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实时跨境小额汇款背后是怎样的布局?

报道 4周前 (05-26)

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 墨腾创投(ID:MomentumWorks)

作者 | Yusuf

4月底,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与泰国银行(BOT)官宣两国将打通基于PayNow和PromptPay网路的实时跨境汇款,并宣称是世界上首次移动支付系统实时跨境转账尝试。在海外工作的朋友们对于跨境汇款并不陌生,但允许两国用户依据手机号码进行跨境实时小额转账,无论是在东南亚还是在全球范围来看都是十分少见的。

PayNow和PromptPay

PayNow是由新加坡银行公会牵头,与本地七家银行联手在2017年正式推出的跨银行电子转账服务,用户可以够通过收款方指定的手机号码、身份证/PayNow二维码,直接向该收款方发起实时新币转账,且无须对方银行账号信息。截止到2020年8月,PayNow已拥有450万用户,累计交易额约340亿新币。

PromptPay作为泰国电子支付政府计划的一部分,是泰国银行于2017年推出的电子转账服务。根据2020年8月的数据,PromptPay注册用户5500万,每天处理1450万笔交易,累计总交易额达到28万亿泰铢(约为9200亿美元)。

目前两家支付系统的跨境汇款仅接入七家银行,分别是星展银行、华侨银行、大华银行,曼谷银行、开泰银行、泰京银行、泰国汇商银行。也可以看出两国的银行对这次新的尝试持谨慎的态度。

电子钱包跨境转账是必然趋势?

此次两个支付系统跨境转账的打通,通过手机号码寻址是最值得注意的功能,银行之间的跨境汇款需要填写银行账户、人名等信息。转账通常会花费1-2天甚至更长的时间,而基于手机号码的跨境汇款只需几分钟就能完成,并且在规定额度内并无手续费。

东南亚实时跨境小额汇款背后是怎样的布局?

虽然规定的转账额度只有1000新币/25000泰铢,且当下跨境旅游几乎处于停滞状态,也无法充分满足B2B跨境付款的需求,但随着区域内经济交流日益紧密,一旦未来两国边境政策放开恢复到疫情前的常态,用户体验得到极大提升的同时,小额跨境汇款的应用场景还会有很大的探索空间。同时此次基于手机号码的小额实时跨境汇款,为区域内众多活跃电子钱包提供了很好的实践范例,可以预见未来电子钱包支付场景中也会进一步拓展至跨境汇款和支付。

而新加坡目前也正在与包括中国在内的一些国家通过不同的支付网络合作,磋商进一步优化个人跨境汇款的服务水平。

小尝试背后的布局

MAS和BOT一般被业内人士认为是东南亚最专业的央行和最开放的央行,两家近年来在跨境支付领域的合作也愈加频繁。

本次打通电子钱包跨境汇款也并非是一蹴而就。早在2017年MAS和BOT就签署了金融科技合作协议并更新了2006签署的《银行监管谅解备忘录》,2018年,新加坡数字支付集团NETS Group和泰国银行旗下支付组织ITMX签署了合作伙伴关系,成立ITMX- NETS支付技术交流与开发计划,声明双方将互通两国移动钱包的QR二维码付款,并将进一步探索PromptPay和PayNow的未来合作的空间。

东南亚实时跨境小额汇款背后是怎样的布局?

这里提一下NETS Group,新加坡最大的数字支付集团,背靠新加坡三大银行(星展银行、大华银行、华侨银行), 也是本次合作的牵头方,这次PayNow与PromptPay的电子钱包互通可以看作是2018年合作协议的延伸。鉴于NETS Group旗下多样的金融服务业务,未来我们也很有可能看到会有更多移动支付平台加入到与泰国的个人小额跨境汇款队伍中。

而新加坡一直以来都想成为东南亚的支付中心。尽管东南亚国家早在2006年就成立APN(Asian Payment NetWork),但是由于多边协议牵扯利益方太多,十几年来一直没有太多实质的进展,新加坡也只好通过双边协议来一步步推进合作。

在新加坡与泰国过去几年的协议中反复提到的区域金融一体化。其实潜台词便是想打造东南亚自己的区域支付以及结算体系,提起区域结算体系就不得不提SWIFT(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信协会)。

东南亚实时跨境小额汇款背后是怎样的布局?
   (SWIFT在比利时的总部是长这样的)

SWIFT作为一家成立于1973年的国际银行同业间的国际合作组织。经过几十年的发展,该机构制定的SWIFT系统目前为超过1万家金融机构提供服务,范围覆盖200多个国家,成为全球金融体系无法绕开的系统,因此SWIFT也在一定程度上掌控了全球银行交易。

为什么要另起炉灶,我们认为有三个原因:

1. 利润

以SWIFT为例,目前SWIFT系统每日结算额达到5万亿至6万亿美元,全年结算额约2000万亿美元。而SWIFT系统通过收取万分之一的费用,凭借垄断平台获得了巨额利润。

2. 效率低下

成立了近半个世纪的SWIFT系统,技术更新缓慢,效率越来越难满足全球贸易日渐增高的需求,一笔汇款有时会有好几家银行同时参与,处理国际电汇需要3-5个工作日才能到账,大额汇款则需要纸质单据,难以有效处理大规模交易。

3. 风险

支付是金融的底层,金融则是政治的底层。金融作为一个国家最为重要也是敏感的行业之一,尤其是对于外向型经济国家而言,一旦金融结算体系收到威胁,其整个经济民生也会受到影响,前几年美国通过SWIFT制裁俄罗斯和伊朗则是典型的参考案例。

突破垄断的可能性

其实全球各个区域都有不同的国家在尝试通过数字货币、区块链、大数据等技术打造给自己的区域结算体系,比如欧盟在2019年成立的INSTEX(Instrument in Support of Trade Exchanges),中国正在打造的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

东南亚实时跨境小额汇款背后是怎样的布局?

而作为该区域金融中心的新加坡除了在双边协议上下了不少功夫之外,近年来在本国也大力推动数字化支付的发展,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也在东南亚及以外的区域投资了包括移动支付在内的诸多金融科技公司,例如Gopay、VNPay 、Razorpay、蚂蚁金服等,这些都是在为日后的区域结算体系的建立添砖加瓦。

虽然认为跨境小额汇款在未来会是一种必然趋势,但短期内突破或者替代传统的跨境结算体系是难以实现的。新加坡目前在推进的更多是从效率、用户体验上来弥补传统模式的短板,填补个人小额跨境汇款的空白,进而占领一定市场并逐渐形成以新加坡为为中心的区域结算体系,并与传统的跨境结算体系保持合作与竞争的状态。

本质上来讲,区域跨境结算体系的形成不仅仅依赖于技术,仍然需要强大的综合实力来做背书,而东盟既没有欧元这样的通用货币,各个国家之间的利益诉求也不尽相同,注定了这将会是一个长期且艰难的过程。