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商卖家在印尼“掠夺式定价”?

报道 3周前 (06-04)

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 墨腾创投(ID:MomentumWorks)

作者 |  Yusuf

跨境电商圈的人都知道最近印尼的风头有点紧。在印尼过去一两年最跨境电商政策做的一系列调整,包括降低免税额度和上调一些产品的关税之后,今年三月以来高层几次发话要通过修改法律来进一步包括本国的厂商和中小企业。 

据说在一个关于贸易政策的会议上,佐科总统直接说要“热爱国货、厌恶外国货“ – 这个被当地和西方媒体直接解读为直接针对中国产品。 

去年上任的贸易部长鲁特菲(Muhammad Lutfi)也在最近频频发话,表示要尽快进行修改,以抵制数字平台上海外商家“掠夺式的定价”。他好几次举了穆斯林头巾在印尼能够卖到1900盾的低价(人民币0.85元)来说明印尼企业根本没法和这样的“倾销”行为竞争。

中国电商卖家在印尼“掠夺式定价”?

而为了避风头,印尼第一大平台Shopee也在最近暂停了很多跨境商家在印尼的销售。 而鉴于去年印度对于中国出海企业的禁令以及对外资电商的限制,让一些人担心印尼会不会走上类似的道路。

其实无论是对于跨境商品政策的调整还是此前印尼总统佐科对于国产以及进口产品的表态,我们能看出其一贯的政策风格-大力提倡印尼国产的产品,保护中小企业。这一点和印度政府的说辞是一致的。

这次对于跨境商品税收新规的执行,我们更倾向于是佐科政府为了缓解受疫情冲击的中小企业的影响所做出的政策调整。虽然个体商家能从跨境电商的发展中受益,但是毕竟无法直观地在当地创造就业,而就业问题一直是佐科任内重点关注的领域。

以现在中印两国电商生态的紧密联系来看,中国电商在供应链、商业模式、资本等方面都对印尼有着不同程度的影响。中国也是印尼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和主要投资国 – 平衡这个和国内政治之间微妙的关系也应该是佐科很拿手的。

我们认为佐科政府对于跨境电商政策的调整仅是在特定的其国内政治环境背景下做出的举措,而并非针对性地转移矛盾或者对外排斥。至于目前的局势会持续多久,很难判断 – 各方都应该在积极公关。 

比如Shopee就刚刚和西爪哇省政府宣布合作开展教育印尼本土中小企业的工作: 

中国电商卖家在印尼“掠夺式定价”?

而在印尼复杂的政治生态下,印尼政策决策团队以及社会对于跨境电商相关政策的调整也有着不同的声音。下面这篇今早在雅加达邮报刊登的出自印尼政策研究中心的文章,就表达了这样的见解。我们在此翻译呈现一下。

中国电商卖家在印尼“掠夺式定价”?

本文最初发表于雅加达邮报,作者是印尼政策研究中心的研究员Thomas Dewaranu,中文由墨腾同事翻译。

原文

2020 年初,以保护国内企业和市场支配力为由,针对国外生产商制定的掠夺性价格远低于其实际生产成本的现象,印尼政府降低了跨境交易的进口关税标准,起征点从75美元下降到3美元,并将箱包、鞋、手表等产品关税进行不同幅度的上调。

印尼贸易部认为目前印尼电商市场上的掠夺性定价行为正在威胁小企业,这一结论是毫无根据的,而限制进口等政策反而会损害印尼消费者和微型零售企业的利益。

由于贸易部目前正在修订 2020 年的一项法规,该法规将限制在线交易的商品进口,因此印尼电商市场上对外国产品的进一步限制正在酝酿之中。这个决定有一个根本性的谬误:

那就是政府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表明印度尼西亚电商平台上发生了掠夺性定价行为。通过减少低效率的生产创造物廉价美的商品不仅合情合理,这也可以在更好推动生产效率的提升。同理,扩大生产以降低成本又怎么能归类为掠夺性定价行为呢?

如果一家公司仅仅因为其高生产力或明智的成本管理而设法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就被贴上“掠夺者”的标签,这将会为我们的经济发展环境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同时也会阻碍市场竞争和创新。

原则上,掠夺性定价必须满足三个条件:

1. 企业收取低于成本的价格。

2. 他们排挤竞争对手以获得市场支配地位。

3. 通过收取过高的价格以弥补损失。

在没有满足上述三个条件的,就以给电商平台/ 卖家贴上掠夺性定价标签变得十分不合理。诚然,区分掠夺性定价和竞争性定价是一项繁杂的任务。目前商业竞争监督委员会 (KPPU)也发布了不同检测标准,以判定低价商品是否是因为掠夺性定价导致的。

政府将推行限制政策的依据之一就是在2021年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议程上提出的一项关于印尼国内穆斯林头巾生产商如何因中国进口头巾的涌入而破产的研究。

然而,该研究跟掠夺性定价没有半毛钱关系,也并没有提倡采取限制性措施,而提倡政府要对中小企业 (SME) 提供长期投资和支持以提高生产力。 

另一方面,政府的说法也与电商平台商家的数据自相矛盾。虽然印尼电商平台上的产品大部分确实是外国制造的,但 Bukalapak、Tokopedia、Blibli 和 Shopee 等电商平台的商家90%都来自印尼,这意味着这些商品主要是在印尼国内流动和交易的。

外国制造商只占数字市场的很小一部分,仅使用价格工具很难与大批印尼国内厂家相抗衡,从而形成掠夺性定价。 此外,本地零售商在市场上的高度集中也表明,市场上进口产品的配额不仅会损害需求方,还会损害中小型零售企业。因此,这个选项通常被决策者视为下下策。

相反,对中小企业的支持应成为修订第 50/2020 号内阁条例的重点。通过重新考虑对在线卖家的电商许可证 (SIUPMSE) 的要求,来降低进入数字市场的壁垒将是一个具有前景的决议。

这可能会一石激起千层浪,鼓励更多的中小企业加入电商市场并从中受益,同时可以有效地抑制掠夺性行为。

低准入门槛将有效地限制掠夺性公司向消费者收取过高的费用以弥补损失的可能性,因为这只会吸引可以提供更低价格的商家。

总之,如果贸易部仍然无法证明掠夺性定价的存在,惩罚市场上的低价将是一种危险的策略。这不仅将对消费者和印尼国内中小企业造成损害,而且还会导致市场平均价格上涨。 

通过将中小企业排除在电商许可要求之外来支持中小企业是一种更合理的策略,可以帮助他们发展业务和提高生产力,同时也有效抑制掠夺性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