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戏的真正意义

报道 5个月前 (06-07)

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 游戏葡萄(ID:youxiputao)

作者 |  菲斯喵

和人聊起 Metaverse 时,有句话让人印象深刻。

「游戏行业的未来,技术绝对不是瓶颈,真正的挑战在于如何让最牛 X 的技术在手机上轻松实现。」

做过优化的人,对此观点应该深有感触。一款 3D ARPG 手游的制作人就曾给我举过例子:他们组建了特战小组,并用了十个月时间外加成员无数的头发,才换来了其游戏在各级安卓机型中稳定、流畅的性能表现。

如果在未来,游戏要实现一个像电影《头号玩家》里展示得那样广阔、真实、万人同屏互动的虚拟世界,那么现有移动端硬件的算力当真能够承载吗?

云游戏的真正意义
在《头号玩家》里的游戏《绿洲》

Epic Games 的 CEO Tim Sweeney 认为,只有当 GPU 性能达到 40 TFLOPS 时,才可能让游戏实现照片级的画面。而在念力科技 CEO 范子瑜看来,摩尔定律已接近消逝,移动端本地算力在未来也无法支撑 Metaverse 的到来。

「云原生游戏是能让移动端设备接触到 3A 级产品的最好方法。」范子瑜向葡萄君表示,移动端算力和主机及云端算力的差距会越来越大,因此云游戏技术是游戏工业化进程中的重要一环。

念力科技是一家云游戏技术平台,其创始成员来自 Google 云游戏部门。该公司此前曾获五源资本、奇绩创坛天使轮投资;而在近期,又完成了一轮由莉莉丝游戏领投,老股东五源资本跟投的800万美元融资。

对于这一投融资动态,外界聚焦于「莉莉丝布局云游戏」。但在采访了范子瑜之后,葡萄君了解到,莉莉丝真正的着眼点,或许是开发云原生游戏。从更深维度来解读的话,这是莉莉丝布局 Metaverse 的动向。

相比云化游戏,他们更想做云原生游戏

莉莉丝投资的这家创业公司到底有着怎样的背景?我们和范子瑜的对话,便是从这样一个好奇点展开。

其实,念力科技正式成立不到两年。其创始人范子瑜也很年轻,这是其首次创业。不过,念力的团队核心成员在云游戏领域深耕已久。

云游戏的真正意义

范子瑜正式接触云游戏,是在2015年。值得一提的是,当时他是 Google 云游戏部门的十个工程师之一,负责云游戏引擎、游戏串流以及云安卓平台等方面的技术。

在 Google 期间,他对中国出海手游的成功事迹耳濡目染。一系列爆款手游的案例,让范子瑜逐渐认识到一点:「移动端玩家对于云游戏需求,一定会比主机玩家或者 PC 用户大得多。」

做出判断的依据并不复杂。因为手机的硬件限制要远远大于主机和 PC。

再加之看好中国手游市场的生态,范子瑜决定带着自己的技术与经验,于2017年回国发展。

但是在 Google Stadia 于2019年11月正式上线之前,云游戏其实离风口位置还有一段距离。而国内市场这一新兴事物的有限认知,也导致了范子瑜遇到融资困境。

念力科技是从2018年底开始融资。「我当时不太知道如何讲故事、去找谁聊,其次也是这个市场懂云游戏的人非常少,每次见投资人我都要花30分钟讲一下云游戏的技术原理,云游戏是什么,如果这个投资人不懂技术的话,基本上是讲不明白的。」

如果就公开的融资事件来看,国内云游戏公司拿到投资的节点,大多是在2020年之后。如蔚领时代、海马云、快盘科技,以及以云游戏运营和发行为主的达龙云等,均是在2020年之后获得新一轮投资。

云游戏的真正意义

「比较幸运的是,在2019年初,五源资本主动找到了我们。他们是第一个主动找到我们的投资人,见面之后的第二周就给了投资协议,决定投资我们天使轮。」

五源资本合伙人程宇说,他们非常看好云游戏给行业带来的重大变化。但在念力科技初创时,刚好处在了游戏版号审查趋严的背景下,范子瑜因此发现身边充满了对游戏行业未来看衰的态度。

「一个非常好的候选人本来要加入我们,后来因为父母极力反对他做游戏行业就没有来。」

好在,范子瑜还是找到了创业合作人郑暾,来出任念力科技的 CTO。郑暾毕业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此前是技德科技 Remix OS 的技术负责人,而在本职工作之外,他同时也是一位独立游戏开发者。

念力科技当前的技术重点在移动端,主营业务是为 B 端客户提供一站式混合多云的云游戏全套解决方案。而范子瑜给念力的定位是:「积累云原生游戏技术,服务全球游戏公司,也服务独立开发者。」

不过在核心团队完成组建之后,他们所做的更多的业务,是将任意游戏适配到全球各个公有云上,从而提供给游戏公司低成本的云游戏解决方案。也就是说,对于云游戏的技术和对于云游戏产业链的理解,是他们的核心竞争力。

