动该领域的持续增长和创新,专门成立了专注于区块链、加密和数字货币的业务部门,并在去年年底积极寻求收购加密巨头公司BitGo。但因为BitGo不接受其7.5亿美元的开价而放弃,转而和Curv几近达成共识。


2020年随着比特币价格反弹冲高,加密货币是众多科技金融公司都想分一杯羹的领域,Coinbase这种目前美国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随着比特币价格反弹,该公司公布的去年营收超过13亿美元,全年净利润高达3.2亿美元。


3月,PayPal宣布推出一项新功能,该功能将允许用户使用加密货币进行结帐,PayPal同时表态,正在为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到来做好全面准备。

Gobay国付宝,PayPal的入华野心

1月,PayPal正式全资控股国付宝。


公开资料显示,国付宝股东信息完成变更后,原来大股东国富通信息技术发展有限公司(持股 30%)退出,新增PayPal全资控股的美银宝信息技术(上海)有限公司在国付宝的持股比例由 70% 增至 100%。


PayPal全资控股的美银宝,其实早在2004年就成立。低调蛰伏十几年后,PayPal迎来了利好外资机构“入华”的政策:

《中国人民银行公告〔2018〕第 7 号》,放开外商投资支付机构准入限制,明确了准入规则和监管要求,同时欢迎和鼓励外资机构参与中国支付服务市场的发展与竞争。

PayPal进入中国新动作,如何靠“买买买”弯道超车?
图源:Sina


PayPal在国内的业务目标是成为深入用户全方位生活场景的超级数字钱包,对标支付宝或微信支付。去年8月,PayPal还推出类似“花呗”的“先买后付”零利息分期消费功能,意在涉足更多消费金融场景。比PayPal晚5年成立的支付宝曾经被称为“中国PayPal”,但两者发展轨道如今被证实有很大差异:


PayPal仍主营线上支付,支付宝却已在过去十多年间成为了横跨多种类金融服务的“巨无霸”APP。不过国内的支付市场早已几分天下,在蚂蚁金服等金融科技公司受到的更严监管审查的风波之下,PayPal能否杀出重围,为中国支付领域带来更多复杂性,尚不可知。


而PayPal是否会成为“美版支付宝”,为北美支付及金融服务市场带来更多改变,也挺值得期待。


“不是走向重生,就是在走向死亡”

Bob Dylan的这句话,同样适合PayPal二十多年来的浮浮沉沉。


PayPal当前无论是它的1.8亿美国用户还是商家规模,都完全碾压支付领域的任何竞争对手,是最有可能成长为美国移动支付领域市场规模最大的公司。


现任CEO Dan Schulman在2015年上任后,已经逐渐将PayPal的业务从一家产品主导的公司转型成了一家平台型公司,并推出了一系列行业领先的金融科技产品。

PayPal进入中国新动作,如何靠“买买买”弯道超车?
图源:Twitter


疫情带来的不仅仅是电商行业的繁荣,也带火了与电商有关的基础设施行业,就如支付、退货、物流等等。PayPal在2020年实现了历史性的增长,其新功能的引入不仅跟上了电子商务的增长,而且满足了疫情带来的对灵活的在线支付和汇款工具的需求。


如今,PayPal不止拥有Happy Returns的售后服务,还运营着数字优惠券服务Honey,以及Discovery Vertical(Offers&Deals)和Moneymo的交易,以及付款处理应用程序Venmo等。


加上今年,PayPal累计进行了18次金融科技创企收购。收购一直是PayPal产品扩张的核心驱动因素,PayPal通过收购专业初创公司和自己开发这种平衡的方法来增加自己平台上的产品数量和品类,目前平台上每天发布大约80款软件,其收购业务还将一直持续进行下去。

PayPal进入中国新动作,如何靠“买买买”弯道超车?
图源:Seeking Alpha


当然,PayPal前前后后收购的各类明星公司,也都成了其通往重生之路的催化剂,虽然并不存在100分的理想收购,但可以看出PayPal在最大化与合作方的双赢机率。

Honey:PayPal史上最大金额收购

PayPal史上最大的收购是在19年11月宣布40亿美元收购私人电子商务公司Honey,并在去年第一季度落实完成。


Honey作为一个浏览器服务,可以将在线优惠券聚合并自动应用到电商网站。除了Safari、Firefox和Opera之外,该服务可以在所有基于chrome的浏览器上使用。

在被PayPal收购之前,这项服务号称拥有1700万的月活跃用户和3万家合作的在线零售商,仅在2019年就为消费者节省了超过10亿美元。


2012年成立的Honey一直以提供折扣和优惠而闻名,该公司还推出一项功能,方便买家了解商品的历史价格等。

PayPal进入中国新动作,如何靠“买买买”弯道超车?
图源:Honey


Dan Schulman这么形容这次收购:


“此次收购对我们来说具有变革性的潜力,我们认为,这将使PayPal与用户的联系不再只停留在电商网站的结账页面上,而是让我们在购物领域更进一步。”


事实证明,这为Paypal进一步打入电商领域、向消费者和商家提供更多服务铺平了道路。

iZettle:PayPal的第二大收购

在收购Honey之前,2018年5月,PayPal以22亿美元收购瑞典金融科技创企iZettle,是当时其收购规模之最。


作为第一家开发移动商务解决方案的公司,iZettle在业界广受欢迎。iZettle的主营业务是面向欧洲与拉美市场提供智能手机支付与其他金融产品,并在2016年推出的最新卡终端取代了其在欧洲的所有读卡器,成为英国首家接受非接触式支付的移动支付公司。


在官宣收购之前,iZettle曾一度计划上市,联合创始人Jacob de Geer表示:“IPO筹备后期,PayPal联系到了我们,并对iZeetle表露出极大的兴趣……加入PayPal集团,我们将成为拥有强大的资源和发展动力,并且有望快速实现此前的市场愿景。”

PayPal进入中国新动作,如何靠“买买买”弯道超车?
图源:iZettle

iZettle是Square(SQ)的主要竞争对手,PayPal收购之后,积极扩大其在中小企业的实体店商户卡终端的业务,并进一步扩大了其在欧洲的业务。

Venmo:PayPal的掌上明珠

PayPal在2013年收购Braintree时一并购入了Venmo。尽管Venmo的支付量仅占PayPal移动服务的一小部分,也同样面临着来自苹果等大型企业的竞争,但Venmo仍是一家成长迅速的平台。


虽然PayPal的数字钱包有很多功能,但Venmo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产品,因为它对用户和商家都是独一无二的。Venmo是一个围绕社交功能构建的支付平台,该平台鼓励用户在每次交易后分享他们的体验,促进围绕他们的购买进行交流。这种互动对商家来说就像免费的广告。

PayPal进入中国新动作,如何靠“买买买”弯道超车?
图源:the balance

从去年疫情下的美国支付平台活跃度排行中可以看出,Venmo的月活用户数量位居市场首位,高于同类支付平台Cash App和Chase Mobile等。通过Venmo,PayPal引入了兑现COVID-19刺激支票的能力,并在美国各地的CVS商店推出了二维码支付。


目前PayPal已经通过允许其用户在商家地点付款、使用借记卡或进行即时P2P传输来实现Venmo的货币化。为了增加Venmo的货币化,PayPal已开始于2020年底与Visa合作为用户发行信用卡。


5月,CoinDesk在Twitter上发表言论说,PayPay和Venmo将很快迎来对第三方加密货币钱包的支持。届时用户将能够把他们的加密货币资产发送到第三方钱包,而无需在任意平台上持有。

PayPal进入中国新动作,如何靠“买买买”弯道超车?
图源:Twitter


不过,PayPal还未透露将何时开放加密提取功能。PayPal对加密技术的拥抱有一个明确的战略,即随着时间的推移,数字资产用户比例迅速增长。

Paypal目前仅在美国提供加密货币服务,2021年计划将扩展加密服务到欧洲及Venmo用户,其最终目标是在全球布署基于区块链的加密技术,为未来金融支付搭建桥梁。


美国市场向来热衷于兼并收购,投行、律所、券商、资本家参与者众多。金融资本逐利无情,并购过程真实残酷,如同大鱼吃小鱼。华尔街各方中介机构们发动一场杠杆收购,有他们的“三不规则”(Never play by the rules,Never tell the truth,Never pay the cash 不守规则,不说真相,不付真金),但每个成功的收购中最终对应的金钱成本、社会成本,都是由收购双方的债券持有人、企业管理层、员工等去共同承担。


从这两年的各类并购及公司发展状况来看,PayPal是少数几家在疫情中看到向电商渐进式发展带来长期可持续利益的公司之一。

PayPal进入中国新动作,如何靠“买买买”弯道超车?
图源:PayPal


尽管传统银行们一直希望在数字支付领域分走一块蛋糕,科技巨头公司的业务全面开花,还有Square和Stripe等同类公司的直面竞争,PayPal永远不缺对手。


疫情和反垄断没有束缚住他,而是重新定义了他。


PayPal在兼并收购的路上越走越远,是会让自身变得更大更强,还是终有一天被更大的玩家盯上,相信时间会给出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