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硅谷”之争,花落谁家?

报道 4个月前 (06-15)
e9bf027ce4d14815a7089845b21eccf9tplv-tt-shrink6400

BSD城数字中心 /图片来源:Sinar Mas Land

Bukit Algoritma,又称“印尼硅谷”,一个占地888公顷的经济特区即将粉墨登场,它被印尼政商两界寄予厚望,连续数月被集中曝光。

但是,这个项目名称在英语中的意思是 “Algorithm Hill”(算法山),意味着它并不完全是一个开拓者。相反,它是一系列旨在效仿美国科技中心的最新成员,尽管这些努力喜忧参半。

Bukit Algoritma的优势之一是其政治背景(尽管它是一个私营部门项目),以及帮助科技企业获得早期融资的能力。但批评人士说,它的目标并不现实,它位于雅加达以南120公里的“偏僻位置”,这构成其发展的主要障碍。

与此同时,另一个候选者似乎比它更像“印尼硅谷”——雅加达郊区的BSD城,凭借科技资源和现有的基础设施,成功地吸引了两家独角兽企业——印尼版的携程Traveloka和东南亚超级应用Grab。

六年前,印尼还宣布了建立“万隆科技城”的计划,但其科技产业仍以雅加达为中心。

在一个个科技中心中,Bukit Algoritma能否突围,成为真正的“印尼硅谷”,有待时间的验证。

白手起家

2015年,印尼首次提出创建“印尼硅谷”的想法,随之,在不同地方促成了几个项目。

更重要的是,那一年,像Tokopedia、Gojek和Bukalapak这样的公司已走向独角兽。即使没有切实的硅谷生态系统,这些公司也能有所倚靠。

专注于早期投资的风险基金也是主攻人。例如,Tokopedia是East Ventures的投出的首张支票。就像全球其他地区的创业者,大学和科技公司的资历同样不容忽视,Bukalapak的创始人是万隆理工学院的同学,而Gojek的联合创始人Nadiem Makarim是Zalora的总经理,Zalora是由创业加速器Rocket Internet孵化出的时尚电商平台。

尽管如此,从长远来看,打造一个科技实体的集群依然值得尝试。”这些项目的积极意义在于,它们可成为我们科技产业发展的催化剂。”MDI风险投资公司的投资副总裁Aldi Hartanto说。

虽然Bukit Algoritma并不是首个自诩“印尼硅谷”的项目,但由于它目标高远,近几个月来持续受到关注。

“我们预计Bukit Algoritma将成为印尼最大的孵化器和加速器。”该项目首席执行官Budiman Sudjatmiko告诉亚洲科技媒体Tech in Asia。该项目还将专注于数字技术以外的领域,如生物技术、人工智能和半导体。

944277f1cb164a97820d6c56b1446ceetplv-tt-shrink6400

Bukit Algoritma的地理区位 /图片来源:Timmy Loen

Bukit Algoritma还计划为初创企业提供金融和资金援助。Sudjatmiko指出,本月,他的团队将选择48家初创企业,每家将获得至少100万美元的资金。他们还将帮助这些刚起步的企业从外部寻求资金。

对该项目有利的是,印尼政府急于发展初创企业,岛国政府最近提出一个雄心十足的愿景:在15年内培养900万数字人才。另外,虽然Sudjatmiko在科技行业没有什么经验,但他来自总统佐科·维多多(Joko “Jokowi” Widodo)的政党,是一位职业政治家。

“2021年,最近一次见到佐科威总统时,他让我寻找投资者。”Sudjatmiko分享道。正如许多印尼领先的科技公司所发现的那样,与政府的密切关系可以打开许多门。

但批评者指出,Bukit Algoritma的公司要想生存下去,仍有障碍需要解决。其中一个关键问题是区位。该项目将建在西爪哇的Sukabumi,离雅加达市中心有三个小时的车程,通勤距离太远,而且它也不靠近铁路线等其他交通设施。

“和其他公司一样,初创企业是为了最大限度地增加成功的机会,减少风险。我看不出把办公室放在荒郊野外的’沙漠’里怎么能符合这个框架。”一家成功获得三轮融资的创始人介绍。

f71d5946b0254454805447593501e715tplv-tt-shrink6400

印尼科技中心布局 / 图片来源: Timmy Loen

他还解释,问题最终指向的是人才。即使在雅加达,工人们也自然地被“金三角”的办公地点所吸引,这里是印尼长期的经济活动中心。

他的办公室就设在雅加达,但他认为,位于金三角的黄金区对科技人才有吸引力。”如果我们的办公地点设在Mega Kuningan(印尼最核心的商业区),你会惊讶地发现,我可以更容易地招到人。”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其他地区不能培养出类似硅谷的生态系统。例如,像万隆和日惹这样的城市,已经成功地发展出了自己的科技社区。与硅谷及其与斯坦福大学的关系类似,这两个印尼城市都有开设计算机科学的顶级学校。

Sukabumi主要是作为一个小的旅游目的地而闻名,缺乏与学术界的这种联系。然而,Sudjatmiko介绍,包括万隆理工学院在内的三所知名大学,已经同意在Bukit Algoritma开设研究中心。

Sudjatmiko解释说,将Bukit Algoritma选址在Sukabumi,是因为这是提供给他们管理的土地。

他也听到了有关该地交通接驳困难的批评。据Sudjatmiko介绍,从雅加达到Bukit algitma的收费公路将于8月竣工。有了这条收费公路,他估计,雅加达到Bukit algitma只需一个半小时的车程。