云游戏的真正意义

这只是拿已有的手游、端游进行云化,并非开发云原生游戏。而现阶段的云游戏也并未从根本上解决客户端的算力成本问题。假设有一百名玩家游玩云游戏版本的「吃鸡」,那么云端仍然要运行100个「吃鸡」客户端,这意味着其对 CPU、GPU 等资源的占用会呈线性增长。

在范子瑜看来,这非常不合理。换一种角度来想,如果是基于云端的特点来重新考虑和实现游戏的运行结构,并让所有玩家在一个中心客户端里产生交互,那么这样的游戏就有可能充分发挥云平台的优势。

更进一步来想,云端几乎无限大的算力,也许会让游戏成为虚拟世界的入口乃至本身。「如果能够把云原生游戏这个场景突破了,其实能给整个游戏行业乃至5G,都会带来巨大的带动作用。」

因此,念力科技也在搭建团队做适合创业公司的云原生游戏。而云原生游戏的价值,也正在被越来越多的资本和一线游戏厂商所关注。这其中就包括了莉莉丝。

工业化进程成为了云原生游戏的催化剂

范子瑜能明显感受到,社会上对云游戏的认可度,要比两三年前高出了一截。

当初寻找融资时,他曾费劲口舌向投资人说明云游戏的前景。但现如今,情景却变了。「前段时间。我和家里人在车里听广播还听到雷军在讲云游戏。还有今年的两会,也把虚拟现实技术作为未来重要技术的方向提出来了。」

更直观的感受在于,有越来越多的厂商主动来找他们合作;愿意进入云游戏领域的人才也明显变多。

而除了念力科技之外,葡萄君还发现,同为云游戏技术服务商的蔚领时代、海马玩以及快盘科技,也在近期完成了新一轮融资。透过相关投融资案例,我们也会发现米哈游、中手游、三七互娱、游族网络等游戏公司,也在积极布局云游戏。

从范子瑜的角度来看,目前行业里正在进行的工业化转型潮,是推动云游戏普及的催化剂。

「工业化理念普及之后,我能明显感受到大家对云游戏的认可度变高了。在过去一两年里,一线的游戏公司在研发上的投入越来越大,而他们在设计下一代产品时,必然会考虑到游戏的适配问题。如果新一代游戏即便再怎么优化都无法在手机端上流畅运行,就需要运用到云游戏的解决方案。」

而随着摩尔定律接近停滞,移动端算力和云端算力将会是天差地别的局面。但游戏只会朝着更真实,更细腻,更智能的方向发展。

英雄互娱总裁 Daniel 曾向葡萄君分享过一个观点:当《头号玩家》那样的虚拟世界最终要形成的时候,游戏公司从根本上,就需要具备量产超真实人物与大世界的开发实力。而最头部的游戏公司,已经离这样的未来无限接近了。

但与此同时,硬件端也需要远超当前的算力来支撑未来的虚拟世界。「然而手机体积受限、散热受限。如果以目前的算力来看,用户通过移动设备接触3A精品的可能性,也会有局限。」

如何弥合算力的差距,包括念力科技在内的云游戏技术或是一种答案。

在接触游戏厂商的过程中,范子瑜发现莉莉丝也非常认同云原生游戏对行业变革的重要性。在获得对方的投资后,两家公司会在云原生游戏上进行合作。念力科技也会专注在云原生技术架构上进行积累。

市面上目前没有云原生游戏的可参照案例。毕竟,这是从零到一的过程。云原生游戏从立项到策划、开发、调试再到运营变现等各个环节,都需要基于云平台的特性进行重新考虑。而 Google 解散 Stadia 第一方游戏工作室这件事,也反映了项目的复杂程度。

念力科技本身还在组建云原生游戏的开发团队。范子瑜认为,云原生游戏不是半年一年内就能看到结果的。「就像 iPhone 出来之后,大家过了几年才摸索出如何做手游。」

对于游戏的定义,或许将会改变

和念力科技交流之后,我们发现莉莉丝布局云游戏,可能不单单是为了将现有产品搬上云端,由此拓宽用户边界。他们的投资逻辑,更多是在于为下一代产品做技术储备;而云游戏正好为新一代产品提供了想象空间。

现阶段,游戏工业化的进程与移动设备算力增长趋于停滞的矛盾,已经开始突显。如各机型手机的适配,几乎是所有游戏厂商最头疼的问题之一。

无论是从降低适配成本的角度来考虑,还是从提升用户跨段体验来说,云游戏都是打破本地终端限制最具可行性的一种方案。当云游戏技术将开发者从适配难题中释放出来后,厂商也就有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内容和创意本身。

而在范子瑜看来,云游戏的应用空间可能远不止此。

「在借助云端的算力之后,游戏有可能成为虚拟世界的入口。它可以模拟出和现实世界一模一样的材质、光线,甚至营造出和真实世界一样的虚拟社交空间。」

云游戏的真正意义
电影《无敌破坏王2》

基于如此超逼真场景的渲染,游戏或许还可以被运用到建筑领域、电影领域以及装修看房等场景中。

所以,试着站在技术角度去想问题,我们或许会发现,「我们现在定义的游戏,还会是未来的游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