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Q1:播客人均每日播放时长约80分钟,显露变现潜力

报道 2周前 (06-03)

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 东西文娱(ID:EW-Entertainment)

作者 | 董路瑶

荔枝于今日公布了2021年Q1财报,其收入和付费用户均有不小增速。 财报显示,公司2021年Q1实现收入4.95亿,同比增速达34%。该收入增长主要来自付费用户的增加。

Q1,荔枝月均付费用户为47.5万人,同比增长5%,环比增长12%。荔枝的移动端月活也达到了5970万,同比增长10%。 尽管收入、付费用户均有增长,荔枝2021年Q1在Non-Gaap下的净亏损仍高达6179万,同比去年同期亏损幅度扩大超过1倍。

其中,公司Q1的销售和市场费用相比较去年同期增长了238%,达到了1.21亿,也是Q1亏损幅度扩大的原因之一。 当下,海外音频社交热潮,和国内音频赛道的最新资本化动作,都进一步推高了音频市场的关注度和估值想象空间。 

作为音频第一股,在原有的音频直播业务之外,荔枝当下正积极布局播客赛道和音频社交出海业务。在一些业务层面,也确实看到了明显的积极进展。 不过,从荔枝交出的一季报来看,对于荔枝来说,不管是UGC内容社区还是海外音频社交,在音频这个看似重新乘风而起的赛道,资本故事的兑现还需要时间。 

音频社区打赏收入占比超98%,播客业务显露变现潜力 

现阶段,荔枝已上线的共有四款产品,分别是UGC内容为主的荔枝App、荔枝播客、以及两款社交产品:国内的“吱呀”、国外的“Tiya”。 

荔枝App作为起家业务,最初以主打情感、睡前等内容获取了女性、年轻群体的喜爱。在规模化、商业化的探索中,荔枝逐渐演变成了互动性UGC音频社区。不同于PGC、PUGC的版权购买、付费收听的商业模式,荔枝以UGC语音直播的虚拟礼物打赏为主要的盈利来源。

2018年-2020年间,来自打赏的收入均占到荔枝总收入的98%以上。2021年Q1该部分收入为4.89亿,占比更是高达98.8%;其余收入则来自播客、广告及其他业务,2021年Q1该部分收入约为570万。 

荔枝创始人兼CEO赖奕龙曾表示想把荔枝App对标B站的“内容+社区”模式。其在平台运营上也强调社群氛围的维护,并从最初的文艺清新、女性向开始往大众化转型。过程中,平台开发了AI推荐技术向特定圈层用户推送与其匹配的内容,同时持续推出运营活动来打造相应的内容创作氛围。 

2020年,荔枝推出了回声计划2.0,主要在新主播引进、主播变现、用户数据分析等方向扶持内容创作者。截至今年4月,平台陆续推出了《听荐好声音》、《播客狂欢节》、《荔枝好声音》等活动来寻找优质的声音内容。

荔枝Q1:播客人均每日播放时长约80分钟,显露变现潜力


并且,荔枝持续通过多样化的活动和运营策略,在增强UGC社区内用户连结与互动的同时,也有效促进了音频娱乐板块和录播板块的融合,鼓励录播内容创作者进行更多的实时音频创作,通过音频娱乐板块的互动玩法和直播功能与粉丝进行互动交流,提升了用户关注度及参与度,也使付费用户数实现了有效提升。 截至3月底,荔枝累计音频内容数达2.73亿,整个一季度,荔枝移动端月活以10%的同比增速达到了5970万,月均总互动次数达33亿次。 赖奕龙曾表示,多元化的收入结构是发展趋势,但目前将虚拟礼物打赏的单一渠道做大仍有其价值,后续荔枝也会逐步扩大播客订阅、广告等业务的产出比重。 

荔枝播客高线城市中青年用户,每日人均播放时长已超荔枝AP

 此次财报中,荔枝与今年1月上线的播客业务也是市场关注的重点。 2020年,在疫情等因素的催化下,播客在全球范围内迎来一轮爆发。

Listen Notes数据显示,2020年新增90万个播客,远超2019年的31万;其中新增中文播客6569档,这一数字超过了过去五年新增中文播客数的总和6380档。荔枝推出播客业务至今,其在收入上尚未有大的贡献。

不过在财报披露后的电话会议上,荔枝管理层透露目前播客的受众以一二线城市25-35岁的中青年用户为主,且每日人均播放时长约80分钟,已经长于荔枝App。 作为荔枝接下来重点布局的方向之一,今年4月初,荔枝播客推出了播客直播功能,邀请了开心麻花、Joyside乐队等知名人士加入,同时荔枝也与泡泡玛特、老虎证券等企业合作上线了品牌播客节目。 