劲敌:BSD城

前述创业公司的创始人说,任何一个科技中心的建设都不是一蹴而就的。即使是新加坡,打造Block71这样的创业热点区域,建设半导体制造商聚集的新加坡科技中心,也耗时多年。

“而那是在已有地铁线路、净水厂和宽带等基础设施之上的建设。”他观察到。

坐落在一片空地上的Bukit Algoritma,尽管其面积巨大,但它的一切都将从零开始。这种做法与BSD城形成鲜明对比,它也有志于成为“印尼硅谷”。BSD城位于雅加达南部的一个规划区,一开始是为通勤到首都的居民准备的卫星城,2016年底,它开始开发智能城市和数字中心项目。

BSD城背靠Sinar Mas Land,该司的的数字技术生态系统和发展负责人Irawan Harahap介绍,他们想打造一个由初创企业、跨国科技公司和教育机构组成的生态系统,

454667362031433e87f13d8c896e83e4tplv-tt-shrink6400

Irawan Harahap, Sinar Mas Land数字技术生态系统和发展主管/图片来源: Jofie Yordan

虽然与Bukit Algoritma同为私营部门项目,但BSD城与科技行业的联系更加紧密。Sinar Mas Land的母公司也有一个名为SMDV的风险投资部门。

此外,SMDV也投资像Sirclo这样的初创企业,其总部也在BSD城,并且与同样位于BSD城的East Ventures和ZVC,组成EV Growth的三位创始者。

据Harahap介绍,BSD城的主要优势在于其宽敞的空间:6000公顷,相当于巴黎面积的一半,新加坡面积的十分之一。但在起步时,BSD仍需要辛苦建设基础设施。

首先,通过与新加坡的MyRepublic合作,铺设一个光纤网络。随后,对现有的通勤火车站进行改进,从BSD城到雅加达的车程将需要20分钟左右。曾设计过亚马逊西雅图总部和杭州阿里巴巴园区的美国建筑公司NBBJ,被任命为BSD城总体规划的顾问。

Harahap说,尽管完成了总体规划,他们还是发现引进初创企业备受挑战。最大的担忧是仍然是人才。

“BSD城已经有几所大学,但这还不够。它们需要与职业学校相辅相成。”他回忆道。“即使是计算机科学专业的毕业生也可以参加短期课程,来提高他们的技能”,而课程提供的,正式初创企业所需要的编程能力。

从那时起,BSD城出现了几所职业学校,包括由一名Gojek成员创办的Binar学院。但也许,皇冠上的明珠是苹果开发者学院,它在科技中心的校园是其在东南亚的第一个校区。

6251d100fc23450dbc60c9c9e596fc4etplv-tt-shrink6400

位于BSD城数字中心的Traveloka校园/图片来源:Jofie Yordan

目前为止,BSD城大约有40家科技公司,Harahap指出,他和他的团队希望将这个数字增加到60至70家左右。

这些公司中不乏一些大的独角兽。今年早些时候,Traveloka将其总部迁至BSD城,Grab也获得了一个空间来开设一个工程中心。CoHive和GoWork等联合办公运营商在这里也有几个分支机构。

“印尼可能有几个有抱负的‘硅谷’,但我们的方法一直是先完善基础设施,包括人才和社区。”Harahap强调说,”这就是为什么当独角兽公司看向我们时,他们会发现生态系统已然存在。”

“金三角”在淡出舞台?

当然,不可否认,BSD城迄今为止的成功,得益于毗邻雅加达的地理位置。除Traveloka外,其他印尼独角兽公司的总部都设在雅加达。Tokopedia和Ovo在“金三角“设有办事处,Grab、Shopee、谷歌和Facebook等区域或国际科技公司也是如此。

中心位置也意味着高企的租金。不过,由于疫情而远程工作一年后,中心商业区的办公室存在的必要性也不高了。

2de6017c00db41e4a82ad26ed8a922b9tplv-tt-shrink6400

雅加达金三角/ 图片来源: Timmy Loen

Harahap认为,BSD城在未来三四年内将拨出3万亿至4万亿印尼盾(2100亿至2800亿美元),以吸引一到两家独角兽公司。此外,到目前为止,其努力赢得印尼创投圈的掌声。

前述创始人介绍,虽然其办公室不在BSD城,但Sinar Mas Land已经成功地将这个中心变成了印尼未来的硅谷。他指出,创建这样一个生态系统,“若是在现有基础设施上建设,那就具有无限的可能,但若是从泥土和草地开始,则是无限艰难的。”

就目前而言,很难说Bukit Algoritma最终会走向何方。但除了其政治关系外,它所获得的财政支持也是一个有利因素。

Sudjatmiko透露,到目前为止,投资者已经为该项目承诺了10亿欧元(12亿美元)。这一数额足以为Bukit Algoritma的第一阶段建设开绿灯,其破土动工时间定于6月初。虽然他没有透露投资者的身份,但Sudjatmiko说,其中包括银行财团、私人投资者和来自美国和欧洲的风投机构。

然而,本土互联网的玩家就鲜有参与。风投公司 MDI 的Hartanto对这个项目的信息知之甚少,尽管该MDI与国有电信巨头Telkom存在关联。现在,他感到很矛盾,但又充满希望。

“如果是能够帮助行业发展,我们当然会支持,”Hartanto说。“我们的希望是,这将不仅仅是另一个项目,而是真正能够带来中长期影响。”

本文编译自Tech in Asia

原文链接:
https://www.techinasia.com/real-silicon-valley-indonesia-st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