荔枝Q1:播客人均每日播放时长约80分钟,显露变现潜力

值得一提的是,相较于其他以PGC内容为主的平台,荔枝在内容成本控制上仍有亮点可寻。在荔枝App端,UGC的内容成本普遍偏低,而播客端在签约独家播客的同时,赖奕龙也曾公开表示,想通过流量支持来扶持好的播客主。多样化的播主培养策略以及对有潜力创作者的挖掘也是平台防止内容垄断的布局策略。

2021年Q1,荔枝的整体毛利率也从去年同期的20%增长到了25%。 对车联网等IoT新场景的渗透也已成为音频市场的新增量指标。据Q1财报,荔枝自从去年12月底与小鹏汽车合作以来,今年荔枝已经与威马汽车、天际汽车、地平线、亿咖通等智能汽车制造商、服务商开启了合作,多设备、多端口将是其长期发展方向。 

技术上,除了早先在内容推荐上对于AI技术的开发,荔枝还与蚂蚁链达成了合作,将区块链技术应用到了版权保护上。荔枝还自研了实时通信技术(RTC),提升播客直播等业务的直播互动体验。

据悉,这一命名为DOREME的技术服务项目也是荔枝支持其多个业务条线的重要技术布局。 总结来看,不管是车联网合作的多设备、多端口策略,还是区块链、实时通信技术的应用,在巩固、扩充荔枝本身使用场景的同时,也是平台吸引新播主的手段。 

海外音频社交产品Tiya用户规模翻倍 

随着年初Clubhouse的爆火,海外的音频社交市场热度持续上升。荔枝旗下的音频社交产品Tiya经常被拿来与Club House比较。 

Tiya去年10月份在美国上线,据2月份的媒体报道,上线后Tiya在美国社交榜最高排名第4名,用户已遍及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在50个国家社交排行榜的排名达到前10。

Q1财报中,荔枝公布了Tiya的表现,其3月份MAU超过200万,与2020年Q4相比增长90%。 此前Tiya总是被拿来跟Clubhouse对比,赖奕龙曾采访中表示,Tiya与Clubhouse肯定处于同一赛道,大家的共识是希望用户能用最自然的方式实时音频社交,只是切入点不同。

Tiya明确以娱乐的方式切入社交,定位是“跟朋友一起玩”。在Tiya里,用户开通个人房间后,可邀请自己的朋友一起玩游戏、唱歌、聊天,同时也可以配对匹配陌生人。在赖奕龙看来,Tiya与Clubhouse在目标和玩法上都有很大差别,Clubhouse从内容及影响力切入,用户以精英人群为主,而Tiya则是针对年轻群体的陪伴、娱乐型社交产品,游戏是Tiya最初的切入点,其早期的用户增长也来自游戏圈KOL的带动。


作为社交型产品,Q1用户规模接近一倍的增长离不开由KOL驱动的网络效应。今年Q1,由于游戏、动漫领域的KOL加入,Tiya平台上3月底的用户好友关系链数量较去年12月提升了2.3倍。

整个Q1,的Tiya月均房间数较去年Q4增长了4.5倍,并且房间主题涵盖游戏、动漫、音乐、日常等,已经开始呈现多元化趋势。 不过Tiya的业务仍处在起步阶段,荔枝管理层表示,Tiya的商业化运作尚无时间表,用户规模和用户关系的沉淀将是下一步的工作重点。 

赖奕龙曾表示,在荔枝的多产品矩阵下,荔枝App和Tiya目前是主力业务版块。其中,荔枝App作为收入的主要来源,未来仍有很大的商业化空间。 然而,随着竞争者频出,当前的音频赛道还充满变数。年初,TME收购“懒人听书”,并与旗下“酷我畅听”合并推广了“懒人畅听”新品牌。

短视频平台中,快手去年9月被爆开始内测播客产品“皮艇”,字节跳动则依托旗下免费小说平台“番茄小说”推出了听书软件番茄畅听。荔枝App想对标的B站也早在2018年就全资收购了猫耳FM。随着多方入局,音频市场的最终走向和市场格局仍然成谜。 

另外,尽管Tiya在海外市场取得了一定的成绩,荔枝也正在针对海外市场测试新产品,判断其海外市场的前景仍为时过早。而且,由于疫情影响,荔枝已经关停了其在东南亚、中东的运营团队,目前在其他国家或地区的本地化运营仍是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